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舌头伸进去添我好爽高潮 海彤战胤免费阅读无弹窗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21 09:36 阅读:(108)

东方不败原以为花满楼和他想的一样, 只是做势给那些五岳剑派的人看。直到花满楼抱着他跃下悬崖的那一刻, 东方不败才有些心惊。花满楼这是在做什么?只是情势已经轮不到东方不败再多想,他和花满楼两人下坠的势头越见加剧,可花满楼却不见有丝毫对策。这要是再下去, 岂非是粉身碎骨之局?!
东方不败想着不禁略挣了一下,可这时, 耳旁却传来花满楼的低语:“东方,你可愿嫁我?”
哎?!东方不败整个愣住, 这都什么时候了?花满楼居然还问这种话!东方不败不禁道:“七童, 这时候你说什么呢?我不是早就应你了?”
花满楼轻轻一笑,又道:“那你发誓再不离开我身边?”说着还紧了紧手臂,不让东方不败挣扎。
东方不败被花满楼气的不轻, 轻推了他一下, 急道:“我怎会离开?!你…你到底做何打算?再这么下去……”
“呵呵!我还以为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夫人怎就想不到为夫要做什么?”花满楼的语气出奇轻松。
而这一刻东方不败也算是明白花满楼定是有他的安排了,心里一下安定, 只要信这男人便是, 生如何?死又如何?即是和他一起,何惧?想到这里,东方不败再不担心,倒是被花满楼又是“夫人”又是“为夫”的闹的有些脸热,便轻哼了一声, 喃声道:“就你鬼主意多。”
花满楼闻言又是一笑,凑着东方不败的耳畔道:“我倒是认为我俩人是夫唱夫随,你那本‘《辟邪剑谱》’端的是厉害, 哪里找来的?我还愁怎么和他们打起来呢。”
东方不败失笑,耳旁山风呼啸,他也不管,就埋头在花满楼胸前,轻声道:“什么辟邪剑谱?不就是你宝贝的那本《笑傲江湖》琴谱么?那群人一开始不就以为那琴谱是剑谱,我不过是随了他们的愿而已。虽然令狐冲有找你释疑过,可天下间又有多少人识得?想那令狐冲也不至于会说出去。喂,你是不是真引了令狐冲他们上山?”
花满楼低笑道:“那是当然,否则那群人如何能摸到黑木崖上?”
东方不败哼了一声,才想说话,不料身子似是剧烈震动了一下,然后跌势立止。东方不败不由惊讶,此刻他们该是在悬崖的半当中才是。可怎就突然停了?东方不败转眼望去,却看见在云雾袅绕中,他和花满楼身下竟是结着一个延绵的巨网?!
东方不败惊讶至极,脱口而出道:“七童?这是你弄的?你早就想好要……?”
花满楼仍是抱着东方不败,闻言亲了亲东方不败的额角,低声道:“这是我让令狐冲提前准备的。他知道我想做什么。对不起,这事我没与你商量。只是,我真不愿你再当那什么教主,我只想你是我妻。”
东方不败心中震撼可想而知,哽咽了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看不见东方不败神情的花满楼此刻心里却有些焦急了。这事莫不是他做的太过了?果然还是应该先和东方商量下。毕竟日月神教是他多年的心血,就这么放弃……
“东方…?东方,你说话好不好?对不起,要打要骂凭你。可是…这主意我却不会变了。”花满楼想想,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在这事上自私了点,但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是么?
东方不败看着花满楼小心翼翼的神色,心里柔情满溢,他当然明白花满楼为何要这么做。而实则,不用花满楼提醒,他也想这么做了。什么日月神教,什么江湖地位,什么名利,与眼前这人比,那些又算的上什么?
不过如此神情的花满楼,饶是东方不败也是第一次见。双眸闪出一抹光芒,东方不败故意道:“那你又要我如何罚你?”
花满楼楞了下,哪想到东方不败真说了这么一句,寻思了一下,苦笑道:“你说便是。”旋即,花满楼又叹了一声,抱紧了东方不败,柔声道:“不论是什么……”他为身边这人连当初的誓言也不顾,还是上了黑木崖,此刻又还有什么不能为他做的呢?不过这回花满楼如此做法,也算是应了当初那誓言吧?
东方不败哪里不知花满楼的深情,心中感动却故作沉咛装的轻哼一声,道:“那我要你……”
花满楼显然皱起了眉,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东方不败卖了好半天关子,看着花满楼的神情就觉得好笑,最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花满楼这才意识到自己该是被某人耍了。他当然不会生气,只是叹笑,然后伸手又不轻不重的“摸”了下怀中人的翘臀,没好气的道:“你竟也来耍我。”
东方不败轻声笑着,双手环上花满楼的颈项,道:“我自然是要罚你。我可没耍你的。我要罚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在我身边,哪里都不准去。”说着这话时,东方不败脸上的戏谑神情已然不见,满是深深的情意。
花满楼笑着拥紧怀中人,毫不犹豫的低声许下生生世世的诺言。
顺着那巨网,武功高深的两人自然再不费力的下了黑木崖。放下一切的东方不败只是一味的跟着花满楼走。虽然心里好奇花满楼想去哪里,但是也知道他此刻已经不在意。他要的只是在这人身边就好。
一路上东方不败也没有隐瞒花满楼他的计划,当东方不败说到他早就交代了童百熊教中的事务,并指名让任盈盈继任日月神教的教主时,花满楼不由叹笑说,他们还真是天生一对,想到一起去了。
东方不败也点头,又说长老们恐怕是看出他心思早不在教务上,所以也没有反对的很厉害。东方不败也承诺若日月神教有危险,他必然会相助。所以才有了与正道所谓“五年”之约的事。
而后,东方不败终于忍不住好奇就问花满楼他这是想去哪里。而花满楼始终笑而不语,气的东方不败牙根痒痒恨不得咬死这可恶的人。
不得不说一句,这一路为了避人耳目,花满楼和东方不败选择了坐马车。车夫却是久违的池慰。两人在马车里一直都没怎么出来,连赶了几天路,这情意绵绵的两人抛开一切之后,自然是该做的都做了。除了东方不败死守着最后一步不肯放之外,花满楼乐的美人在怀。
况且花满楼也心知东方不败的顾忌,所以也不着急,他们的未来有着太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冬芳姑娘总有放开自己的那一刻。
到了地头之后,东方不败才真正的惊讶了。在他眼前的竟又是一座满是鲜花簇拥的小楼!虽然格局不同之前在洛阳的时候,但显然这一处的鲜花开的更是鲜艳。莫非因为此地是江南么?
花满楼拉着东方不败的手走进小楼,柔声道:“喜欢么?”
东方不败一时间哽咽,除了点头外,再说不出半句话。
而这时,外间传来了声音:“呦,花先生?您回来了?接到媳妇了?”
花满楼笑应道:“正是。过些时日还请诸位喝酒。”
“呵呵,好啊好啊!可等着呢。”声音逐渐远去。
东方不败惊讶的低声道:“你怎么……”他心中的疑问又何止一二?
花满楼淡笑,温柔的抚过东方不败额际的发丝,道:“你回黑木崖之后,我便来此安排。只想给你个惊喜。从今往后,这里便是我们的家。可好?”
东方不败除了“好”字之外,又还能说什么?
日子本该就此安定。花满楼也计划着找个黄道吉日迎娶东方。只是这期间又出了件事,却让这大喜的日子又延后了。那便是花满楼的眼睛。
为了治花满楼的眼睛,东方不败不仅留着平一指给的药方,同时也暗中召了平一指前来。只是颇出意外的是,按着平一指的治疗方法,花满楼的眼睛早就该见了光明。可是却迟迟不见好。
这事对平一指打击颇大,这江湖第一怪医几乎就是不眠不休的想要找出原因。他细细核对了花满楼所用之药,甚至连药味都没落下的一一问了花满楼。最终却查出一丝不对。不是别的,正是那日花满楼中毒之后,曾喝下的杨莲亭送过的一碗药。
花满楼回忆是那药并非像这些时日平一指给的药那样奇苦无比。听到这句后,平一指顿时色变。着手调制了两碗药后,让花满楼分辨。花满楼一下便尝出区别。
平一指极无奈的将此事告知了东方不败。想来,那杨莲亭竟是偷偷改了几味药,又或是弄错了药量。
东方不败脸色极为难看,几乎就是咬牙切齿!若非杨莲亭已经死了,尸身也被神教中痛恨他的人丢下悬崖不知所踪,否则东方不败恐怕连鞭尸的心都有了。
东方不败抓着平一指就问该如何是好?平一指摇头,满脸遗憾。
这时候,反倒是花满楼相当平静,揽过东方不败,柔声的劝慰他。平一指在旁看的有些尴尬,但却为这两人之间的深情感动。犹豫了一下之后,平一指道:“教主,花先生,若是…若是只见得一刻,属下认为还是能够做到!”
这话一出,花满楼顿时放开了东方不败,急急两步赶致平一指面前,急道:“平大夫说的可是真的?”
平一指哪见过一向温文的花满楼如此激动的神情,楞了下才点头道:“正是。”
没想到花满楼在下一刻回身紧紧抱住了东方不败,颤声道:“一刻足矣!我今生只愿能看他一眼!一刻足矣!”
“七童……”东方不败感动到无法言述,只能回以更紧的拥抱。
而平一指所言的“一刻”却真的只有“一刻”。那一刻中,花满楼什么都没做,只是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红衣佳人,就似要将他的所有都镌刻到自己的心中。
东方不败心中的痛惜几近让他落泪,可他仍是勉力让自己微笑着,他不想让花满楼见到自己心痛的一幕。
然而,花满楼则轻轻将眼前的人揽过,凝视着他绝美的秀颜,哑声道:“可愿让我看你所有?可好?”
下一瞬,东方不败全身一颤,眼中的水滴无声滑落,伴随它一起的却还有那身红妆和东方不败心中永远的痛……
黑暗再度袭来,但伴随的却是那默默满溢的温情和无悔。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