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家族乱入 厨房抱住岳的大屁股玉梅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9:25 阅读:(169)



    赤扈人在经过半年时间的准备之后,于今年春季在漠北召集忽勒里大会(部族大会)。

虽说据传在忽勒里大会上,赤扈诸部在大皇子阔撒与四皇子库思古继承汗位之事上有很大的争议,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传回,但预计不可能拖过这个夏季。

而赤扈内部为争夺汗位兵戎相见的可能性也不高。

这意味着赤扈骑兵主力很可能会在今年冬季重返河淮战场。

因此不管怎么说,包括楚山在内,大越都要尽一切可能在今年冬季之前剿平洞荆贼军,将视野重新转回到秦岭-淮河防线上去。

就目前南蔡招讨司以及荆南荆北制置司的筹备情况,今年冬季之前或重创或招抚洞荆贼军,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南蔡招讨司目前当然也可以按部就班先攻打老虎寨,然后将水步军主力于桑赤湖以南的临江地区进行集结,对盘踞于荆江以南、洞庭湖以西的贼军主力施以更强的军事压力,迫使其投降。

很可惜的是,朝廷到现在还没有松口同意将南阳、荆襄划入楚山。

倘若迫使以孙彦舟、胡荡舟为首的贼军主力都向葛伯奕为首的荆南制置司投降,接下来很可能会陷入朝廷暂时容忍楚山控制荆襄、却绝口不承认的僵局。

不想形成这个僵局,就要尽可能降低葛伯奕所能招抚的贼军规模,同时也是尽可能消除孙彦舟、胡荡舟等贼将接受招安之后的隐患,都需要楚山在荆江、洞庭湖打一场较大规模的胜仗。

史轸、徐武碛等人在长林大营停留了七天,除了总结检讨过去一年以来各项事务的得失,也深入讨论今年秋冬的防线部署。

七天后史轸、徐武碛、郭君判、范雍、潘成虎等人离开长林大营,周景则携带徐怀的手书赶往鹤穴。

鹤穴早年乃是白露湖与荆江之间的一片低洼地,每逢四五月份荆江水涨起来,会有一部分零零碎碎的沙地露出水面,仿佛群鹤在荆江与白露湖之间深处飞翔,因此而得名。

东洲寨去年年初进入临江地区修建的垸寨,主要分布于鹤穴附近。

秋冬之后,东洲寨一边着手修建大垸套堤,一边将总寨从狭仄的东洲岛迁到鹤穴以东,同时将之前流经鹤穴的一条溪河淘深挖宽,作为白露湖连同荆江的主水道使用。

新的总寨紧挨着鹤穴东堤而建,城墙夯土而筑,周四里,相比较旧寨大不了多少。

不过,除了总寨之外,东洲寨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在修建了上百座大小规模不等的垸寨,星罗棋布般分布于白露湖以南的临江地区。

东洲寨在南蔡招讨司的支持下,从去年十月还开始组织寨众,沿荆江、白露湖修造了总计长逾八十里的套堤,在白露湖以南建成第一座东西绵延二十四里、南北七八里到十四五里不等纵深的鹤穴大垸。

目前已经建成的垸寨约有半数落在鹤穴大垸之内。

鹤穴大垸以及外围开垦的垛田,虽说总计才七万余万亩,相对东洲寨此时所收容的总数超过十一万的寨众来说还少得可怜,但冬季播种下去的小麦等作物,此时已陆续进入收割季节,所带给寨众的喜悦之情是难以言溢的。

赤扈南侵以来,河淮等地大量民众被迫背井离乡、逃离家乡,但南下后却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数年间不知道多少人因饿病倒毙路侧,几乎每个人都在忍饥挨饿、颠沛流离中苦苦挣扎、煎熬,没有一个人不是瘦骨嶙峋、不是衣衫褴褛。

即便东洲寨后期每月能从南蔡招讨司得到一部分钱粮资助,但也是有限度的,绝大多数人每日都只能得一两碗混搅野菜蒸煮的稀粥裹腹。

此时大家看到有真正生存下去的希望,怎么能不激动?

“楚山志在驱逐胡虏、收复中原,周景此次奉靖胜侯军令而来,也是邀请诸位当家加入楚山一起为驱逐胡虏出力,而非给诸位请功赏爵,还请诸位当家谅解。靖胜侯所能承诺的,一是诸位以往为迫生计所为诸事,情有可缘,一概既往不咎,二是诸位有统兵治吏之能,楚山也会一视同仁择贤能而用,不会与其他楚山将吏加以区别,更不会妄加猜忌、打压。楚山绝大多数将吏,包括我周景在内,出身都很低微,甚至出身草莽者都不在少数,能有今日微名,无非刀口舔血而已,相信诸位当家加入楚山之后,也不会觉得低人一头,”

鹤穴总寨的聚义厅里,周景看着蒋昂、江雄、张聪、赵善、刘福金等首领以及从去年冬季就加入东洲寨的姜平等人跻跻一堂,说道,

“诸位当家,谁要是还有不同的想法,还请开诚布公说出来……”

蒋昂振声说道:“徐侯但有什么吩咐,还请周参军一并示下,我等怎会不相从?谁他娘敢有什么意见,老子一刀剁了他!”

“是啊,徐侯但有什么吩咐,还请周参军示下!”

江雄、张聪等人都早已经把自己当作楚山人了,这时候皆出声要周景直接吩咐。

东洲寨从去年秋冬以来扩张了近两倍,基本上都是吸附周边的流民势力,也有七八名声望高、能力强、掌握流民规模较大的流民首领跻身东洲寨当家之列。

虽说他们对接受楚山收编早有心理预期,但万万没有想过什么条件都没有谈,特别是周景此时明确表态不会让他们单独成军,这就要直接听从楚山的号令行事?

不过,东洲寨一直以为都是蒋昂、江雄、张聪等人主导,见他们都已经毫不犹豫的表态了,其他流民首领出身的当家内心再震惊,此时也只能纷纷表示附从。

“东洲寨辖区即刻新设东鹤、西鹤两都巡检司,以张雄、江聪为都巡检使,执掌修造、屯垦、守戍、口籍等事——原东洲寨人马即刻整编为天雄军后军第六、第七厢及南蔡水军第三厢,以蒋昂、姜平、刘福金担任都指挥使、都虞侯。三厢水步军人马暂时都编入鹤穴大营统一管辖,以蒋昂、姜平为正副统制,赵善以参军事兼领马步军院,宣行行营军纪,我也会暂时留在鹤穴担任参议军事一职……”

徐怀计划在白露湖周边新置一县,但朝廷还没有松口,只能在长林之外,再另设东鹤、西鹤都巡检司署理水利、屯垦、守戍及民籍等事。

除了长林都巡检司外,东鹤、西鹤都巡检司之下还要设立七八座巡检司,包括鹤穴大营三厢人马的指挥使、都将、队率等中下层军吏,除了大部分选用流民、水寨首领外,也有一部分是一年多为协助东洲寨修造垸寨、垸堤的工师以及姜平带过来的将校。

总体上过渡期一切还是以稳定为主。

而过去这么长时间,军情司对东洲寨的流民、水寨首领的情况也都有很深的了解,至少能保证收编后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异动。

“……诸位倘若对靖胜侯所令皆无异议,靖胜侯今夜将进驻鹤穴大营亲自指挥对赤山寨的作战;此时还请诸位军侯、军使绝对保密,切不可泄漏半点消息出去!”周景又说道。

“什么,徐侯要亲自到鹤穴来指挥对赤山寨作战?我是听岔了?”蒋昂对接受楚山收编毫无异议,但也没有此时接受收编,徐怀夜里就要直接从北岸的长林大营直接赶到鹤穴来,指挥对赤山寨的作战,震惊的盯着周景,都怀疑是自己听岔了。

“蒋军侯,你没有听岔?”周景说道,“顺利的话,争取后天一早对赤山弯发动强攻……”

…………

…………

军情司工作做得再到位,但也只能确保蒋昂、江雄、张聪等首领不出什么问题,但没有办法将东洲寨十一万寨众的底细都摸得一清二楚。

此时也很难想象孙彦舟、胡荡舟没有往东洲寨塞一个钉子、没有往东洲寨塞一个眼线。

因此对赤山寨的作战,关键在于快,在于迅雷不及掩耳,要确保孙彦舟、胡荡舟等在安排在东洲寨的眼线、暗桩来不及将消息传出去,就已经对赤山湾发动突袭。

因此在得知蒋昂等人已经接受收编的消息,徐怀便不顾众人的阻拦,午后就在数十侍卫的护卫,直接乘坐这个月按照原计划渡湖的运粮船赶往鹤穴,与蒋昂等人见面。

蒋昂等人对下面也没有直接宣布改旗易帜之事,午后将主要军吏都召集过来想着先试探一番,散布风声做一个铺垫,将抵触情绪强烈的人调离或控制起来。

蒋昂在聚义厅得知徐怀已经乘运粮船赶过来,身边仅有二三十名侍卫相随,也是大吃一惊。

在周景、姜平等人的安排下,调动一队信得过的人马对聚义厅附近进行封锁,蒋昂等人也坐在聚义厅等候,由姜平带人将徐怀秘密迎进聚义厅。

看到徐怀身穿一袭青衫,闲庭信步似的走进聚义厅,蒋昂、江雄、张聪等人这时候真正的心悦诚服,也感受到徐怀对他们真正信任。

其他流民首领午前听周景宣布改旗易帜之事,震惊之余,心里还有很多的担忧。

他们担忧周景嘴里说得再好,但等他们整编进楚山之后,真正会有怎样的前途却又很难预料。

此时看到靖胜侯徐怀就在二三十名侍卫保护下,几乎可以说孤身赶到鹤穴来,心里最大的那一块担忧也悄然瓦解。

众人在蒋昂的带领下,在聚义厅里一起给徐怀行礼。

“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以后也是为御胡虏并肩作战的袍泽,无需拘礼,”徐怀在聚义厅居中而坐,示意蒋昂等人都坐下来说话,

“周景过来告诉大家,说我准备对赤山寨出手,大家都大吃一惊了吧?是不是觉得我下手有些狠辣了?”

“岂敢,岂敢?”蒋昂断然不会承认他有这样的想法,连忙摆手道,“胡荡舟那孙子太不过道,之前就想吞并东洲寨,末将有机会也要搞他们一搞!”

徐怀笑着说道:

“不需要太多的顾忌,心里有什么想法,不要不敢说出来。之前虏王遇刺身亡,其骑兵主力都收缩到燕山、阴山一线,河淮较为平静,给我们喘息之机,但今年冬季,河淮局势就会再度紧张起来,已经没有时间再容我们慢悠悠的喘气了。抛开这点不谈,洞荆动荡不休的局势再继续拖延下去,今年秋冬会有多少民众饿死水泽之间,相信诸位比我都要清楚。而胡荡舟暗中与胡虏勾结之事,相信蒋军候早有确证。为避免赤山湾那么多的寨众受胡荡舟等一小撮人裹挟、蒙骗,敦促其在冬天之前投降,还是有必要狠狠打上一下。你们或许觉得此战或许会令许多无辜者、受蒙蔽的人丧命。不过,倘若杀一人而活十人,你们会做怎样的选择?我这些年率领楚山健锐拼死战于沙场之上,身边无数袍泽倒在血泊,楚山军卒也有怯敌畏战、弃袍泽不顾者,我执行军法也从不留情——这些人是不是都可以说是因我而死?我又如何能一次又一次心志不移的率领兵马走上战场?无他,无非是我坚信我们拼死作战,是为了拯救更多的黎庶苍生,避免更多人罹难于兵戈。此乃以战止战、以杀止杀也。我在楚山也一贯强调,对待袍泽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赤山寨等兵马只要一日不投降,就始终是楚山的敌人,无论用计还是杀戮,都无需留情。以往东洲寨与你蒋军侯是楚山的敌人,我用计也是不择手段,赵善、刘福金二人,都是我安排到你身边的,但今日大家皆为袍泽,我希望你们也不要因为过往心存间隙,要视彼此如手足……”

“……”蒋昂诧异的看向赵善、刘福金……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