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着做着呢突然软了怎么回来事 被c得走不动是种什么体验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0:45 阅读:(55)



    餐厅的门被推开,伍德与罪亚斯走进餐厅内,两人都显得风尘仆仆,其中罪亚斯更是死到神色疲劳。

“白夜,这次你要不多付些黑枫树,都对不起我最近几天死的600多次。”

罪亚斯落座,也不嫌是吃剩的,拿起块火腿面包就向嘴里塞,见此,苏晓让仆从们将准备好的美餐端上来,历来脸比城墙厚的罪亚斯直接上手,讲究礼仪的伍德,都用餐速度比较快,看来两人是真的饿了。

吃饱喝足,罪亚斯长舒了口气,从怀里掏出大半张羊皮纸,这东西看起来有年月了,被岁月侵蚀出木料的质感,一掰就能掰下一小块。

古老羊皮纸上是大半个圆形阵图,这阵图繁密到让人眼花缭乱,主节点的特性,苏晓还是能辨认出的,太阳、世界、聚合。

原本黄昏队是苏晓、罪亚斯、伍德三人,但从对付第一名强敌「畸变的野兽神灵」后,罪亚斯与伍德就进入‘隐身状态’,仿佛没来本世界般,后续的高塔骑士长、伪王、修女、众神化身,都是苏晓自己想办法对付。

试问,两名好队友这期间干嘛去了?这个问题,就涉及到黄昏队一直以来的本质,简单而言可以概括为,战胜强敌,夺得一颗颗「太阳源石」。

没谁规定,只有战胜本世界强敌,从他们手中夺取本世界现有的「太阳源石」,这一种获得「太阳源石」途径,以及,「太阳源石」到底是什么,这点,之前的提示中有给出结果。

【太阳源石:本世界的无上至宝,是太阳神族们信仰与赞美太阳千万年来,烈阳对太阳神族们的哺育与馈赠,可时至今日,有多颗太阳源石已落到篡夺太阳之力的强者们手中,你需战胜这些强者,夺回那些太阳源石】

根据轮回乐园给出的信息,本世界一共有32颗「太阳源石」,眼下苏晓已获得16颗,就是说,剩余的16颗,大概率在太阳神族手中,就是烈阳君王·艾什洛特那。

没有任何信息表明,本世界最多只能有32颗「太阳源石」,而且归根结底,这名为「太阳源石」的至宝,属于是后天的人造物。

两名好队友销声匿迹这么久,目标就是去寻找去探查,「太阳源石」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眼下这大半张羊皮纸,就是两人的收获,这两个狗贼,不知从哪把太阳神族已遗失/失传的秘法,从时间间隙里给搞出来了。

这「太阳源石制造秘法」在本时代已经失传,两名好队友的第一个目标,是确定大致在那个时代失传的,然后凭罪亚斯的时间能力,看到了这古旧羊皮纸,在流落到北大陆·钢铁地城·旧货市场,因长时间没卖出去,被那名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丢在家中抽屉里,没几天被家中贪玩的孩子摔碎。

发现无法修复后,家中妻子让淘气小朋友体验了下母爱也如山崩地裂,就把这破旧羊皮纸丢到火炉中。

关于「太阳源石制造秘法」为何落得这种下场,这还是上上任烈阳君王,与自己弟弟爆发的矛盾,双方的矛盾源头为,是否继续传承「烈阳之血」。

姑且不提太阳神族的王位传承,罪亚斯通过时间系能力,完整的看到了,这张古老羊皮纸被摔碎前的模样,做到这点并不容易,罪亚斯需要很多与这古老羊皮纸有关的介质,可能是装过这古老羊皮纸的木盒,或是存藏它的封箱,或是宝库内,与它一同被存放在那里上千年的相邻秘宝等。

罪亚斯与伍德,花费了很多时间在这方面,最终定位成功,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罪亚斯用时间系能力,不是预言系的那种占卜视角,是他亲眼看到这份「太阳源石制造秘法」,占卜画面与亲眼看到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亲眼看到这「太阳源石制造秘法」后,罪亚斯将自己的右眼挖出,抛给伍德,对于其他人,这是难以接受的代价,可在1.2秒后就再生出右眼的罪亚斯,毫不在意这点。

接下来就到伍德发挥,伍德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契约大师?不,他是诈骗师,诈骗师的巅峰技能是什么?答案是自己欺骗自己,其终极能力为:我能做到。

伍德以这颗眼球为媒介,开始用欺骗来的「临时具现」能力,具现古旧羊皮纸,以它当前的能力,不太可能直接将古旧羊皮纸具现出来,这种从无到有的凭空构成,单是想想就离谱。

但别忘记,伍德有将物质三维/二维切换的能力,倘若先具现出二维版的古旧羊皮纸,就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成功具现出二维版的古旧羊皮纸后,再将其三维化。

如果说直接具现出古旧羊皮纸的难度是50000,那么将其分为两步后,难度立即滑落到500~600的程度。

问题是,这张古旧羊皮纸是残破的,上面的「太阳源石制造秘法」只剩60%~70%,纵使苏晓的阵图学再高超,面对这种等级的阵图术式,在缺少30%的情况下,将其推演出来,那是在痴人说梦。

阵图/术式学做不到这点,可一些特别不科学,乃至于都会被公证出%#*&这种乱码的能力,是可以用某种奇妙、狡诈、无耻的方式,做到这点的,例如,大名鼎鼎的欺诈者·尼古拉斯凯撒,没错,就是让凯撒帮忙,复原这张古老羊皮纸。

凯撒的无耻能力,苏晓的炼金学,罪亚斯的时间系,伍德的欺诈与二维/三维化,他们四个凑一起,不尝试去制造「太阳源石」,都是白来本世界了。

苏晓现有的「太阳领主」称号特性为,吸收越多「太阳源石」,最终吞噬「烈阳之血」完成收尾后,所转化出的【神族圣徽】就越强大。

弄出更多的「太阳源石」,苏晓是唯一收益者,罪亚斯、伍德、凯撒愿意帮忙,是因为黑枫……咳,是因为友谊太浓厚了。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当战胜最终强敌后,关于「太阳源石」方面所衍生的收益,罪亚斯与伍德不会争夺,这点节操,这两个狗贼还是有的,但如果还有其他收益,例如成功进入太阳神族的宝库,那这两个狗贼的背刺,将发挥到格外娴熟,当然,苏晓的背刺之刃,也是很熟练的。

苏晓让巴哈将古老羊皮纸送到外城区的凯撒那,得确定凯撒能修复,才可能进行下一步。

从储存空间内取出「暗月星环」,按照约定,自然之女·艾露克露帮苏晓对付众神化身,苏晓付给对方这「暗月星环」,问题是,在苏晓与众神化身死战时,艾露克露正在养伤。

说来有趣,首次围攻众神化身,苏晓、神父、白金使徒等人各显手段脱身,在场还剩暴君、星界吞噬者,以及艾露克露,前两者是躺地上装死,艾露克露漂浮在半空中,通过元素能力,与周边自然元素达成共鸣,以此避免被发现。

三人原本认为,众神化身会离开,可谁知,众神化身竟进入到上方的黑暗中,见此,三人只能继续装死与伪装。

终于,三人等到苏晓来此,暴君与星界吞噬者的想法是趁机溜走,艾露克露则准备协助苏晓战胜众神化身,从而拿到「暗月星环」。

三人其实都想多了,在苏晓进入龙骑状态,飞上高空时,艾露克露心中就暗感不妙,巨人哥那铺天盖地的一锤砸下,艾露克露再也没有参与这场战斗的想法。

身受重伤,成功脱身后,艾露克露并没怀疑人生,她反而感觉今后的世界都不同了,来烈阳星前,她其实感到倦怠,每次所对付的敌人,不是被奥术永恒星的威名吓破胆,就是在元素能力下不堪一击。

而这次,进入烈阳星这种绝强最巅峰横行的世界,艾露克露感到原本已触碰到的上限,忽然拔高了很多。

身着灰黑色长袍,戴着兜帽的艾露克露,走在内城的步行街上,她看向上空的太阳,作为元素系的直觉告诉她,本世界剩余的时间不多了,即将有大事要发生。

问题是,艾露克露来本世界的唯一目标「暗月星环」还没入手,她仅有的收获,是莫名其妙的签了一大堆闻所未闻的契约,若非这些契约离开本世界后就会失效,她此时的心情会更添几分阴霾。

艾露克露的眉头皱起几分,接下来怎么获得「暗月星环」,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只有获得「暗月星环」,才可能遏制虚空·绿茵大湿地那无法关闭的深渊通道,这至关重要。

思维至此,艾露克露忽然听到脚前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好像什么金属物体落在地上,还有几分空灵感,应该是谁的金属戒指一类掉落,她下意识低头看去,看到一枚比戒指大几圈,通体暗紫色,里面是无穷的黑暗,这黑暗中,仿佛有着浩瀚的星辰。

艾露克露将这圆环捡起,仔细观察,越看,越感觉这像是「暗月星环」,剥开上面的封蜡,独属于「暗月星环」的波动涌现后,艾露克露百分百确定,这一定是「暗月星环」。

虚空·绿茵大湿地那无法关闭的深渊通道,必须尽快关闭,一旦因那特殊深渊通道,触发大型的虚空之树所公证事件,多个乐园的契约者,都可能被征召过去,一旦苏晓也在这范畴中,不仅没有继续发展的时间,还要直面至强级施法者,那才是最糟糕的局面。

就这样捡到「暗月星环」,艾露克露又不是傻子,当场受到10000真实暴击尊严伤害。

步行街上,艾露克露有些颤抖的手,拿着「暗月星环」。

“耻…耻辱啊。”

艾露克露低声嘟哝了句,语气中都有些怀疑人生了,但她并非不知好歹之人,深呼吸几次后,对周边说道:“这次,多谢。”

说完这句话,艾露克露都有点想打自己,她转身欲走,忽然,她的脚步停住,因为她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是这次回奥术永恒星,应该怎么解释如何获得的「暗月星环」,就说,正走在黄昏城·内城的步行街,然后在地上捡的?

单是想想这么说后,魂大人、凛风王、瑟菲莉娅几位派系领袖的目光,艾露克露就感觉冷汗直流了,一定不能这么说。

可如果捏造谎言,就要用一连串的谎言去填补,最后填补到,她根本不敢提及有关于灭法者的事,提了谎言就可能出破绽,这样一来的话,她就得心甘情愿的帮敌对方隐瞒所知情报。

「步行街捡到暗月星环」与「隐瞒敌人情报」之间,艾露克露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前者过于离谱。

……

南大陆漆黑天壁下,先锋要塞。

传送阵的光芒淡去,苏晓从遍布刀劈斧砍、怪兽爪痕的传送阵上走下,周边传来一道道冷戾的目光,在先锋要塞驻扎的都是游猎团成员,这些家伙常年进入无光区探索,身上的黑暗气息很重。

“白夜大人,这边请。”

游猎团第二大队的总队长黑心·古德快步迎上前,接引苏晓一行人到要塞的内区,这里有几分生活气息,不过这里多数都是商队成员,十几分钟后,一行人抵达卢西瓦的住所。

这是栋二层小楼,上楼到了书房门前,黑心·古德做出请的姿势,就站在门旁,苏晓、伍德、罪亚斯走进书房。

“来了。”

书桌后,正在查阅情报统计的卢西瓦,眼也不抬的开口,都是老熟人,没必要客套,苏晓在书桌对面落座后,卢西瓦放下情报统计,长舒了口气,从身后的展架上,拿下一瓶酒,这酒的酒液漆黑,卢西瓦介绍道:

“这是先锋要塞的特产。”

说话间,卢西瓦给苏晓倒上一杯,目光看向罪亚斯与伍德,意思是两人是否要品尝下,这毕竟是苏晓带来的人,哪怕卢西瓦不认识,也不会冷落从而驳了苏晓的颜面。

“忽然到先锋要塞来,你不会是要进无光区吧。”

“对。”

听到苏晓此言,卢西瓦的眉头紧皱,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几天的探索汇报,他说道:

“从三天前开始,无光区就变得异常,我让手下的人都撤了出来,再观察几天,我准备把这边的天壁入口,封闭几个月。”

卢西瓦的这番话,让苏晓知晓事情的严重程度,游猎团最惨的一次,在半个月内人员死伤90%,就算如此都没退却,而是重新招募人手,一个月后再度深入无光区。

可这次,游猎团分明是要暂时放弃探索无光区,其中原因为,就在四天前,游猎团的第三大队,一瞬间全灭,逃出来的几名第二大队成员描述,那是一瞬间的黑暗降临,瞬间后黑暗消失,空气中只剩静止的血雾。

诡异的存在,游猎团遇到过很多,但在随后返回先锋要塞,准备调查这是什么存在时,卢西瓦发现一个更可怕的问题,第二大队那些死去成员的所有亲人,就算是七大姑八大姨这种远亲,也都在这些成员身死的那一刻,全部化为血雾。

在随后的几小时中,卢西瓦察觉到了遗忘迹象,他在忘记这些第二大队成员前,将他们的名字记在笔记上,几小时后,他依然记得第二大队被团灭一事,但翻开笔记,上面一个个曾亲如兄弟的名字,都是那么的陌生。

卢西瓦很快就意识到,这不是游猎团能对付的深渊存在,直面、侵袭、余存三个深渊接触等级中,游猎团极限承受是「侵袭级」,但这次,应该是「直面级」。

面对此等情况,立即退却不是认怂,反而是对手下兄弟们的性命负责,倘若真是「直面级」,头铁硬怼的话,游猎团只有全灭一个下场。

“白夜,我知道灭法者擅长应对深渊,但这次情况不对,如果可能的话,别进现在的无光区。”

卢西瓦话音刚落,苏晓接到相关提示。

【提示:本轮主线任务为侦查、探索、潜入类(非战斗杀敌类),此类任务的任务难度,将根据你所知的情报而逐步提升,越发接近准确值。】

【提示:准确判断出侦查、探索、潜入类主线任务的真正危险程度,为此类任务难度中的一部分。】

【主线任务·第七环·无光之暗的当前任务难度为Lv.95+。】

【此任务难度,是根据无光区·西侧最深处正常情况下的危险度而定。】

【主线任务·第七环·无光之暗的任务难度已提升到Lv.95++++++。】

【本任务的任务期限+3个自然日。】

【此任务的任务奖励大幅度提升,成功完成后,可获得专属队伍技能卡宝箱×2枚(此队伍技能卡宝箱内,仅会抽取到X梯阶的专属·队伍技能卡)。】

【提示:Lv.95+以上的主线任务,将从战斗/生存类,拓展至战斗/生存/探索,其中探索类任务,无论以任何方式达成,均默认为100%最优秀完成度。】

……

相比探索类主线任务的规则,苏晓对Lv.95++++++的任务难度更在意,这任务难度是什么概念?击杀众神化身的任务难度为Lv.95+++++。

临走前,苏晓准备将「支线任务·游猎盾枪」所得的灵魂钱币,按照事先的约定分给卢西瓦97500枚,结果卢西瓦却来了句:“发展三宗师的穷鬼就别这么大方了,我灵魂钱币多到用不完。”

一行人出了先锋要塞后,宏伟的漆黑天壁出现在前方,后方的先锋要塞逐渐远去,天壁上的入口内飘散出黑色雾气,以往会有游猎团成员在此驻守,此时却空无一人。

“汪。”

布布汪拿出小布号,准备控制小布号进入其中探查,小布号刚驶入口处的黑雾,强烈的干扰,让小布号反馈回的画面出现扭曲,最后是一片漆黑,见此,布布汪操控小布号退回来。

观察一番后,几人发现小布号没受到黑暗侵蚀,这代表,无光区内的环境相比之前温和了,可游荡在无光区内的未知存在,让无光区的危险度飙升。

铮铮铮……

利刃脆鸣,几把无护手透蓝色晶体长刀,依次钉在几人前方,格林·吉莉安的魂体,从前方黑雾中出现。

“白夜,虽说老娘特别想找你帮忙,但这种浑水,肯定不能让你来蹚。”

“……”

苏晓没说话,见此,格林·吉莉安的目光难得带上几分心虚,试探性问道:

“难不成,是因为乐园阵营的烙印任务,你才来这?要不然,你硬抗这任务失败的代价吧,放心,这笔损失,老娘几倍赔给你,总之,现在绝对别进这深渊蔓延区。”

“强行处决。”

“啊?那个什么,我的魂体不怎么稳定,眼前的世界……开始旋转,完全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

苏晓沉默的看着格林·吉莉安,片刻后,格林·吉莉安单手捂着双眼,一副悲痛的模样,倘若不是强忍住才没翘起的嘴角,或许还相信她的悲伤。

“不重要的细节,我就不浪费时间说了,现在的情况是,这片深渊蔓延区西侧最深处的封印,已经被我开启,我这次特地来烈阳星,就是要和里面封印的东西做个了断,作为灭法者,我必须这样做。”

说道最后,格林·吉莉安长叹了口气。

“西侧最深处,我去过,那里没封印。”

苏晓说话时,脸上的表情平静。

“咳!你的感应还不够敏锐,况且封印这东西,你不懂啦。”

格林·吉莉安试图蒙混过关。

“我封印了六件原罪物。”

“啊这,我是说,这个嘛,额~”

格林·吉莉安一时间语塞,但这能难住她?只见她忽然面露正色,开始说明当前情况。

无光区内的未知存在被称为永暗女皇,是一位深渊族裔,好消息是,其战力已不是用绝强、至强来判断,她早就失去了曾经的实力,而是变得诡异、诡奇,倘若应对方法错误,必死无疑,可如果发现其弱点,还是可以周旋一番的。

想杀死这深渊族裔的难度奇高,说无法消灭,那倒不至于,但在本世界内,没人能做到,格林·吉莉安以残魂姿态来此的目的,是要将永暗女皇放逐到深渊,当年她封印这深渊族裔,眼下算算时间,这封印应该是撑不住了。

与其等永暗女皇冲破封印,出现在无光区外,还不如主动打开封印,这样的话,当初太阳神族所遗留的无光区结界,还能困住永暗女皇一段时间。

格林·吉莉安虽被称为史上最恶劣女灭法,但对付深渊族裔,她是很认真的,以及她这次来,就没打算再能离开。

至于格林·吉莉安方才为何支支吾吾,说来有趣,在永暗女皇还是人族时,可把格林·吉莉安给骗的不轻,渣了不少妹子的格林·吉莉安,在永暗女皇这遭了报应,都戴上痛苦面具了。

就算如此,在永暗女皇逐渐堕入深渊前,格林·吉莉安不止一次劝说与阻止过,直到对方彻底堕入深渊,格林·吉莉安只能神情复杂的拔出佩刀,她爱过的人不多,永暗女皇是她第129个深爱着的人。

“哎,我明明用情专一,她最终却还是堕入深渊。”

格林·吉莉安一声叹息,闻言,巴哈说道:“你确定永暗女皇不是受了你的刺激,才堕入深渊?”

“这个的确不是,她老家所在的世界被星界吞噬者吃掉了,亲人一个不剩。”

听到这话,巴哈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事格林·吉莉安没必要说谎,或者说,就以格林·吉莉安已恶劣到尽头的名声,没必要因为这种事说谎。

“你,我,布布汪、阿姆、巴哈,还有古神系,魔鬼族,这就是我们的全部阵容?”

格林·吉莉安目露忧虑,如果可能的话,她并不准备拉苏晓上贼船,可事已至此,加之封印了六件原罪物的封印水平,在后续的放逐中,妥妥的MVP。

“还有三个‘朋友’会来。”

苏晓所说的朋友,自然是神父、白金使徒、黑魔了,如果准备的妥善,并非没可能把这三个家伙临时拉上贼船,到时都被困在无光区,神父、白金使徒、黑魔就算不想当队友,都不行。

至于为何要拉这三人入伙,这是概率问题,倘若是苏晓、格林·吉莉安、伍德、罪亚斯应对永暗女皇,那在面对一些无解的诡异能力时,四人都是四分之一的倒霉概率,可如果算上神父、白金使徒、黑魔,概率一下就变成七分之一。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