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裸体跪着被主人公开调教 被各种姿势c到高潮高h章节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0:45 阅读:(157)



    听见林白后半句话,沉仙姑娘和天水宗其他武者都没有什么反应。

甚至于他们都没有听懂林白话中的意思。

但只有朝雨石,听见后,面色大变,眼睛睁大,身体忍不住的颤了颤。

身为帝都内有名的阴诡之士,能吓得朝雨石面色大变的事情,定不是那么简单。

林白又继续说道:“我乃是天水宗圣子,如今又是楚国的狼侯。”

“我自认为我的实力,在帝都青年一辈中,就算排列不上第一,但也能进入前十。”  “我换位思考了一下……”林白冷笑着对朝雨石说道:“若是有朝一日我得罪了楚国皇族,以我如今的本事和手段,在楚国追杀下,别说逃出东域了,恐怕都逃

不出楚国疆域,就会被楚国的强者所杀!”

朝雨石面色阴沉地听着林白的话。

林白继续说道:“夏靖之,我与他交过手,他的实力不强。”

“我觉得……他没有丝毫可能能从南域鼎盛势力南疆虫谷的追杀中逃生。”

说完后,林白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不排除夏靖之没有展现出全部的实力,或许他别有所能,能避过南疆虫谷的追杀。”

“不!”朝雨石立刻打断了林白的话,“狼侯爷说得对,若南疆虫谷铁了心要杀夏靖之,他就逃不出南域!”

朝雨石板着脸,阴气沉沉,“一座鼎盛势力的强大程度,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之中。”

“若南疆虫谷要杀夏靖之,别说他是太乙道果境界了,就算是混元道果境界,也活不过三天!”

“既然如此,夏靖之怎么还有命活着逃出南域呢?”

朝雨石眼瞳收缩,“夏靖之和南疆虫谷之间,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此事需要详细去调查!”

朝雨石认真地对林白说道:“狼侯爷,此事给我一点时间,我去调查调查。”

“既然南疆虫谷已经靠不上了,那我们只能想其他办法找到夏靖之了。”

林白点了点头,说道:“只是现在夏靖之被三皇子藏起来了,我们也不知道三皇子究竟将夏靖之藏在了什么地方?”

“帝都这么大,想要找到一个活生生的人本就不容易,而且此人还被三皇子严苛保护,更是不容易。”

朝雨石低声说道:“事在人为,我会吩咐人加大力度去调查,希望能有所成效。”

“在此期间,我们也想想有没有其他办法能抓住夏靖之。”

林白和朝雨石都进入死胡同,仔细思考少许,却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不仅仅林白和朝雨石在思考,在场的沉仙姑娘和天水宗众人也在思考。

可是集合众人之力,却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三皇子代表着皇族,皇族想要在帝都之内藏起一个人,那简直是太容易了。

思考半响后,乔沫轻叹一声,“依目前情况来看,看来只有三皇子亲口说出夏靖之的所在,我们才有可能找到他。”

此言一出,白亦飞便皱眉说道:“让三皇子说出来?这谈何容易?”

“夏靖之为三皇子立下汗马功劳,岂能会随意将夏靖之交出来。”

乔沫的一句随口而言,却令林白和朝雨石都深受启发。

“那可不一定……”林白低声说道。

白亦飞和乔沫等人都疑惑地看向林白,“圣子师兄,你在说什么?”

林白眯起眼睛,沉声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有三皇子才知道夏靖之的所在了。”

“只要让三皇子开口,夏靖之必然跑不了!”

白亦飞说道:“若让我们抓住夏靖之,三皇子所做的错事,不就众所周知了吗?”

“三皇子岂能做这种傻事?”

白亦飞、周新均、乔沫、秦瑶跟随在林白身边已经许久了。

对于林白在帝都内的图谋,也是略有所知。

此刻,就算林白没有对他们直言,但他们也能猜到林白和朝雨石口中所说的“夏靖之”,必然搬到三皇子有关。

所以他们才会没有多问,便开始为林白思考对策,思考办法。

林白又想了想,对朝雨石说道:“眼下南疆虫谷已经靠不上了,那我们便只能从三皇子入手了。”

“乔沫师姐说的没错,若是三皇子说出夏靖之的所在,我们才能找到夏靖之!”

朝雨石皱起眉头,“可是三皇子岂会轻而易举说出夏靖之的所在?”

林白说道,“三皇子的日月阁,强者众多,数量极大。”

“强者多,数量大,有好处,但也有坏处。”

林白对着朝雨石想到。

朝雨石若有所思,说道:“狼侯爷的意思是说……从三皇子的谋臣内下手?”

林白点头说道:“三皇子此等人物,他必然不是事事都亲力亲为,很多事情还是要吩咐手下去做的。”

“只要我们能从日月阁强者里找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便可以找到夏靖之的线索!”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林白又长叹一声,“若是从三皇子身边亲信内无法得知线索,那我们就只能从三皇子入手了。”

“逼着三皇子说出夏靖之的线索!”

朝雨石和林白交换了一番意见,似乎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朝雨石便说道:“好,我会安排人着手调查日月阁内的强者。”

林白说道:“若是你要调查日月阁的强者,最好全部都调查清楚。”

“比如说日月阁内有多少的强者?又有多少太乙道果境界武者,又多少混元道果武者?”

“有多少混元道果境界以上层次的武者。”

“这些武者又来自于何方。”

“越详细越好。”

林白对朝雨石说道。

朝雨石听见林白的话,顿时眯起眼睛,“狼侯爷,我听你的意思……貌似在准备一场战争啊?”

林白冷笑一声,“我看过楚国历朝历代的卷宗,那一次皇子夺嫡不是鲜血淋漓?”

“若真到了最后一刻,非要兵戎相见,那我们也不至于没有任何准备。”

朝雨石反问道:“可是我们鸿亲王府本就没有打算参与夺嫡的战争……,狼侯爷这……”

林白冷笑道:“朝先生,你认为鸿亲王府能避开吗?”

“你们本就在局中,又何谈要跳出局外呢?”

朝雨石轻叹一声,看了一眼沉仙姑娘,问道:“可是这样做,对鸿亲王府又有什么好处呢?”

“我们鸿亲王府只是想要对付梁王府而已,对我们而言,无论是陈王殿下和三皇子谁登基,只要能对付梁王府都一样。”

“不一样。”林白摇头说道:“我与沉仙姑娘有婚约,而帝都都知道我是陈王殿下的人。”

“不管是三皇子还是梁王府,都已经将鸿亲王府当做了陈王殿下的麾下。”

“此刻……”林白看着朝雨石,“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朝雨石闻言,面色阴沉了下来。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