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偷香高手完整版无删减 四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1:20 阅读:(101)



    人均二阶的军队可以看做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只要双方主将差距别太大,打人均一阶的军队那就是爸爸打儿子,后者几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从这次申丽与扶桑的战争中就可以看出,双反的战损比普遍维持在1比5以上。

想要杀死一名扶桑士兵至少得付出5名申丽士兵的生命,这代价别说申丽扛不住,大旻来了都得麻。

而从这几天和马欣博等人的交流观察中来看,玄甲军也许比申丽国的军队强一点,但恐怕强得有限,正面作战估计得吃大亏……

想到这,赵胤舜不由得痛苦的捏了捏眉心。

堂堂中央帝国的四大神军之一,怎么混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

装备破铜烂铁就算了,这两天还跟饿死鬼投胎一样,把他们所在的几条船上的补给都给吃空了!

依照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从来没吃过这么丰盛的伙食,这下可以好好打熬一段时间的血煞了!

再仔细一打听,好家伙,以前这些人吃得是什么玩意?

糠、麸、薯……

以这些东西为主食,能练出强健的体魄就有鬼了!

别说异世界消耗巨大的血煞之气了,连前世健身的普通人都知道多吃肉蛋奶呢!

没有足够的“营养”,干练,那不是苦修,那是慢性自杀!

这也是为什么玄甲军的将士一个个都看起来干瘦干瘦的,而自家的战士全是膀大腰圆的壮汉。

如果比照北冥柱国的军力,那其他三大柱国恐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奇怪……【皇帝】每年拨给四大柱国的军费不少啊,不说顿顿大鱼大肉,但也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吃得比猪还惨吧?

看了眼在脚下哼唧撒欢的小香猪,赵胤舜迷惑皱起眉头。

但转念一想,他又隐隐有了明悟。

军费并非直接拨给四大柱国,而是通过兵部监督下发,军权和财权独立,文臣武将相互制衡……

这本身并不是坏事,可以有效防止藩镇割据。

但坏就坏在,现在朝堂上全是一群虫豸,那么大一笔肥肉从手里经过,每一层咬一口,最后真正落到实处的,恐怕十不存一!

怪不得装备稀烂,能级拉胯,天天吃糠咽菜,再强的军魂也练不出精锐!

嗯……前线战士吃糠咽菜,后方穷奢极欲,酒池肉林……

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好一幅亡国之相……

被自己的推测气笑了,赵胤舜摇摇头,把胸中的一口郁气抛到脑后。

玄甲军估计是不能指望了,北冥柱国只要能在北线主要战场抗住扶桑大军就算赢。

自己饶到后面去捅他们菊花!

摊开地图,赵胤舜嘴角扬起一丝狞笑,手指从龙头港的位置水平向东滑去。

从威山郡最东端的龙头港笔直延伸过去,差不多刚好就是这次两军的对峙线。

往北,可以支援玄甲军,往南可以捅扶桑菊花!

有北冥柱国在前方给压力,他们后面肯定空虚,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扶桑国的海军……

手指由东转南,一路滑向扶桑与申丽之间的海峡。

根据有限的情报,扶桑国的皇家舰队封锁了整个海峡,每天都有无数的船只往返于两岸,为前线输送源源不断的补给。

要是能把海峡拦腰截断……

心中大胆的想法一闪而逝,但赵胤舜很快压下了冲动,长舒一口气。

完全截断不现实,扶桑国在开战之前就至少有四艘神圣战列舰,听说全是以泰西标准升级改造的,就算比不上自家舰队,1打4还是不太现实……

但旋即,白衣少年眼神一动,目光不由自主移向扶桑本土。

捅菊花哪儿有捅心脏爽快?

炮轰京都?

心头一跳,赵胤舜开始揣摩可行性,过了许久才遗憾摇摇头。

【扶桑王】晋升【天皇】,再拉胯那也是九阶,海岸线延伸出来几十里都是她的领域,已经超过了舰炮的最远射程。

踏入领域的话风险太大,自己好不容易攒起来这么一支舰队,还指望以他们为种子,分裂出十倍百倍的无敌舰队呢,万一被包了饺子……

想起现在泰西诸国的舰队都不敢靠近大旻沿海,生怕被卷入神州结界,赵胤舜不由得叹息一声。

这就是九阶帝王的威慑力啊……

认识到现在还不是把战场扩大到扶桑本土的最好时机,赵胤舜甩甩头,将目光重新移回申丽。

要想捅菊花,首先必须解决扶桑国主力舰队的威胁!

不说把他们全歼,至少要掌握制海权!

轻点地图,赵胤舜若有所悟,但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阴霾。

还是那个问题,扶桑哪儿来的国力组织起这么强的海陆两军?

人能嗑药透支,国家也能嗑药吗?

等等……好像还真可以?!

眉头一跳,赵胤舜凝重眯起眼睛。

…………………………

呜~

低沉汽笛响彻四野,茂密如林的聚灵风帆缓缓鼓动,将一艘艘小山般的战舰推离港口。

经过短暂的修整,鎏阴舰队已经满血复活,并根据之前的实战检测作出了细微调整,整体战斗力又略有精进。

分出几艘运输舰将马欣博等玄甲军将士送回燎州,赵胤舜率领着主力舰队一路向着东南方向出发,扫荡沿途的一切敌舰。

几天之后,舰队抵达了申丽国最南端,拐过这个角后就能与扶桑本土隔海相望。

而越是靠近这个区域,扶桑国巡弋的战舰也越来越多,远远看到赵胤舜的舰队就跑,根本不给进入交战范围的机会。

“岑兴,能追上他们吗?”

“可以,但需要一个小时以上,而且他们是分开跑的,我们总不能分兵追吧?”

穿着一身笔挺的海军华服,岑兴伫立在赵胤舜身侧,慎重的询问道。

“海军想要伏击是很难的,除非有岛屿遮掩,或者精通【难知如阴】的兵道路径,以超凡之力遮掩整支舰队……”

似乎看出了君上的不甘,岑兴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那行吧……先跟他们试探耍耍。”

瘪瘪嘴,赵胤舜带着舰队一路疾驰,沿途始终有船只游弋观测,几天之后就来到了海峡的中线位置。

早已收到消息的扶桑海军严阵以待,超过600艘主力战舰全部集中于此,远远看去,恢弘的血煞海洋几乎要将天空映照成红色。

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照面,赵胤舜的心就微微放下来。

因为对面绝大多数还是木头船壳,真正有威胁的,也就是几十艘最新式的改造战舰。

但说是最新式,其实也是相对于东方诸国而言,跟自家这种设计理念领先泰西的尖端战舰根本没法比。

而在几十公里外,看到【鎏阴封国】那优雅残暴的漂亮战争机器,扶桑国的舰灵们心头莫名有些惴惴不安。

“好奇怪的战舰布局……”

“不过很漂亮。”

“你看他那旗舰,比咱们的旗舰足足大上一圈!”

“但咱们有四艘七阶战列舰,4对1,优势在我!”

“这段时间在西海岸线猎杀我们运输船的,就是这些家伙吗?”

“其疾如风……怪不得跑不掉……”

很快,底下就有人把敌方的战舰统计送了上来,看到数据后,众多舰灵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气。

1艘神圣战列舰、16艘六阶重巡洋舰,47艘五阶轻巡洋舰,89艘四阶驱逐舰。

不到自家舰队整体实力的四分之一!

“诸君,让这些愚蠢的大旻人看看我扶桑男儿的威严吧!”

一声低吼,庞大的血煞之力汇聚凝结,化作一颗散发无穷神光的旭日虚影,释放出蛮横霸道的光芒朝着敌人压去。

可怕的神威如同海啸冲击,笼罩在远方舰队上空的血煞海洋一阵翻滚,庞大的舰队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以不符合物理规律的灵活性调转阵型,疯狂朝着远方逃窜。

“嗯?”

呆呆看着这一幕,山本康生足足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敌人这是跑了?

“将军,敌人畏惧我军天威,仓皇逃窜!是否追击!?”

属下兴奋的低吼唤回了山本康生的注意力,他凝重皱起眉头,脑海中闪过无数阴谋诡计。

诱敌深入?

调虎离山?

难道【青龙京】的大旻皇家舰队在后面埋伏?!

不可能啊,泰西人那边已经封死了【青龙京】的航线,密不透风的间谍网络更是执掌全局,哪怕有一艘舢板下海自己都能知道!

现在整个北海唯一能威胁到自己的,就只有【鎏阴封国】这一支舰队啊。

想到这,山本康生不由得心生妒忌。

短短几年时间,区区鲁州三个郡,居然凑出了扶桑海军四分之一的实力,他们得有多富庶??!

整个鲁州又得有多富庶?!

整个大旻又得恐怖到什么程度?

仅仅是稍微一琢磨,山本康生就毛骨悚然。

等了几千年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决不能让这恐怖的帝国重回巅峰,不然扶桑永远都只能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一想到巅峰时期中央帝国那令人战栗的强大,已知的所有国家加起来都打不赢四大柱国之一,那种窒息的压迫感从史书上都能体会到前辈们的痛苦绝望。

“全军出击,歼灭他们!”

咬紧牙关,山本康生在脑海里反复琢磨,确认眼前的敌人就是对方的全部实力,果断下令追击。

嗡~

玄妙的兵道秘法悄然展开,将庞大的舰队分割成四个不同的部分,快速朝着敌人杀去。

而在几十公里外,望着杀气腾腾的追兵,赵胤舜微微翘起嘴角。

“上钩了。”

在他身旁,岑兴眯起眼睛,仔细体会着两军血煞的冲突摩擦,隐隐分辨出每支小舰队的主帅路径。

“其疾如风,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还有一个好像是其徐如林。”

“如果有一名八阶元帅将他们的路径统合起来,那这支舰队将会非常可怕,不过扶桑根本没有八阶海军元帅,所以他们不过是一盘散沙。”

闻言,赵胤舜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六大兵道路径对应神门六天关,疾如风是【敏】,侵略如火是【力】,不动如山是【体】,其徐如林是【精】……很好!我该选哪一个蜕变呢?!”

摩挲下巴,望着远方黑烟滚滚的舰队,赵胤舜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一群疯狂滑铲的外卖。

舔舔嘴唇,白衣少年压下心头的期待,话锋一转。

“对了,扶桑没有八阶海军元帅,大旻有吗?”

“有。”

“东御柱国?”

“是的。”

收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答桉,赵胤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神微微失焦。

海军的专业性比陆军更强,技术不进步就要被淘汰!

被禁海百年的【东御柱国】还剩多少实力,恐怕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想起两百年大旻无敌舰队和泰西的实力差距,在看看现在的对比,赵胤舜心里莫名涌起一阵唏嘘。

闭关锁国,片帆不得下海,【青龙京】那小小的池塘,真是活活把一条蛟龙给困死了!

长叹一声,赵胤舜回过神来,幽幽凝视着后方逐渐脱节的追兵。

“预计还有多久接敌?”

“按照现在的速度,估计明天中午敌人的第一梯队就能追上我们。”

“我们有多长的时间窗口?”

看了眼后面逐渐被拉长阵型的敌人,岑兴沉吟计算,慎重的回答:“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一个小时?够了!”

第一个追上来的肯定是开【敏关】的敌人,赵胤舜不怕正面冲突,就怕对方像只苍蝇一样左右横跳,自己空有一身毁天灭地的伟力却打不到人。

幸好,岑兴也是开的【敏关】,只要稍微阻拦片刻,自己上去就是一顿爆炸输出!

扬起一丝狞笑,赵胤舜缓缓握拳,实质化的鎏金氤氲在他指间一点点压缩,发出金属扭曲的摩擦声。

“到时候你封锁他,剩下的交给我。”

感受到令自己都颤抖恐惧的伟力在少年体内咆孝,岑兴敬畏的低下头颅。

“遵令。”

那种像太阳一样蛮横霸道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体会着扑面而来的恐怖辐射,岑兴心头莫名涌起一丝沮丧。

为什么我晋升神话,反而感觉和君上之间的差距被拉大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