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后入式动态图 把她日出好多水好爽太紧了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05:10 阅读:(153)



    李昂全神贯注感应着墨丝分身传回的讯息,那座神庙的顶端区域已经被岩洞上方的落石砸毁,只剩残垣断壁,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战斗痕迹或者死亡尸首。

而在神庙最中心处,则是一座格外广阔的石室。室内的四面墙壁上,分别临摹着一副壁画。

第一幅壁画,是成百上千用简陋线条勾勒出的小人,他们尖叫哭泣,神色绝望,像是在恐惧着什么,纷纷跪于广袤大地之上,拜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尖塔。

或者说,是在跪拜尖塔顶端的男子。

男子身形魁梧,面庞隐没于兜帽之下,他双臂张开,右手中拿着染血的黄金刀刃,面前的石床上躺着一个被开膛破肚的年轻贵族。

之所以说是贵族,因为开膛破肚者身上穿着华贵的洁白服饰,领口佩戴着镶嵌金玉的蛇形饰品,与尖塔下方服饰简陋的万千平民对比鲜明。

诡异的是,明明是被杀死献祭,年轻贵族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反而坦然微笑,像是做出了什么丰功伟绩而心满意足。

在献祭者与被献祭者的头顶上方,则是一片青色天空。

其中描绘着两颗庞大的血红竖童,仿佛魔鬼在窥探人间。

“这壁画...是在表达什么?”

李昂眉头不自觉地皱起,从人牲的原始野蛮行为来看,壁画所描绘的年代极其久远,至少在春秋战国之前。通过献祭人牲,安抚鬼神,祭祀祖先。

但是画中人物的服饰风格,却与中原地区明显不同。而且献祭的不是战俘是贵族。

他耐着性子看向第二幅壁画。

第二幅壁画上,兜帽男子依旧存在。

他站在悬崖之上,伸着手臂,像是在训斥着什么。

而在悬崖下方,万千平民拿着工具,挖掘泥土,一些穿着贵族服饰的人悬于空中,

这些人挥着手臂,比出种种手势,阻挡挖掘进程的硕大岩石便破裂开来,化为更小的碎石,被放到了明显是妖兽的巨型驮兽所载着的车子上。

“修士?”

李昂大为惊愕,画中贵族的动作,像极了学宫典籍中描绘的、殷商时期的原始术法。

不,甚至还要更加古老。

李昂注意到一些贵族手中,拿着人类头骨,很像是在召唤先祖之灵,以获得超凡脱俗的力量。

“如果真是这样,壁画描绘的年代,甚至要比殷商时期更加古老...”

李昂眉头紧锁地看向第三幅壁画,只见画上是一座深入地下的、倒置的通天塔结构建筑。

每一层塔里,都生活着许多不同服饰、不同阶层的小人。

和之前的两幅壁画一样,平民小人线条简陋,服饰低劣,贵族线条细腻,服饰华丽,面部表情更多。

所有人都是一副惊恐不安表情,抬头仰望着通天塔上方。

在地表之上的天空中,裂开了一道巨大缝隙,黑色光线从中倾泻而出,

动物,妖魔,人类,所有生灵都倒伏于地,尽数死绝。

第四幅壁画上,同样是深入地下的通天塔,只是这次天空裂隙与黑色光线全部不见,

所有栖息于地下的小人都来到了荒芜地表,载歌载舞地庆祝着新生。

以上便是四幅壁画内容,而在壁画中间布满灰尘的空地上,残留着一些脚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李昂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心底疑惑万千。

九幽绝对是片不毛之地,比离渊还要荒芜许多,恐怕只有某些极端古菌,能依靠地底热泉喷出的浓烟生存下去。

拥有修士、能够修造地下通天塔的文明,无疑是先进的。他们为什么要费力深入地底,在九幽暗河修造这么一座神庙?

“从壁画内容来看,很像是古老文明的某位先知,通过一场祭祀,发出了魔鬼窥探人间的预言。

这个文明对预言内容深信不疑,发动举国之力,向下挖掘,修造了通天塔。不知多少年后,末日预期而至,地表生灵惨遭灭绝,

而一直栖息在地底的古代文明,则返回地上,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

李昂放下手臂,认真思考道:“拥有修士、能在九幽暗河中,建造这么一座庞大神庙的文明,也许愚昧,但绝对不弱小。

他们得多信任先知,多恐惧末日预言,才要倾尽力量,躲入地下...

难不成,他们是司幽人?”

司幽人是一支极端神秘的部落,传说他们就生活在地下暗河当中,极少与地表文明往来。

除了寥寥几次发生在两晋之前、难辨真伪的目击记录以外,

就只有一些意外漂到地表河流的、记载了晦涩文字的鱼骨,也许能证明他们的存在。

此前李昂在被鸦九半挟持半逼迫,进入地下鬼市的时候,就曾间接接触过司幽文明——

当时的释醒僧留下石板,声称自己已经预见了将要遭受死劫,遂用净念宗秘法,将大部分记忆清除,剩余记忆分为三分,放在三个不同地点,等待释醒僧自己醒了之后,利用苦境莲取回。

三个地点的位置,就是用蛇形司幽文字书写的。

那块石板现在还被李昂藏匿在长安城东的洞窟里——东君楼关于司幽文字的样本太少,根本无法解读,

李昂当时又不可能找东君楼查证,自找麻烦,因此就搁置了那块石板,没有再顺着线索追查下去。

现在已知,复活后记忆全失的释醒僧,已经加入了昭冥,如果他们也在追查司幽族踪迹的话...

李昂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离开太医署,乘坐马车匆匆前往学宫。

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将情报告知给山长。

马车颠簸,李昂沿途抽空查看了下海鳗情况——不止是命大还是幸运,那条海鳗费劲千辛万苦深入九幽,发现地下神庙,查探一番获取情报后,沿着暗河逆流而上,成功抵达了“有信号”区域,将所有情报传回,

并且现在还没死,正缠在钟乳石柱上奄奄一息。

李昂大为感动,立刻沿着定位坐标,让其他海洋生物前去支援,支援方式就是将自己投喂给海鳗。

至于鳗鱼本身...这么优秀的员工自然要嘉奖。

本着只要永不死就往死里用的原则,李昂决定分出更多墨丝份额,强化这条海鳗,让它回到暗河继续探索。

优秀的年轻人就该接受历练嘛。

不多时李昂便抵达了学宫,他没有去找留守学宫、职权最大的奚阳羽,而是直接去了东君楼,找到了傀儡机仆阿提,严肃说道:“我有重要情报要告知山长,你帮我联系下。”

山长他老人家经常失踪不见,短则几天,长则数月,包括祭酒与司业在内,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压根联系不上他。

怎么看也不像个普通傀儡机仆的阿提,是最有可能在紧急情况下联系到山长的“人”。

“不行。”

正推着小推车打扫着东君楼的阿提平静地瞥了李昂一眼,澹澹道:“我没有职权。”

是没有职权而不是没有能力,李昂注意到了这句话的重点,加重了语气,认真道:“真的很重要。”

阿提停下脚步,空洞深邃的目光死死盯着李昂,突然说道:“如果你能通过狻猊炉试炼的话,也许就有权限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试炼?

李昂眼角一抽,他受到的考验远要比寻常学宫行巡严苛许多,不仅要完胜狻猊炉制造出来的、巡云境高阶对手的虚影,自己身上还不能有任何伤势,哪怕被蹭到一下都算失败。

似乎是看出了李昂心中所想,阿提再次推动小推车,沿着走廊前行,平静道:“优秀的年轻人就该接受历练嘛。”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