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英语课代表的胸软软的真好吃作文 老师您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11:05 阅读:(179)



    电话被挂断,约翰坐在家里看着外面漆黑的夜一声不发,如果说之前他们是主动出击,想要把陆峰拘起来免得再生事端,那么现在陆峰的反击来了。

拘还是不拘,对于约翰这一方来说都是问题,而且这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

约翰下了楼,在客厅拿起座机急忙给高层打电话沟通这件事儿,陆峰半个小时后将会到达香江,不敢说全世界,至少两国一地的高层人士都盯着这件事儿呢。

尤其是在回归一周年倒计时的时候发生岔子,那就是大事情,如果陆峰被悄无声息的拘起来,那就啥事儿没有,可他大张旗鼓的来,香江的警方真未必敢拘。

电话打了过去,施罗德集团执行总裁说正在沟通,高层叫来法院的人正在分析陆峰的案子,而且这件事儿大陆发文力挺,也让他们很难受,很多人认为不拘陆峰,对英国来说就是第二次落日。

第一次是铁娘子摔倒的时候!

唐宁街十号,一间会议室内气氛格外紧张,两派人争论不休,一派人认为陆峰所做的事情以现在的法律很难定罪,他所有的产品都是交付的,顶多设计到虚假宣传问题,可这类问题不是刑事犯罪。

至于佳峰分公司破产,遗留下很多人要求退款问题,这也是商业问题,陆峰将家电产品金融化,这种事情本地人干的更多。

另一派人则是认为,陆峰涉嫌非法集资,利用虚假宣传进行链式集资,涉及金融犯罪,必须逮捕回来。

双方吵的不可开交,谁也说服不了谁。

十几分钟后高层简单开了个会,会议没讨论出什么结果,只是打电话通知彭定康让他不要妄动,等通知。

上午十点,随着船靠岸,陆峰在一众保镖的簇拥下走了下来,迎接他的是一大堆记者,纷纷将手里的长枪短炮对准陆峰。

“陆先生,能不能谈一谈你这次来的目的?”

“你这次来是代表民间的意思,还是有其他身份,其他任务?”

“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节点,如此高调的出行,包括昨天大陆的报道,是否代表着大陆和英国依然在较量?”

记者完全把路堵死了,问题劈头盖脸的冲过来,哪怕有保镖开路依然有话筒直接怼在了陆峰的脸上,仿佛不说点什么今天走不了。

陆峰环视一圈没看到警察,站住脚步脸上浮上一抹笑容,开口道:“我先说好,我简单说两句你们把路让开,好不好?你们工作我也支持了,也希望你们多理解理解我。”

得到现场记者们的同意,陆峰停顿了一下整理思绪,开口接着说道:“冯先生是我事业上的贵人,他不仅投资了我,还帮了我很多,所以这一次来主要是看望他,对于冯家的事情我很失望,上一次来香江比较匆忙,因为家里有事儿,就回去了。”

“我呢,只代表佳峰集团,其他的我也代表不了,至于一些国家将我列为罪犯,我不认同,肯定会进行申诉,希望这一次能将冯家的事儿顺利解决,也不至于让冯先生心寒。”

陆峰说完记者又开始提问,陆峰摆摆手拒绝了,现场众人让开路,外面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路口,保镖的护送下陆峰上了车。

车内,陆峰一颗心算是安稳了不少,至少现在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高层的人已经在考量这件事儿,要不然陆峰刚下船就被抓了。

这件事儿背后大的博弈陆峰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能拨弄自己面前的算盘,算好自己的账,其他属于这个时代的对弈,不是他能掺和的。

车子直接去了别墅,苏有容和冯志耀已经在等着了,下了车,刚进门俩人看到陆峰一颗心算是落进了肚子里。

“看来最凶险的时候过去了。”苏有容坐下来朝着陆峰问道:“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还是原先的计划,让法院判,法院如果不判,那就撤诉,直接宣布遗嘱生效,冯志城要是继续霸占着不放,那就花点钱,找一些人去闹。”陆峰朝着冯志耀道:“只要冯志城背后的人不帮他,哪怕是不表态,他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那要是他拿出协议呢?”冯志耀问道。

“那就按照协议里面的补充条款办,这件事儿不管怎么样,你都能拿回属于你的财产。”陆峰继续说道:“不过有一点,那就是要快,在这几天多方关注下把这件事儿一锤定音。”

事情发展到现在,抢的就是时间,还是那句话,若是无人关注人家明抢你也没招,可闹到现在,他们要脸面的,铁板钉钉的事情都不认,香江还有法律吗?

如果当地如此混乱,那么国内就能发声,要求赋予香江人民最基本的财产保证权!

陆峰的这一套手段已经不是商业层面的办法了,而是比商业更高的一个层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证新闻热度,快速解决问题。

“现在联系多家报社和电视台接受采访,记住一点,不仅要说冯志城如何险恶用心抢夺家产,还要说你在法院的不公正待遇,但是你依然寄希望于法院,相信法律依然存在这片土地上,同时再次催促法院开庭。”陆峰朝着冯志耀吩咐道。

冯志耀点点头表示明白,陆峰回过头看向苏有容道:“还麻烦苏总联系几家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媒体,说点风凉话,他们不是喜欢言论自由嘛,那就好好自由自由。”

“你还是搂着点吧,玩脱了,人家咬着牙也得给你拘起来。”苏有容提醒道。

“不不不,他们不敢,从我下船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们输了。”陆峰思量了一下说道:“下午安排我去一趟医院,就说是去看望冯先生,冯先生的葬礼要尽快举行,关注度这么高,瞒不下去的。”

对于陆峰的提议两人表示同意,中午一块简单的吃了个饭后,就开始各自忙活了。

下午两点,陆峰去医院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外面已经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陆峰走出医院顿时被包围了起来。

“你见到冯先生了吗?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之前冯先生的二儿子冯志城先生对媒体说,他猜测冯先生已经去世,您怎么看?”

“今天中午警方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对于你的案子一定会秉公执法,关于在伦敦的传销案子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陆峰面对记者的问题轰炸毫无反应,只是神色凝重的站在那,良久方才开口道:“冯先生的状态很不好,我连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说心里话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真的是痛心疾首。至于冯志城,那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呢,也相信香江的警方,我没有犯罪,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指控,因为这里面涉及的不仅仅是商业问题,清者自清,像我这样一个正直的商人,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我也相信香江的司法,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开庭,已经拖了太久了,我希望这是因为最近案子比较多造成的拖延,而不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操弄所致。”

陆峰把话头一转,开始主要谈冯志耀的事情,在舆论上获取更多的曝光,同时也将这件事儿从豪门恩怨这种民间事务剥离出来,让事件进行升级,只有这样不管普通人还是高层才会更加重视。

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纸都在一轮轮的进行着新闻轰炸,上午冯志城去公司待了几个小时就回来了,公司的一些人哪怕是明面上不说什么,可看他的眼神依然是怪怪的。

“这些人在搞什么?说好的事情,到现在都不动手,让陆峰跟个跳梁小丑似得在那蹦跶!!”冯志城直接把手里的午间报纸丢进了垃圾桶。

他现在情绪很是激动,这样下去对他很不利,最重要的是,他感觉不到自己背后的力量了。

冯志城站起身在屋子里乱转,虽说打电话给彭定康催促有些不太合适,可也比直接打给约翰要强。

电话被接彭定康的秘书接起来的,告知冯志城对方在开会,一个小时后冯志城又打了几个电话方才接了起来。

“冯总,有什么事儿吗?”电话那头的语气颇为疏远。

冯志城听到这口气也是一愣,开口道:“我能有什么事儿,您也知道,我们这是法治之地,现在陆峰招摇过市,都成什么样子了,更何况他还是越狱出去的,要我看还是尽快把他拘起来吧。”

电话那头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我这不是替您着想嘛,之前跟您说的国外公司股权的事儿,都是小意思,最近有几家公司要上市,股票绝对好卖,到时候我借您点钱,替您买点。”冯志城循循善诱道。

“志城,咱都是自己人,也不想让你难堪,这么说吧,你最近还是躲着点风头,只要风头过了,一切都好说,不要引起双方上面的注意,要不然真出什么事儿,不是你我陆峰这样的小人物扛得住的。”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