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早就想在公司要了你 按在阳台上疯狂的进入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8:40 阅读:(86)



    “冬!冬!冬!”

惊天动地的皮鼓声敲响,八万游牧骑兵发动了,万马奔腾,大地在颤抖,扯起漫天尘土,俨如山崩地裂,又仿佛万丈海啸,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向西军大阵杀来

这是游牧骑兵最强大的优势,以一种仿佛可以撼天的力量冲击敌军,给敌军强大的心理压力,一旦敌军抵挡不住这样的强大冲击,就会全面溃败。

如果遇到腐朽的北宋军队,很可能会出现他们所期待的一幕,就像富平大战,二十万宋军崩溃,就会争先恐后逃命,一败涂地。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身经百战的西军,是六十万西军中最精锐的队伍,他们也是天下最强大的汉人军队,内心仿佛铁铸,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乱,三万弓弩一起上前,举起了神臂弩,在他们身后是六万长矛步兵,而骑兵只有三万人,当然,刘琼还率领三万骑兵埋伏在敌军身后,等待时机出击。

铺天盖地的骑兵越来越近,漫天的尘土遮天蔽日,大军距离西军只有三百步了,西军忽然鼓声大作,第一轮一万支弩失腾空而去,如暴风骤雨般射向奔腾中的骑兵。

骑兵虽然没有盾牌,却骑术高超,纷纷侧身躲在战马下面,但西军的弩失太密集,还是有无数战马和士兵被弩失射中,翻滚在地上,随即被后面的战马踩踏成肉泥。

紧接着西军的第二排弩失和第三排弩失射出,随即第二轮又开始,短短两百步距离,西军便发射了六万支弩失,游牧骑兵也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八千骑兵被弩失射中,落地身亡。

这时,敌军已经杀到八十步外,三万西军弩手迅速撤退,隐入大阵之中。

在弩兵身后是九千重甲步兵,他们身穿重铠,手执精钢打制的三尖两刃刀,可噼可刺,三尖两刃刀长达一丈八寸,他们蹲在地上,刀柄顶着大地,刀尖呈六十度斜角,他们的任务是顶住敌军的第一波冲击。

七万余大军奔腾杀来,越来越近,已到五十步外,他们也看见了前方的刀林,不加思索在奔跑中放箭,箭失如雨点一般射在重甲步兵身上,却射不透铠甲,箭失纷纷落地。

重甲步兵的铠甲来自女真铁浮屠骑兵,陈庆摒弃了沉重的马甲,而将骑兵重甲改为步兵重甲,普通弓弩射不透,只有西军的重型神臂弩在百步内可以射透,这也是金兵铁浮屠将宋军杀得落花流水的主要原因。

九千重甲步兵纹丝不动,没有一人被箭失射倒,游牧骑兵已经奔到二十步外,已经能清晰看见他们因为万分恐惧而扭曲的脸庞,此时,他们已经身不由己,无法停住战马,一旦停止就会被后面强大的冲击力量撞翻、踩踏。

在一片凄厉的惨叫声中,游牧骑兵冲进了西军大阵,锋利的三尖两刃刺穿了战马和骑兵的身体,数千人马倒地,紧接着重甲步兵站起身,挥舞三尖两刃刀噼砍冲上来的敌军骑兵,在他们身后出现一万投掷手,也就是刚才的弩手,三万弩手除了保留一万人外,其余两万人化身为长矛手和投掷手。

投掷手奋力将一万支精钢投入敌军人群中,杀伤威力极大,无数骑兵和战马被锋利的短矛刺穿了身体,紧接着第二轮、第三轮精钢短矛投出,冲在最前面的一万余骑兵遭遇连续打击,几乎全军覆灭,西军阵前堆积了大量肉障,强大的骑兵冲击波终于缓和下来。

“呜——”西军大营中号角声吹响,这是变阵的命令,士兵奔跑中变阵,三万骑兵杀出,挡住了后面杀来的敌军,三座西军方阵迅速变成了圆阵,最外圈是重甲步兵,第二层和第三层都是长矛步兵,后面是弩兵、投掷手和战车。

重甲步兵并不是一直都在外层,会随时和里面的长矛手轮换,以保持士兵的体力。

这种铁桶阵有三大好处,第一便是减缓对敌军的犀利杀戮,给了敌军聚散的余地,从而使他们不会轻易撤退,敌军最后惊觉撤退时,往往已经伤亡惨重,属于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战术。

第二大好处就是能大大降低西军的伤亡人数,铁桶保护着弓弩手和投掷手,也保护着里面的战车,这也是西军经历了无数次实战后才渐渐摸索出来的一套对付骑兵的有效战术。

第三大好处则是步兵能集体的力量对付骑兵,这是千年后步兵实战总结,步兵对付骑兵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结方阵,以集体的力量来对付骑兵,铁桶大阵也同样是遵行这个原则。

但西军的铁桶阵还有很多特色,尤其是战车的使用是一个巨大创新,四十五架战车藏匿在大阵内,它们已经掀开了车盖,露出了里面的重型投石机,可将八斤中的木桶火雷投掷到百步外。

“呜——”号角声再次吹响,西军骑兵如潮水般撤退,露出了三个巨型铁桶大阵,伤亡惨重的游牧骑兵压力顿减,长长松了口气,他们化整为零,分解成各自的小部落军队,也不管中军、左右军之分,分解成十三支军队进攻西军大阵。

这也是必然的,铁桶阵是防御大阵,对进攻方非常轻松,但就像最强大的防御是进攻一样,有时候最犀利的进攻也是防御。

十三支骑兵围住着三座铁桶大阵不断发动攻势,企图撕开西军防线,但迎接他们的却是铁拳一般的回击。

‘彭!彭!彭!’

投石机发出巨大的声响,将一枚枚木桶火雷投向敌军人群,火雷在敌群中爆炸,虽然冲击威力不大,但数千支淬毒铁钉四溅,方圆十几丈的骑兵无一幸免,尤其是战马,铁钉射进了战马体内,这一招非常阴毒,毒钉入体暂时不会出现什么症状,但最多半个时辰后,毒性发作,战马就会摔倒在地,无法再奔跑,失去战马的骑兵只能束手被屠。

木桶火雷声音响亮,但杀伤力不大,真正威胁敌军骑兵的是弩箭,弩箭从大阵中射出,十分精准,令敌军骑兵防不胜防,不断有骑兵中箭落马。

以此同时,还有投掷手的精钢短矛,一轮短矛投出就有数百人被杀死,让游牧骑兵心惊肉跳。

双方激战了一个时辰,游牧骑兵已经伤亡过半,尔罕终于发现不对劲了,竟然不知不觉伤亡过半,这简直太可怕了,一般伤亡三成他们就必须撤退,现在居然伤亡过半,还没有知觉。

尔罕找到了斛沙虎,大喊道:“王爷,我们伤亡已过半,不能再打下去,必须撤退了!”

这时,贵山也奔来道:“蒙兀部伤亡已超过六成,恳请王爷下令撤退!”

斛沙虎也看出了西军的绵里藏针,这样下去,他们会伤亡殆尽,他当即下令道:“传令全军撤退!”

“呜——呜——”

撤军的号角声终于吹响,精疲力尽的游牧骑兵如潮水撤退了,他们都是三板斧战术,前面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可一旦顶住他们进攻,进入胶着状态后,游牧骑兵的斗志就会迅速消退,士气开始低迷。

此时他们斗志都已消亡殆尽,听到撤退的号角声,人人调转马头逃跑,陈庆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当即下令道:“骑兵出击!”

“冬!冬!冬!”

进攻的战鼓声敲响,一直在后面养精蓄锐的三万骑兵奔腾杀出,游牧骑兵无心恋战,大败而逃,逃出还不到三里,前面刘琼的三万骑兵杀出来了,两支骑兵前后夹击。

数万游牧骑兵完全崩溃了,四散奔逃,被杀得哭爹喊娘,到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很多骑兵的战马中了毒钉,恶果显现,战马摔倒抽搐,动弹不得,它们身上的骑兵被奔驰而过西军砍掉了脑袋。

这一战,八万骑兵,最后逃脱者不足万人,七万游牧骑兵惨死在丰州战场。

陈庆随即命令刘琼三万骑兵杀进丰州,剿灭丰州的后勤部落。

得到消息的女真一万骑兵仓促逃走,丢下数万牧民和上千万只羊无人保护,沦为了西军囊中之物。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