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男人一摸就奶头就硬了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01:00 阅读:(114)



    曹振发现,这些狱族竟是和他们人类的修士一样,也能够释放出领域。

甚至与人类修士释放出的领域千变万化,森罗万象一样,这八个狱族所释放的领域也是各不相同。

这八个狱族出现,发动攻击偷袭被挡住之后,迅速将他们五人包围。

“果然,这些狱族就是想要引诱我们深入,然后一个一个的围杀我们。”

正心仙神色凝重的望着眼前的八个狱族,心中暗自庆幸,还好,他们邀请了冷霜仙子,这八个狱族最强的一个狱族的仙山竟然达到了三百三十丈的高度。

若是没有冷霜仙子,他们恐怕没有人能够挡住对面那个狱族了。除此之外,地面的狱族之中,还有一个仙山达到四百丈的狱族,他们这边可以让正源师兄与之抗衡。

但是对面还能够剩下六个狱族。

他们剩下的三个人要对付对面六个狱族,这怎么打?

对面也有两个仙山达到三百六十丈的狱族,他和师妹师妹正好可以对应上。

但是剩下的三个狱族呢?

那三个狱族两个拥有三百五十丈的仙山,还有一个更是拥有三百八十丈的仙山。

那曹振一个人,能否压制住这三个人?

他正计算着双方的实力差距,耳边,冷霜仙子的话音已是响了起来。

“曹振,你挡住对方最强之人。剩下的,各自找对应的对手,剩下的三个人交给我。”

冷霜仙子的话音落下,巨大的领域投影,降落而下。

虽然冷霜仙子的领域是针对的对面的狱族,可随着她的领域落下,正心仙还是感觉到,一阵阵冰冷的寒意传来。

虽然冷霜仙子说的简单,他还是明白了冷霜仙子的意思,冷霜仙子是让他们各自坚持住,然后最强的她空出手来,迅速解决,剩下的三个狱族。

冷霜仙子的战术的确没有问题,可问题是,曹振能否挡住,对方最强的狱族?

那个狱族的仙山可是比曹振的仙山要高十丈的。

而且,仙山高代表着仙力更强,但是一个人的战斗力,还要看他所精通的法术,以及战斗的技巧。

他之前从未听说过曹振这个人物,也知道曹振的战斗水平究竟如何,曹振的法术如何。

他思索间,虚空之中,八个狱族也已是动手,霎时间,一股股骇人的煞气袭来。

八个狱族,一起释放领域,而他们的领域同样是针对的人类的修士,一时间,这八个领域叠加之下,正心仙更是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变的异常的沉重,甚至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隐隐约,他更有一种,自己已是坠入了无边地狱的错觉,浓郁的煞气扑面而来,让他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寒意。

随之,虚空之中一个仙山和他一样高的狱族更是向着他迎面袭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众人也纷纷与这些狱族交手。….他们想的是先勉强挡住其他狱族的攻击,然后让最强的冷霜仙子以最快的速度,灭杀对面的三个狱族。

可这些狱族却不傻,对方,最强的那个仙山达到四百三十丈的狱族,直接向着冷霜仙子飞来,他们也要拦住人类这边最强的冷霜仙子,然后准备集中力量,先灭杀人类这一方最弱的两个修士。

冷霜仙子面色顿时一变,若是自己被缠住,那个曹振怕是无法短时间内灭杀对方的三个狱族。

眼下,是有八个狱族过来攻击他们,可这是狱族的小千世界,谁也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狱族。

托的时间越久对他们越是不利,他们必须速战速决的。

忽然,她的身侧,曹振的背后,一双银色的羽翼浮现,随之曹振身形一闪,整个人瞬间蹿了出去,他的速度之快,飞行之下甚至产生了阵阵音爆声。

曹振心中无奈一叹,若是冷霜仙子被人拦住,那需要自己去灭杀这三个狱族了。

到时候,免不了要多暴露一些实力。

既然如此,那不如自己拦下对方一个地仙境,让冷霜仙子却灭杀那三个更弱的狱族。

众人眼中,曹振似乎跨越了空间的阻隔,只是瞬间便出现在了对面,那个最强的狱族面前。

直到此时,虚空之中才出现了曹振飞行,所产生的一道道的虚影。

好快的速度!

冷霜仙子向着曹振背后的银色羽翼看了一眼,黄阶的速度类法宝,这等的法宝的确比较稀少,也算是珍贵,可只是一件黄阶的法宝,不至于让一个人爆发出如此之快的速度。

这个曹振,是以速度见长的修士?

如今,曹振挡住对方最强的修士,倒是方便自己动作了。

她迅速起身,向着对面最弱的两个狱族冲去。

虚空之中,曹振出现在对面狱族面前之后,手中利剑猛然刺出。

只是看起来无比寻常的一剑,可这一剑落下之后,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浑然天成的感觉,这一剑,隐隐约似乎是与四周的一切都融入一起。

一剑落下,下方的领域投影之中,更是瞬间爆发出一道道的剑气。

无数剑气随着他落下的一剑,一同冲向眼前的狱族,宛若万剑齐发。

他自身便就修炼有剑法,而她的弟子,朵朵更是以修炼剑法为主,朵朵的仙山便是剑山,朵朵的领域也是剑之领域,他也躺赢了朵朵的仙山与领域,出剑之下,自然有剑道领域浮现。

还是一瞬间,他所在的一方空间,似乎都变成了剑之世界,每一道剑光更是充满了无尽锋芒,每一道剑气划过,似乎都可以破开长空,露出一道清晰的留白。

忽然,对面的狱族手中各自浮现出,两柄如同弯月一般的弯刀,他并非是正手握着弯刀,而是反握弯刀,弯刀的刀刃与他的手臂重叠在一起。….看着飞落而来的剑光,他迅速将双臂交叉在一起,两柄弯刀也随之交叉在了一起,同时他的体内,如同海浪一般波涛汹涌的气息狂涌而出,凝聚到这一对弯刀之上。

霎时间,弯刀四周的空气急剧扭曲起来,隐隐约似乎形成一个盾牌的形状,将射落而来的一道道剑气,尽数阻挡在外。

下一刻,曹振的利剑骤然落下,正面刺在了这双刀交叉的地方。

顿时,一声宛若山岳崩塌,冰川碎裂一般的巨响传出。

锋利的剑尖撞击在双刀之上,更是擦出一串无比绚烂的火花,火光四射落到空气之中,甚至将空气都给点燃。

曹振对面,那个狱族相貌丑陋而狰狞的脸上,陡然闪过一道深深的惊骇之色,他的双臂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向着后方倒退而去。

这个人类,怎么如此之大的力量!

他的仙山,可是比这个人类的仙山更高的,他的气息更强,倒退的应该是这个人类才是,结果却是人类的力量更强,造成这样的后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个人类的肉身强度远远超过自己。

他们狱族的肉身强度,在六大异族之中虽然不是最强的,比不过某些特殊的妖族,也不如一些特殊的兽族,更不如那些恶族,可总体来说也是较强的一类了,可如今的情况,却是他的肉身强度输给了一个人类。

他也知道,人类之中有许多天才,若是有人类强者都的肉身强度超过他,他也能理解。

可问题是,眼前这个人类不只是超过他那么简单,是完全碾压了他,否则不会有这种结果的。

拥有碾压他的力量,确定这是一个人类?

他心中惊骇之下,体内气息再次涌动起来,他的双手之上,一股股褐色的光芒汇聚,随着他双手向着下方的山岳一挥,下方的大山之上,一股股大地之力猛然涌出,汇聚到虚空之中,只是短短的瞬间功夫,这气息已是凝聚成了一座巨大的陨石,从虚空之中坠落,向着曹振重重的砸下。

既然对方的肉身力量强,那便不给对方施展肉身力量的机会,他的仙山更高,他的气更强!

曹振抬头望了眼虚空之中,宛若天外陨石一般砸落下来的巨石,手掌之中,一团团紫色的光芒汇聚。

下一刻,虚空之中,一道闷雷声炸响,一道紫色的雷霆破开乌云,仿佛是天劫一般,从九天之外坠落而下。

雷霆威能浩荡,速度更是快的惊人,虽然他的法术释放的更晚,却是后发先至,重重的轰击在这巨石之上。

霎时间,轰然一声仿佛天际炸裂的巨响声传出,巨石在这雷霆的轰击下,四分五裂,向着四面八方飞落而去。

“这……”

狱族强者丑陋的脸上,宛若青狼一般的双眸之中露出一道凝重之色,这是玄阶的法术!….人类,最让他们头疼的一点,除了有那些天赋超绝的天才之外,便是人类所掌握的法术了,人类总是会施展出一些威能惊人的法术。

就像是现在,明明他的仙山更高,只是比拼修为,明明是他的修为更强,可就是因为对方拥有那玄阶法术,却是挡住了他的攻击。

巨山碎裂,四分五裂的山石,向着四周冲击而去,有不少更是直接落向了正在交手的几人与狱族。

正心仙忽然感觉到一阵凛冽的劲风袭来,目光向着一侧望去,看到一块碎裂的山石砸落而来。

他匆忙之中,连忙挥动手中的长刀,向着这山石斩去。

一道凌厉的刀气迸射而出,直直落到了山石之上,顿时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山石之上,一股股厚重的山岳气息涌动,阻挡着袭来的刀气。

刀气落下,只是在这山石之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正心仙双眸之中顿时露出一道惊诧之色,他虽然一直在与一个狱族交手,可他也一直注意着四周的战斗,他知道,这飞来的巨石乃是,曹振施展法术,轰破的对方的山石后,碎裂的巨石。

即便是如此巨石,虽然自己没有施展全力,可自己怎么也是一个仙道领域的存在,在自己的领域加持之下,一刀之下竟然没有破开对面的巨石!

眼看巨石已是落到他的面前,他不得不挥动手中长刀,迎着巨石一刀斩在巨石之上。

顿时,巨石发出一声脆响,从中间断成两瓣,向着他身体的两侧飞出。

可因为阻挡巨石的缘故,他的面前,那个狱族的攻击压砸落而来。

眼看,他就被要被这狱族集中,一侧,忽然又是一块巨石飞来,重重的砸向攻击他的狱族。

这同样是被曹振破开山石之后,飞来的巨石。

这狱族不得不挥手阻挡巨石,这才延缓了对正心仙的攻击。

忽然,就在下一刻,一道冰寒之气从侧面袭来,四周的虚空在这寒气的影响下,浮现出一层层的寒霜。

正心仙眼前,那个狱族的身上也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冰霜。

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这些冰霜骤然凝结。

与正心仙交手的狱族骤然大惊,他体内的气息急速涌动,身上更是浮现出一层炙热的火红色光芒,似乎是想要将他身上冰霜驱散。

可只是瞬间功夫,他的周身,无数的冰花浮现,将他所在的空间瞬间冰封起来。

是冷霜仙子的仙道领域!

正心仙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道惊叹之色,冷霜仙子一个人地方对方三个人,竟然还有时间前来协助自己。

不,应该不能说是协助自己,冰霜仙这是直接要灭杀对方。

他的面前,那个狱族被冰封住之后,一朵朵冰花却是瞬间爆开,如同黑夜之中,放出的灿烂烟花一般爆开。

顿时,虚空中传出一声声响彻的爆炸声,他所在的这一方空间不断的炸裂,空气波动之下,荡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而那个狱族身上的冰霜也在这一刻全部炸裂开来。

一时间,他的手臂、腿上、躯干上全身每一个处地方都炸裂开来,瞬间变的如同血人一般,他的气息,更是瞬间衰退下去,神下的领域也一下变的的黯淡起来。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他已是被重创。

冷霜仙子身后,另外三个狱族发动的攻击几乎在同一时间落下,一时间,三道骇人的光束直冲而来,似乎是要将这一方空间都给绞碎一般。

间不容发之际,冷霜仙子的背后,突然出现一面六边形的镜子,这面镜子与寻常出现的镜子不同,并非是铜镜,而更像是一面坚冰。

眨眼间不到的功夫,镜子急速变大,将冷霜仙子整个人都给挡在了后方,随之三道光束坠落砸在,这坚冰一般的镜身之上,发出一阵阵巨响之声,坚冰也随之疯狂的晃动起来,甚至上方都浮现出三道清晰的裂痕,可这镜身并未碎裂。

黄阶上品的法宝。

正心仙只是看了一边,瞬间判断出这法宝的品阶,他虽然是大教的弟子,可他的身上也没有黄阶上品的法宝,只有一件黄阶下品的法宝。

至于冷霜仙子,那等天才,有黄阶上品的法宝,倒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冷霜仙子借着光镜,阻挡住对面三个狱族的攻击,随之猛然转过头来,向着正心仙低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杀了他,然后帮你师妹。”

她所说的,自然是被她重创的那个狱族。

至于为什么说让正心仙去帮正雅仙,而不是帮她,原因更是简单。她自己灭杀这三个狱族已经足够了,刚刚若不是看正心仙有危险,出手帮了正心仙,她此时已是重创对面三个狱族中的一个了。

这些长空教的人,实在太差劲了。身为大教弟子,而且已经达到了仙道领域,不知道修炼多少年了,这么多年的时间应该经历过不少战斗,怎么会如此没有经验,面对突发的攻击,应对实在太差劲了。

倘若换作是她,必定会借着那飞落的巨石攻击另外一个狱族,而不是硬挡巨石的攻击。

不止是正心仙,她发现,长空教的三个人,战斗的经验似乎都不是很丰富。

正雅仙和正源仙面对的都是与他们修为相同的对手,可两人都是被压着打。

倒是那个曹振,却有些出乎意料的强,曹振的仙山明明比对面的狱族低了十丈,可如今曹振竟然没有落入下风,甚至一直牵制着对面的狱族,不让其支援其他的狱族。

冷霜仙子向着曹振的方向看了一眼,很快收敛心神,体内寒气疯狂涌出,全力向着眼前的三个狱族攻击而去。

她虽然是以一第三,可她的修为要比对面三个狱族强出太多太多,她全力攻击之下,对面的三个狱族很快开始败退起来,而虚空之中,更是不知不觉间飘满了雪花,这里的温度也明显比别处要低许多。….忽然,虚空之中,无数的雪花向着一个方向急速凝聚,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冰棺将对面三个狱族之中的一个狱族冰封住。

冰棺之中,那个狱族全身冰冻,根本无法动弹,他疯狂的运转体内的气息,想要将四周的寒冰融化,可是他运转体内气息之下,惊讶的发现,他体内的气息流动的速度远比平时慢了太多。

他根本无法将四周的寒气融化,甚至这些寒气还不断的侵入他的体内,似乎是要将他体内的气息也冰封住。

他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只能望着冰棺的外面,希望他的同伴能够便能够帮他击碎冰棺。

可之前,他们三个联手,都被冷霜仙子压制,如今他被冰封住,他剩下的两个同伴自保都是问题,更不要说帮他击碎冰棺了。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他的两个同伴已是被冷霜仙子斩杀。

而冷霜仙子仍旧没有管他,而是向着四周看了一眼。

远处,曹振仍旧在牵制着对面的那个狱族,正雅仙在有了正源仙的帮助之后,已是压制住了她对面的狱族,灭杀对方也只是时间问题。

倒是正源仙身上,已是多了一道伤痕。

冷霜仙子心中无奈叹息一声,这长空教的三人实在太差了,她的手中一道道冰寒之气汇聚,瞬间凝聚成一根冰霜之枪。

下一刻,冰枪骤然从她的手中射出,直冲正在与正源仙交手的那个狱族而去。

冰枪射出,这一方世界的温度骤降,似乎瞬间落入十万年不化的寒冰之中。

冰冷刺骨的寒气,似乎要将所有人都活活冻成冰棍一般。

这冰枪明明是向着对面的狱族刺去的,领域之中的寒气也是尽数向着对方涌去。

可冰枪从一旁掠过,正源仙却是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要被冻裂了一般。

他从未感受到过如此冰寒的气息,即便身为仙道领域的存在,身子都被冻的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了一下。

他的对面,狱族望着忽然袭来的长枪,身子迅速向着一旁退让而去,长枪几乎是擦着他的身子飞过。

下一刻,就在长枪飞过他身体的瞬间,却是忽然发出碰的一声闷响,随之无尽的碎冰向着四周迸射而去。

每一片碎冰都宛若,深埋在地底之中,几十万年都没有融化的寒冰一般,充满了能够冻裂天下万物的寒气,同时每一片碎冰都宛若,一位位仙道领域的高手,射出的暗器一般,充满了无尽的锋芒。

这一片片的寒冰并非只是射向了对面的狱族,甚至将正源仙都包涵在了其中,只是射向狱族的寒冰更多,射向正源仙的寒冰更少一些罢了。

正源仙万万没有想到,冷霜仙子的攻击竟然还会落到自己的身上,毫无准备之下,他的身上的护体仙气、肌肤被一片片锋利的冰片割开,冰寒的气息涌入他的体内让他整个人的身躯都不受控制的随之一僵,那刺骨的寒意,似乎瞬间将他的身体,将他的血液,将他体内的每一处都冻僵了一般。….而他的身侧不远处,那个狱族的身体同样出现了明显的僵硬,他更是能够从对方的身体表面看到厚厚的一层寒霜,冷霜仙子的攻击毕竟是针对的对面的狱族,那寒冰之枪也是从狱族的身侧爆开的,他都感觉到自己整个人似乎是被冻僵了,更不要说首当其冲的狱族了。

高手之间的战斗,出现片刻的犹豫都会导致落败,更不要说,出现片刻的僵硬了。

下一刻,冷霜仙子的身躯飘然而至,她伸出一根白皙如雪的手指向着身前的方向一指。

只是看似非常轻灵的一指,她的手指之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寒芒,随之寒光闪动,只是一抹寒星飞出,却给人一种仿佛是有一座冰山从极北之地飞落而来砸在了对面的狱族身上。

顿时,对面的狱族整个人身上的冰霜完全凝结,随之冰霜碎裂,连带着,这个狱族的身躯,也出现了明显的碎裂,一块块被冻住的肌肤、乃至骨骼,随着冰霜的碎裂而一起碎裂。

玄阶法术!

正源仙面色一凝,这等威能的法术必然是玄阶法术无疑了,他感受着自身寒气的消散,也迅速反应过来,手中利剑猛然刺出,霎时间无数剑影射出,剑气之密集,仿佛是倾盆大雨骤然降落。

数之不尽的剑光射入对面狱族那被冻裂的身躯之中,割开对方的一条条经脉,割开对方的五脏六腑……

对面的狱族,虽然拥有四百丈高的仙山,可接连被两个仙道领域巅峰的强者攻击,整个人的气息也瞬间衰落下来。

“杀了他。”

冷霜仙子低呼一声,目光已是落到了一直与曹振交手的,对方最强的那个狱族之上。

这个狱族眼看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去,一时间,巨大的双眸之中透露出一抹焦急之色,他疯狂的向着眼前的人类轰击而去。

他们在这里已经埋伏了许久,就等实力差不多的队伍到来之后,灭杀对方。

之前也有队伍到来,可他们都没有出手,那些队伍,不是太强他们不是对手,便是太弱,杀了得不到什么功劳,同时太弱的队伍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宝物。

这支五人的队伍在他们看来是再合适不过,可谁想到,对方之中竟然有两个如此之强的人。

那个女人便不说了,简直恐怖的吓人!

而眼前的这个男修同样强的过分,他的仙山明明比这个男修的仙山高了十丈,可战斗起来,他却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比对方强。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对面的人类男修单打独斗,在没有人插手的情况下,他们继续战斗下去,对方甚至会战胜他!

如果不是这个男修,他本能缠住对面最强的女修,那样他们的人便不会被轻易灭杀,到时候,击杀对面三个最弱的修士之后,他们八个联合,是很有可能取胜的。….结果,这个人类男修一个人便缠住了他,让他从头到尾都无法空出手来,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同伴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他的同伴都死了,他连对方一个修士都无法灭杀,更不用说对面五个人了。

他瞬间想到了逃。

可对方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这个人类男修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对方的战斗经验也太丰富了。

他们狱族也是非常好战的种族,他与其说是一路修炼到仙道领域的境界,不如说是一路打到了仙道领域的境界更为恰当。

可偏偏与眼前的人类修士战斗之后,他惊讶的发现,这个人类修士的战斗经验甚至比他还要丰富。

他数次想要狂攻,然后借机逃跑,全部被对面的人类修士给看穿,拦住了他的退路。

而如今,他的同伴已经全部死去,或是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他还没有逃走。

忽然,他的眼前,对方人类之中,最强的那个女修已是迎面飞来,对方的手中,更是抓着一柄长枪猛然刺来。

长枪的速度并不慢,却也没有达到那等,让他无法阻挡的地步。

可在这个女修士长枪刺来的瞬间,那个男修也同样一剑刺出,那一剑刺出的方向实在太过刁钻,他若是想要躲避女修的长枪,势必会被这一剑刺中。

该死的人类!

这两个人类如此默契,一定是那等师姐与师弟的关系,或者是道侣。

只能躲开一人的攻击!

他瞬间有了决断,身子迅速向着一旁躲闪而去,同时手中的双刀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他选择躲闪女修的攻击,毕竟那女修的修为更加恐怖,尤其是那寒气更是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头疼。

一剑落下,直接刺穿他的身躯,锋利的坚韧从他的前胸刺入,从他的后被贯穿。

他感受到体内传来的剧痛,脸上闪过一道狰狞之色,刺中自己,这个人类也别想好过!

放下,他明明知道,无法躲过对方的攻击,可还是挥动了弯刀,并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刺中眼前的男修!

如今他逃已是逃不了了,逃不出去的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既然是死,他也不能让对方好过!

锋利的刀刃划过,眼看就要刺中眼前男修的脖颈,突然,他的眼前那个男修的身子却是诡异的一扭,那一瞬间,对方的双脚似乎不是踩在虚空之中,而是脚踏高空之中的繁星,身体瞬间横移,躲过他的弯刀。

这是什么身法?

这个狱族骤然瞪大双眼,双眸中尽是一片不可思议之色,他突破到入籍的修为境界,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战斗,可他却从未见到过如此诡异神奇的身法。

一旁,冷霜仙子看着忽然间扭动身躯,躲过弯刀的曹振,似乎总是挂着冰霜的脸上甚至都闪过了一道错愕之色,前进的身躯也微微一缓,随之她猛然反应过来,手中长枪毫不留情的刺在眼前狱族的脖颈之上,随之她体内的冰冷的仙气宛若火山喷发一般猛然爆发,无尽寒气涌入对方体内,将对方体内的一切尽数冰冻。….当温度冰冷到一定的程度之后,狱族体内被寒气所包裹的经脉、五脏六腑,尽数爆开!

曹振转身躲开狱族的攻击之后,也猛然反身,一把抓住还插在狱族体内的利剑,体内仙气也随之猛然一吐,顺着对方的身躯猛然冲入对方体内。

一时间,他与冷霜仙子的仙力尽数涌入这个狱族体内,两种不同的气息疯狂的肆虐之下,狱族的身躯轰然爆开,一块块碎肉横飞。

只是一瞬间,狱族已是死的不能再死。

而另外一边,正心仙与正雅仙两人联手之下,也终于灭杀他们的对手。

正源仙也已是灭杀被冷霜仙子重创的狱族。

一时间,八个狱族只剩下,那个被冷霜仙子的冰棺,给冰封住的那个。

而他在冰棺之中,在寒气的侵袭下,双目也渐渐的闭上,虽然未曾死去,可显然也活不了多久了。

冷霜仙子也未曾理会这个狱族,而是望向死去之后,从空中摔落在地上的七个狱族,低声道:“最强狱族的战利品归曹振,剩下的七个狱族,冰棺中的也狱族战利品也归曹振。那个剩下的六个狱族,五个的战利品归我,你们三人分一个战利品。”

他们五个人,她只是分给长空教三人一个狱族的战利品,在她看来,这样的分配,没有一点问题。

长空教的三人的确帮忙了,这可三人真的也只配分一个狱族的战利品。

这三个长空教的人,所展露出的战斗力,远远无法与他们的修为相匹配。

反而是曹振,展露出远远超过他修为的战斗力。

正心仙听到冷霜仙子,只留给一个狱族的战利品,脸上顿时露出一道不满之色。

只分给他们一个狱族?他们三个刚刚也是拦住了三个狱族的。可不等他开口说话,一旁的正源仙已经开口道:“没有问题,如此再公平不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着自己的师弟和师妹传音入密道:“不要争执了,我们与这两人一起,的确是占了便宜。

我们此行,其实也不是为了来此处掠夺资源,我们是被迫进入这里,不得不进入此处。

这只是我们遇到的第一波攻击,之后我们还会遇到更多的攻击。这些狱族你们也看到了,若是没有他们两人,我们必死无疑。

想要活下去,我们必须要与两人一起,没有必要,为了这些资源而得罪这两人。

尤其是那个曹振,之前我们都小看他了。

他的剑法、肉身强度都极其的恐怖,还有最后展露出的身法,更是一绝。

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隐藏了一部分修为。比如说,他其实是拥有四百三十丈,四百四十丈的仙山。”

正雅仙子有些不解道:“隐藏修为?他为什么要隐藏修为?”

正心仙传音入密解释道:“后续是为了留一下后手吧,毕竟他是一个人在外,必然要保留一些底牌的。”….正源仙传音间,曹振已是与冷霜仙子将几个狱族的法宝以及乾坤袋收走。

冷霜仙子此时飞落到了冰棺面前,抬手落到了冰棺之上,纤细的手指触碰下,冰棺顿时消散,而冰棺之中的狱族已是没有了一点声息,一个仙道领域的狱族就这样被活活冻死。

冷霜仙子拿走对方的乾坤袋之后,看都没看,直接扔入她自己的乾坤袋中,随之抬头向着曹振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一道看待同等存在一般的赞赏之色道:“剑法不错,身法更不错。”

仙山相差十丈看起来已是非常明显了。

曹振能够在比对方的仙山矮十丈的情况下,还能够潜质住对方,甚至刚刚曹振所展露出的实力,尤其是最后的身法,她确信,曹振留力了,否则以那身法,曹振若是全力进攻的话,他所面对的那个狱族,应该已经受伤了。

如此一来,那就更加的恐怖了。

还有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曹振,可曹振与她配合之下,出手的时机角度,都把握的极佳,如同认识多年一般。

能够做到这一切除了无比精妙的剑法之外,还需要丰富的战斗经验。

拥有那等丰富战斗经验的人,应该是一个好战之人,那不是切磋便能够拥有的战斗经验,是需要一次次与人生死搏杀所领悟的战斗经验或者说是战斗本能。

可她偏偏又没有听说过曹振的名字。或者,这个曹振只是一个假名?

她心中虽然疑惑哪里冒出来如此一个高手,可对方既然不说,她也没有询问。

众人迅速收拾战场之后,很快动身向着前方飞去。

他们刚刚在此处战斗,如此之大的动静,必然能够引起其他人或是其他狱族的注意,为了避免麻烦,最好还是快速离开。

众人又飞行大概两柱香的时间,他们再次遇到一伙狱族的偷袭,这一伙狱族的数量虽然没有之前那一群狱族的数量多,可是实力却更强,曹振甚至无法再像之前那般划水,四百二十丈仙山的修为,展露出了一些真本事,这才配合冷霜仙子将这几个狱族尽数灭杀,而正心仙和正雅仙子甚至在战斗中,都受了伤。

曹振发现,长空教的这三人,是真的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正常情况下,只要是战斗经验丰富一些的人,都不应该受伤的。

这三人给他的感觉是,别说有过生死之间徘徊的经验了,他们恐怕与人真正的敌人交手的次数都没有多少,他们的战斗,更像是与人切磋,而不是要灭杀了对方。

他甚至怀疑,中州的修仙界是不是没有那么残酷,可冷霜仙子显然又是那等战斗经验非常丰富之人。

他只能认为,长空教的三人,是比较特殊的几个。

几人一路飞行之下,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而他们再次看到了人,不过却是死人。

他们五人全部都是仙道领域的存在,飞行速度并不算慢,他们虽然经历了两场战斗,可其他的修士不可能不经历战斗,他们应该是一种散人修士之中,飞在最前方的几批人之一,在他们前面的唯有三大教的人,以及附近的宗门之人。

如今,他们前方的地面上,便躺着一个个,穿着统一服饰的修士,数量之多,足有四十多人。而在这些人的四周,还躺着十几具狱族的尸体。

.

高楼大厦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