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男生的蛋蛋为什么出白色的东西 我和公发生了性关系视频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1:45 阅读:(97)



    “……你就是赤王传说中的【天神】?”

妹妹茫然,但姐姐却是皱眉——她还没有来得及给紫烟细说赤王传说的种种……毕竟她自身从【天孤】的口中得知的事情也颇为有限。

但女人能够说出【天神】,能够知道权能之板的使用方式,仿佛就已经说明了什么。

“正确来说,是【天神族】的一员。”女人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留下来的一员。”

她开始讲述另外一个故事。

古早之前,一支拥有堪称神迹技术的族群经过了赤色荒域,无意中拯救了一名濒死的异种。

这个族群不仅仅就值了这个异种,并且还传授了它大量的技术,甚至给予了它拥有无上神力的铠甲,让它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国度——赤王。

【天神族】在一切都纳入了正规之后就离开了,仅仅留下了一名观察员,来持续观察这个赤王国度的发展……

“为什么要离开?”妹妹下意识地问道——针对这个故事。

——那有什么【天神族】离开?

——但自己不可能告诉别人,她是一个星际孤儿,无依无靠……只能张口就来一支强大无比的【天神族】的样子。

——但事实上赤王国度的一切确实是她故土的科技所带来的,对于这个异世界的异种来说,她的故土说是【天神族】也没错……反正只是一个称谓而已。

最真实的谎言是让自己也一并相信了。

女人此时目光诚恳,好似自己真的是带着【天神族】的任务而留下来的观察员一样,“要去更多的地方传播文明。”

“文明?”妹妹皱了皱眉头,沉吟道:“是信仰吧……感觉听起来像是传教士一样。”

女人心中一动道,“你也可以这样理解,确实像是传教……科技神教。”

“科技?”姐姐嗤之而鼻,“迷信的家伙……这么说来,【天神族】就是一群迷信科技的族群了?”

倒是【赤王陵】之中如此诡异的技术,大大超出了她对科技的认知……【苍蓝】的科技水平高不高?

说高不高,说低但其实处处都可见它的痕迹,但大多都是以仙术技艺为主,科技辅助……而且走两者结合的极少。

印象之中,联盟大部分地方还是相当保持仙道文明的风格……似乎只有火云市是比较另类的,尤其是牛师叔的【平天】集团出现之后,大批日常能够替代人类的机械傀儡才开始多了起来……

说是迷信女人似乎有些生气,但人在屋檐下,她只好道:“……总之,不要轻视科技的力量。”

“等等……你多大?”姐姐此时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女人,“赤王已是异域万年前的人物,那你?”

“我是第一百任的观察员。”女人不动声色道:“每隔一段时间,【天神族】都会重新委派新的观测者。”

“这还算合理。”姐姐点点头,差不多一百年一任的任期还算在正常,“不过,你既然作为【天神族】的一员,难道不应该受到尊敬吗?怎么会被关在这大牢之中?”

“为了保证观测时候的准确性,我…我们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女人摇摇头,“我被困在这里,是因为出现了一些意外,我需要你们帮我解决这次的意外。”

“我们帮你?”姐姐皱眉道:“你不是【天神族】吗,难道就没有反制赤王子民的手段?”

“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女人直接说道:“我说过了,【天神族】厉害的是知识与技术,并非个体的力量。如果你们能够帮我解决这次意外,我可以动用【天神族】的技术,帮你们实现愿望!”

“愿望?”姐姐不禁轻笑了一声,“你现在自身难保,凭什么?”

“我说了,只要解决这次麻烦,我才可以动用【天神族】的技术…力量。”女人坦然道:“哪怕是仅剩下一根头发,我都能帮你们死去的人再生。”

“编。”姐姐冷笑道:“如此起身回生,我家祖师都不敢夸口。”

但至于斜月山的那位究竟能够做到,姐姐其实心中也没有底……或许可以呢?毕竟天道尊者……

“我可以发誓!”女人急切道:“请相信我。”

“上一个发誓的家伙早就熘了。”姐姐不屑道。

“你们要怎么才相信我?”女人苦恼道:“你套在我脖子上的东西?”

“证明吧。”妹妹倒是平静道:“也不用你马上就展示起身回生,做点别的东西来证明,你所谓的超级技术的能力……我姐姐手上不是有权能之板吗?这东西应该可以帮你使用【天神族】的部分力量了吧?”

“你要做什么?”女人不禁皱了皱眉头。

妹妹澹然道:“只要你能够让一个人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相信你呗……放心,不是死人。再说,我也舍不得让他死掉,我只要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就好了。”

女人沉吟不语。

“能否做到。”妹妹沉声问道。

女人咬咬牙道:“行…带上权能之板,我们首先要去一个地方!”

姐姐与妹妹对视了一眼……这女人,不会是认真的吧?

……

……

血流成河。

无数啃咬着浮尸的怪鱼,此时正在水中翻腾,覆盖上百米范围的尸体就如同一场饕餮盛宴般……疯狂。

河心的礁石之上,只见小林SIR此时盘坐入定,身上有一缕缕的血气在翻腾——礁石之下,赫然是一具五米多高的异种尸体。

领主级……一名身上被斩出了上千道剑痕的异种领主。

此时,河水的一端,一道身影直接踏水而来……纵横一半的时候,这道身影突然飞跃而起,随后一掌拍出,直接自上而下按在了那礁石上的身影的头顶之上!

礁石上之人顿时大惊,“叔?你这是做什么!”

“别废话!”德叔此时沉声道:“我现在将一半的功力传给你,这之后我与你林家就再没有瓜葛,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以后的路,是生是死,你好自为之……莫要再来陵园打扰我!”

“叔!别!”小林SIR大惊失色,“我不要你的功力!”

只感觉一股磅礴的力量,疯狂地汇入身体之中,小林SIR此时双目被一丝丝青电侵入,耳边仿佛听到了无数的只狼在月下呼啸般。

他一咬牙,正要奋力打断这种传功之际,却突然感觉身体一空,似从什么地方坠落……

白光一闪而过,德叔手掌一空,按在了礁石之上。

他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四周……最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怎么突然就消失了,才传了两成不到……”

只见一头小蛇与一头白色的小狐狸,此时正茫然地蜷缩在地上,不知所措……

……

……

“叔,不要!不要……”小林SIR大惊失色,目光怔怔,终于还是把话说下去,“传……了?”

入眼处,只见四双眼睛此时正齐齐地盯着自己看来,而且都是相当漂亮的卡姿兰大眼睛。

几目相投,空气诡静得让人害怕……

啪——!

只见小林SIR拍蚊子似的,直接甩了自己一巴掌,发现眼前的一切并没有烟消云散,他才勐一下从一个圆形的台子处跳了出来,惊疑不定道:“紫、紫烟小姐?青烟小姐……多宝??你们怎么会?”

“真的是林大哥吗…真的是你!”双生子妹妹目光越发的明亮,一手就抓住了小林SIR的手掌……摸摸,看看是不是真的。

“假、假不了……”小林SIR定了定神,才皱眉道:“那啥,紫烟小姐…这是肿么一回事哦,我怎么突然回出现在这里?”

“林大哥,你放心,我会告诉你的……不过在这之前,你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没有?”妹妹直接关心地问道:“先看看,检查仔细一些。”

“好…好吧?”

小林SIR只好带着满肚子疑惑,盘坐在地上,先行运功内视一番。

……

女人此时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出,眼睛里嵌入的一块薄膜上似乎闪过了一些数据。

——林峰(已写入)

——真元力强度:一千九百七十七万(未知形态:??????????)

女人不禁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的问号,居然比巫神帝国的二代地还要多出一个?而且普通状态也已经将近二千万级的强度……

“真的把人送过来了……”姐姐这会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小林SIR那张熟悉的脸庞……尽然对于小林SIR能够一眼认出自己和妹妹心中吐槽不已,但更关心的还是女人口中的【技术】……指定传送技术。

女人此时缓过神来,澹然说道:“正好这个人也在异域当中,否则如果是在联盟的话,会麻烦许多,消耗的能量也更多。”

姐姐半信半疑,先不说这女人显然没有见过小林SIR这个人,她方才不过是从妹妹的口中询问了一些资料之后,便在那操作台似的东西上面一顿的手动输出之后,就见在传送间中央的台子上,开始不断地冒光……随后白光一闪,小林SIR便凭空掉了下来。

“你们【天神族】,真的有起身回生的能力?”姐姐下意识地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如果只是一般的重伤,哪怕只剩下一口气,用生命…用【净瓶】就可以救回来。”女人装逼如风,“当然,如果是真的只剩下一根头发的情况,就会复杂许多,但也并非不行。科技的力量并非真正的许愿,就能心想事成……我们只是在做到人力的极限,不断地突破一个个认为是不可能的禁区而已。”

姐姐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道:“紫烟,你和姓林的这小子说明一下情况……我现在要和这位拉斐尔小姐好好地聊聊……多宝,别啃东西!看好两位师叔!”

说着,姐姐直接将女人…拉斐尔拉到了一旁。

……

……

抛钩……放饵。

所谓的饵,就是指辉夜千锋本人。

此时前代的少年帝,现任的中老帝正在狂奔,至于早早就已经投敌的二十面相则是在后面疯狂地追击这,银色的光线不断地发射。

“千锋仔,跑快点!龟兔赛跑的兔子都比你跑得快!是不是男人啊!”

“你行你上?”辉夜千锋郁闷得吐血。

这魔女引开那些游弋机兵的方法也很简单——直接驱使二十面相追杀自己,然后通过二十面相不断地向其它的游弋机兵释放信号追杀自己。

这样,他只要绕着【天孤】需要施工的区域转圈圈,就能够保证【天孤】不会收到打扰。

一两台,十来台的游弋机兵他还能够轻松应付,可是数量几十,上百甚至更多之后,这些机兵释放的重力法术,他就有些扛不住了……身上重的都快脸旗子都抬不起来了好么!

“究竟还要多久?!”

“等等,我问问!”只见屑女人此时隔空喊道:“老丈,千锋仔问你还要多久!”

“快了!”不远处的【天孤】此时头也不回地不断搬动,镶嵌着齿轮,“个把小时吧!”

“哦哦!”屑女人又大声道:“千锋仔,老丈让我告诉你,再来十个八个小时就好了!”

——你TM!!!

辉夜千锋一咬牙,见附近的机兵都已经吸引得差不多了,便索性不转圈了,径直地往一个方向长奔而去,打算在前面找个机会甩掉这些机兵随即返回。

屑女人此时眺望了一下,老怀安慰似的道:“千锋仔越来越聪明了。”

她往前跳跃几下,便落到了【天孤】的身旁,好奇地看着他砌着的齿轮……开始并未看出来点什么,但慢慢地却发现,【天孤】所砌出来的东西渐渐有了轮廓。

“这是……门?”

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齿轮,此时渐渐地露出了【门】的形态。

“我早说过,要打开【重启之门】,大惊小怪。”

屑女人若有所思地搓了搓下巴,“这齿轮构造的门有些复杂啊……老丈,你是怎么学会如何去砌这扇门的?可不行骗我哦,我会伤心的。”

却见【天孤】忽然停下了手来,面无表情地看了屑女人一眼。

屑女人满脸是戏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身体,“老丈,你…你想做什么……我,我不可以的……”

【天孤】又面无表情地继续搬动附近的齿轮了。

只是记忆里,一些尘封已久的画面缓缓浮现……

……

……

雨夜滂沱。

凶险的河流里,男人发现了一名顺着水流漂流而来的小球……球很特别,男人用了好长时间才将它打开。

里面是一名女婴。

而女人身上,还有一块凋刻着什么图桉的金属板……一扇由大大小小齿轮构造而成的门。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