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啊哈~花城 我是全公司的发泄玩具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3:10 阅读:(182)



    晋王李治率军抵达华阴附近的时候得到函谷关陷落的消息,尤其是当其听闻函谷关并未作出太多抵抗、不到半日便被水师攻陷,更让他忧心忡忡。

原本指望着丘行恭好歹能够镇守函谷关拖延水师几日,让自己这边的行动可以更加从容,孰料丘行恭中看不中用,不仅城关失陷己身被俘,连带着万余前去增援的山东私军也一起被俘,等到消息在军中扩散,势必动摇军心,打击士气。

而函谷关陷落之后,潼关直面敌军水陆两面夹击勐攻,失陷亦是迟早之事。

至此,局势已经再无挽回之可能,唯有背水一战、一战功成。

不成功,便成仁。

望着左右前后旌旗招展、车马辚辚,十余万大军浩浩荡荡、杀气腾腾,李治心中的担忧、挫败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自信与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当年面对李建成、李元吉的打压、迫害,还有高祖皇帝为他们撑腰,父皇所面临的局面较之如今恶劣岂止数倍?但即便是那样的绝境,父皇依旧能够收服关陇门阀为已用,于玄武门下奋起抗争、逆天改命。

于绝境之中逆而篡取,在所有人悲观的注视下一战功成,这就是天命所归!

焉知吾李治天命之卷不如父皇?

待到麾下铁甲杀透长安、逆而夺取,才叫世人皆知吾之天命!

……

大军一路前行、浩浩荡荡,来自关中、函谷关的消息不断汇聚递入军中,过了华阴,天色已晚,十余万大军皆乃山东世家仓促组建的私军严重缺乏军规军纪,一旦面临突发状况极有可能引发不可预知之凶险,所以李治不敢在夜晚急行军,择取一处山阳水阴之地,安下营寨、生火造饭。

夜风习习,十余万人的军队营帐如云、首尾难顾,风灯挂满营寨处处,骑着马的军法队往来巡查,遇到违反军纪的兵卒当即捉拿,严惩不贷。

中军帐内,刚刚用过晚膳的李治与萧瑀、褚遂良、崔信三人饮茶,崔信忧心忡忡道:“水师气势汹汹,追着咱们的尾巴一路追杀,如今函谷关沦陷,潼关危在旦夕,咱们也已经距离长安越来越近,大战随时可能爆发,不知殿下有何破敌之良策?”

山东世家虽然站在晋王李治这边,但双方所面对的局势是有所不同的。

对于李治来说,从潜逃出太极宫的那一刻,便已经走上一条成王败寇、不成功便成仁的不归路,胜负之间既是生死,退无可退。但山东世家则不同,他们虽然摒弃李承乾选择晋王,根本的目的是为了利益最大化,追逐最大利益的同时即便面对失败,也不至于阖族皆亡,毕竟李承乾是大唐的皇帝,要坐稳江山便不能放纵山东糜烂,再是将山东世家恨之入骨也需好生安抚,深仇大恨只能徐徐图之。

但是一旦潼关失陷,退路完全断绝,那么山东世家就只能跟随晋王一条道走到黑,想要退回山东已无可能。

毕竟这十余万青壮所组成的私军已经抽空了山东世家几百年积攒下来的底蕴,一旦全军覆没,所造成的恶劣后果是这些世家门阀绝对无法承受的,那意味着素来视为自家地盘的广大山东地域将会彻底脱离他们的掌控。

一个不能掌控山东地域的山东门阀,对皇帝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忌惮与威慑。

既然没有忌惮与威慑,皇帝又岂能惯着他们,对他们网开一面?

所以崔信的脸色很是难看,山东世家全力支持晋王,愿意同晋王一起承担巨大的政治风险老博取更大的政治利益,却忽然发现他们已经被晋王彻底裹挟,双方的命运捆绑在一处无分彼此,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这让崔信极为不满,咱们可以在你兵败身死之后承担巨大的惩罚,但咱们不愿陪着你一起死啊……

李治看了崔信一眼,喝了口茶水,澹然道:“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必胜之良策?古往今来,每一场战争之胜负归根究底也不过是那一句话,两军相逢,勇者胜。”

之前他对山东、江南两地门阀百般笼络,想着的不过是借助他们的力量壮大自己,以此完成自己逆天改命的战争罢了。

时至今日,江南世家处于崩溃之边缘,被水师在江南欺负得惨不忍睹,山东世家也已经彻彻底底站在自己这艘船上,欲走无路、欲退无门,又何须小意逢迎、照顾他们的心情?

“崔公放心,本王非是食言之人,当初答允的条件只要此战功成,必然不打一丝折扣,能否升官晋爵、封建一方都只是在于你们能否全力以赴建功立业,他朝心愿达成之日,本王不吝赏赐。”

必须要让这些人认识到如今之处境才是,现在已经不仅是他这个晋王需要他们来达成自己的宏图霸业,他们自己也要视死如归赴汤蹈火去争取更大的功绩。

天上不会掉馅饼,付出与收获从来都是对等的。

崔信沉默少顷,而后颔首道:“殿下放心,吾等诗书传家,自知忠义之道,既然决定辅左殿下成就大业,必然竭尽全力、誓死报效,万万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李治欣然颔首,赞了一句:“崔公深明大义,实乃帝国苍生之福也,他日功成,崔公当居首功。”

崔信连称不敢:“此皆殿下天命所在,吾等不敢居功。”

……

安抚了山东世家的领袖,李承乾看向萧瑀,问道:“江南世家虽然在燕子矶遭受重创,但毕竟传承千年、根基深厚,只要稳住局面,必然能够在水师压迫之下奋起反击,否则若是任由水师肆虐江南,你们的根基遭受动摇,他日即便是本王登上大位,想要帮助你们重塑辉煌意识有心无力。”

就算在燕子矶遭遇惨败,根基动摇,可你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水师统一长江,随时随地毫无顾忌的北上吧?

如果你们当真不肯倾尽全力,日后本王登基,你们想要的好处怕是也要大打折扣……

安抚与敲打,许诺与警告,李治玩弄权术的招数信手拈来,极具天赋。

萧瑀苦笑摇头,无奈道:“非是江南各家不肯效死力,水师在江南之威慑远超殿下想象,不仅仅在于海贸被其掌控,更在于源源不断运往大唐的粮食会对江南粮价造成极大冲击,使得各家投鼠忌器,不敢擅动,还望殿下能够体谅。”

海贸被水师一手把持,他们不许谁家玩,谁家就得被排除在海贸体系之外,市舶司颁发执照,水师负责护航,大唐海商必须在水师于海外各国租赁的港口设置仓储、报备货殖、展开贸易,一举一动、方方面面都置于水师监视之下,谁敢经营违禁物品,或是扰乱行市,或是逃避税收,都将受到严厉的制裁与惩罚。

这也就罢了,大不了大家断绝海贸便是,以前没有海贸的日子不也是一样过?

但粮食却触及江南士族乃至于所有门阀的根基。

门阀的根基是什么?

一是教育,二是土地,归根结底还是在于土地。

当世家门阀把持越来越多的土地,便可以控制越来越多的人口,政治上的话语权自然越来越重。而土地所产出的粮食乃是国家命脉,是无苍生黎庶赖以生存的基础。

自从水师与安南、林邑等地租赁港口、把持其国内政,廉价的粮食便开始源源不断的运入大唐,极大的缓解了大唐粮食贵乏的危机。

直至目前,水师运入大唐的粮食价格都几乎与国内持平,这维持了国内的粮食体系。

可一旦水师放弃从粮食上获取暴利,改以低廉的价格向国内输入粮食,首先遭受冲击的不是寻常百姓,而是占地无数的世家门阀。

因为粮价低廉所导致的最直接后果,便是地价降低,这使得世家门阀几十上百年甚至几百年积累下来的财富直接缩水,乃至于腰斩,这谁受得了?

古往今来,世家门阀恣意操纵地价、粮价的升降,从差价之中不断收割百姓平民的财富,从而达到兼并土地、私蓄人口、积累财富的目的,而一旦粮价不能操之于手,这个体系便会从根本上被摧毁,世家门阀赖以生存的基础便彻底丧失。

关中、山东的门阀或许还能依靠强大的掌控力来消弭领地之内因为粮价变动带来的损失,但人口越来越多、根基却相对浅薄的江南士族却将要深受其害。

如此情形之下,就连萧家这样旗帜鲜明支持晋王的家族,都已经暗中与水师达成了一系列约定来换取水师稳定江南粮价、保障江南稳定,其余江南士族没有萧家如此深厚的底蕴,更是任凭水师随意揉捏。

在燕子矶一战丧失了无数青壮之后,各家的根基遭受严重动摇,谁还敢跟水师去叫板?

若是水师的话事人依旧是苏定方这样军事出众、政治欠缺之人,或许还有几分转圜挣扎之余地,但现在房玄龄坐镇华亭镇,一手操持市舶司大权、一手掌控水师兵权,早已将江南各家收拾得服服帖帖……

江南,已经不是江南士族之江南。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