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姐姐的秘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2:15 阅读:(160)



    .....

无尽的虚空海中,一条巨大无比的天河横贯幽邃深寂的无边黑暗湍湍流动的能量形成了绚烂的光带给这充满无尽恐惧的黑暗带来了光明。

这条巨大的天河尽头,则是一片汪洋般的「巨湖」。

天河中湍流不息的能量最终皆汇入了此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不知多少年下来,这巨湖之中汇聚了不知多少天河能量,浩浩汤汤,一眼望去仿佛看不到边际一般湖」中更是光色斑斓,瑰丽得宛如幻境一般,壮观无比,也让人心折无比。

在这[虚空天湖]的「洼地」下游处,还有数条较小的天河蜿蜒九转,延绵向远方的虚空海,给黑暗虚空海带去了光明,也带去了生机。

而就在毗邻虚空天湖畔,修建着许多魔族建筑群,那些建筑群滚圆肚大,好似囤积着许多物资一般。

没错,这里是这一支魔族大军的后勤仓库之一,只不过这一座库房基地属于大型库房基地。

这庞大的仓库区周围,悬浮着座座魔族军营,一队队魔兵在营地中巡逻,警惕着一切风吹草动阻止和毁灭一切胆敢乱闯库房的存在。

此刻。

就在库房基地「不远处」。

虚空天湖中间,一处隐蔽扭曲的空间内。

穿着一身战甲的王璃慈手中拿着破碎而没有了能量的神皇令,看着眼前凝聚成实体的投影,双眸越睁越大,一副非常吃惊的模样。

这投影,这模样,王璃慈可真是太熟悉了。

「老苍!?」王璃慈眼里满是错「你你你,你怎么来了?不对,怎么是你?!

眼前人,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不样,可不就是「老苍」么?

刚刚凝聚成形的苍平神皇却没在意她的惊讶和意外。早在送出神皇令的时候,他就知道神皇令一旦被使用,他的马甲也就捂不住了对此自然有心理准备。

何况,就算要解释,也得等危机解决之后。

「璃慈莫怕,到本,不,到我的身后来。」

他顾不得解释太多,先招呼了王璃慈一句,神念便如涟漪般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几乎是在呼吸之间,苍平神皇就通过神念观察清楚了周围环境眼神中的警惕之色也随之散去,转而换上了不解。

这是一个隐蔽的空间褶皱,好似处在某处天湖之中。

王璃慈的身边跟了一只毛色油光贼溜的灰色大老鼠,还有熟悉的蓝宛儿、蚁无愁,和不太熟悉的王缨璇等人。

同时,空间褶皱之中还藏着-支精锐军队,他们个个气息彪悍不俗,为首的那位更是一尊实力已经达到大罗圣尊后期的蛮巨人。

这是......岗巴碟·石锤?蛮巨人石锤部的族长老大?

「璃慈,你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竟然把我给召唤了过来。」苍平神皇神色狐疑地看着王璃慈。

有一支蛮巨人精锐护着,璃慈压根就没有危险,那她为何要捏碎神皇令?

「老苍,你还是先说说看,为什么我捏碎这块令牌,会把你给招了过来?」王璃慈看他的眼神中也透着狐疑。

几百年过去,她仍是那副娇憨的模样,岁月几乎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就连战场上的残酷和肃杀都仿佛没能影响到她的心态。

只是因为常年待在战场上,她身上的战甲早已痕迹斑驳,这才让人真正感觉到了几分战场的残酷和肃杀。

她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杏仁眼:「我听岗巴碟族长说,我这块令牌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神皇令牌,捏碎后能召唤来神皇投影!老苍啊我记得你也是姓轩辕,莫非是神阙那老东西的子孙后代之一?

最近

被你家老祖宗夺魂重生了不成?

「噗!

苍平神皇好悬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

神阙那老东西,不,他堂堂苍平神皇有那么邪恶吗?

他当即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事情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就是苍平神皇。

仿佛是为了佐证一般,他还特地抬头挺胸了一下,以凸显自己的威严和气势。

「吓?」王璃慈被吓得不轻,上下左右狐疑地看着苍平神皇,「老苍,你逗我呢?就你?苍平神皇?

就在苍平神皇还待分辩几句时在旁边等着的王缨璇有些不耐烦了。

她一把拉住了王璃慈,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行了行了,你管他是老苍还是苍老呢,反正咱们这次,就是为了找个炮灰诱饵。

几百年过去,王缨璇的容貌同样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副英姿飒爽的少女将军模样,惟有那一身凛冽战意,就好似经过了风雨霜刀的淬炼一般,变得愈发凛冽,愈发逼人。

「啥?」

这句话,倒是把苍平神皇吓得不轻。

这是开玩笑的吧?

他堂堂苍平神皇的神皇令是何等珍贵?那可是他留给璃慈保命用的东西,居然用这个召唤他来当炮灰?

有那么一瞬间,苍平神皇很有些揍人的冲动。

「缨璇,你别吓到老苍。」王璃慈拍了拍缨璇肩膀道,「老苍向来胆子小,你把他吓跑了怎么办?

说着,她重新看向了苍平神皇脸上笑眯眯的:「老苍啊,其实咱们就是在执行一个小任务,没什么太大难度。

我不信。没什么难度你何必把本皇给召过来?」苍平神皇连连摇头,「炮灰这种事情,你们想都别想。本皇这是有意识降临,一旦投影损失掉,本体也是会受很大影响的,说不定会神魂受创。」

说完,他又狐疑着补充道「还有璃慈,你还没告诉我呢,这是什么鬼地方?本皇的意识降临时感觉距离十分遥远,差点就降临失败了。

好像叫什么[永宁天湖]是灭世魔军的后方基地。」王璃慈解释说道。

「呃.....永宁天湖!?「苍平神皇脸色都发苦了,「王璃慈,你莫不是在逗本皇开心?这永宁天湖是虚空海大战场的魔族大后方,距离前线非常遥远不说,周围更是有许多魔族的根据地,守卫极其森严。

你们怎么可能通过层层叠叠的魔族守军关卡,一路抵达大后方?

「这是缨璇的主意。「王璃慈解释道,「她说一直干一些不痛不痒的活,看着两支大军不断的对峙消耗,也分不出个胜负,实在难受还不如玩一票大的,率领精锐来个大穿插战术,把魔族大军的大后方给掏了。

「王缨璇!原来这是你的鬼主意。」苍平神皇眼睛瞪向了王缨璇。

这个少女他当然见过,最近数百年他也是时常在奏报上见到她的名字。

在虚空海战场上,王缨璇一开始还只是小打小闹,带领着小股队伍四处骚扰敌军,策应主力军团。

这样的战斗体现不出她真正的水平,但她一点都不在意,依旧在战场上冲杀得不亦乐乎,每一个战术任务都完成得十分出类拔萃。因为身具非同一般的战略眼光,她甚至偶尔还能帮主将查个漏,补个缺。

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凭着功劳,她在军中越来越有威望她能指挥的蛮巨人部军队也就越来越多,立下的功劳也越来越多。

就在一百五十年前,她和王璃慈,以及蛮巨人部一起立下了一桩泼天大功。使用的是「诱敌深入」的计谋,最终和友军配合着灭掉了灭世大统领麾下的一位魔主!

这使得

王缨璇女战神的名头愈发响亮,哪怕是放眼整个虚空海战场我方阵营中,也属于一号人物了。

在东霞军方的正式名录之中她的授衔已然达到了军团长级别绝对算得上是一位大人物了。

苍平神皇还听说,虚空海战场总元帅姬太昌,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平天神王,也是极为看好王缨璇有意要收她做心腹来培养。

「这可不是什么鬼主意。」王璇一听苍平神皇这语气就不干了振振有词地反驳道,「咱们东霞神朝和灭世大统领干架干了那么久虽然的确守住了领土,可消耗却越来越大,连很多部族的军饷都快发不出来了,

时间长了,士气难免越来越弱。

「正所谓富则火力覆盖,穷则战术穿插。咱们如今财政捉紧,玩不起火力覆盖,也只有靠着这种战场大穿插术,才能扭转不利局面了。而我王缨璇,正是最擅长穿插战术的指挥官。」

本皇承认,你的话确有几分道理。但......」苍平神皇狐疑地看着她,「你真不是因为立功心切,想要靠着奇袭立功来晋升你的战争仙经?「

他早已经听说过,王缨璇拥有的宝典法则极为奇特,对她个人战斗力提升不多,但是对打仗极为有用,且可吸收战场胜利后的「胜利之光」不断提升品质。

王缨璇把这种「胜利之光」叫做「经验值」。

这些年来,王缨璇就是凭借不断的胜利将原本只是接近高级的[战争宝典]一路提升到了半步仙经后来又靠着一场灭掉了一支魔主大军的大胜利,竟硬生生的将战争宝典升级成了[战争仙经]。

这还真是一部很奇特的宝典古今往来也不多见,他第一次听说时,也很是意外了一阵,是以印象很是深刻。

「想要提升仙经,的确是我的愿望。」王缨璇叹息说,「舞自从晋升成为仙经后,升级就变得非常缓慢,靠着那些小打小闹的胜利恐怕到我老死都晋升不了圣图。我感觉只有真正的大捷,只有一些辉煌的胜利,

才能催动战争仙经向圣图迈进。

苍平神皇翻了个白眼。

本皇就知道,这定是王缨璇的主意。

兹事体大,他赶紧询问清楚了备种细节。

果不其然,这是王缨璇一众的私自行动,连战场总元帅平天神王都被蒙在鼓里。

她率领一小股精英,靠着战争仙经协助完成了一次大穿插,一路从无尽虚空海中穿梭而来,历经了很大的风险才终于成功抵达了魔族大军的大后方。

听完之后,苍平神皇也被震惊到了:「你们当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虚空暗海中进行超远距离大穿梭,难道就不怕迷失了方向,永远被困在虚空暗海中吗?

正常在虚空海中航行,都是顺着天河走,这样既快速也不容易迷失方向。

若是硬要从黑暗深邃的虚空海中直接穿梭,不是不行,但那是要冒巨大风险的。

一则,虚空海浩淼广阔,没有天河的地方鲜少有人踏足,也就没有特别靠谱的虚空海图可以作为参考,很容易迷失方向。

二则,不是经常有人通行的虚空海地段,很容易遇到难以预测的风险,能量潮汐、虚空海风暴,不可预知的怪物,甚至是直接掉进虚空海漩涡中被卷到不知哪里去,都是有可能的。

其难度,不亚于地球人类航海早期时,在没有清晰且明确的航海图作为依照的情况下,直接横渡大西洋,绝对算得上是一次壮举。

也是因此,东霞神朝各大圣朝和中土,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靠着各种天河进行链接和迁徙,偶尔出现需要穿梭一大段虚空海的情况,也是久经探索的熟地,一般不会冒失地乱闯。

毕竟,现有的航道都是先辈们吃了很多苦,

并付出了很多牺牲作为代价才探索出来的。

「安心啦~」王缨璇拍了拍苍平神皇的肩膀,一脸「你太大惊小怪了」的表情,「有本姑娘和璃慈在穿梭区区虚空暗海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我们不是一直待在虚空海中也经常会潜入魔族势力范围内的天河内部。

老苍,你也别太担心,我们这不是已经过来了么?」

老苍.....呵呵!

苍平神皇嘴角一抽。

他现在其实也已经知道了,璇和璃慈,还有道宫那个「声名鹊起」的王宝光,以及救了赢灵竹的王宝圣等,都是出身自神武王氏。

他是真的十分好奇,究竟是个什么样奇葩的家族,才能培养出如此众多的「奇才」来?

不过事已至此,来都来了,总不能啥也不干就这么回去。

苍平神皇勉强打起了精神「既然你们都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穿插到了敌军后方,有没有什么战术打击目标?」

「有!」王缨璇双眼放光道,「璃慈和渣渣鼠探查到了情报,这个魔族基地之中,刚运来一大批军用物资和补给,数量非常多,足够灭世大统领部千年之用。我们决定掏了它。

她们已经事先确定过了,魔族大后方的诸多基地之中,就数这个基地战略位置最为重要,基地中储存的物资也是数量最多,级别最高的。

「好!」苍平神皇一听这话也来了精神,「一旦成功,这可是不世功业啊~」

他作为神皇,乃是整个东霞神朝的定海神针,平日里也不好随便跑来虚空海战场指手画脚。

但如今他是被召唤过来的投影若是能配合着立下惊天大功,那他这个苍平神皇的威望也会暴增,未来说话就更有分量了,姬老元帅也不敢随意和他拿乔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个大后方基地不知为何竟然集结了三个魔主,以及它们部分军队。」王缨璇眼神微微有些凝重。

三个魔主?这不应该啊。」苍平神皇也是疑惑不解,「我们人族部队从未打到过[永宁天湖],这里对魔族来说,属于几万年都不会有战争的安全之地。安排三个魔主在此坐镇,着实有些浪费资源。

「可能是路过休整的魔主。」王缨璇眼神凌厉,「但是不管如何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由于多出来的两位魔主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导致我们人手不足,因此,我才让璃慈尝试着将神皇投影

召过来配合作战。老苍,你愿意配合我们吗?」

「没问题,本皇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却也是知晓大局之人。」苍平神皇肃然道,「既然璇你已经有了计划,就按照你的计划走。要我怎么做你直说就是。

谁知说到了距离的计划,王缨璇反而犹豫了起来:「这个.....还是让璃慈来说吧,璃慈和你关系近点。

她说着就往后一缩,把王璃慈推到了前排。

就在苍平神皇心下奇怪时,王璃慈已经笑眯眯地跟他解释起来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缨璇会率领蛮巨人族精英和岗巴碟大叔,起奇袭后勤基地后方的补给线,来个调虎离山之计。

「而我和本部人马、我的云海师尊,以及老苍你,咱们这支人数极少的超级精锐便趁机潜入基地仓库,大肆掠夺资源。但是考虑到资源太多,咱们无法全部带走,因此咱们临走前还要毁掉剩余资源。

这个计划听着很有道理。

苍平神皇也是连连点头,只是还有些地方没想明白:「璃慈,我有个小问题。可供灭世大统领使用千年的军需粮草,那可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量,一个两个仓库可是装不下的,而这仓库区如此之大,

仓库和仓库之间又间隔如此之远。你如何确保走的时候能毁灭

剩余物资?」

我们来之前就考虑到了这点,因此,嘤璇趁着去拜见姬老元帅,聆听教诲的机会带了渣渣鼠从咱们军队总部偷了一枚[混沌灭世珠]。」说着,王璃慈没心没肺的掏出了[混沌灭世珠]。

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里面散逸了出来。

苍平神皇身躯一紧,被吓得这具投影都哆嗦了一下。

「收起来,快收起来!」他连忙摆手示意王璃慈收起来,脸上带着几分后怕和震惊,「王璃慈,你们疯了不成,连姬老元帅的灭世珠都敢偷?那可是大军的底牌之一,非常珍贵和稀少。

你们就不怕姬老元帅发现后对你们以军法处置吗?」

[混沌灭世珠]之所以叫这名字,就是因为它的爆炸威力能够席卷整个世界,一旦爆炸起来,那可就是真的毁天灭地,便是连圣尊级强者正面硬扛多半也得挂掉。

他苍平神皇要是本尊在此,倒是可以抵挡,可如今仅仅是一具投影,如何挡得住?

「底牌不就是用在最关键时刻么?」王璃慈笑呵呵地收起了混沌灭世珠。

「话虽如此,可用混沌灭世珠炸一笔物资,似乎也赚不到太多。苍平神皇飞速计算着性价比,有些心疼那枚混沌灭世珠。

这东西,都是老祖宗从仙盟逃难时带出来的,用一枚少一枚,价值是远在圣图之上的,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会轻易动用。

十万多年前,太初道宫还被盗窃了一枚混沌灭世珠,损失可谓是惨重。上一代太初道主当初还为此发了好大的一通火。

「光炸物资的确赚得有点少因此我们决定连三位魔主,部分军队,以及物资一起炸进去。」王璃慈这才说出了最终目的,「咱们将后勤基地和路过休整的两位魔族一起一锅端了。

这要是成功了,就赚大发了。苍平神皇连连领首。

可话音刚落,他就又有些疑惑了:「要想出击的魔主回防,并可以在短时间内牵制住他们,就必须要有一位强力人物留在库房中吸引火力,拖延时间.....莫非.

霎时间,苍平神皇的眼神都呆滞了。

原来如此啊~难怪,璃慈会捏碎神皇令将神皇投影招过来。只是璃慈多半没有想到,苍平神皇就是老苍」。

「老苍啊~」王璃慈睁着一双殷殷期待的大眼睛,拍着他肩膀鼓励说,「能完成这个任务者,要么是我师尊云海,要么是岗巴碟大叔。不过,他们毕竟都是活生生的人啊只有你,只是一具区区投影而已。

具区区投影?

苍平神皇都快要哭了。

什么叫区区一具投影?死了后,他的损失也是很大很大的!

璃慈啊璃慈,我老苍心中可是把你当女儿看待的,你却要我去当炮灰?

这是何其残忍?

......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