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才几天没做你就叫成这样 边做饭边被躁欧美三级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1:35 阅读:(169)



    江老将军一脸纳闷道:“没人。”

难道是鲜于小将军迫不及待了?

应当不会。

鲜于坚和林风都不是会擅作主张的人,没有上级下达命令,二人不可能提前对敌营采取行动。再者,看火势最先起来的方位,跟鲜于坚他们潜伏之处有很大偏差……

康时则是见鬼一般指着大火熊熊的敌人营寨,道:“没人动手,钱邕的营寨会自己着火?等等——”他说完,突然想起什么,脸色难看地宛若生吞了一碗浓稠黄连。

五官似离家出走般放飞自我。

虞紫若有所思:“逢赌必输啊……”

以康时那一言难尽的运气,真有好事儿肯定轮不上他的。夜袭敌方营寨,还是在南玉县城下搞的夜袭,成功几率肯定超过了五成,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把军功。

可,康军师他配吗?

虞紫轻描淡写五个字,字字如刀,戳得康时心脏鲜血淋漓。他咬牙切齿道:“南玉县、南玉县、南……姓谭的,你等着被收拾吧!”绝对是他那冤种表弟干的好事!

“咦?沈君帐下有姓谭的吗?”

江老将军的重点有些偏。

“还是沈君近日新募的良才?”

谭这个姓氏比较生僻,还是能被康时挂在嘴边的人,地位能力应该不俗,自己不可能没有印象。因为林风和鲜于坚率队在另一处,身边能为他解疑的,只剩下虞紫。

虞紫悄声道:“就是祈主簿啦。”

尽管祈善没有广而告之,但有时不时破防的冤种表兄康时在,一些资历深的老人还是知道祈善(祈元良)=谭曲(谭乐徵)。摸着良心说,虞紫一直觉得谭曲更适合祈主簿。祈主簿那些洗不去的黑历史以及遍地跑的仇家,搭配他那名字,莫名有些滑稽。

江老将军一听就明白过来。

瞬时白眉倒竖。

“哦,合着咱们是被截胡了?”

“可不?”虞紫也郁闷得想自闭,余光控诉康时一眼,“到嘴的鸭子也能飞!”

谁知下一息,躲在草丛的江老将军霍地站起身,中气十足地骂骂咧咧几句虞紫听不懂的方言,又丝滑切换雅言:“老夫纵横战场多年,还没谁能抢太岁手上的军功!”

一言不合,武铠附身。

单手握着那柄长柄长剑,赤红武气全力灌注,剑身两头躬身蓄力、作势扑杀的大虫瞬间活了过来,盘踞在他身后两侧。虞紫经验还少,骤然看到两头煞气扑面的两丈吊睛白额大虫,心脏不争气地狂跳,险些被吓一跳。江老将军此时哪里还能顾得上她。

粗壮双臂蓄力握住剑柄。

一道十数丈长的赤色剑芒劈出。

冲着敌方营寨大门旗帜而去。

“全都给老子冲!”

“抢!抢的军功少了,军法伺候!”江老将军浑身热气沸腾,那副威武武铠也无法完全包裹他浑身膨胀的肌肉,将它们撑得满满的。口中喝出音爆,目标直指敌营。

虞紫:“……”

今夜不是夜袭吗?

夜袭不该是悄悄地来,不声张?

这么大阵仗,不啻于直接踹门砸场。

扭头再看,【将者五德】已经丝滑附身,康时还从容淡定地给其他兵卒也加了增幅气势的军阵言灵。虞紫暗暗羡慕,自己何时也能这般行云流水?手上也不敢闲着。

另一处——

鲜于坚和林风是懵逼的。

敌营起火,但他们没收到动手信号。

他们这是动手呢,还是不动手呢?

只犹豫片刻,便看到一团赤红火团,烈日降世,直扑敌营,这个过程还不忘挥出数剑,人未至,数道剑芒如流星坠地,敌营旗帜早被砍下。鲜于坚:“是江老将军!那我等按照原定计划包抄策应……”

虽说流程似乎有些不一样,但……

问题应该不大。

林风抬手凝聚文气:“我来助你!”

鲜于坚豪迈笑道:“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巡逻队率手握一杆红缨银枪。

枪出游龙,气势如虹。

白色枪影虚闪之下,血花绽放。一丈三尺余,重逾五十斤的长枪,普通人光是拿起来都费劲儿,但在那名队率手中却如臂指使,口中一声轻喝的功夫便能刺出二三十朵武气凝聚的枪花,目标直指围攻上来的敌人,二者接触便是鲜血噗噗,煞是美丽。

除队率这一路,另有其他两路。

杀人不紧不慢,倒油放火利索。

三路从不同方向往主帐推进。

“奇了怪,这些都是软脚虾吗?”银枪队率杀出一条血路,出枪必夺人命,可正是过于丝滑顺利,她反而奇怪——虽说目前还未碰到等级稍高的武胆武者,但这些精兵联合起来也能阻挡自己,配合默契甚至能造成不小麻烦,一交手却是各个外强中干。

不过,她也没多想。

且不说今日行动是祈主簿临时安排,即便敌人早有预谋,也不至于火烧眉毛了还沉得住气,任由他们纵火烧营。他们也不是一直势如破竹,很快便遇到了大的阻碍。

夜袭之时,钱邕早已歇下。

听到夜袭动静才被惊醒,他心中暗惊自己睡得如此沉,火势起了才察觉,又怒敌人胆大包天。连衣袍都不穿上,只一身寝衣出营帐,怒喝道:“何方宵小来夜袭?”

“主公勿怒,末将去去就回。”

动手这事儿自然不能让主公来。

一瞧,便与其中一路碰上。

一眼便看出队率实力,张口冷嘲:“沈幼梨帐下无人,竟派尔等废物来送死?”

附近能搞夜袭的势力除了沈棠也没谁了,只是这么点儿实力就出来,跟没断奶上战场打仗有何区别?那队率手持重锤,倒是舞得虎虎生风,气势逼人,是一棵习武的好苗子,未来可期,奈何实力境界摆这儿。他连武铠都没化出,只化出武器,兜头劈下!

“纳命来!”

下一瞬——

砰!

武将还未将重锤队率一刀子劈死,刚近身便受到了一股宛若泰山压境的巨力,一时不查被正面击飞。倒飞出去十数丈才稳住身形,脚下黑色战靴在地上拉出一长沟。

来人漠然瞧了一眼武将。

动动肩膀,浑身骨骼劈啪作响。

“呵,今日总算不会空军了。”

稍微有分量的人头来了。

对重锤队率道:“之宗,去别处。”

“共叔将军小心,末将领命!”

草药对普通兵卒影响最大,他们睡得沉也睡得懵,听到动静醒来,此时的思绪和肉身并不契合,反应慢,行动迟缓,需要时间清醒恢复。但,夜袭的敌人可不给机会。

不少都是还未反应便人头落地。

直到钱邕帐下文士入场,局势才有所和缓,但很快便发现有第三股势力加入。为首的是个气势汹汹的老头,双手扛着大剑就一波龙卷风收人头,护卫在他身侧的武胆图腾大虫更是见人就扑,一口一个嘎嘣脆的脑袋,两爪其上,利爪更是削铁如泥……

其身后人马不多,个个似土匪。

“小子,你滚,这是老夫的军功!”

白发武胆武者一声暴喝,双臂肌肉膨胀蓄力,剑气加音爆,劈头盖脸砸向将银枪队率逼至角落的武将。那队率暂时脱身,得以稳住身形,正要开口道谢,发现是熟人。

“江老将军?”

银枪队率,便是赵葳,甚是诧异。

江老将军不该在四宝郡战场?

奈何江老将军不回答。

人家老将军带着无可比拟的气势,一剑斩向武将。那武将修为、经验、气势皆不如前者,被压迫得几乎生不出必胜的战意。

这在战场是致命的。

江老将军丝滑一剑砍下其头颅。

心中那点儿火气才稍稍消散。

他眼睛一斜,敏锐察觉到战场上有个能对他产生威胁的敌人。视线射去,却见那人一袭被鲜血染红的寝衣,手中提着鲜血滴答的尸体,铁青着一张脸,后槽牙挤出一声满含杀意的冷笑:“好啊,你这老匹夫使吾痛失一员干将,今日便拿你命来偿!”

而江老将军的回应,不过轻蔑冷笑,大剑挑起那颗头颅发髻,手腕一抖,丢回去。

挑衅道:“你来!”

_(:з」∠)_

我已经放弃标题了,唉。目前状态加更或是恢复双更还有些勉强,香菇只能尽量将每一章多点字数。

外公今早说是退烧了,明天周二可以去看看皮夹克,希望越来越好吧。

PS:最近突然迷恋赤诚热情高武力值的奶狗男主啊啊啊啊。

(本章完)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