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高C了 边做饭边被躁我和邻居口述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18 10:00 阅读:(171)

顾三秋还在精神领域当中玩撑船游戏,行秋已经带着人外出,现在还不急着通知千岩军那边。
他们虽然人少,但是机动力却很强,其中还有一个不仅能飞,还能通过传送来去自如的空。
他们这次承担的任务首先是斥候,之后才需要正儿八经降妖除魔。
毕竟如果要对付大批量的魔物,千岩军那边才是真正的主战力。
十金会的小伙伴们再怎么能打,想要将整个璃月港周边囊括进来也挺困难的。
除非像是重云这种降魔世家的传人先行布控,和魔物们打阵地战,直接用摩拉把魔物们堆到死。
但似乎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行秋带着一批人武装到牙齿,相当严肃地离开璃月港准备去打一场硬仗。
然后不过三十分钟就回来了,关键是还臭着一张脸。
动静确实很大,但却用不着出手,所有的魔物都跟躲避瘟神一样缩了起来。
也就是说等同于自己白跑了一趟。
就算是有顾三秋的猜测在前,行秋还是忍不住对着天空比划了一下,也不知道三秋那家伙能不能看到。
“空,他真的说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很特殊?”
空下意识点了点头:“应该没错,不然的话这种事情应该用不上我,他直接过来告诉你们,或者说精神力向外一扫不就能知道个大概么。”
行秋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为什么不直接跟我传音?”
一道传音的事情,更不用说三秋家门口就有十金会的人守着,这不比让空传话来的方便一百倍。
空一怔,随后反应过来了。
“我那个时候在和一个很特殊的人站在一起,所以说三秋应该不是感应到了我,而是感应到了那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他身上的某种气息。”
“特殊的人?”
行秋皱眉,随后悄悄咪咪地凑近了空。
“他在外面的感情债难不成还找上门来了么,你认识那姑娘?”
行秋可是知道稻妻某个大老和自家兄弟算得上是莫逆之交,而且战斗可不是盖的。
如果真是那种级别的大老找上门来,也难怪三秋会装死避风头,其他理由的话或许还真不能在人家面前蒙混过关。
唯独这种提升实力的理由勉强过得去。
嗯,越想越有这个可能。
金毛:?
难怪三秋会放心让行秋管理十金会,这两人不愧是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
思维多少都沾点大病。
“不,那个人的身份其实更特殊一些,榜上有名。”
听到榜上有名四个字的时候行秋就明白了,搞了半天居然是个法外狂徒。
“切,居然不是他的感情债啊,无聊。”
至于什么法外狂徒进入璃月港的事情,行秋表示自己一点都不打算考虑。
金毛没有继续盯着人家就是最好的证明,更不用说那个封神榜在七星那边原模原样有一份。
这件事情就不是问题,或许说唯一的问题就是行秋觉得有些可惜,居然不是感情债上门。
自从他从头到尾了解了自家兄弟到处搞事的“战绩”之后,行秋就一直期待着那一幕。
虽然在此之后可能会被顾三秋清算,但是能够看完那场热闹就很值。
“那个榜上有名的是戴因斯雷布,想要进入层岩巨渊深处,我觉得这一点你还是得和七星那边说一下。”
空说道:“如果有什么璃月人才能了解的隐秘的话,保守起见不仅要告诉七星,就连仙人那边也得通知一下。”
“想进层岩巨渊深处,地下矿区往下的那种险地?”
行秋一秒正经了起来:“多谢,那我就先去忙了。”
今天是申鹤的生日,某个不讲武德的空巢老鸟把徒弟接回去过了。
徒弟入世修行颇有成效,原本担心自家孩子在山里把自己给憋出毛病的留云现在完全转了性子。
她现在开始闹小脾气了,因为徒弟回来的次数和待在山里的时间直接断崖式下跌。
像极了在家待久了担心孩子自闭,孩子出门玩又担心野惯了不顾家的矛盾父母。
十金会虽然干的不是什么正规企业的活计,但是员工福利这一项绝对是顶尖,关心下属这一点肯定是要到位的。
本来这种事情让三秋出马比较合适,但对方忙着的话也就只有自己来了。
“等一下,行秋。”
空叫住了行秋:“你不担心三秋现在的状况么,他很不对劲。”
“不好奇,也不担心。”
行秋笑道:“那二百五嘴里没一句真话,但是特别惜命,照他的话来说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能当家做主了,三秋肯定是舍不得死的。”
“我相信他。”
等到行秋离开,空抬头看着天空沉默不语。
派蒙揪了揪他的头发:“看你这个模样,难道是想要通过找三秋在哪里锻炼一下视力?”
“不是。”
空温柔地摸了摸派蒙的头发:“我是在想,当年我在稻妻的猜测是不是快成真了。”
“地脉的剧烈活动,按理来说三秋绝对不会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甚至会直接去找若陀前辈询问原因。”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反而是拜托我去传话,让其他人去做这件事情。”
派蒙没觉得哪里奇怪:“这很正常啊,就像是咱俩在冒险家协会一般都不接那种报酬不高的委托一样。”
空轻轻揪了揪派蒙的脸蛋:“不是我们接委托,是我。”
“哎呀,咱俩还分什么彼此对吧。”
派蒙脸都不红一下,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问题,空耿直的程度属实是有些恐怖。
不说得直接一点只会感动,或者说影响到自己,然后对方一点感觉都没有,也完全听不出话语当中的潜在含义。
这护甲也太厚了,自己也得赶紧进化出更高级别的破甲能力才行。
空在“进化”,派蒙也不是那个随便说一句话就会小脸爆红的应急食品了。
“对抗魔物的时候我也在帮你啊,我可是很多次都用元素符篆帮你守护后背了。”
“没错没错,派蒙最棒了。”
“那当然,我可是提瓦特最好的向导,还是你最好的伙伴!”
派蒙骄傲地挺起胸膛,相当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一句称赞。
空又一次抬头看向了天空,露出微笑。
三秋,你可不能就此沉寂停滞。
你把我当工具人,想要把我切了研究的仇我还没报呢。
怎么说,我也要把你当工具人利用几次才行啊。
愿力之海上,努力撑船的顾三秋莫名其妙地抖了一下。
倒也不是在愿力之海上面看到了什么有些劲爆的私房内容,那种玩意儿对于被行秋的各种操作洗礼过的他来说只能说习惯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少爷连自己为什么抖了一下都不知道。
某种源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顾三秋下意识揉了揉鼻子,思考了一下之后下意识顿时怀疑有人在说他的坏话。
在外面,感知仅限于像是莫娜那种对占星术造诣极高的人窥探他的命星,就像是有人拿着根棍子在戳你的痒处。
但是在愿力之海上就不一样了,任何来自精神层面的东西都会被放大,顾三秋的怀疑绝对不是无凭无据。
“难不成跋掣真的冒出来了?”
那也不对啊,愿力之海没有任何朝着惊慌失措的负面变动,证明现实当中的璃月还是风平浪静。
总不可能是谁有能力闯进家里,然后把自己的肉身一脚踢翻。
那样的话确实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反馈。
顾三秋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传说中的“阴河船夫”,专门收取特殊货币载活人前往地府的那种。
而且价钱死贵。
“摇啊摇,摇到奈何桥~”
奈何桥旁有孟婆,算个另类的外婆桥没毛病吧。
“一碗清汤渡前尘,半勺功德过轮回,莫嫌少来莫嫌贵。”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