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班主任是班级的公共玩具 猛撞H花液H深出轨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4:55 阅读:(171)



    从渤湾海鲜楼出来,方炎和乔小丽并肩走在人行道上。

乔小丽眉飞色舞道:“真解气,你在饭桌上说的那几句,把韩部长噎得半天接不上来话了。”

“是应该敲打敲打他,为了一己私利,差点把拍摄计划搁浅,这种干部,真不称职!”

见方炎情绪不高,乔小丽好奇问:“你怎么不说话?你不会认为是我故意安排你和齐总他们见面吧。”

方炎轻轻摇了摇头,“我没那么小心眼,今晚的偶遇是你们齐总的手笔,与你无关。”

“不过倒是一件好事情,有剧组免费宣传我们蓝桥市冬季雪景,这对于提高我们市的知名度大有帮助。”

乔小丽点头赞成,并说:“方炎,你越来越像一个政府部门的干部了。”

“怎么说?”

乔小丽回应道:“你的眼界和格局提升了,看事情角度变了,反正比我高了一大截儿。”

方炎感叹说:“可能与我接触的环境有关吧。”

路灯下的夜晚,寒风凛冽,却隐藏不住一对青年男女细长的人影。

两条人影越走越靠近,其中一只手轻轻挽住另一人的胳膊,身体缓缓靠了上去……

与此同时,厉元朗正接到妹妹叶卿柔打来的电话。

他告诉厉元朗,元旦前一天,水庆章会提前释放。

之所以选择在这一刻,是因为叶卿柔帮了忙。

原本水庆章释放日期是在元旦次日,也就是二号。

考虑到元旦放假三天,相关部门不上班,会影响到办理手续。

所以,叶卿柔找了关系,提前两天赶在本年最后一天,如此一来,水庆章还可以回家跨年。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天两天一眨眼过去。

可像水庆章这种关押四年的人,一小时一分钟都是煎熬。

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呼吸自由的味道了。

“妹子,你有心了。”厉元朗说道:“我会在那天赶到京城接他。你嫂子已经在楚中准备好住处,并把谷雨接来和他一起生活。”

“嫂子想得周到。”叶卿柔赞赏说:“谷雨在他身边,是对他最大的慰藉,也是希望。”

谈妥一些事情,厉元朗放下手机陷入沉思。

这些日子忙碌起来,和白晴通话次数变得不固定了。

原来的两三天视频一次,算起来也有将近一个星期没联系了。

厉元朗有种预感,白晴的情绪不高,似乎有什么事隐瞒。

问她也不说,这让厉元朗很是纳闷。

放下手机想了想,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还是算了,这个时间段,估计白晴已经睡下。

次日上班,见到方炎的时候,方炎便把电视剧组要在下城区拍摄外景的事情汇报给了厉元朗。

“还有这样好事?”厉元朗心中暗喜,叫来宣传部长唐夏,交办她们宣传部出面接洽,最好能借这个机会,好好宣传一下蓝桥市。

唐夏欣然接下这个任务,转身离去。

又过三天,蓝桥市代表大会在党校礼堂召开,会期四天。

这是厉元朗就任蓝桥市委书记以来,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

在这四天里,把他忙得不可开交。

参加开幕式以及分组讨论,着重谈了他对农业发展的设想。

并在闭幕式上的讲话中,再次提及这一点。

期间,北江省那边还传来消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郭子平竟然到北江上任,担任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

真没想到,郭子平外放的地方是北江省。

想到将来和他打交道,厉元朗心里五味杂陈,难以名状。

估计上面做出这样安排,大有郭子平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的意味。

代表大会结束,厉元朗给方炎一个任务,让他打听美嘉大酒店那边的情况。

他刚一上任,就听说这里经常有官员大吃大喝,至于有没有接受特殊服务,厉元朗还不掌握。

其实委派方炎是他不得已为之。目前在蓝桥市,厉元朗通过这段时间观察,纪委书记高明化和副市长孟宪新值得信任。

可毕竟时间短,厉元朗心里没底。

何况,调查干部这种事情,厉元朗不想让蓝桥本地官员参与。

关系盘根错节,谁知道表面上的配合,暗地里什么心思。

他是市委书记,没人明目张胆挑战他。

背后就不得而知了。

算起来,马上就要到元旦,厉元朗将在休息的三天中离开蓝桥。

一个是接水庆章,另一个也该去看看妻儿了。

把手头上的事情安顿妥当,厉元朗三十号下午从克齐市乘飞机飞往京城。

早在克齐机场候机的时候,厉元朗就接到廉明宇的电话,约他落地后派人接机。

他们两个人一般是在春节前后见面,这次提前,不知道廉明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果然,厉元朗乘坐的航班一降落,走出机场的他就被一辆黑色红旗车接走。

一路上,厉元朗独自一人坐在后座上,望着再也熟悉不过的京城夜景,他却有种莫名的紧张。

真是奇怪,按说他和廉明宇都是老熟人了,紧张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照例是那家在地图上显示不出来的地方。

廉明宇先他一步,已经坐在房间里品茶听音乐了。

见面后,廉明宇起身和他握了握手,“你刚一下飞机就把你接到这里来,不要见怪。”

“你我还用客气。”厉元朗斟满一杯茶,喝了一大口,频频点头赞叹:“好茶。”

“饿了吧,我让人这就上菜。”

廉明宇拍了拍巴掌,门外很快传来一阵脚步声,几名服务人员推着推车进来,将菜品一一摆上桌子。

四菜一汤,还有两壶酒。

照例一人一壶,自己倒自己的。

“明宇,你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厉元朗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问道。

廉明宇踌躇起来,好一阵子才悠悠说道:“元朗,你我相处好几年,关系融洽,但今天这件事我挺难开口。”

“到底什么事?”

“是我父亲和你岳父之间有些误会……”廉明宇观察厉元朗的表情,犹犹豫豫说:“这个误会我知道的并不全面,因为涉及到很高的层次,即使我这种身份,父亲也不告诉我。”

“我希望你见到你岳父的时候,能够开导他一下,不要执拗下去,这样不好……”

廉明宇完全是在斟酌着措辞,尽量避免生硬的词语。

凭借多年经验,即便廉明宇说的平淡,可厉元朗还是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岳父退下的这几年,和于劲峰一直处于良好的合作关系。

最为关键的是,于劲峰走马上任,岳父是支持的。

他并没有追问下去,就是问到底,廉明宇也不会说。

相信廉明宇压根知道具体原因,之所以卖这个关子,绝不是他不想告诉厉元朗。

而是把话说到一半,更能提现出这件事非同小可。

他的意思,就代表了于劲峰的想法。

借厉元朗之口劝说陆临松,这是廉明宇能做的渠道之一。

由于有了这么个插曲,这顿饭瞬间变得索然无味。

接下来廉明宇谈论厉元朗在蓝桥的工作,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

好不容易熬到这顿饭结束,厉元朗找好酒店住下,迫不及待的给白晴打去电话。

这次没用视频,厉元朗觉得专门通话能说得清楚和透彻。

白晴听到厉元朗这个问题后,并未展现出来惊讶语气,“老公,这段时间一直没怎么和你联系,是因为爸爸住过一次院,心脏和血压都不好,最主要的是情绪低沉,愁容满面。目前已经出院,正在家中休养……”

厉元朗不悦的打断,并质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拿我当外人?”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