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老熟女肥臀av老熟女a片 一天接了8个客人肿了的样子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18 12:27 阅读:(64)

“没错!尸魂界的人不就是为了应付这帮家伙才来现世的吗?先交给他们处理吧!”
一旁的爱川罗武也劝说着想要冲出去迎战的黑崎一护,“井上小姐,你也来说说他啊!”
“哎?我?可是……我……”
被突然叫到的井上织姬有些不知所措。
“好啦,就让他去吧。”
好在一旁的平子真子似乎有其他的想法,出面说道。
“哈!?你在开玩笑么真子!这家伙现在……”
“行了,想要让他放弃,也得让他知道差距才行吧?”
平子真子抬手制止了众人的争吵,看着已经窜出去的黑崎一护的背影,面无表情的说着,“放心吧,我会负责压镇,不会让他死的。”
“那……那好吧……”
众人见平子真子如此坚持也不再阻拦。
而且对方说得似乎没错,要让一个人放弃,的确得首先让他知道差距才行。
虽然黑崎一护的确是勉强掌握了虚化的力量,可现在还远远没达到能够用来和这些破面作战的程度。
“嗨!死神,我正在找你呢。”
原本打算大闹一场逼出藏身于附近的死神的葛力姆乔见黑崎一护自己现身,面色凶狠的凝视着他,看上去心情极度暴躁,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
“这应该是我要说的话吧!?混蛋。”
黑崎一护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一手握着斩月,一手伸向额头,“我这就让你瞧瞧,这个月以来我究竟改变了多少!”
············
“!


“警报!”
“有反应!”
尸魂界十二番队监测局里突然变得躁动起来。
“检测到灵波反应,出现了!是破面!”
“限定解除呢?别又像上次那样,面对破面如果在限定状态下,他们根本对付不了!”
“我知道!所以已经提前报备过了!已经获得限定解除许可!”
“好!出现目标的情报呢!?是什么颜色的反应!?”
“是红色!最高警戒!是‘十刃’!没错了!”
“——”
气氛一瞬间变得寂静,随后又是一阵暴动。
“可恶,各就各位!动作快!通知各位队长随时准备支援!”
“明白!”
“各队听令!紧急情况!空座町北部出现‘十刃’级别破面反应!数量四!正与日番谷队长交战!”
“!
!”
离开尸魂界的穿界门前,朽木露琪亚停住了脚步。
“抱歉,麻烦帮我改变坐标!去现世!动作要快!其他队长估计也会很快赶来!”
“额……是!”
负责管理穿界门的死神微微愣了愣,朽木露琪亚已经得到了离开尸魂界的许可,现在只不过是改一下目的地坐标而已,他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且也正如对方所言的一样,刚才的紧急通知他也听到了,估计支援的命令很快就会下来,也确实应该准备好通往现世的穿界门了。
很快,左边更换完毕,当穿界门一打开,朽木露琪亚便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一路上她的额头冷汗直冒。
这样的袭击来得太过突然了。
不是说按照涅队长的推测崩玉应该要等到冬天才能苏醒嘛?为什么这么快就会有‘十刃’级别的破面出现!?
············
呼——
漆黑的灵压散开,‘卍解’过后的黑崎一护的身形在半空中显现。
“哼!”
看见这样散发着诡异灵压的身影,葛力姆乔冷哼一声,“这是‘卍解’?怎么感觉和之前的气息又有区别了,你是怎么搞的?不过无所谓了,你忘记了吗?你的卍解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我看你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你胸口处的痕迹,正式被我这样‘卍解’过后的招式斩出来的!”
黑崎一护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破面,“我倒是才奇怪呢……你的手臂,没有能够恢复么?”
“啧。”
一提这件事儿葛力姆乔就来气,“你是白痴吗?被烧掉的手臂那什么来复原!?真以为虚的恢复力已经强大到能够无中生有的地步了么……不过无所谓,对付你这样的废物,一只手就足够了!两只手反而有些多余!”
“是吗?那看起来我好像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黑崎一护脸上浮现出不爽的神色,身上的灵力开始翻涌。
“你最好这样!要是你不想死的话!”葛力姆乔脸上同样有些不爽,“谁需要对手的同情啊!果然是个愚蠢的人类!”
话音落下他身上的灵力同样开始升腾,两股强大的灵压在半空中碰撞,一时间难分胜负。
感受着对方身上灵压带来的压力,葛力姆乔终于明白眼前这个臭小子现在的卍解和之前有什么区别了,是味道,虚的味道,更加浓郁了!
黑崎一护的手抚在额头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死死锁定着眼前的葛力姆乔。
他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
虽然接受了假面军团众人的训练,但是以他现在的程度能够维持虚化的时间也仅仅只有十一秒而已,不过无所谓,他有信心在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结束战斗。这是新获得的力量带给他的自信。
“接招吧。”
话音落下,黑白相间的狰狞面具在黑崎一护脸上浮现,空洞中的眼睛透着让人感到灵魂颤抖的目光。
这双眼睛里无喜无悲,只有仿佛能吞噬人魂的恐怖杀意。
“这……这是什么东西!?”
见黑崎一护此刻的状态,葛力姆乔有些疑惑。
这个家伙不是死神么?身上有虚的气味已经很奇怪了,居然还能变成虚的样子!?
“抱歉啊!我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说明!”
黑崎一护一边说着身形一边动了起来,以葛力姆乔的眼睛难以捕捉的速度急速接近。
长刀上的漆黑灵压仿佛在是在流淌一般,刀锋无声的划过空气,似乎一切都无法再成为阻力。
“铛——”
刀剑争鸣之声仅仅在须臾之间响起。
“唔……”
葛力姆乔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这一刀,额头开始冒出冷汗。
感受着刀刃上传来的恐怖力量,他脸上的神色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漆黑的长刀像是山岳一般压过来让他不得不后退,恐怖的压制力甚至让他无法将其弹开或者脱离对方斩击的轨迹。
危险!
在如此近距离之下,葛力姆乔分明感觉到了危险。
但即便感觉到了也无法闪避!
黑崎一护的攻击并没有结束,而是才刚开始!
漆黑的灵压像是要溢出了一般将眼前同样漆黑的刀刃包裹,这种熟悉的感觉让葛力姆乔感到很熟悉,没错,是曾经在他胸口留下伤痕的那一招!
“月牙——天冲!”
黑崎一护咆孝声,声音仿佛能够贯彻灵魂。
狰狞面具之下的眼睛如同金刚怒相。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他只有这一刀的机会,因此拼尽全力。
“!

葛力姆乔想要闪避,但这样斩击过后几乎无缝衔接的剑压根本无从闪避,两柄刀明明还在角力,而恐怖的漆黑灵压已经升腾,瞬间便将近在迟尺的他完全淹没。
············
“卡——”
碎裂的声音响起,冰屑漫天纷飞。
“哈哈哈哈——”
嘲笑般的狂笑声从牙密口中传出,他蔑视一般俯视着眼前仿佛幼稚孩童一般的少年使出的招数,“这算什么?队长!?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哼……”
日番谷冬狮郎没有反驳,只是冷哼一声再次拉开距离。
现在的他还没有使用‘卍解’。
因为他想要看看自己与所谓‘十刃’之间的差距,虽然对方只是排名末尾的十刃但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他战斗的数据将会作为宝贵的情报,为接下来冬天可能爆发的决战做准备。
不过在简单的试探之后,他感到了一丝压力。
事情远比他想像中糟糕。
他现在已经是限定接触的状态,如果换做之前遇见的NO.11的孝龙,他有信心这个状态下哪怕只是始解也能将其击败,可现在面对眼前的这个破面却完全被压制。不‘卍解’看样子是毫无胜算了……
但是能解放力量的不仅是自己,对面也同样拥有这样的手段。
唯一的胜算似乎只有卍解之后速战速决,在对方来轻敌的情况下让对方来不及解放斩魄刀就结束战斗!
而且……光是他自己战胜眼前这个破面是不够的……
来到现世的可是有四只破面啊……
另一边面对露比的几人也陷入了僵局之中。
砰——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打击声,绫濑川弓亲的身形倒飞而出。
他是被拍飞的。
露比像是在玩耍一般悠闲,完全没有要拔出自己身上的刀刃的意思。
“我说,一对一你们根本就没有胜算,还不明白么?”
“少啰嗦,吵死了!”
绫濑川弓亲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用斩魄刀支撑着身体再次起身。
“害,你也劝劝他啊,不然我真的要杀了他了哦?”
见眼前的人如此不依不饶,露比有些无奈的问着一旁观战的斑目一角。
“我没兴趣二打一,少瞧不起人了,破面。”
斑目一角面无表情的回应着,他们十一番队的人,从没有什么合力作战的说法。
实在不行准备队葬吧,反正这家伙之前也是这么安排自己的。
“是吗?你们这些死神没想到也真是无情呢。”露比无奈的耸耸肩,“真是麻烦,一群又菜又爱玩的家伙……”
说着,他像是不想继续玩儿下去了,扭头看向正在和日番谷冬狮郎‘玩耍’的牙密。
“喂,牙密,不如你对付的那小子也交给我吧?反正他也不是你的目标。”
“你说什么?那我怎么办?”
“你就等下次吧?这些家伙实在是太无聊了,干脆让我一并解决掉我们去找新的目标吧?趁着乌尔奇奥拉还没搞定他那边……说不定能找到你想杀的家伙哦~”
“那……好吧。”
牙密无奈的点头,谁让这家伙阶位比他高呢?
而且这家伙说的没错,比起眼前这个看上去不怎么样的毛头小子,他的确更想去找之前遇见的那帮家伙报一臂之仇。
············
“我不是说过不行么?我们的力气消耗太多啦!而且你还没学会在空中建立立足点吧?怎么和那些破面打啊!?”
浦原商店的地下修炼场中,阿散井恋次制止了想要去帮忙的茶渡泰虎。
茶渡泰虎毕竟是个人类,这个世界的人类因为肉体的束缚对灵力的操控和感知存在着先天劣势,井上织姬和那些灭却师完全是个例外,至少茶渡泰虎对灵力的操控完全不够看,虽然气势看上去恐怖,但要他精密的在自己每一步脚下凝聚落脚点还是太过勉强了。
他们当然也感觉到了破面的灵压。
但这时候他们正在没日没夜的修行,此刻的状态都不太好,想要去和那帮破面战斗太过勉强了。
至少阿散井恋次觉得自己这样的状态过去完全是去送死,毫无胜算。
不过他身边这个大块头似乎认为问题不是很大,跳跃力和恐怖的身体素质能够弥补这些不足,只要在需要的时候凝聚落脚点改变发力的方向就可以了。
这听上去好像很合理,但实际上很蠢。
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弥补技巧的不足必须得是实力完全碾压对方的情况下才能赢的吧?
虽然有不太想承认,但如果单论力量的话,他现在已经不如眼前这个少年了,明明是个人类,却变态成这样,的确很让人匪夷所思。
短暂的对练当中,这小子从刚开始只能被动防御,到现在一拳过来让他都完全不敢硬接,进步可谓是神速。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至于能够完全碾压破面,而且还是比之前他遇见过的更强的破面!真正面对过破面的阿散井恋次无比清楚这一点。
“简直太鲁莽了。”
“没错啦,阿散井说得很对,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先休息吧。”
浦原喜助再次久违的拔出了他藏在手杖中的斩魄刀呵呵笑着,“还是让我去吧。”
“额……既然浦原先生这么说了……”
见浦原喜助准备动手,茶渡终于冷静下来。
要说此刻现世最强的战力,大概除了黑崎的老爸之外,这个男人也是其中之一吧?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