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坏掉 我是全公司的发泄玩具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2:45 阅读:(165)



    约克城大区区长的位置,就这样被安排下来了。

其实,学院派给予卡伦的帮助很简单,他们没有助推卡伦爬向这个位置,但他们可以帮卡伦在即将坐上这个位置时,排除掉来自外界的干扰。

直白一点,就是防止再出现一位空降派下来挖大酱。

对此,卡伦已经满足。

因为对于很多地方上的二把手来说,冲击向一把手的难度往往不在于自己已经做得多好,而是在上面。

有时候你做得越好,上面越不会将一把手的位置给你,因为上下之间的视角,是不同的。

下面的本能是想让自己的权力最大化,上面则本能地不想让这个局面出现。

要知道,从苏斯到加斯波尔,卡伦已经连续经历了两位空降派领导。

这其实也是学院派的特征之一,它对成员的提携力度,其实并不高,不会像其他政治派系或者家族派系一样,以旗手和旗手周围核心成员配班子的模式去进行系统地资源倾斜和扶持。

它并不具备一个活性政治派系自我生存延续的本能冲动,也缺少派系主旨和方针。

所以,你不能指望依靠它在下面给你做垫脚。

但是,当你依靠自己的努力自己的优秀,就差一步就能够着下一个目标时,它往往会在上面对你伸出很多只手,抓你的手臂抓你的胳膊抓你的肩膀将你给提上来。

它纯粹么?

是的,它很纯粹。

从卡伦进入客厅,和大家打招呼时,就能感受到它的纯粹,所有人都很绅士,也很含蓄,没有其它派系的高亢和油腻,你不用高呼什么口号去效忠于谁,甚至,你都没办法在第一时间找寻到它的层级分布。

可是,

越是纯粹的圈子往往越是现实。

在这里,弱者得不到扶持,失败者得不到抚恤,只有强者,才能调动起这里的资源。

杰克斯摸了摸戒指,说道:「最近学校里的几个院系正在做教廷交代下来的项目研究,倒是有些有意思的事情。」

杰克斯是秩序大学的副校长,而秩序大学不仅仅是神教人才培育这么简单,它往往也担任着智库的角色,而一项新政策在出现前,往往需要一个准备与酝酿的过程,就像是天要下雨前得先出现乌云,所以杰克斯可以提前洞悉到风向。

安迪劳端着茶杯,继续喝茶,帕雷也是一样。

卡伦知道,杰克斯接下来的话,是对自己说的,所以他主动问道:

「所以,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我想,应该是教廷正在为在不久未来可能会出现的动荡局面做提前的规划,你们知道的,诸神归来的预言,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了,包括我教前阵子,也出现了不少异动,只不过是鼓舞人心的,呵呵。

因此,一些布置,要正式开始了。

从上面来说,12秩序骑士团会进行满额整训,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和特殊原因所造成的缺额,会进行补充,主要是第一骑士团那里,会做好热身准备。

由此带动的,则是驻军部分,会在接下来时间里不断抽调进第一骑士团,一些退役的老骑士,也会被返聘召回。

余下来,到地方上的话,除开秩序之鞭和大区管理处这两个地方最大部门机构,应该还会增设一个第三方机构,做真正的预备役培训。」

卡伦听明白了,这是神教准备应对接下来的大规模战争在做准备,由上而下,开始进行初步动员。

按照秩序神教传统,秩序骑士团是战争主力,驻军则是第二批次,第三批次,则是秩序之鞭以及其他战斗经验丰富的系统部门人员。

现在,则是想要将第三预备役进行正式的确立,以方便真正的大战爆发时可以得到及时有效的补充。

不过,这话出现在这里,尤其是是对卡伦说的,意思就很明确了。

我提前告诉你这位即将上任的区长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做准备?

战争动员并不意味着正式发生战争,而且上一次秩序对轮回的战争创下了「首日战争」的奇迹,所以即使是高层,也并不认为战争立刻就会开打,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人都觉得,敢于将秩序神教完全拖入大海让秩序神教陷入完全被动的战争形态,并不会出现。

因此,这一项政策到最后,演变下来,大家还是会关注如何能从中攫取到更多的个人利益以及派系利益。

往更深层次地角度思考一下,这次迎接自己入会,是这三位「大佬」出现在这里,是否并不是因为他们三位恰好有空,而是本就是一场预备好的铺垫?

卡伦留意到,虽然安迪劳和帕雷在这个话题下都表现得很随意和从容,但不加入话题,本身也是一种「关注」。

因此,接下来,自己的应对不能含蓄,而应该……张扬。

要努力呈现出自己优势的同时,也要显露出自己的贪婪,因为你必须把这三位「大佬」都照顾到,要让他们可以参与进来,这盘子,就不能小。

卡伦开口道:「如果这个政策正式发布,地方大区上也确定会这样实施的话,我是很乐意看见的,甚至可以说,就是正好打瞌睡时送来了枕头。」

杰克斯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另外二位,又微笑看向卡伦,问道:

「哦?怎么说。」

卡伦回答道:「首先,我认为这项政策的影响不在上面,因为无论是秩序骑士团还是驻军,他们本身就有着一套严格的属于自己的内部运转逻辑,外人很难插手。

真正影响最大的,反而是地方,杰克斯校长大人,您所说的第三机构,我想,应该不是独立的第三方结构吧?」

杰克斯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临时增设独立第三方机构没有意义,因为它不可能真的在大区管理处和秩序之鞭中间生存下来。」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这个第三方机构很可能会变成大区管理处和秩序之鞭共同辖制下的下属部门,一些大区中,管理处强势的,那就归管理处,秩序之鞭强势的,那就归秩序之鞭。」

这时,身为秩序之鞭高层的安迪劳开口道:「大区之中,秩序之鞭强势压过大区管理处的,目前还没有,真正做得比较好的,还是卡伦你所在的约克城大区,毕竟你的大区,是秩序之鞭改革的示范大区,可尽管是这样,约克城大区的秩序之鞭,也没有说压制大区管理处。

伯恩首席主教,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啊,呵呵。」

卡伦接着安迪劳的话说道:「是的,但我和伯恩首席主教之间的关系很好,在绝大部分问题上,我和伯恩首席主教的观点与立场是一致的。而且伯恩主教不止一次地表达过,愿意将约克城大区的未来交给我的想法。」

后一句,就是纯胡说了。

伯恩是这么做的,但他绝对不会这么讲出来,因为有些事,可以做,却不能说,且只要不说出来,就能有转圜的余地。

但现在卡伦面临的情况就像是在为自己负责的项目组给领导层做PPT。

别人是在吹的基础上淋上一点现实,卡伦这里是在现实基础上加一点吹,已经是很诚实了。

果不其然,在卡伦说完这番话后,在场三位,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显然,他们对卡伦的背景调查过,对约克城的局面,也很清楚,甚至包括卡伦和伯恩之间的良好关系。

这个真不

用卡伦去主动贴金,他们能从伯恩首席一系列的运作中可以看出来。

在卡伦来之前他们三人在这里喝茶时,还曾调侃过卡伦是否是伯恩的私生子。

总之,这三位「大佬」,是不好忽悠的。

卡伦继续说道:「我能让伯恩首席主教将这个新机构的管理权,实质掌握在我手中,在约克城大区,秩序之鞭不会遭遇来自大区管理处的掣肘,而且约克城大区秩序之鞭,现在完全被我所控制。」

三位大佬嘴角都露出了微笑,加斯波尔担任区长时是个什么被架空的局面,他们心知肚明。

「如果这项政策真的下来,那么我有信心,在约克城大区,再一次打造出一个模范试点。」

「再一次」这个词,卡伦着重用力。

杰克斯抬了抬手:「说具体一点。」

卡伦点了点头,说道:「首先,一个新机构的诞生,一开始它注定是无序的,也是不受控的,需要等待来自上面的微调,而大风向在这里,就算上方意识到需要进行管束和调整,一般也会对第二批第三批的后续进行,往往会放任第一批的既成事实。

秩序骑士团、驻军……

大区上的这个机构是第三序列预备役,看起来并不是最重要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对该机构进行大胆地填充!

秩序大学可以安排一批优秀的实习生进入这个机构进行实习,这个机构里到底能开设多少部门……完全看杰克斯大人您的意思。

您甚至可以安排优秀老师过来直接担任这一部门的正副负责人,让他们带着自己的学生把部门框架建立起来。」

杰克斯校长笑了笑,说道:「怕是那些老师不愿意哦,你是不知道,他们得有多傲气,你更不知道,他们如果想要离开学校去外面任职,可以坐上多好的位置,很多系统和部门,都是欢迎他们去的,甚至还经常来我这里挖人,让我很是头疼。

卡伦,不是我打击你,他们在学校里享受的福利和津贴,去你所说的那个新部门,是很难……不,是几乎不可能匹配到的。

唯一能够吸引他们的,大概就是……你能给予他们自由,这帮人我太了解了,能力上是没问题的,但性格上和工作习惯上,他们习惯了学校的环境,往往会适应不了外面,所以虽然每年都有外面的部门来我这里挖人,但每年也有出去的老师和学者哭着喊着求我要调回来的。」

「这个问题可以解决,校长大人,凡是过来的老师和学生,他们的关系依旧留在学校,并不用转移到约克城大区。

毕竟,我约克城大区……也负担不起他们啊。」

听到这话,杰克斯校长立刻微微直起了身子,如果这样能成型的话,等于是秩序大学在外面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大型办事机构。

不,不是一个,如果构想真的实现,是秩序大学在每个大区里,都能拥有一个这样的大型机构。

卡伦说道:「这个机构下面,能开设多少部门,都由您说了算,您能调动多少位老师学者和专家过来,这里就能开辟多少个新办公室,反正我们大区,只需要帮忙准备一下办公场地。」

杰克斯开始思索。

卡伦看向安迪劳:「大人,如果这一计划可以超额落实,那等于是我们秩序之鞭,又多了一处可以撬动地方大区管理处的缺口,可以有助于其他大区的秩序之鞭加速权力的收复。另外,在约克城大区所设置的这一机构,可以名义上确定秩序之鞭的管理模式,我们可以相应增设监管部门。」

安迪劳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你这个设想很大胆,但我觉得,执鞭人应该会对此感兴趣。」

「是的,我们秩序之鞭普遍才刚

刚复苏,就算是名义上的地位恢复了,名义上的权力从大区管理处那里要回来了,但没有人没有相对应的部门和运转能力,我们依旧无法避免要继续遭受来自大区管理处的制约,而如果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一套运转系统……那秩序之鞭的权力,将可以得到真正的贯彻与落实。

毕竟,监管别人的难度,肯定比监管自己的难度要小。」

「哈哈哈。」帕雷当即笑出了声,「如果大区上真要一套系统搞两个的话,那是多大的浪费啊。」

卡伦理所当然地回应道:「是啊,那就让大区管理处停了,我们来啊。」

「呵呵,你小子,口气可真不小。」帕雷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自己抽出一根后,将烟递给了卡伦。

出一根后,将烟递给了卡伦。

卡伦伸手接过烟,好在,他虽然戒烟了,但一直有随身携带火机的习惯,主动帮帕雷点烟。

帕雷直起身子,挡了一下风意思意思。

等帕雷第一口烟吐出时,卡伦说道:「新的部门,新的系统,得多少器具设备,需要进行新一轮的采买啊。」

帕雷听到这话,舔了舔嘴唇,又默默地吸了一大口烟。

除了秩序神殿里供奉的那些,其余教内神器,基本都被封禁空间所掌握。

平日里,封禁空间明面上的外快来自于神器的接取花销;

而实际上……其实封禁空间掌握着整个神教最高端的设备制造工艺,它们的利益链和产业链,延伸向了神教下的诸多系统和部门。

名义上,他们参与的确实不多,但利润上,他们是真的不低,没办法,谁叫他们掌握着最高精端技术呢?

这一内幕,还是维克告诉卡伦的,因为他的老师,前任大祭祀拉斯玛,就曾在封禁空间任职。

封禁空间这个系统,规模不大,但确实是一个肥职,拉斯玛是符合秩序神教政治正确的「孤儿」或者叫无家势大祭祀,但在上任大祭祀前还特意被安排去封禁空间任职,也不乏从这里获得助力的安排。

卡伦站起身,说道:「我觉得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我也认为我们一定能成功。」

杰克斯伸手揉了揉眉心,说道:「这件事办成了,诱惑确实很大,可是一旦出现了失误,来自上面的追查,会很难堪。」

安迪劳说道:「卡伦,你接下来要去参加荒漠神教的调查团是吧?」

「是的,大人,后天集合出发。」

「等你调查团的任务回来了,加斯波尔这边应该也安排好了,顺便让这个提议,由加斯波尔来提吧。」

这算是一种将风险转移的手段,一旦这件事出现了问题,不是说在座几个人就没责任了,但至少明晰了一个背锅的。

卡伦没有说话,他其实并不太在意万一失败了谁来承担责任这种事,因为他的时间有限,在政治冒险方面,他可以不考虑后果。

「我觉得这件事不用麻烦区长大人了,我自己可以提议,我也愿意主动承担一切后果。」

可是,卡伦的这句话,被三位大佬直接无视了,认为只是场面上的漂亮话。帕雷抖了抖烟灰,说道:「我觉得这件事能不能成,还是得看接下来具体的事

态发展,如果近期又有什么异动,或者哪个神教再度拥有了明晰的神祇归来传闻,到时候教廷对我们的这一做法,就能提高容忍度了。」

杰斯克看向帕雷,说道:「让封禁空间里的几个神器来点预言,说他们感应到了他们的主人归来的气息?」

帕雷摇了摇头:「这太假了,而且容易把我太深的牵扯下来,其实,这次的机会不错,卡伦,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荒漠神教?」卡伦问道。

帕雷又吐出一口烟,说道:「不管是荒漠还是沙漠,你既然加入了这次调查团,就有一定的操作余地,到时候调查报告如何写,你自己可以看着办,或者,你可以炮制出什么神归来的,那就最好不过了,呵呵。

我可是听说了,这次调查团的前期工作,开展得很不顺利。」

「这个难度,有点大了,大人。」

「所以才交给你来办,卡伦区长,我们认可你的能力。」帕雷将烟头熄灭,摊开双手,「总之,你能准备好多大的桌子,我们就能负责上多少盘菜肴。」

谈话结束,卡伦离开了这间书房,在他离开后,帕雷又点起了第二根烟,说道:

「这小子,胆子可真大,我们原本计划的不过是提前掺点水,探一探路,结果他一上来,就做最激讲的选择,我真担心,他是一个疯子。」

杰克斯双手交叉置于膝盖:「或许,我们就需要这样的一个疯子,这本来就是我们对他的期待,不是么?」

安迪劳说道:「过段时间,我去试探一下执鞭人的口风,这件事,如果能得到执鞭人的首肯,那和我们之间的牵扯,就不大了,实在不行,一个加斯波尔不够,就把卡伦也丢掉吧。」

帕雷点了点头,说道:「我最欣赏这小子的一点就是,他知道他在冒险,但他懂得自己去承担冒险的责任,不过,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做起来,还是得看咱们校长大人的。」

帕雷和安迪劳收获的是系统利益,出事后风险其实也会被系统分担拉低,可校长是要实打实安排人手出去的,他的风险干系,最大。

杰克斯端起凉了的茶杯,喝了一口,吐出茶沫子,说道:

「我不急,我会再具体看看。」

和客厅外的一众人告别后,在贾克斯的陪同下,卡伦走出了这座宅院。

「感觉怎么样?」贾克斯院长问道。

「很舒服。」卡伦说道。

贾克斯笑着说道:「这是一个不错的圈子。」

「是的,没错。」

「需要我安排车送你回去么?」

「不用了,院长大人,我想自己走走。」

「好的,那我就不送你了。」贾克斯转身走回宅院。

其实,卡伦是提前走了,作为一个刚加入圈子的新人,这应该是一个忌讳。

但卡伦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合适,很多人都觉得圈子是需要混的是需要融入的,可实际上,当你实力水平达到这个段位时,圈子就会自己过来接纳你。

卡伦开始沿着湖畔散步,这里的景色很不错,柔和的晚风可以吹一吹自己刚刚有些发热的头脑。

是的,即使是卡伦本人,都不觉得自己先前在书房里所说的方案能够实现,因为那太极端了。

但无所谓,每年整个秩序神教各个部门里被丢进垃圾桶的档案……焚烧可能都够一座小城市发电了。

走着走着,卡伦看见一只黑乌鸦飞到了自己面前,它在接引自己。

卡伦跟着黑乌鸦走过去,来到水潭斜对面的一座三层别墅前,院子里,希德罗德正坐在那里烤着牛排。

「老师,您在这里居然也有房子?」

「很奇怪么?」希德罗德笑道,「当初学校集资建的,到了一定级别后,可以帮你承担百分之五十的费用,那时我和她奶奶还没有离婚,正好百分百。」

「原来是这样。」

卡伦在希德罗德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

希德罗德一边拿着钳子给牛排翻面一边说道:「这里也是我们唯一没有分割的财产。」

卡伦说道:「

我想,应该不是为了怀念。」

「是的,因为谁都出不起那另一半的券给对方。」

「这里的房子,这么贵么?」

「本来是一定级别的学校职工福利,但后来外面不少系统的领导来这里置业,还有其他神教买下来给自己留学生做团建,价格高得离谱了。」

「哦,怪不得。」

「看你之前在那里悠哉散步,看来聚会效果很不错吧。」

「是的,应该能顺利接替您孙女的职位了。」

「哈哈哈。」希德罗德并不生气,「她是该放下工作,好好思考思考自己的人生了,你看那边.….」

卡伦看过去,水潭上有两艘小船靠在一起飘荡。

「神子和她,一人一艘船,神子生气了,她还得跟着她,那神子会更生气,我对我这个孙女也挺无语的,该拉近距离时,她疏远人家,该给予距离感静一静时,她又主动绑定了距离。」

「在工作上,区长没有任何问题。」

「和她奶奶一样,她奶奶在工作上也没有任何问题,职位早就比我高了,呵

呵。但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一种人,在外面,和外人相处时关系十分融洽正常,回

到家,面对自己本该最亲近的人时,反而不知道该如何相处。」

「是有这样的情况,他们会习惯性把最好的情绪,留给外人,却绝不带进屋。」

「我有些无法理解。」希德罗德夹取下一块牛排,开始切。

「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自我定位与认知,需要靠外人和外面的事物来进行确立,在家里,他们反而是迷失的。」

「迷失么?」希德罗德将切好的牛排放进卡伦面前的盘子里,又将一块送入自己嘴里缓缓咀嚼,「我觉得不是迷失,而是不在意,他们觉得,家里的一切,都是应当的,家里的人,也都是模糊的。」

卡伦没接话,安心拿起叉子吃起了牛排,他饿了。

学院派的那帮人真的是太奢侈了,居然只是喝酒喝茶,都不准备晚餐的么?希德罗德开口问道:「你和神子大人关系很好,你觉得神子大人是一个怎样的

人,卡伦,我很认真地请教你,请你认真地回答我。」

卡伦回答道:「他从未忘记自己是神子。」

希德罗德抿了抿嘴唇:「再具体一点呢?」

「在我们维恩,区分贵族和非贵族,有一个方法在洗澡时,脱去衣服,在外人面前露怯的,往往非贵族,而神情自若的才是,但这并不是因为贵族失去了廉耻心。」

希德罗德说道:「因为贵族习惯了在仆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而在他眼里,仆人并不是人。」

希德罗德又开始翻第二块牛排:「我很为我的孙女担心,为她的未来。」「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残忍,但我觉得您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可是,她和她奶奶一样,有时候,她们并不具备在某一方面上的选择能力,正如你所说的,工作上她们毫无问题,但在情感和家庭方面,她们是迷失的。

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和她奶奶离婚以获得解脱,但我无法剥离掉她是我孙女的骨肉亲情,这是一个做爷爷的,对自己孙女的爱,你能理解么?」

「我能理解。」

卡伦点了点头,因为我爷爷甚至主动剥离了家里其他人的血脉单独送给自己。

「我知道,你是能影响到神子的。」

卡伦放下叉子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停止进食,很认真地问道:「您是打算说什么?」

「事情已经发生了,婚已经订下来了,我无法也没能力更改什么,我只希望,结局可以尽可能正

常一点,我希望你能帮一帮她,不,是帮一帮他们。

我身边没有什么好赠予你的谢礼,但我找了找……」

「您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老师,您今天上午对我的授课,已经足够了,再者,虽然我不确定以后,但至少目前来看,神子大人还是把我当朋友的,希望朋友的生活可以过得好,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

卡伦对马瓦略的认知一直都很清晰,人家是放下身段想玩亲情或者友情的游戏,他是一直都清楚自己是蹲下来的。

不过自己和他也算是大哥不笑二哥,他经常自我矜持神子的身份,自己也偶尔会流露出「与众不同」的心态;

所以和他在一起时倒是能够方便自省。

「疯教皇的日记和文章,我这里有复印本,是当初他在这里做交换生时留下的。以及疯教皇当初的宿舍,被学校单独从宿舍楼里抠离出来封印了,但我有办法进去。

你知道的,作为一个历史研究者,真的是无法拒绝去阅读他们留下的文字以及瞻仰他们的故居,因为这是可以和他们灵魂与身体形成共鸣的机会。

这些,你感兴趣么?」

卡伦的回答很坦诚:「我感兴趣,但我不愿意和老师您做交易。」

希德罗德摇摇头:「这不是交易,这算补课。」

「好的,老师。」

用过餐后,卡伦离开了这里,但刚走到湖边,两艘小船就靠岸了。

最先上来的,是马瓦略,即使是夜晚的昏暗,也无法遮蔽住神子大人目光里的阴郁。

加斯波尔上来后,对卡伦很正常地微笑道:「聚会应该很顺利吧,他们很希望得到你的加入。」

你看,区长大人又正常了。

卡伦回答道:「很顺利,而且我提出了一个比较冒险激进的方案,安迪劳大人提议,让你在卸任前提交上来,好让你帮忙承担失败后的风险。」

这不是故作坦诚,因为没什么好隐瞒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到时候加斯波尔自己也会清楚。

加斯波尔闻言,脸色微微一肃,过了会儿还是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马瓦略忽然冷笑道:「反正有我在,就算真的做错了事,你也不会真的受到什么处罚,是吧?」

显然,今晚这糟糕透顶的约会,把神子大人气得现在也忍不住开始了阴阳怪气。

加斯波尔回答道:「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已经变了。」

马瓦略回应道:「但是,我对你现在的工作,很不……」

卡伦伸手搂住了马瓦略的肩膀,马瓦略愣住了。

他倒不是反感卡伦这种「僭越」的举动,事实上,日常相处中,他反而更喜欢做这样的举动,反而矜持且注意保持距离的是卡伦。

「你知道什么是家庭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的区别么?」

马瓦略对卡伦倒是能平和脾气,叹了口气,问道:「怎么,你要教我啊?」「是的,不可以么?」卡伦笑着问道,「既然你不懂,我不该教你?」「呵呵,你居然……」马瓦略嗫嚅了一下嘴唇,耸了耸肩,「好啊,你说啊。」

卡伦指着远处,结束了聚会,正在宅院门口和其他人告别准备坐上车离开的安迪劳大人。

「他提议让你妻子吃亏担责。」

马瓦略瞥了一眼卡伦:「然后呢?」

「等他车开出去后,你去把他车拦下来吧。」

「呵,然后呢?揍他一顿么?」

卡伦拍了拍马瓦略的胸膛,反问道:

「为什么不呢!」

马瓦略有些惊讶地看向卡伦:「卡伦,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以你的身份,你去揍他,他又不敢还手,揍完后,他也不会去举报,就是白被你揍了,那为什么不揍呢?去吧,马瓦略,去把他教训一顿。」

马瓦略皱眉问道:「可是,我为什么要去教训他?」

卡伦指了指站在对面的加斯波尔,

回答道:

「因为先教训了他,你才好回来教训她。」

「我……」

卡伦说道:「我帮你出气了,你再让我在你面前受气,就是你的不对了。」

「对和不对?」

「是的,对和不对。」

「夫妻之间,也能区分这个么?」

「不能区分是你的问题,不是对和不对的问题。」

「呵呵呵呵呵……」马瓦略笑出了声,「我还以为你会对我说出什么家庭责任感的逻辑,但我没想到你会说得这么幼稚,卡伦啊,你真的是让我好意外。」

「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为你,为这个家庭做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可以不要求你同等回报,但你至少应该给一个笑脸。」

绝对正确的理论往往很难解决实际上的问题,卡伦倒是觉得,像马瓦略这种骨子里矜持高贵的家伙和区长大人这亲近关系感迷失的人,不适合进行什么更高深的劝导;

还不如让他们把家庭关系现实化一点,变成【加号】和【等号】的关系,以家庭贡献度来分对错,总好过不停虚耗地互相伤害;

两只一门心思只知道往家里收集和藏匿的松鼠,它们其实也很幸福。

马瓦略撸起了袖子,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了自己妻子去揍人还是为了给卡伦这个朋友一个面子。

加斯波尔见状,深吸一口气,说道:

「神子大人,请您不要乱来。」

卡伦闻言,推了一把马瓦略,

说道:

「听见没,快去揍他,在催你呢。」

马瓦略身形化作一团黑雾,飘走了。

原地,就留下湖畔边的卡伦和加斯波尔。

两个人安静地等待了一会儿;

卡伦开口道:「区长大人,我还以为你会责怪我乱插手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加斯波尔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因为我知道你是好意。」「所以,您为什么不能把这一面去面向马瓦略呢?」

加斯波尔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做到,我也承认,今天他生气,是我的问题,他今天,主动做了一些事,我不该那样回应他。」

「我有个属下曾经也是这样。」

卡伦想到了菲洛米娜。

加斯波尔问道:「那她是怎样解决这一问题的呢?」

她没有解决问题,她只是亲手解决了她的奶奶。

「这需要一个过程,有时候,只需要这里……」卡伦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出现一个小小的破口。」

菲洛米娜好像是一刀给自己奶奶这里洞穿的吧?

「那具体该怎样做呢?」加斯波尔追问道,「我今天,有负罪感,对他。」

「因为你知道他在尝试着努力。」

「我也想。」加斯波尔微笑道,「不管你信不信。」

我信的,你今天还割破了手指。

「我有一个建议,您说和他结婚生活在一起,是工作,那您,真的把它当工作来看待了么?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合适,也不正确,但我建议您可以把我们的神子大人,当作你的一个下属。

下属立了功回来,你懂得给他奖励,功劳越多越大,那奖励也就越来越丰厚,你自己可以设置一个进度表。」

「还可以这样?」

「当然可以这样,前提是您必须要做出回应,感情中绝对平等的付出,是不存在的,但情绪上可以做到平等。」

「情绪?所以。具体该给出什么奖励呢?」

卡伦犹豫了一下,恰好看见远处黑雾正在回归,这是揍完人的神子回来了,所以,卡伦故意回答道:

「比如,做到什么进度后,可以让他不用注射器。」

加斯波尔面色一沉,不敢置信道:「卡伦,你和他,真的是好朋友,他居然连这个都对你说?」

「嗡!」

恰好这时,黑雾降临,神子大人出现:「刚打断了他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他和他的安保人员见是我,都没敢还手,呵呵。」

紧接着,神子大人手指向加斯波尔:「好了,现在我们来追究一下你下午让我不高兴的事情,我要开始教训你啦!」

加斯波尔带着怒火的目光从卡伦身上转移到马瓦略,最终像是某种情绪终于宣泄出来,开口骂道:

「滚!」

骂完后,她转身走向自己爷爷奶奶的那栋别墅。

「咦?」

马瓦略愣在了原地,卡伦陪他站着。

等区长大人的身影都看不见了后,卡伦开口道:「需要我给你解释一下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子大人忽然笑弯了腰,笑得跟个傻子一样,还手指着自己未婚妻离去的方向,

「哈哈哈,她居然生气了,卡伦,你听到了没她叫我滚哎!」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