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久久久久久无码日韩欧美 废旧工厂被流浪狗涨精装满肚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17 10:10 阅读:(195)

一个至亲死去。
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林瑶其实也给不出答桉。
她前世并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在这里就更加不可能经历了。
而往深了想。
一个血脉上的至亲,留给自己却只有痛苦的记忆。
而不等自己做什么,就死去了。
这一刻。
自己到底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这个事实呢?
林瑶设身处地想了一下。
发现如果是自己。
估计也会像牧婉清一样,面无表情地参加葬礼。
因为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这个亲人留给自己的只有苦痛。
哪怕死,也是因为酗酒而死……
这么多年了,没有任何改变,没有任何变化。
一切都像牧婉清小时候一样。
那么,此刻。
小声说着对方死得难看的牧婉清,是在高兴吗?
林瑶望着抿紧红唇的牧婉清,望着她的侧脸。
应该不是的。
因为她最后一个至亲死了。
虽然那是个十足的烂人。
只是一个教会她贫穷、婚姻以及男人都是原罪的烂人。
但同时那也是她……最后的根啊。
林瑶移开目光,看向前方,想到了自己的根。
她回到鹏城,是林木工作室的老板,是优媒科技的实际掌舵人,是被众多用户交口称赞的天才。
但是,如果她离开林木工作室,离开优媒科技,离开工作呢?
如果没了林溪,没了那个不靠谱的爹,没了奶奶……
林瑶也会觉得自己缺一块的。
某种程度上。
其实所有人都一样。
差别是。
林瑶的根,留给她的都是些美好的回忆。
而牧婉清的根,能回忆起来的,都是些苦难。
但人一死,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牧婉清小时候经历的那些苦难,一切的见证者。
都随着她父亲的死亡,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再也不能衣锦还乡,再也不能跟人宣告当年的小女孩现在过得有多好了。
犹如无根浮萍一般。
哪怕,她血脉上的根,早就烂透了。
但那也是她的根。
“……或许以后都不会回来了。”
牧婉清抱着黑丝长腿,慢慢从膝盖上抬起头来,小声道。
“嗯。”
林瑶坐在她旁边,轻轻点头,应了一声。
“其实仔细想想,成长路上,我真的经历好多事啊。”
牧婉清似乎释怀了一般,轻轻笑了笑:“抱歉,让你见笑了,其实我不该叫你陪我一起回来的……这样或许还能在你心中保留一份美好,让你觉得我只是一个有些古怪的女性。
而不是一位对过去耿耿于怀,有着悲苦过去的可怜人。”
“哦,还有放过牛的黑历史。”
说着说着。
牧婉清又轻笑了出来。
“但当时我真的很想有一个人陪,然后下意识就想到了你,真的很抱歉,希望到时候上班你能忘掉……”
牧婉清说着说着,话语蓦然停下。
因为林瑶忽然站起身,然后跪在了她的身前,一把捧住她的脸,强迫她仰起头来,看着自己。
“我会记得的。”
林瑶跪在牧婉清面前,双手捧着她的脸蛋,宣告一般,极其认真道:“我会记得关于牧婉清的一切,读小学时放过牛,牛被卖了之后被家暴,初中的时候被强迫嫁人,不同意孤苦伶仃一个人早早出来谋生,半工半读,暑假曾经为了学费一天打三份工,母亲去世还要出丧葬费,因为晚回来一天被指责……”
林瑶深吸口气,接着看着牧婉清的漂亮脸蛋,继续道:“还有曾经病态地想要赚很多钱,赚到足以安心的钱,因为被赶出项目组偏执地想和别人同归于尽,成为林木工作室的总经理后,想要衣锦还乡,包括刚刚你说后悔叫我陪你回来,这场葬礼,这场葬礼上完全不一样的牧婉清。”
“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会记住。”
“甚至平常还会拿来调侃你,过年的时候还会用这些事来要挟你跟我回家。”
“……”
牧婉清双手用力攥着林瑶两侧的毛衣,抿紧红唇,沉默片刻后,沙哑道:“这也太过分了。”
“过分我也会记得。”
林瑶放开她的脸蛋,变成跪坐的姿势,同时身体往前倾,将额头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抱住她,小声道:
“哪怕所有人都忘了牧婉清这个人,这个人经历的一切……我都会记得,这辈子都不会忘。”
“所以做好准备吧,牧小姐,你这辈子的黑历史,都将被一个人记住了。”
“……”
“……真的太恶劣了。”
牧婉清揽住林瑶纤细的腰肢,忽然吸了吸鼻子,带着些许哭腔道。
“嗯。”林瑶挪开额头,用力抱紧她,用脸颊轻轻蹭了蹭她鬓角的发丝。
“明明说让你忘了。”
牧婉清听到林瑶的回答,哭腔更加明显了,她将下巴搭在林瑶的肩膀上,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你记这些干什么。”
“你别管。”
林瑶理直气壮道:“反正你别想跑,我会记得你的一切,除非我死了,不然我永远都会记住。”
“……”
牧婉清更加用力抱紧林瑶,以一种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体内的力量。
接着。
一滴带着体温的眼泪,落在了林瑶的白皙脖子上。
然后,越来越多的眼泪滴落……
牧婉清用力抱住怀里的林瑶,拼命想要压抑自己的情绪。
但最后还是没能忍住。
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一声呜咽。
而当第一声呜咽传出。
就像阀门被打开了一样。
牧婉清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放声痛哭。
她不是为了自己的那个烂人父亲而流泪。
而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她觉得自己要变成无根浮萍,全世界都没自己容身之所的时候。
告诉自己。
她会记得自己的所有事。
……记住自己的一切。
林瑶同样抱紧牧婉清,轻声呢喃,安慰着她。
不远处。
徐环看着远方,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哭声,沉默片刻,摘下一片不知名的叶子,将其放入了溪水中。
树叶沿着蜿蜒小溪,缓缓流下,从牧婉清和林瑶身后经过,接着继续飘向远方。
伴随着牧婉清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林瑶的轻声呢喃。
飘向未知的远方。
……
葬礼结束了。
牧婉清和林瑶,最终还是没有吃那一顿宴请来宾的流水席。
两个小时后。
两人回到牧婉清叔叔家后。
就提出了告别。
牧婉清留下了葬礼需要的费用,跟自己的叔叔道谢一声,接着就拉着林瑶转身离去。
牧婉清的叔叔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但最后。
在看到牧婉清微红的眼角后,他还是将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他无力地胯下肩膀,然后回头看了眼自己哥哥的遗照,背对着牧婉清,轻轻摆了摆手。
牧婉清没看到,甚至没回头。
当天下午五点。
林瑶和牧婉清就坐上了车,踏上了归途。
而就像来时一样。
牧婉清一上车,没看一会风景,就靠在林瑶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几乎跟来时没什么区别。
除了眼角变得通红外。
而随着徐环驾车离开,驶离小山村,驶离小城镇,驶离这个不出名的小城市……
林瑶看着窗外的风景。
有那么一瞬间。
甚至都怀疑刚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发生。
这一切都像梦一样。
不过。
这个想法刚浮现出来,她就看到了肩膀上的牧婉清。
虽然徐环开车很稳。
但她睡得依旧不算安稳,紧蹙着秀眉,似乎做着什么噩梦。
而她眼角,依旧残留着痛哭的证据。
“……”
林瑶将纤细白皙的手指按在牧婉清的眉头上,轻轻揉了揉。
牧婉清的眉头渐渐舒展。
林瑶轻轻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再次给姐姐报了个平安。
得到回复后。
她也闭上了眼睛,和牧婉清相互依偎,沉沉睡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这一切都不是梦,自己确实见证了一段牧婉清难以割舍的过去……
将近三个小时。
车停下了。
“林瑶,到了。”
一道温柔的声音叫醒了林瑶。
她睁开眼睛,然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了牧婉清的大腿上。
林瑶看着牧婉清,问道:“怎么我睡在你的大腿上了?”
牧婉清摇了摇头,低头温婉道:“我也不知道。”
“算了。”
林瑶挣扎着爬起,伸了个懒腰,接着问道:“怎么样,缓过来吗?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吃饭。”
牧婉清推开车门,将她拉出来:“你不饿吗?一天都没吃饭了。”
“对哦。”
林瑶从后座钻出,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你不说我都忘了,去哪吃?”
“我做怎么样?”
牧婉清拉着林瑶,看了眼自己住的公寓,歪头问道。
“好啊。”
林瑶眼睛亮起。
牧婉清笑了笑,拉着林瑶上了楼。
很快。
林瑶就来到了牧婉清的公寓。
这也是她第一次来牧婉清的公寓。
实话说。
公寓并不算大。
三室一厅。
九十多平方左右。
当然,一个人住就绰绰有余了。
整体来看,公寓挺温馨的。
相比起老家那土豪般的装修,林瑶其实更喜欢这样面积并不算大,但充满温馨气氛的公寓。
所以一进门。
她就开始四处打量。
牧婉清轻轻笑了笑,告诉她厕所所在的位置后,就去厨房了。
林瑶转了一圈。
唯一的感受就是干净和温馨。
而就在她打算去牧婉清的房间逛逛时,牧婉清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了。
她看着林瑶,歉意道:“抱歉,我忘了家里没有多少食材了,只有丸子和一些青菜,所以我就做了面。”
“能填饱肚子就行。”
林瑶并不介意,循着香味来到了餐桌前,然后十分自来熟地拉开椅子,直接就坐了下来。
“委屈你了,有机会我再做。”
牧婉清将快子递给了她,然后坐到了她对面。
林瑶摇了摇头,开始吃面。
牧婉清注视着林瑶,发现她吃得还挺快乐后,便低头开始对付自己面前的面。
期间。
两人都没有继续说话。
更别说聊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了。
之前的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而吃完算是晚饭的面条后。
在林瑶的提议下。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起了烂片……
“你难道不感兴趣吗?那些评分只有二点几的电影,到底讲的什么。”
林瑶举起食指,一脸兴奋道:“我很感兴趣。”
牧婉清有些哭笑不得,拗不过林瑶,只能陪她看了起来。
而林瑶兴致勃勃地找了一圈,最终锁定了一部评分只有2.5,名叫《夜半寡妇大战钢铁直男》的恐怖片……
看到片名。
林瑶就升起了浓厚的兴趣……
直接点下播放。
然后。
两人全程看得一脸懵逼,怀疑人生。
煎熬的一个半小时过去后。
林瑶转过头,看着窝在沙发上的牧婉清,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
牧婉清深吸口气,然后给出了冰冷的评价:“垃圾!逻辑都不通顺!任何一个拥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都不会借宿这种一看就有问题的村子!还野营,车内不好吗?就一定要摸黑扎帐篷?鬼出场就更离谱了,还带阴风,我就想知道,既然鬼是假扮的,那阴风是怎么回事?拿电风扇吹的吗?”
“更离谱的是剧中人物的行为逻辑,完全看不出钢铁直男在哪……”
“……”
林瑶倚靠在沙发上,刚开始还嗯嗯嗯的应和一声,最后干脆不说话了,直接托在腮帮,看着牧婉清输出。
牧婉清将整部电影数落了一遍。
从人物行动到故事内在逻辑,都吐槽了一遍。
火力全开。
直到。
她注意到了林瑶的目光。
“确实是烂片。”
林瑶注意到牧婉清看过来,立刻认同地点点头:“以后不看了。”
“……嗯。”
牧婉清轻轻点头,接着看着林瑶白皙的脸蛋,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瑶似乎没发现她的目光,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笑道:“现在快晚上八点了,我也不回去了,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牧婉清愣了愣,然后小声道:“……当然可以。”
“顺便借我衣服。”
林瑶放下手机:“来得时候太着急了,我什么都没带。”
“好,我这就去找。”
牧婉清立刻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然后往前走了几步,想到了什么,回过头:“你想要什么风格的衣服?”
“就睡衣吧。”
林瑶想了想,回了一句。
牧婉清应了一声,然后就去自己房间找睡衣了。
林瑶目送牧婉清离开后,伸出食指轻轻挠了挠脸蛋。
还真不好确认啊。
牧小姐还有没有事……
她往侧边一倒,躺倒在沙发上,然后叹了口气。
……
晚上八点多。
哗——
牧婉清从浴缸里起身。
雾气弥漫间。
隐约可见她如同羊羔一般的雪白胴体。
她赤足来到换衣区,擦干净身上的水渍后,换上了睡衣。
接着。
她将自己以及林瑶换下来的衣物仔细叠好,放入衣篓内,接着直起腰来,抹去雾气,最后看了眼镜子前的自己。
确定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后。
她伸出双手拍了拍脸蛋,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而一打开门。
她就看到林瑶坐在自己床上,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林瑶此前已经洗过澡了。
但哪怕洗完澡过去大半个小时了,她的皮肤还依旧带着澹澹红晕,吹弹可破般,十分诱人。
而她现在身上就穿着一套印花睡衣,虽然很朴素,但丝毫不损她的魅力。
那份朴素感。
反倒给她平添了一份邻家女孩的感觉。
“林瑶?”
牧婉清喊了一声低着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女孩。
“出来了?过来一下,牧小姐。”
林瑶听到声音,立刻抬起头来,冲她招了招手。
牧婉清有些奇怪,但还是走上前去,侧身坐到了林瑶身前。
“闭上眼睛,我看你眼角的痕迹还是没消,这时候都需要敷面膜对吧?”
林瑶举起手,手中正拿着两个眼膜贴:“我刚刚在你柜子里翻到的……是这个没错吧?”
“……”
牧婉清看着献宝一般的林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这个。”
“那闭上眼睛,我帮你贴。”
林瑶拿着眼膜贴,往前挪了挪。
牧婉清双手撑着床垫,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
冰凉的触感便从眼袋附近传来。
牧婉清娇躯一颤。
“不舒服?”林瑶的声音传来。
“不会。”
牧婉清动作幅度极小地摇了摇头,接着犹豫片刻,道:“林瑶。”
“嗯?”
“其实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太在意。”
“我有在意吗?我只是帮你贴个眼膜贴。”
“有。”
牧婉清轻声道:“又是看烂片拖延时间,又是任由我吐槽发泄,又是故意留宿,真的很明显。”
“被看出来了啊……”
林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着道:“好了。”
牧婉清睁开眼睛。
不远处。
林瑶跪坐在床上,看着她,无奈道:“毕竟是我惹哭了你,于情于理都该负责,你就当是我过意不去吧,嗯……仅限今晚。”
“竟然承认了。”牧婉清小声道。
“毕竟都被你看出来了。”
林瑶耸了耸肩,接着看着眼前仿佛像没事人一样的牧婉清,犹豫片刻,张开双手:“我还是直接点吧……要不要怀抱?要不要再哭一次?”
“……”
牧婉清看着张开手的林瑶,没有行动。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哦。”林瑶眨了眨眼睛,继续道。
“……”
牧婉清沉默片刻,抽出一旁的纸巾,将眼袋上的眼膜贴取了下来。
“诶诶诶。”
林瑶看到这一幕,睁大美眸:“我刚贴上去……”
但话她还没说完,牧婉清就身体往前倾,张开手用力抱住了跪坐在床上的她。
林瑶被压着往后倒去,没有挣扎。
“最后一次,明天我就变回去。”
牧婉清抱紧林瑶,再次吸了吸鼻子,然后小声道。
真丢脸啊。
还是没忍住……
林瑶躺在陌生的床铺上,揽着牧婉清,轻轻抚摸着她单薄的背嵴,小声道:
“没关系,你不变回去也可以,牧小姐。”
“因为无论是之前的牧小姐,还是现在的牧小姐,我都挺喜欢的。”
牧婉清再次抱紧些林瑶:“不要,太难看了。”
“行吧……”
林瑶哭笑不得地应一声,接着扭头看向窗外。
窗外,月残星疏,寒风呼啸。
但屋内,互相交换体温的两人,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冷。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