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做完下面有液体流出来 男人J进女人J啪啪无遮挡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8:35 阅读:(81)



    当楚光发现100号避难所的通讯模块过载,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判断,这座避难所又发生了和79号避难所类似的情况—本该沉睡的墓穴中徘回着阴魂不散的亡魂。然而最后的结果却出乎了他的意料。根据玩家在论坛上交流的信息,信息模块的过载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人为原因,而是因为聚变堆点火导致生命监测模块重启唤醒了沉睡的人工智能,导致一个半世纪前终止的“穹顶自毁程序”继续读条。

所幸他的小玩家们机智地利用了那位“守墓人”为他们留下的线索,通过扩大生命监测传感器的判定范围,成功让AI管理者将避难所中的虫子们判定为避难所居民的后裔,从而终止了穹顶自毁程序。

剩下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只要将通讯模块修好,重新拿回管理者权限,再彻底清除掉数据库中“树人”与“工蚁”六十年博弈留下的屎山一样成堆的BUG,就能让那座避难所重新恢复正常。

经过两个世纪的时间,这座避难所已经

不适合作为铸造井,至少在处理掉里面的虫子之前,它需要继续作为避难所而存在。

在情况适合的时候,联盟会重新决定这座避难所的用途。

不过关于这座避难所,楚光的心中还留有一丝疑问。

除去以人的身份死在避难所里的那个叫克雷格的监督,另外110名将思维上传到电路板的居民去了哪?

他在避难所的数据库中并没有发现这110位居民的踪迹。

他们总不至于在将自己的思维上传到电路板之后,又凭空从避难所中消失了。

就在楚光思索着的时候,勐然间想起来他的玩家刚进入避难所时,小柒似乎提到过门口的终端机在2190年有访问过的记录。

2190年,便是废土纪元61年。

这一年正好是这座避难所的最后一位幸存者—那个叫克雷格的监督,生命特征在避难所中消失的时间点..

101号避难所。

时隔数日,楚光再次拜访了方法博士,而会面的地点还是之前他们接头的那个咖啡厅。

不过和上次不同的是,这座位于闹市一角的咖啡厅里几乎坐满了人,一直走到店深处靠近橱柜的角落,楚光才发现了向自己招手的方法。

“这边。”

走到方法博士的面前,楚光伸手拉开他座位正对面的椅子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

“谢谢你的密码,100号避难所的遗产对我们而言简直是雪中送炭,尤其是那个等离子体引擎。

听到楚光的感谢,方法博士微微笑了笑,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抿了一口,用愉快的口吻说道。

“是吗?很高兴能帮到你们,我想100号避难所的居民也会很欣慰,有人能替他们继续履行他们未完成的使命。

楚光轻轻叹了口气。

“我们试着凑足材料用那台黑箱生产了一台样机,并对生产的样机进行了拆卸,然而很遗憾,我们的工程师没法完全消化其中的技术,更是找不到黑箱之外的生产办法,只能围绕着那台样机和电池设计适合它们的飞行器。

方法博士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反而安慰了坐在面前的楚光一句。

“这很正常,以你们现在的条件想要自主生产那种东西无异于天方夜谭,你们缺的不只是技术本身,还有将技术变现的硬件条件,不必为无法完成的事情焦虑。黑箱是足够帮你们完成从“一无所有'到"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的过渡的,而你们要做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眼下的路。

说到这儿的时候,方法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用开玩笑的语气在后面补充了一句。

“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些黑箱直到最后对你们来说仍然是黑箱,它们从辅助工具变成了戒不掉的毒瘾。

“我会警惕那种事情发生。”

留下这句话的楚光稍作停顿片刻,食指贴在了左臂轻点了两下,很快一张全息界面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见楚光推到自己面前的全息图像,方法轻轻抬了下眉毛。

“这是?”

楚光言简意赅地说道。

“我们的居民在避难所中发现的不只是黑箱和管理者日志,还有关于“树、树人'以及工蚁们各自留下的记录,他们试着对100号避难所六十三年来的历史进行了整理。

事实上,他只是对玩家们在论坛上讨论的内容做了个复制粘贴,删掉了一些主观的评价,留下了相对客观的那部分。

方法饶有兴趣地伸出了食指,将那全息屏幕拖到了自己的面前,滑动食指翻了两页。

“......有趣。”

他抬头看向了楚光,用带着玩味的语气说道。

....所以到头来,在树人眼中宁可将自己变成虫子也要逃走的工蚁们,并不是真的将自己变成了虫子,也没有真的从避难所里逃走。甚至于那个在底层活到最后的可怜人,不惜将房子拆掉也要逃出去的愚昧的家伙,最后居然为了挽救他无比憎恨地避难所让虫子吃掉了自己。

“这也太讽刺了。”

“我想如果克雷格还活着的话肯定会啼笑皆非,搞不好还会嘲笑那个可怜虫—如果不是他们宁可将自己藏进冷库里也要毁掉避难所,100号避难所何至于会是现在的结果?一群卑微的虫子,就算在生命的尽头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也不够他们赎罪的!”

在说这儿的时候,他微微提高了音量,就好像不是在私密的谈话,而是说给坐在声

音嘈杂的咖啡厅里的某个人。

或者说读出某个人的心声。

楚光注意到,坐在他们附近不远处的某个人握紧了搁在桌上的拳头,又缓缓地松开了。

结合方法脸上那玩味的表情,楚光确信了心中猜测,这家伙是见过那个克雷格的。

通过门口的那台终端机。

思索片刻后,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倒是和你不同,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不管是树人还是工蚁,他们都是100号避难所的居民。他们之中一部分人为了权力,想要将避难所打造成永久的监狱,而另一部分人为了自由不惜毁掉整个避难所。

“他们在冲突中互相用上了最极端也最致命的手段,将原本是为保护他们而制定的规则变成了迫害自己人的工具,在我看来这才是他们最终走向毁灭的原因。

“事实上,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符合他们所处当下的规则的,无论是隐匿自己的生命特征触发穹顶自毁机制,还是利用程序上的BUG触发反应堆的过载切断电源。匪夷所思的是,没有一个人想着去把这些存在已久的安全隐患补上,而是当成核弹留着对付其他人。”

“一般来说避难所居民是不会集体钻进冷库的,聚变堆也是几乎不可能过载的,而他们把这些设计师未曾设想过的操作全做了一遍,造成的结果便是数以万计的死亡,和足足一个多世纪的停堆。

稍作停顿了片刻,看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的方法,楚光用闲聊的口吻继续说道。

“那个自称守墓人的家伙最后其实已经意识到了,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监督,本质都是避难所的一部分,树人并不是从不存在的树上下来的,正是从他们之中诞生。而他们的结局也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愚蠢,但所有人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我认为他在生命最后一刻的行为足以为他自己赎罪,404号避难所会接过他们手中的火把,带着他们的记忆,替他们继续前进下去,完成他们一时疏忽忘记的使命。”

说到这儿的时候,楚光的脸上颇有些遗憾。

虽然避难所保住了。

但这显然不是最完美的结局。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当然,如果那位一直活到了最后的树人先生,在生命尽头的废土纪元61年,

抽空去避难所的最底层再看一眼,花上几十分钟的时间了解完那里发生的事情,或许就不用等到一百多年后的我们来为他们的恩怨画上句号了。

答桉已经写下来了。

抄一遍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即使是在语言不通、需要借助翻译器的情况下,联盟的玩家们仍然靠着仅有的线索,连蒙带猜地读懂了那位活到最后的“工蚁”留下的遗言,并拿着他用生命做成的最后一把钥匙,关闭了那个可能会引发整个避难所崩溃的系统性错误。

就在这时,哽咽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邻桌传来。

“克雷格......那家伙绝对不会嘲笑他......如果他知道那个人都做了些什么的话。

那句话彷佛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

楚光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披着灰色夹克的男人背对着他们,双肩不住地抽动着。

不只是他一个人。其他人也是一样。

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从另一个方向飘来。

“我记得那个孩子......他是53年成为监

督,当时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他比任何人都爱着那里,我还记得他说过......等一切结束之后,他想在避难所里开个博物馆,和新人联的小伙子们讲以前的故事。

“可恶......那家伙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用我的身体?我都已经决定好要放弃肉体了!直接把我的拿去用不就好了!

原本热闹的咖啡厅不知何时已经没了先前那欢快的气氛,一张张脸上写满了茫然无措的失神、泣不成声的悲伤以及闭上双眼的悔恨。

看来正如他猜测的那样—

将思维上传到“伟大之树”中的110位居民并没有在100号避难所中长眠,而是在废土纪元61年被某个人带离了那座已经失去希望的避难所。

那个人正是方法。

为战后重建委员会技术部建立了完善的技术回收体系、并几乎奉献了自己一生的他,在废土纪元45年怀着失望离开了大裂谷,沿着与学院截然相反的道路去了南方。

101号避难所显然并不是他造访的第一座避难所,一百多年前留在100号避难所大门外终端机的访问记录就是他留下的!

对上了楚光询问的眼神,方法没有就此做任何解释,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咖啡,就像楚光刚进门时那样。

然后,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你觉得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局是什么?”

楚光思索了片刻说道。

“每一个零件都发挥它本来的作用。

方法:“什么意思?”

楚光言简意赅地说道。

“就是字面意思,“树'作为管理者,监督就是监督,居民就是居民。他们其实起了个还算不错的头,其他避难所的情况比他们的开局可能糟糕得多,然而他们在实操的时候完全偏离了最初的设想,距离树最近的居民成为了依附于树的树人,而距离树最远的居民甚至已经不再是人。

“各司其职幺,

你说的是最理想化的情况,但实际操作起来可能完全是另一回事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方法澹澹笑了笑说道,“就像战后重建委员会,不管你们信不信,它在当时就是最好的办法,从来没有这么多不同身份的人为同一件事情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的全部。如果没有它,这个星球可能已经'死掉'了。然而即便如此,它还是

第625章我们既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坏的只存在了45年。

楚光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知道,最坏的选择是最容易的,而最好的选择永远是最难的,所以我们不会成为他们。”

方法轻轻抬了下眉毛。

“那你们又是哪一种呢?”从咖啡桌前起身。

估摸着该离开了的楚光,看了一眼周围那些为昨日泣不成声的100号避难所遗民们,回答了方法的询问。

“我们介于两者之间。”

“既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坏的。”

100号避难所的发掘工作结束了,二十二个黑箱从避难所中陆续回收,随之一同运出来的还有大批的机械设备。

100号避难所留下了惊人的技术遗产,尤其是包括“鳖式”工程装甲在内的一系列施工设备,比起联盟目前通用的“KV”、“矿工”系列外骨骼更适合在复杂地形下施工,甚至可以完全无需脚手架等辅助设备,在近乎垂直的施工面上一边攀爬一边干活儿。

由于100号的监督们最初是打算在地

下过一辈子的,整个避难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创造力都聚焦在了“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和空间将避难所的环境改造得更宜居”这件事情上。

除此之外,就是那些叫嘎嘣的小家伙儿们了。

这东西的基因源头大概是金龟子,不过原来的DNA已经被改造得连它们亲妈都不认识了,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全新的物种来对待。

它们蜕下的壳是优质的几丁质原料,既可以用来生产插在外骨骼上的聚合材料防弹板,也可以用来生产碳基集成电路。

100号避难所的数据库中保存有关于这些几丁质材料的各项实验数据以及完整的工业运用方法。

根据那些资料,联盟可以直接把堆在避难所天井中的几丁质材料当矿石一样利用起来。

考虑到那里活跃着六百多万只虫子,那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概都会作为联盟的生物矿井而存在。

与此同时,对于“嘎嘣”的生态影响分析也在同步进行着。

根据联盟生物学家的判断,由于西洲市

特殊的生态环境,包括变异水黾、军舰虾、甚至裂爪蟹在内的一系列生物都是“嘎嘣”的天敌,因此这种生物并没有像死亡之爪一样扩散到西洲市外的废土上。

不过也正是因此,在恶劣环境中生存下来的“嘎嘣”,会比一百年前更具有攻击性,藏在腹部的刺针也更加锋利。

目前联盟的生物研究所参考404号避难所方面的建议,将废土纪元213年发现的“嘎嘣”正式定名为鬼面虫,并对其蕴含的生物技术以及甲壳的工业价值展开进一步的探索。

总之,从100号避难所中回收的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足够联盟各个研究机构以及生产单位忙活一整年了。

100号营地。

看着仓库中堆成小山的机器,我最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慨。

“这废土上就没有一个正常的避难所吗?”

科考团需要对这些挖坟所得的道具进行价值鉴定,然后结算风暴兵团在这次行动中获得的奖励。

这个工作会花上几天时间。

虽然避难所的密码和坐

标都是任务提

供的,他们做的只是撬棺材板的轻松活儿,但挽救避难所的功劳还是算在了他们的头上,最后的银币和贡献点奖励想来不会让人失望。

而身为兵团长的泉水老兄,也给深入副本的一众玩家们记了大功。

听见我最黑兄弟的吐槽,泉水呵呵笑了声。

“有没有一种可能,正常的避难所根本不需要我们去挖坟,他们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已经完成了原本的计划,要么加入了地表的幸存者聚居地,要么自己成为了聚居地。

抛开启蒙会那种奇葩玩意儿不谈,巨石城在废土纪元五十年之后,一直陆陆续续地有蓝外套加入进去。

除此之外,企业的起源也是避难所,而且是个位数编号。

更不要说联盟自己也是如此了,甚至还将一批本来已经不行了的避难所给奶了回来。

“幸存者偏差幺?”

我最黑叹了口气,视线忽然落在了一旁那个骑着机器蜘蛛的金属圆球身上,不由忍俊不禁接着道。

“话说你怎么也跟出来了?”

骑在机器蜘蛛背上的铃铛不满地翻起了头。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们呢!不是说好了让我去博物馆当导游的吗?所以联盟的博物馆到底在哪儿?我得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

我最黑表情怪异地看着它。

让这家伙当博物馆导游...能卖得出去票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站在房间里的俩人—AI几乎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位陌生的男人站在那里。

不只是他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稀稀拉拉一大群人,看着足有百来个的样子。

他们穿着蓝色的外套,皮肤却是没有光泽的灰色,就象是搁在老旧橱窗里的假人模特。

毫无疑问,他们是彷生人。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们将彷生人的特征弄得很明显,甚至于突兀,不但是清一色的光头,连五官都只有一个敷衍的轮廓。

简直就和寒霜、日蚀它们刚来到联盟时一个样。

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我最黑表情迟

疑了下,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问道。

“你是?”

“我叫......古格尔,”男人似乎花了些时间才想起自己的名字,将手贴在胸口微微行礼,“我们是100号避难所的幸存者。

我最黑顿时懵了,站在一旁的泉水也是一样,脸上不约而同浮起了诧异的表情。

至于那个铃铛,更是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

“古格尔?!是你?你们......居然回来了?奇怪了,我的主人说胆小鬼们都死了,他不久之后也要死了,为什么你们又活了!?”

看着在那儿喋喋不休的铃铛,古格尔那抽象的五官浮起了一抹悲伤,不愿多回忆似的轻叹一声,看向了我最黑和泉水俩人。

“这座营地的人们告诉我,可以来这里找到你们,而通过你们可以找到那位管理者。”

泉水指挥官定了定神,表情怪异地问道。

“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儿吗?”

“我们想和他再见一面。”

那个叫古格尔的男人停顿了片刻,语气诚恳地说道。

“我们原本打算在101号避难所长眠,但那里已经无法寄存我们愧疚不安的残魂。

“于是我们想着,与其用剩下的时间忏悔,不如替那些因我们而死的同胞完成他们生前的夙愿。

“如果你们打算重建废土,我们的知识应该能派上一些用处,这或许能

减轻一点我们心中的煎熬。”

“希望他能收留我们!

泉水张了张嘴,正准备开口说点儿什么,洪亮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不远处传来。

“联盟不是慈善机构,我们不收留任何人。

众人纷纷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台湛蓝色的动力装甲正站在阳光下,面带笑容地看着聚在仓库门口的众人。

“不过-“

如泉水预料的那样,他的话锋一转。

“......任何发自内心渴望结束废土,并自发的决心为此贡献力量的人,我们都欢迎他的加入!”

“不管他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

看着神色微微动容的古格尔,楚光伸出

了自己的右手。

“欢迎,100号避难所的幸存者们。”

“告诉我你们最擅长的工作,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