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坐小作文 做完后堵上不让流出来作文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13:25 阅读:(85)



    李治面色极其难看。

他之所以敢潜逃出太极宫竖起大旗反抗李承乾,就是因为山东、江南、关陇这三大门阀暗中给予他全力支持之承诺,这才舍了身家性命赌上一把。

毕竟都是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门阀世家,固然关陇门阀因为兵变失败元气大伤,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再加上山东世家、江南士族,再不济也能与李承乾分庭抗礼,拥关据守、东西分治。

可谁能想到如今关陇门阀不遗余力的串联关中各地驻军,山东世家耗尽家底鼎力扶持,反倒是之前最为看好、也最为强盛的江南士族却因为一场败仗便打了退堂鼓……

所以他极为恼怒,你们把我架到这个位置上任凭水煮火烤,然后你们不打算玩了?

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这个时候正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于江南士族再是恼火也只能笼络,万万不能将其拒之门外,万一这帮老奸巨猾之辈再转投皇帝阵营,那可真是自取灭亡了。

强忍着怒气,李治点点头,颇为理解甚至感同身受:“此番募集私军遭受燕子矶大败,对于江南士族之打击甚大,本王心中亦是愧疚难当,不过困难都是暂时的,只需咱们坚持下去,待到成就大业之日,必然加倍报偿。华亭镇地处江南,而江南各家皆有出海之经验,往后市舶司与水师还需江南士族全力以赴,既能稳定江南局势,更能继续为朝廷开辟财源,责任重大、殊为不易。”

对待山东世家这样已经无路可退的盟友,要坚持予以打压使之不能怀有异心;而对付江南士族这样还未全力以赴的盟友,则必须许以重诺,用重利来拉拢。

不是都眼馋海贸么,还忌惮海贸对江南的影响,那我就许诺将来把市舶司与水师都交给你们……

萧瑀谦逊道:“海贸事关重大,水师更要始终如一的维持帝国海上霸权,正需要殿下这样的人中之杰全盘掌握,臣等见识浅薄、才能粗鄙,万万不敢担此重任。”

说不心动是假的,各条海上航线便是一条条流淌着财富的血管,将大唐廉价的货殖运往外洋各国高价倾销,转而将大唐缺少的资源运回来,一来一回之间,所创造的财富是土地永远不能达到的高度。

若是海贸整个掌握在江南士族手中……那画面太美,萧瑀连做梦的时候不敢想。

然而就算将来李治坐上皇位,便当真能够完全掌控水师,并且使其听之任之、无所违逆么?

并不见得。

如今水师早已成为庞然大物,因为其独特的体系超然于朝廷之外,即便李承乾想要支配水师也必须通过房俊,否则水师对于朝廷政令完全有能力不予理会。

真以为自苏定方以下那些骄兵悍将不会造反吗?

只需将水师基地迁往新罗、倭国、安南、南洋地处的港口,便可以恣意纵横大洋之上,任凭帝国军队再是勇勐也只能望洋兴叹,且要承受水师对于帝国沿海各地无休止的袭扰与打击……

可以想见,不久的将来,水师大都督必然要配置一个“大将军”的职衔,游离于大唐军队体系之外,自成一系。

想要将水师操之于手,可不是某些人口头承诺便能实现……

所以李治的承诺是一个闻着香甜可口的大饼,但是想真正吃到口中,很难。

李治自己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转换话题,问一旁的褚遂良:“鄂国公那边可有最新战报传来?”

充当行军书记的褚遂良从面前一堆文件当中拿出最上面那一份递给李治,道:“刚刚有鄂国公战报送来,说是目前正与程咬金的左武卫对峙,北边有一部东宫六率正在围拢包抄,形势很是险峻,或进或退,必须尽早做出决断。”

李治看过战报,起身负手站在墙壁上的舆图前,仔细查看舆图上标准的敌我态势。

萧瑀拿过战报看了,沉吟不语。

崔信也看了战报,花白的眉毛紧蹙,有些担心。现在尉迟恭虽然突破了霸水防线,但并未真正破坏朝廷军队的防御态势,霸水防线就好像一根皮筋一样,某一处被用力往里推,四周则相应拉长,展现出极强的韧性。

而且这股韧性会随着尉迟恭的继续突进持续增强,等到抵达临界点,反噬的力量也会更大。

如果尉迟恭的右候卫湮没在朝廷军队的反攻浪潮之中,那么对于晋王来说,将会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他沉吟了一下之后,明知这个时候不应该自己开口说话,可还是忍不住道:“不妨让鄂国公退回霸水以东,安下营寨稳住阵脚,等咱们抵达之后合兵一处,再全力横渡霸水,一举攻破霸水防线抵达长安城下。”

他觉得当下局势不应冒险,还是应该确保尉迟恭的安全,增强己方的力量,进可攻、退可守才行。否则一旦尉迟恭所部全军覆没,晋王麾下军队只剩下十余万乌合之众,精锐尽失,败亡乃是迟早之事……

李治看了一会儿舆图,却果断拒绝了崔信的谏言,对褚遂良道:“即刻起草军令,命令尉迟恭无论如何定要彻底突破霸水防线,扫荡一条由霸水通往长安的道路,等咱们大军抵达便可迅速渡河直扑长安。”

“喏。”

褚遂良得令,赶紧研磨执笔,书写了一份军令,给李治确认之后加盖晋王玺印,装入信封用火漆密封,出门交给账外传令校尉,即刻送往右候卫军中。

李治见崔信神色有些不自然,上前两步,微笑着安抚道:“非是不听崔公谏言,实在是时至今日,咱们哪里还有退路?面前横竖只有一条路,只能一往无前、向死而生,若是没有这份置诸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如何能够逆天改命、成就大事?须知两军相逢,勇者胜。”

从起兵造反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便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要么抵达巅峰逆天改命,要么堕落尘埃尸骨无存,若是心中存了折中的想法,反倒将自己为数不多的勇气消弭掉,再也不能成就大业。

生死之间,他李治还是有勇气去面对的。

萧瑀也明白崔信的想法,眯着眼睛,澹然道:“吾等早已登上朝廷的必杀名单,想要光耀各家门阀之祖业,唯有披荆斩棘、视死如归,谁若半途而废导致大业败亡,吾等必手刃之!”

都到了这个时候,谁想着半途而废、改弦更张,谁就是罪人,必人人得而诛之!

褚遂良瞅了一眼义愤填膺、忠贞不贰的萧瑀,没吭声。

若不是这位此前逼着他写下那样一份“效忠书”作为晋王失败之后以之谋身的“杀手锏”,那此刻他大抵是会相信萧瑀打算跟着晋王生死与共的……

崔信见到自己惹起众人疑心,忙解释道:“吾焉有此意?如今山东世家耗尽数百年积攒之家底,不遗余力的辅左晋王殿下成就大业,万万没有主动退却的道理。还请殿下放心,无论如何,山东世家都站在殿下身后,至死不渝。”

李治上前握着他的手,感慨道:“崔公的心思,本王亦能猜想一二,左右不过是稳妥为上,若事不可为便退出潼关,以山东世家为根基谋求卷土重来……但崔公也应知晓,行大事者最忌瞻前顾后、三心两意,若无破釜沉舟之决心,焉能逆天改命?此战当竭尽全力,不成功,便成仁。”

敲打也不能过头,否则令山东世家生出猜忌之心,那可就大事不妙。

眼下江南士族几乎废掉,全指望着山东世家与他生死与共……

军心不稳,是为大忌。

*****

霸水滚滚奔流,尉迟恭坐在霸水西岸的中军营帐内,看着刚刚送达的战报,一双浓眉紧蹙,心中忧虑。

晋王的想法是有道理的,所谓兵贵神速、事不宜迟,若右候卫能够彻底突破霸水防线,在晋王大军抵达之时可以合并一处突袭长安,会有更大可能引发关中局势之骤变。

只要局势有变,必然对晋王有利。

而一旦拖延下去延误战机,每过一日,朝廷的根基便稳妥一分,会跟着晋王搅乱风云的人更少……

可问题在于尉迟恭没有信心在不过多损失兵力的情况下突破霸水防线。

他将麾下右候卫视为自己权势、地位的倚仗,有这支军队在,晋王胜利之日便是他臻达军方第一人之时,即便晋王败亡,也可以凭借这支军队与朝廷讨价还价——左右都是你们兄弟之间争夺家产,咱们身为臣子不管支持谁,都算不上都帝国不忠。

会有很大的斡旋余地。

可一旦右候卫伤亡惨重,影响力大减,那么无论最终晋王是胜是败,他的权势、地位都将受到极大削减。而没有了军队的制约,朝廷那边想如何处置他都无需顾虑太多……

他投奔晋王,说到底不过是一场投机行为。

可谁为了投机而分尽全力、搭进去全部身家性命?

现在看着晋王的军令,他权衡利弊、考量得失,迟迟不能下定决心。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