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腰细是不是做起来舒服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让我高潮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6:20 阅读:(137)



    “我已经毕业了,以后没事就不用去首都了。”

以周辰的成绩,无论是考研读博,还是出国留学,都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但周辰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这些他都做过,所以他对这些已经没有了什么追求。

比起这些,他还是想要回到义乌,过自己的生活,顺便完成任务。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因为他的主线任务是要活过四十年,国外实在是太危险了,摸不准哪天被人家掏枪biubiu了,还是留在国内更安全。

不说别的,单论安全的话,国内比起国外,那真的安全太多了,即便这个年代受到各个方面的原因,不像后来那样安全,但也不是国外能相比的。

骆玉珠听到周辰不用再走了,脸上顿时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不过她很快又皱起了眉头。

“那你是准备留在义乌吗?可咱们义乌太小了,你留在这工作,是不是太屈才了?”

虽然她没什么文化,但也知道一点,周辰文凭高,本事大,在大城市的发展前景更大。

“屈什么才,在哪做事不一样?咱们义乌虽然小,但发展前景还是很大的,没你想得那么糟。”

骆玉珠道:“我倒是没觉得义乌有什么发展前景,那你是要去机关单位当领导吗?就像那个邱英杰一样?你本事比他大,要是去了的话,做的官也肯定会比他大。”

“你想错了,我没准备去机关单位工作。”

“啊?那你准备做什么?”

周辰笑道:“跟你一样,做生意赚钱。”

骆玉珠一听,急了:“你怎么能跟我一样了,你是大学生,还是北大的大学生,前途无量,怎么能做生意呢?”

虽说这个时候的商人已经不像古时候那般地位低贱,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走仕途依然要比从商更是正途,尤其是像周辰这样的名校毕业,走仕途的起点天生就要比别人高很多。

周辰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有打算,经商未必就比走其他路差,以后你会明白的。”

不管是穿越了多少个世界,周辰都没有打算走仕途,因为他又自知之明,不说别的,就只是他那懒散的性格,就很难在这条路上走得远。

还有就是,嗯,可能还是他的思想觉悟不够高,没有那种舍己利人的思想品德。

见周辰都这么说了,骆玉珠也就没有再多问。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周辰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首饰盒。

“玉珠,这是我在香江买的,当时觉得挺好看的,想着你戴肯定更好看,于是就买了下来,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骆玉珠一听周辰还给自己买了礼物,一脸的喜出望外,高兴的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翡翠耳坠,骆玉珠不知道这个耳坠的材质是什么,但不可否认,真的是太好看了。

“这也太漂亮了,肯定不便宜吧?”

周辰笑道:“送给你的,不管它多珍贵,也没有你珍贵。”

骆玉珠什么时候听过这么好听的情话,顿时感动无比,情不自禁。

周辰拿起耳坠,想要给骆玉珠戴上,可下一刻,他尴尬了,因为此时的骆玉珠居然没有打过耳洞。

骆玉珠发现了周辰的尴尬,抿嘴一笑,道:“先不戴了,等我明天打了耳洞再戴。”

周辰顺势下了台阶:“好。”

接下来,周辰问起了骆玉珠这三年过的如何,听着骆玉珠的叙述,很快天色就黑了。

“周辰,今天你就留下来吃饭吧,我给你做饭,让你看看我这几年手艺有没有变好。”

“好啊。”

于是周辰在骆玉珠这里吃过晚饭之后,才在骆玉珠恋恋不舍的目光下离开。

周辰刚回到家,就看到了陈金水披着一件外套,正坐在堂屋抽着烟。

看到周辰回来,陈金水冲着他招招手。

“这么晚了才回来,你是跟那个骆玉珠在一起吧?”

周辰如实回答道:“嗯,我吃过回来的。”

陈金水叹道:“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真的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啊。”

周辰沉默不语,他倒不是真的听不进别人说的话,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做的没有问题,婚姻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要自己做主,这样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也不会后悔。

“行了,既然你不听,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了。”

陈金水虽然有千言万语,但他也了解周辰的性格,知道自己劝不服周辰,再继续说下去,就可能会产生矛盾了。

“我听鸡毛大火,你这次回来是准备做投资的?你想要做什么投资,咱们这个小地方,有什么值得投资的,你有那么多钱吗?”

周辰道:“舅舅,咱们义乌虽然不大,但潜力还是有的,在国内改开的道路上,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这就比很多城市都快了许多,那个马路小百货市场我今天去看过了,很有潜力,我虽然不准备投资这个,但是可以以这个为方向做投资。”

“就那个小市场?不就跟以前的集市差不多嘛,能有多大发展空间?”

陈金水虽然很有智慧,也会看人,但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还是不行,他就是那种比较守旧的老思想。

“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的,咱们义乌未来的经济发展可能真的要靠这一行业。”周辰很肯定的说道。

陈金水闻言,表情立刻变得严肃几分,如果说这的话是其他人,他肯定嗤之以鼻。

可说这话的人是周辰,那就不一样了,他可是知道自己外甥大学学的就是经济学,不但是在北大,而且还去香江留过学,见识绝非一般的大学生能相提并论的。

所以在周辰说出这些话后,他对这个小商品市场的看法立刻发生了些许变化,虽然还不到翻转,但的确重视了好几分。

“你是年轻人,又在外面见识了很多,虽然我不是很看好,但既然你有这个想法,那就去试试吧,不过你的钱够吗?不够的话,我这些年也攒了些钱,可以提给你。”

周辰道:“谢谢舅舅,不过不用了,这一次不是我一个人投资,我拉了一个香江老板,他财力很雄厚,投资个几百万一点问题都没有。”

“几百万?”

饶是陈金水有城府,可听到这个数字,也还是被吓啦一跳。

几百万是什么概念,他们整个陈家村所有人的收益,一年恐怕也就只有几万块,几十上百年才能赚到几百万吧?

周辰理解陈金水的震惊,解释道:“这在香江是很正常的,几百万在国内,现在的确算是最顶尖的富豪了,但是在香江,能拿出几百万的人,真的是太多了,香江的那些大富豪,很多都是身价上亿。”

陈金水被镇住了,不想说话了。

跟陈金水又说了一些香江的事情,把陈金水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回了自己房间,都没有缓过神,被老婆推了好几下,才不满的训斥两句,哼哼唧唧的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周辰每天都会出门去看看周围,同时晚上也会跟骆玉珠一起去吃饭。

短短几天时间,小市场摆摊的很多人都知道了骆玉珠找了个大学生男朋友,很多人都是不加掩饰的羡慕,也有不少人私下里叽叽歪歪,各种鄙视骆玉珠,说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不过骆玉珠可没有功夫管这些,因为这几天她的生意非常的火爆,袜子存货都要卖的差不多了。

这天她来到摊位上,正在收拾的时候,忽然冯姐从旁边走了过来。

“哎呀,我就说嘛,刚刚远远看你走过来就有点不对,现在一看,还真的有变化了,玉珠,你什么时候打的耳洞,又什么时候买的耳坠?这耳坠也太好看了吧?”

骆玉珠大大方方的说道:“前几天打的耳洞,这耳坠我也是第一次戴,冯姐,你觉得我戴的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了,你本来就长得标致,带上这个耳坠后,更漂亮了。”

冯姐笑吟吟的赞叹,随后又眼珠子一转,促狭的问:“让我来猜猜,这个耳坠是不是你那个大学生对象送的?”

“冯姐。”骆玉珠一脸的害羞。

“哈哈,好,我不多问了,不过你的这个耳坠是真的好看,我想肯定值不少钱。”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是他从香江带回来的,我问他多少钱,也不告诉我。”

“香江买的啊,难怪呢,肯定很值钱。”

冯姐满口交赞,现如今的很多国人都跟她差不多,觉得国外的东西都是好的,香江虽然也算是国内的一部分,但毕竟还没有回归,所以很多人都会自动把香江当做是国外。

“来客人了,不跟你聊了。”

…………

周辰和邱英杰站在车前,看着周围的风景,聊着天。

这里是通往义乌的必经之路,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接人,接周辰所说的投资人。

“周大哥,你的这位香江朋友,在香江也很有实力?”

邱英杰不知道时候自己对这位香江来的投资者感兴趣,还是奉了命令,来探寻周辰的口气。

周辰道:“实力是有的,但算不上顶尖的那一批,不然的话,想要来我们这里投资,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年头即便是香江来的投资者,也不是说想在内地投资,就能在内地投资的,多多少少还是有限制的,这也是现在香江人不愿意到内地投资的一大原因。

当然,也是他们不知道国内的发展潜力,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一个个削尖脑袋都想要闯进来。

就好比这一次想来义乌投资,也是因为之前在鹏城有过投资项目,跟国内的一些部门打过了照面,所以才能这么瞬间过来。

邱英杰又问道:“那你的这位朋友的生意涉及那些方面,咱们义乌毕竟地方不大,不知道他能不能看中?”

周辰笑道:“赚钱嘛,当然是哪个行业赚钱就选哪个行业,尤其是我们这里现在等于是未开发,他不管投资哪一方面,现阶段可能赚不到钱,但到了后面,肯定是会赚大钱的,你不用想那么多,这些有钱人的脑袋瓜子一点都不比我们笨。”

邱英杰笑道:“我倒没有这个意思,我当然希望他能在我们义乌多多投资,咱们义乌现在最缺少的投资,如果有外资投资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谢书纪可是一直期待着这笔外汇呢。”

“这个你们也可以放心,我跟他关系挺好,他肯定会卖我面子的,不过我倒是可以提醒你们,他这次过来,很可能是想要投资房地产项目,这可是个大项目。”

“房地产吗?那还真的是大项目。”

邱英杰可会认为周辰说的房地产项目就是随便盖几套房那么简单,指不定就是一片土地一片土地的开发,这当然是大项目。

在两人聊着的时候,一辆私家车缓缓的开了过来,两人顿时停止了闲聊。

轿车在周辰他们不远处停了下来,司机下车后,立刻到后面打开了后车门,随后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周辰见到此人,对邱英杰说道:“他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打个招呼。”

“好的。”

周辰走了过去,跟许瑞杰握了握手,旁边的司机很识趣的退到了远处。

“这次叫你过来的目的,你都已经知道了,没问题吧?”

许瑞杰笑着说道:“绝对没问题,放心吧,老板。”

原来,周辰口中的香江老板,实际上就是他的手下,让许瑞杰过来,只不过是唱个双黄而已。

“记住了,别给我演砸了,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

“老板,您放心,这些年的TVB我可是没少看,演戏,我是专业的。”

“行了,别跟我说这些废话,先带你过去认识个人,拿出你香江大老板的气概来。”

“这当然更没问题了,这一年多我可是没少来返香江内地,装别的不行,装老板,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许瑞杰自信满满,这一年多,周辰让他作为代言人,往返香江大陆做投资,他都是充当老板的,从来都没有看穿过,所以才会这么自信。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