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丰满又大又圆美乳 着做着呢突然软了怎么回来事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1:00 阅读:(174)



    第2287章  向左走?向右走?

窦成芳抱臂而立,撇嘴道:“蛮族人就是喜欢搞这些奇技淫巧,这有什么用?能比尖牙驹更方便吗?更何况,等修为达到了紫焰,到时候御器而行,不比这个强得多?”

剑清璇怔了怔,面上的兴奋神色削减几分。

她本来想问窦成芳一句:每个人都能修炼到紫焰修为吗?

可是想了想,很多人对蛮族的傲慢是刻在骨子里的,自己改变不了他们,也没必要跟他们置那个气。

想到这里,剑清璇笑了笑,也什么都没再说。

窦成芳对剑清璇的兴趣,明显要比地上的火车大得多。

她围着剑清璇,一直盯着剑清璇看。

搞得剑清璇好不郁闷,忍不住开口问道:“窦姐姐,是我今天的穿着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窦成芳笑着道:“只是觉得你今天这身衣服很好看。”

她眨了眨眼问道:“在哪儿买的?”

剑清璇轻笑道:“是府中裁衣师父做的,窦姐姐喜欢的话,我让他给窦姐姐也做一身,反正窦姐姐的尺寸,他那里也有。”

窦成芳笑着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但她的神态语气,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剑清璇道:“没关系的,我每次外出都要劳烦窦姐姐保护,送窦姐姐一身衣服又算得了什么。”

窦成芳眉开眼笑的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剑清璇道:“咱们之间,用不着客气。”

说完,她就继续俯身摆弄地上的火车模型。

窦成芳在旁边,悄悄比划着剑清璇的举止动作。

见状,旁边的青青,不由得有些好笑。

最近她也留意到了,这个窦成芳似乎对剑清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但想尽办法弄了很多跟剑清璇相同或者相似的衣服,甚至就连举止做派,也是处处学习剑清璇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不多时,青青开口提醒道:“小姐,该去陪城主和二老爷吃饭了。”

窦成芳拍了拍额头:“看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幸亏有青青提醒。”

这是为了欢迎剑西洲归来的大聚餐,城主府所有人都要参加,就连下人们也会给加菜。

剑清璇只得依依不舍的从地上起身。

几人离开前,还去看了眼小白。

那白色小东西被关在院子里的另外一个房间里,房间窗户上都专门装了铁栅栏。

三人透过栅栏往里面看了一眼,小东西正趴在软垫上呼呼大睡,哈喇子沿着嘴角滑落,在地上汇聚了一滩,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

剑清璇朝青青问道:“它还是什么都不吃?”

“不吃。”青青叹道:“喂什么都不吃,奇怪的是也不见它饿。”

说到这里,青青若有所思的道:“小姐,你说它会不会是偷跑出去的时候,乱吃了什么东西?”

剑清璇道:“不至于吧,专门给它准备的这么好的吃食都不吃,它在外面能吃什么?”

窦成芳马上附和:“我也觉得不可能。”

青青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窦成芳最近不但处处学着剑清璇,就连说话也会学剑清璇,甚至不管剑清璇说什么,她都会表示自己也想到了。

剑清璇瞪了青青一眼。

窦成芳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接着目光微微一亮,接着道:“府中下人不是都交代过了嘛,我想没有人敢胡乱喂小白东西吃的。”

剑清璇点头道:“窦姐姐说的有道理。”

这次,她是真觉得窦成芳说的有道理。

就连青青也深以为然。

窦成芳顿时眉开眼笑,然后看了眼里面的小白,接着道:“

“不用管他,真饿狠了,自然会吃的。”

剑清璇抿了抿嘴唇,并没有多说什么。

要轮到饲养凶兽,显然还是人家窦成芳更懂,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忍,但也没法质疑窦成芳的办法。

看着憨态可掬的小白,剑清璇开口道:“不过这两天似乎乖了不少,不怎么乱叫了。”

“是呢。”青青点头附和,“每次被抓回来,它倒头就睡,也不闹。”

窦成芳撇嘴道:“跑累了,还闹什么?”

剑清璇和青青对望一眼,也都觉得窦成芳说的有道理。

见俩人认同她的说法,窦成芳显得很高兴,接着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总不能让城主等着咱们。”

她这么一说,剑清璇也有些急了,三人赶忙离开。

……

吃饭的时候,楚天舒主动找到了雀儿。

见楚天舒在她对面坐下,雀儿有些惊喜的叫道:“狼哥哥。”

她旁边的乌合,看向楚天舒的目光依然不善。

楚天舒没有理会乌合,只是看似随意的向雀儿道:“听说你又帮小姐找到了宠物,这次他们怎么赏你的?”

雀儿道:“还没有赏赐呢,府中都在忙着迎接二老爷,还没顾得上,不过惠管事说,肯定会赏我的。”

楚天舒一边扒拉碗里的饭食,一边道:“我这儿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雀儿忙不迭的点头:“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

“如果他们要赏你,我建议你让他们把你调到小姐身边去。”楚天舒看着雀儿道:“在小姐身边,你才有更多机会,将来才更能帮得到族人。”

雀儿点头如小鸡啄米:“狼哥哥说的有道理,我听狼哥哥的。”

楚某人的话,无懈可击,就连习惯性想反驳他的乌合,都无法反驳。

交代完,楚天舒又坐了片刻,便端着碗返回了住处。

深夜,估摸着已经不可能有人来领东西,楚天舒迅速关了房门,再次来到仓库伸出,扒开那个密道出口的地砖。

再次凝神细听,外面没有任何动静,楚天舒这才打开密道,轻轻走了下去。

他一手摸着墙壁,一直走到直道尽头,这才点起他顺手带下来的油灯。

眼前,又是一条直道,跟他刚刚走来的直道,呈“丁”字形。

看着眼前的直道,楚天舒有些纠结。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他盘算了片刻,然后转身朝右!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