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视频 第一天就破了英语课代表的膜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9:15 阅读:(59)



    “这都已经是你最优选的计划了,你还在担心她不上套?”宁王殿下一皱眉,看看吴清若,又看看代王爷,“现在的小崽子都这么难搞的吗?”

“现在的小崽子难搞不难搞,我是不知道的。”吴清若轻轻叹了口气,“但完颜家的人难搞是真的,他们家可是没几个善茬儿的。”

“皇伯父说的没错。”沉茶点点头,“完颜萍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更是集合了完颜家所有的缺点,所有的问题,不仅多疑、猜忌心重,而且还有我刚才说的,瞻前顾后,什么便宜都想占、什么亏都不想吃的毛病。但凡出点什么事儿,得且研究呢,先看看是不是有人故意在骗自己,再招来自己的心腹,听听心腹们的意见,从里面选出完全对自己有利的,揉在一起,制定一个新的,演练几次,确定对自己完全无害,才会真正的去实施。”

“她……”宁王殿下吞了一口口水,“这么谨小慎微呢?”

“这也是完颜家的优良品格,不是吗?”薛瑞天一挑眉,冷笑了一声,“他们做什么不都是这样吗?哦,除了打仗,完颜家的人领兵,除了完颜萍为首的几个大将还是稍微有点脑子的,其他的不都是靠着自己那一身横肉乱冲乱撞的?”

“那人家也是靠着那一身横肉纵横了好些年,你不能不承认,那些年他们虽然不熟悉兵法,但也赢了我们,是不是?”宋珏拍拍薛瑞天的肩膀,“咱们说话呢,也要实事求是的。大夏人身体状况既不如金人、也不如辽人,这是事实,对吧?人家吃的是什么,咱们吃的又是什么?这种比法只能让自己心塞,好在后来他们的横肉也不管用了,开始跟我们玩计谋了。不过……”他朝着沉茶笑了笑,“这玩计谋就是我们的专长了,自然不会让别人比下去,对吧?”

“可不是,要不然我们元帅和大将军也不能在别人那儿落一个心眼太多的恶名,是不是?”薛瑞天朝着沉昊林、沉茶挤挤眼睛,“不过,说实话,我们在边关的这些人,不单单是我们几个,各个边关的将帅都是一样的,外面的名声都不怎么好。”他一边说一边看向吴清若,“鹰王爷,是吧?”

“确实。”吴清若微微点头,“我们的名声确实是都不怎么好,那些人打不过我们,就说我们诡计多端,打得过我们呢,就说我们是弱鸡、不禁打的。”

“没错,这就是他们说的话。”薛瑞天哼哼了两声,看看沉昊林、沉茶,又看看身边的宋其云、夏久,轻轻叹了口气,“你们是不知道,我和昊林第一次出现在战场,就是对战金国,那个时候,完颜家还没有长脑子的,都是一身横肉的家伙,看我们俩的眼神那叫一个轻蔑,那意思就是又来了两个弱鸡。”

“竟然有这回事?”宋珏抓着薛瑞天的胳膊,“连你们都……你们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说这个有什么用?”薛瑞天一挑眉,“战场上嘛,又不是比谁委屈的,对吧?还是要靠实力的,不是吗?我们那一仗可是打出了名声,那几个横肉胖子开始是怎么嘲笑我们的,我们就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的,不止如此,最后可是被我们挂在营地门口的栅栏上示众的。”

“做得好!”宋珏鼓掌,“就应该对他们这样,让他们还敢小瞧我们。”

“这你就说错了。”薛瑞天翻了个白眼,“我父母、还有沉伯父、沉伯母相继过世之后,昊林和我担起了沉家军的重责,担起了守护这座边城的责任,无论是辽人,还是金人,都对我们虎视眈眈的,一次又一次的来打击我们,我们不也都是扛下来了吗?所以,我们俩的恶名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传出去的,说我们心思狡诈,专门要设陷阱害他们!”

“呸!”宋珏狠狠的呸了一口,“他们哪儿来的脸?要不是他们自己主动的来打扰我们平静的生活,我们也不用吃饱了撑的去算计他们吧?真是给脸不要脸。”

“他们以为,嘉平关城换了年轻一辈,就比之前好攻多了,在我们这里踢了铁板之后,倒也是消停了一阵子,没有头铁的一昧进攻。等他们觉得休养生息的差不多了,又来挑衅的时候,我们新添了一位大将。”薛瑞天看向沉茶,“他们万万想不到,新来的将军比我们更会玩心眼。”

“输惨了吧?”

“可不是!”薛瑞天翻了个白眼,“你是没听到当时他们说的话有多难听,比你们想的难听的多,我就不详细说了。但你们也知道小茶的脾气,当面不算帐,背后就会算总帐的,这些一身横肉的家伙被她耍的团团转,让他们就算是输,也输的精疲力尽的。”

“从那天开始,她基本上就没有输过,无论过程多艰难,受了多少伤,都坚持下来了。所以……”宋其云轻笑了一声,“那些被她打听的家伙怕她,被昊林哥哥和小天哥哥打疼的家伙也怕他们,要不然,也不至于这边关隔一段时间就要清理一下人口,那帮家伙在战场上搞不定、赢不了,就要在背后搞小动作。”他翻了个白眼,刚想要说什么,就看到沉昊林、沉茶和薛瑞天同时朝着自己摇摇头,就连宋珏和白萌也暗示自己不要继续往下说,他停了一下,明白他们是不想让长辈们知道他们被刺杀的事情,轻轻点了下头,朝着看过来的三位长辈笑道,“皇伯父和两位王叔是不知道,每年光是从我手里过的探子就有多少,无论金,还是辽,抓一批又来了一批,真的是一点都不肯放松。也就是这大半年,我们跟耶律家的那两个兄弟谈起了合作,互惠互利,他们才很少往我们这里派人来了。”

“原来是这样。”宁王殿下和吴清若、代王爷交换了一个眼神,“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没有啊!”宋其云摆摆手,“抓探子有什么好瞒的!”

“是吗?”吴清若看看沉昊林、沉茶,又看看薛瑞天,再回来看看沉昊林、沉茶,“你们三个里面,是不是有人最近半年遇刺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