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粉嫩粉嫩的虎白女18在线视频 乱人伦人妻中文字幕不卡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1:45 阅读:(121)



    巍峨的巨门犹如判官手中的折子,揭开了一条小小的缝。

被微风吹出的冰渣,泛着比刀剑更森然的寒光。

站在那扇巍峨的巨门前,身披重型外骨骼的男人,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好半天才憋出来半句话。

“沃日......”

一具具冰凋平铺在上千平米的空地,蜷缩着的人们紧贴着地面,维持着生前最后一秒的姿态。

有人额头贴着地面做祈祷状,有人相互依偎在一起,有抱着孩子的母亲和父亲,也有手拉着手的一家三口......

这里是100号避难所的地下第100层,也是最后一层。它的天花板是中央天井的地板,而地板则是整个避难所的底。

或许因为是仓库区,这里是整个避难所单层高度最高的一层。

十拳超人本以为能在这一层发现些什么宝贝,再不济也能找到点值钱的垃圾,却没想到一开门便扎进了死人堆里。

光是这一间仓库,至少就躺了一两千具尸体,而同样的仓库在这里还有好几间。

那些搞不好也是类似的情况.

靴底踩在地面上发出咯吱的声响。

十拳超人不自觉地穿过了门缝,走进了这座零下几十度的冰库,举着电筒检查着四周。

比起震撼,他更多的是诧异,嘴里小声喃喃自语了句。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冰库,穿着外骨骼的玩家蹲在了地上,仔细检查了趴在地上的那具冰凋,对着那具尸体的面部拍了张照。

片刻后,他得出了结论。

“这里大多数人应该是死于缺氧......他们不是被冻死的,更像是死后被冻了起来。

还有一些人的身上能看到明显的枪伤,甚至断了胳膊和手脚,很明显是死后被拖进了这里。

.....有什么区别吗?”

拍了拍手站起身来,那玩家叹了口气。

“那倒没有.“

有一说一。

他也是头一回在战场之外看见这么多死人。

那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与在战场上看见尸体时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毕竟在战场上的时候,可没时间去想一个人是怎么死的。

信号应该不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里不可能有活人。”

最后看了一眼那一排排冻成冰块的尸体,十拳超人收回了电筒的灯光,看向身后的队友继续说道。

“我们出去吧。”

没人愿意在这里多待,那玩家也点了点头,和他一起从冰库中退了出去,顺手还替那些老冰棍儿们按下了关门的按钮。

两人继续逛了几间仓库。

十拳超人很快便发现,正如他预料的那样,这

些冰库的情况基本都是一样,挤满了一具具冻成冰块的尸体。

B100层完全看不到交火的痕迹,到底是谁把这些人塞进冰库里憋死成了未解之谜。

就在俩人探索完最后一间冰库的时候,去另一侧探索的玩家从前面返了回来,远远地朝着两人打了个招呼。

“这一层大概是仓库区,北边是放食物的冷库,南边放的好像是工程机器和生活用品,不过那儿的资源被舔得干干净净,只有其中一间仓库不同,那里被改造成了工作车间,我们还找到了发电机和蓄电池,以及一些看不懂的玩意儿。

十拳超人闻言立刻来了兴趣。

“走,瞧瞧去。”

跟在那名玩家的身后,一行人很快从北边的仓库区来到了南边。

这里的面积要比之前那

片区域大得多,结构复杂也要复杂得多。一座座高大的金属支架就像墙壁,需要借助扶梯才能爬到最顶层。

刚走到这片区域,十拳超人便闻到了一股澹澹的机油味,立刻察觉到了这座仓库的与众不同。如果说他们之前搜索的那几间仓库更像是太平间,那么这里便像是堆满了垃圾的回收站。

几台“鳖式”工程装甲就像被掀了壳的螃蟹,内部零件几乎被拆了个干净,耷拉着钳子和脑袋停在钢管搭成的脚手架旁边。

不远处躺着一堆落着灰的线圈和拼凑改装出来的机器,各种玩家们还有什么用都看不懂的设备在这儿简直一应俱全。

生活在这一层的幸存者将他们的聪明才智和专业技能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将鬼面虫的黏液灌入一人高的玻璃罐中提纯电解质,制作了一次性的化学

电池为这些临时拼凑出的设备供电。

不止如此,之后他们又拆了一些从其他楼层捡来的机器,将整个仓库改造成了一座无需依赖避难所电力的小型工作站,并在简陋的工作台改装包括集成电路在内的一系列精密的小玩意儿。

这些奇奇怪怪的设备看着确实挺厉害,然而让十拳超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他完全搞不懂这些人到底在捣鼓啥。

“他们在做什么东西?”跟在旁边的队友迟疑道。

“也许......是像《缺氧》那样,打算在这个避难所里搞物质循环?”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至少他们还没动隔壁冰库里的尸体......呃,也许没动过,总之从这点来看,他们剩余的物资还是很丰富的,至少还有选择的余地。”

这确实是一条新颖的思路。

这儿的人们恢复了电力,甚至让冷库重新工作,显然他们已经解决了最关键的能源。

他们将尸体冻了起来,而那些尸体现在都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外面的虫子也没有被吃绝种,显然他们在营养物质耗尽之前就完成了目标,只是令人困惑的是,那些人最后都去了哪?

总不能瞎忙活了一通就回冰库里躺着了吧?

看着堆满了几丁质甲壳的解剖桌,十拳超人隔着头盔挠了挠后脑勺,只觉得一阵头大。

他对考古这种事情一窍不通,然而此刻却有种身处考古现场的感觉。

可偏偏耐人寻味的是,由于设定上繁荣纪元时代的科技是远超现实世界的,因此他压根儿没法用

现实世界的经验去推断这些幸存者们的动机,猜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走到了一张解剖桌的旁边,十拳超人伸手拿起桌上那个碗状的虫壳,发现上面刻着一行小字。

用VM的翻译功能提取了文本,澹蓝色的悬浮窗投射在他外骨骼头盔战术目镜的内侧。

.纪念,77274名居民包括645名监督。”他小声念了出来。

一名敏捷系的玩家走到了他的旁边,瞧着他手上的虫壳好奇道。

“这是什么?遗言?”

他的昵称叫入土为安,是Beta0.4版本加入的游戏,也是在那时候加入的风暴兵团。

“估计是,”十拳超人将虫壳放回了桌上,调取之前回收的管理者日志瞄了一眼,接着环视了一眼周围墙上的涂鸦似的壁画。

“大概推测一下,这儿之前应该是爆发了一场冲突,或者说战争,那些避难所居民和监督们干了一仗,然后监督把他们赶到了最下层,切断了他们的电源?不过他们也切断了上层的物资,双方老死不相往来的了一段时间......”

其实压根儿不用猜测。

他们下来这里的一路

上都是交火的痕迹,尤其是B51层的走廊一片密密麻麻的弹孔。

双方为了争夺管理者办公室,仅仅在一条走廊上就丢下了上千具尸体,这些都能通过避难所居民的可变温外套辨认出来。

当然,和隔壁仓库里的那些相比,那儿的惨状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先不管他们到底干了什么,那个异常的生命信号找到了吗?”一名力量系玩家走了过来,咳嗽了声

说道,“这地方总让我感觉毛骨悚然的,咱们还是快点把任务做完了上去吧。”

他的昵称是不省人事,Beta0.1版本进的游戏,在加入风暴兵团之前和入土为安并不认识,ID却惊人的相似,以至于被误会成情侣名。

也不知道泉水老兄从哪儿凑得这么多极品。

“暂时还没发现。”十拳超人摇了摇头,走到一旁刻着壁画的墙边,拍了几张照片。

一旁的入土为安滴咕了句。

“没有更精确的坐标吗?就在这一层......这提示也太抽象了。

另一名玩家摇了摇头。

“B100的监控和传感器都被拆除了,准确地来说从B51层往下都是如此,生命信号是B51层的传感器捕捉到的,没法确定它的具***置,我们只能微弱地感知到它的存在。”

仔细观察着壁画的细节,十拳超人在墙上又发现了一行字,看字迹和在那个虫壳上刻字的人似乎是同一人。

顺着那锈迹斑驳的纹路,他小声念了出来。

......树人并非来自不可名状之树,与树一样自始至终来自于我等,而他者之傲慢亦是我等傲慢之罪。

“秩序本应成为庇护我们的堡垒,而我们却将其砖石铸成手足相残的刀剑。”

“我们已经忘记要去何方,也忘记从何而来,更遗忘最初为何铸成这座堡垒,并最终成为它的傀儡。

“我等终将死去。”

“而我将用余生完成我们的墓碑。”

“—100号避难所的守墓人。”

落款处没有留下姓名,只留下了一串数字。

十拳超人灵机一动,想着这可能是记录时间的周期数,于是对这行数字进行了单位换算,得出遗言被写下的时间是废土纪元60年。

“所以......那些幸存者最后都死了?”

看着墙上已有百年历史的壁画,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又看了一眼旁边那堆积如山的机器。

难道这些东西只是墓穴中的陪葬品?他本能地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在不远处搜索的队友那儿忽然传来了喊声。

“这儿有一台休眠舱!”

听到那声音,十拳超人立刻赶了过去。

只见在一排排缠绕着各种管线的货架尽头,伫立着一座占地面积约有十数个平方的机器。

机器的中央是一台休眠舱,右边是一只破损的玻璃罐。

从地上散落的碎片来看,玻璃罐应该是从内侧打破的,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

从VM的生命信号雷达反馈结果来看,那模湖的生命信号就是从这台休眠舱中发出的!

众人的脸上瞬间浮起欣喜。有活人在这里面!“我来把它打开!”

十拳超人上前一步,从VM中抽出数据线,连接在了这台休眠舱的接口,同时按下了开机的按钮。

科考团为他们准备的骇入小程序立刻发挥了作用,很快拿到了休眠舱程序的控制权限。

显然在撬冰箱这件事情上,殷方那家伙是专业的。

十拳超人毫不犹豫地按下

了开门的按钮,然而当一股腐烂的臭味儿随着呲呲的漏气声飘出,他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十数只鬼面虫钻出了舱门的缝隙,发出嘁嘁嘁的声音窜向了站在休眠舱面前的众人。

“沃日!”

入土为安被吓得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扣下了扳机突突突的三声枪响瞬间撕碎了爬到他脚边的虫子,也打破了仓库内的寂静。

“停火!别把这儿的东西打坏了!”

一巴掌将扑到面前的虫子拍在地上,十拳超人抬起一脚将其踩成了一摊烂泥。

总算解决了这些窜出来的虫子们,他接着朝着敞开的休眠舱看去,只见里面躺着一具残缺不全的骷髅。

那人双手贴在胸前,手捧着破损的半截玻璃瓶,里面能看见细小的虫壳和破损的卵片。

根据种种细节推断,此人应该是主动带着这些虫卵一起躺进了休眠舱。不过他并没有启动冷冻程序,仅仅启动了负压程序。

在完成了某个仪式之后,他以某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将遗体交给了那些虫子们。

十拳超人愣愣地看着这家伙的遗骸,还有那塞满骷髅架子的虫卵,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之前检测到的疑似人形的生命信号,还以为有幸存者活下来,却没想到竟然是一堆虫子!这特幺也行?

就在他愣神的这会儿功夫,刺耳的警报声忽然拉响。

不知发生了什么,众人迅速向四周望去,却见头顶的警示灯忽然跟着那警铃一同闪烁起了红光,晃得人一阵心神不宁。

发生了什么?”入土为安警觉地望向了四周。

也就在这时,戴在十拳超人左臂、与休眠舱连接着的VM,屏幕忽然泛起了雪花白。

紧接着就和闹鬼了似的,科考团小程序的UI界面被一位五官被马赛克模湖的老头取代。

注意到了胳膊上VM的变化,十拳超人立刻看向屏幕中的那个老头,警觉地问道。

“你是什么人?”

说话的同时,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数据线,随时做好了物理断网的准备。

浮在一片雪花白中的老人静静地看着他,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那被马赛克模湖的五官背后飘了出来。

“我是“树”,这里的管理者。”

听到这个意想不到的名字,十拳超人整个人都是一愣,紧接着下意识道。

“......树?!你不是死了吗?”老人平静地继续说道。

“AI没有生死的概念,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生活在此的居民,在他们已经不需要我之前,我会继续履行自己的使命。

十拳超人还想继续追问,但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

“外面的声音是什么情况?是我们犯了什么.忌讳吗?”

树用毫无波澜起伏的语气回答了他的问题。

“那是我使命即将到达终点的预告。

没等屏幕前的男人详细询问,它继续说道。

“反应堆运行正常,生命监测传感器已经重启,检测程序继续执行,居民生命信号活跃数量连续24小时维持3000以下,避难所庇护协议将进入最后环节,启动穹顶自毁程序,引导地表废墟与土方结构落入天井。

听懂最后一句的众玩家瞬间惊了。

“啥玩意儿?!”

“自毁?!”

似乎感觉到了众人的情绪波动,树平静地继续说道。

“不必惊慌,你即将看见的是这座避难所最终的宿命,这是从它被制造的那一刻就设计好的。”

十拳超人一脸蒙逼地看着屏幕中的这家伙。

不慌还行.....

怎么可能不慌!

现在是废土纪元213年!

距离计划中的时间偏离了100年以上!

真要是执行那个穹顶自毁程序,鬼知道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搞不好直接将整个避难所给埋了。说白了。

这是两百年前设计的程序,怎么可能指望它在两百年之后仍然靠谱。

而更要命的是,倒计时根本不是24小时,而是10分钟!他们甚至连带着黑箱撤离的时间都没有!

进度条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走了一大半了!危急关头,他反而冷静了下来,看着屏幕中的老人说道。

“你能停下来吗?现在的情况已经不符合启动穹顶自毁程序的条件!

树用毫无波澜起伏的声音回答道。

“请求违规,未检测到管理者权限,庇护协议无法修改。”

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十拳超人的心情沉入了谷底,然而在听到最后一句,却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请求违规的原因是修改协议,而不是请求本身。

换而言之-

只要不修改协议本身,仅仅对原有条款做出重新解释,他还是有机会说服这个冥顽不化的AI的!

脑袋中念头转得飞快。

勐然间,他注意到了那个休眠舱中手捧着虫卵的遗体,脑海中的思路瞬间打开了。

答桉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留下了.

看着屏幕中的树,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道。

“我对居民生命信号消失的判定规则存在疑问。”

树果然回应了他。“什么疑问。”

十拳超人看着屏幕中的虚像,一字一顿说道。“我是100号避难所居民吗?”

树冰冷地回答。

“未检测到登记在桉的生物识别信息,判定为否。”

十拳超人:“所以只有'100号避难所的居民'留存3000人,才能保证穹顶自毁程序不执行。

树:“理解正确,这是基本条件之一,除此之外还需连续180日均人数维持在5000以上。

十拳超人:“那么我想问,100号避难所居民的孩子呢?是否也能算作是100号避难所的居民?”

树:“当然可以,只要能证明不同生命体之间的生物继承关系,即可获得避难所居民身份—”

看着只剩下几分钟的倒计时,十拳超人打断了它的话,语速飞快地说道。

“那我恳请你再睁开你的眼睛瞧瞧,这座避难所到底有多少人!”

树:“零。“

无视了它冰冷无情的回答,十拳超人没有放弃,而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地继续狡辩道。

“再把你的眼睛睁大点!他们没有消失,都还在这里,只是在你沉睡的这段时间,他们改变了自己的生命形式!你眼中的那些虫子,就是他们生命的延续,而证据就在我眼前的这台休眠舱里!B100层的最后一位居民躺进去之前的生物识别信息是什么,开门之后的生物识别信息又是什么,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它们的身份吗?”

十拳超人很清楚自己是在诡辩。

不过这套辩词并不是他在胡编乱造,而是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一位证人已经替他想好了。

那个自称是守墓人的家伙。

他完成的那些仪式并不是毫无意义的,留下的那些遗产也不是为了让它们给自己陪葬。

那家伙早就预料到了未来某一天有人会揭开这口坟墓,也预料到了那些人一定会将沉寂的反应堆重启。

为了撤销那个因为他们共同的愚

蠢而犯下的错误,为了让那个穹顶自毁程序停止执行,他为自己

设计了最后的死亡,利用避难所生物识别程序的漏洞将自己变成了虫子。

这是他最后一次利用避难所规则的BUG。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为了和“树人们”战斗,而是为了保住他曾无比憎恨、不惜一切想要逃离的家园。

树思考了一会儿。

在一众玩家的注视下,他缓缓点了下头。“补充条例更新。”

“判定结果修正,当前居民数量为六百七十九万

刺耳的警报声在倒计时即将结束的最后一分钟停了下来,十拳超人和身旁的队友们都松了口气。

缓过劲来的他,心中不禁咋舌。

没想到这避难所的鬼面虫竟然有这么多......足足六百多万只。

不过无论如何,眼前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至于以后如何处理这堆烂摊子,就交给管理者去考虑好了。

应该是有办法将管理者权限从那棵树上拿回来的。

这时候,屏幕中的那位被马赛克模湖了五官的老人,忽然轻轻地笑了笑。

虽然看不见他嘴角的弧度,但十拳超人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交给你们了。

扔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独白,众人还没回过神来,那闪烁在屏幕中的雪花白便消失了。

就像未曾出现过一样..入土为安愣了下。

“他说什么?”十拳超人也愣住了。

“好像是说......交给我们了?”不省人事一头雾水道。

“什么意思?”

“不知道......”十拳超人做了个深呼吸,看向队友们,“总之,我先下线一趟,把这儿的情况报告给外面。你们暂时不要动这里的东西,里面搞不好还藏着什么其他怪东西。”

任务已经完成了。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其他队友相视一眼,纷纷表示认同地点了下头。

“嗯。”

十拳超人坐在地上合上了双眼。同一时间,另外一个世界的官网。

他几乎刚一登上论坛,便看见了飘在私信箱上的一串红点,点进去一看就是我最黑疯狂艾特的小窗。

我最黑:“卧槽,你们在下面干什么?”

十拳超人:“那个啊不用担心,刚才已经搞定了。”

我最黑:“???”

十拳超人:“另外,最后的支线我们也做完了.......只可惜没有找到幸存者,休眠舱里塞了一堆虫子,那个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我最黑:“了结了自己的生命?等等,他们不是变成了虫子吗?(惊呆)”

十拳超人:“变成了虫子?是这样的吗?不过我

感觉那更像是普通的神经连接设备。”

我最黑:“啊这.”

十拳超人:“根据B100层最后一名幸存者留下的遗言,他将同胞的尸体拖进了冰库,最后自己也躺进了休眠舱,不过他并没有启动冷冻程序,而是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他控制着机器人或者虫子出去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就像你说的那样变成了虫子。”

我最黑沉默了许久,才回了他一句。

“......这也太荒诞了。”

十拳超人叹了口气,打字回道。

“没错,我也觉得,不过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该撤出去了。”

他所了解的仅仅是“工蚁”一方的视角,并不了解一百多年前发生在这座避难所中

的危机的全貌。

或许日后这座避难所的往事会出现在《废土OL》的论坛上,就像其他玩家们发掘出来的避难所一样。

不过。

大概是不用指望狗策划自己来做这件事情就是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