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办公室高h喷水荡肉爽文口述 哈昂~哈昂够了c到高c了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22:05 阅读:(111)



    “杨公公?”

看到高瘦的杨金水走入值房,除了严嵩不动外,徐阶和严世蕃都上前一步,表示礼貌。

这位本就是吕芳的干儿子,办事能力又强,如今替补陈洪,上位秉笔太监,以其年龄,前途不可限量,就连严世蕃都卖了个面子。

杨金水先向严嵩躬身行礼,然后再对严世蕃和徐阶行礼,取出奏本递了过来:“这是浙江的奏本,请几位阁老过目!”

严世蕃性子急,一把接过,飞速扫上几眼就明白了:“重开江南织造局?”

为了加强对丝绸贸易的管理,明廷曾经设立江宁、苏州和杭州三大织造局,统称江南织造局。

不过历史上的明朝织造局,早是久经停废,毫无存在感,别说嘉靖一朝,直到明朝灭亡,都没有启用,真正重建恢复的,要到清朝顺治年间了。

而相比起清朝的织造局,由内务府派人管理,明朝则由太监管理,或者说从堡宗以后,提督营造、珠池、银场、市舶、织造等,都是宦官管理,到万历年间,天下的矿监税使甚至都由宦官担任,弄出了大乱子。

相对于其他时期,嘉靖朝的宦官权势是很小的,所以严世蕃才能跟户部扯皮,等到了崇祯朝,魏忠贤被扳倒后,崇祯又很快成立宦官衙署的“户工总理”,令大太监张彝宪总署户工之权,控制国家财政,就没工部和户部的官员什么事情了。

如今正如杨金水所言,这还是司礼监提出的不成熟建议,态度是谦虚的,递上奏本后,恭敬地站在旁边等待。

“这法子不错,是该广开财路了!”

严世蕃向来不管其他官员死活,但财政窘迫到这个地步,连贪污都不方便,确实要开辟新的筹钱之路,对于江南织造局是很心动的。

只是看到张经和李天宠的署名,这位小阁老眼中厉芒一闪。

这两位并非严党中人,之前又派赵文华去东南抢功,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政敌,如此大事岂能由他们牵头?

不过没关系,踢出去便是,严党最擅长将胜利的果实窃取过来。

严世蕃立刻露出悲痛之色:“我来时就听户部杨侍郎说,有些省份已经把赋税征到了五年之后,实在忧心不已,这是寅吃卯粮啊!”

“那卯粮吃完以后,我大明朝还有什么可吃?户部这个家要怎么当?可怎么得了?”

“是以重开织造局,我以为势在必行,需尽快将大明的货物卖向海外各地,填充国库!”

说到这里,小阁老的眉宇间流露出的,是忧国忧民之情,仿佛大明两京一十三省,是在他的肩上担着。

杨金水侧目,默默学习这份恬不知耻。

徐阶则温和地赞同:“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小阁老有理!”

就在杨金水松了口气,觉得这事成了的时候,一道苍老却威严的声音响起:“织造局关系国家大事,岂能如此轻率?”

堂内顿时一静。

严世蕃怔住,徐阶抿了抿嘴,杨金水也露出诧异之色。

就见严嵩缓缓上前,拿过奏本,看了看后评价道:“立论轻率,大而无当,东南的倭患尚未完全平复,织造局开了,如何能确保海路畅行?倘若被倭贼劫去货物,岂非雪上加霜?”

严世蕃脸涨红了,张了张嘴,终究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徐阶微微点头,脸不红心不跳地赞同:“此乃老成持重的谋国之言,严阁老有理!”

杨金水脸上依旧带着谦逊的笑意,脸上甚至看不出半点被拒绝的不悦:“严阁老之意是?”

严嵩道:“杨公公有心了,但关于织造局的事,先放一放吧。”

杨金水微微点头,再度行礼:“咱家告退了!”

目送杨金水不紧不慢地离去,严嵩看向严世蕃道:“严侍郎在这里稍候……”

又对着徐阶道:“徐阁老,我们走吧!”

两位阁老拿起青词,朝着谨身精舍里面走去,只留下严世蕃胸膛剧烈起伏,眼中怒意闪烁,在屋内转起圈子来。

“当着外人的面,驳我的面子,就不怕伤着我?有这么当爹的么!可恶!!”

但这位再是乖戾,也终究不敢在内阁咆孝发作,转了好多圈,终究平复下来,露出沉思之色。

漫长的等待后,与嘉靖一起向天祈祷的严嵩和徐阶终于回归,严世蕃的神色已经完全恢复,与徐阶假惺惺地告别,扶着严嵩一路出了西苑。

回到家中,婢女下人涌上,服侍着两人入了正堂后,严世蕃才开口问道:“父亲可以告诉儿子原因了么?”

严嵩以一贯的调子,慢吞吞地道:“很多方面,此事风险很大,就不该由你来出头……杨金水是个人才,将来接吕公公班的,指不定就是这位,你可以与他多多往来。”

严世蕃皱眉:“想要赚银子,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情,父亲既然看好杨金水,为何不顺势卖他一个好呢?这织造局的重建,可是关系到内廷的影响力,能否再次扩充到民间的!”

严嵩道:“你觉得能?”

严世蕃道:“本朝初年,陛下就将天下各地的镇守太监、税收太监尽数革除,东厂又被锦衣卫压得抬不起头来,纵观我大明,不用宦官,以本朝为最……”

“可此前陈洪任了东厂督公,却于江南遇害,如此一来,陛下再不抬一抬内臣宦官的地位,恐怕就真的要失衡了……”

“吕芳正是看准了这个机会,才派了杨金水出面,如今司礼监推行织造局,不仅缓解国库空虚的危机,还能顺理成章地让内臣的影响力重回民间,没有比这个再合适的机会了!”

严嵩露出赞许:“你静下心来,是能把大事想明白的。”

“这确实是吕公公的打算,他在用杨金水为秉笔太监时,就应该考虑到了这点,不然以吕公公的沉稳,还会再压一压杨金水,省得出头太快,栽了跟头……”

严世蕃倒是听湖涂了:“既然父亲知道吕公公的安排,那又何必阻拦呢?这不是凭白得罪人么?”

严嵩问道:“老夫刚刚是怎么拒绝的?”

严世蕃眉头一动:“父亲并没有拿祖制说事,而是批判张经和李天宠的提议‘立论轻率,大而无当’……”

想要反对织造局很简单,“不许寸板下海”是祖制,祖宗之法不可变,一句话就顶回去了!

想要赞成织造局也很简单,海禁的核心,禁的是民间贸易,官府赚钱是不拦着的,真要不许寸板下海,郑和下西洋是怎么回事?

官字两个口,向来是正反话都能说,不过如果要从祖制为出发点,以后想要改变,倒是难了。

严世蕃说到这里,已经意识到,这位老父心中是赞同织造局的:“父亲否了此次的提议,是准备后面由我们的人提出?这张经和李天宠,不值得如此郑重对待吧?”

严嵩提醒:“浙江不止张经和李天宠,还有胡宗宪。”

严世蕃都把那个小官给忘了:“区区一个七品小官……”

严嵩摇头:“胡宗宪在军中颇有威望,将领拥护,得锦衣卫举荐,已经被陛下记在心里,提及过三回。”

“别看此人现在还是巡按御史,用不了多久,就是青云直上,任右佥都御史,巡抚浙江,将来总督江南兵务的,或许就是他了。”

“可惜了……”

严嵩叹了口气,显然为胡宗宪这样的人才,没有投靠严党感到惋惜。

严世蕃的眼中则冒出凶光来:“父亲看得长远,我们便是把张经和李天宠调离了浙江,真要由胡宗宪接任,到时候江南织造局重开,反倒为此人做了嫁衣裳!如今财政窘迫,织造局乃财源之地,万万不能为胡宗宪所控!”

严嵩道:“还有户部尚书方钝,此次户部只能匀出三十万两,他还记挂着‘湖南免山粮,湖北免水粮’,要免两地百姓的赋税……”

严世蕃是工部侍郎,而如今的工部尚书欧阳必进是他的舅舅,也就是严嵩妻子欧阳氏的亲弟弟,在他眼中,工部无疑是严党的地盘。

至于户部尚书方钝,则是明确的反严一党,“崇俭节用,以丰天下”,遇灾荒之年,都是上奏发粮账济灾民,以民生为重,嘉靖对此是夸赞的。

但严世蕃了解那位的虚伪,知道老父既然提及方钝,就说明这位已然失去了圣宠,将君和民的位置弄反了。

误了君父的修炼,那救多少百姓都不行,这位小阁老立刻冷笑道:“将浙江换上我们的人,把方钝那老物排挤到南京去,再重启江南织造局!”

严嵩略带浑浊的眼神看了过来:“能办到么?”

严世蕃傲然:“当然能,请父亲拭目以待,不出一年,我定将这群人收拾掉!”

严嵩点了点头,精力不济了,就闭上了眼睛。

但严世蕃却急了:“父亲,我的银子还没着落啊,陛下指明了工部,你可不能不管我?”

严嵩重新睁开眼睛,叹了口气:“你给个准数,修龙神庙和真人府,到底要多少银子?”

严世蕃皱眉:“主要是陛下催得急,倘若修个十年八年的,那三十万两倒也勉强,现在要尽量在一年之内完工,那工匠要翻数倍,各种建材也得速速运入京师……”

“现在龙神庙选在西山的龙潭,要求的形制还最高,所有殿宇得覆以黄琉璃瓦,围墙都要用黑绿二色的琉璃瓦,得建下陛下圣驾时的行宫!”

“真人府则是要修建得比藩王都要华丽,陛下是铁了心要拉拢李时珍,去年景王和裕王行冠礼出宫,藩邸都没那般用心!”

严嵩眼中露出警惕,喃喃低语:“陛下在李时珍花的代价越大,就越看重他……”

严世蕃还在算自己的账:“现在工部四清司吏以下属的众多厂库,早在这些年间的大兴土木中耗了个干净,工料采买、工匠役银征发,正在向各省征集……”

“本来今年的大工程,在年初议事里都说得清楚,谁料到临时加了这些,别说三十万两,五十万两都够呛!”

“若依儿子的估计,七八十万两才足够,一百万两则能确保在工期内完工,并且让陛下满意。”

严嵩听到一百万两,老脸首度变了色:“这么多?”

严世蕃把手一摊:“真就这么多,我绝无夸大!”

严嵩睡不着了,皱纹深刻,唉声叹气:“去年两个省的大旱,一个省的大水,北边鞑子袭扰大同,东南给了满饷去讨倭,宫里又着了一场火,若不是陛下念着自己是万民的君父,宵衣旰食,这日子都不知是怎么过来的,现在还突然多出了一百万两的开销……”

听到前面,严世蕃尚且面无表情,听到最后,则实在绷不住了,嘴角一撇,强调道:“那我也是不可能贴钱的,工部又不是我的!”

严嵩道:“是也不能,这个口子自是开不得的,你再想想法子,看看能否从别处征集些钱财,龙神出世是普惠万民的,不能只让朝廷担担子……”

每每大事拿了主意,又没有解决的办法,严嵩就让这个鬼才儿子出主意。

严世蕃确实也能拿出主意来,此刻目光不断闪烁,突然道:“这龙神庙与真人府,是不是该算一部分在道门的开支里?”

严嵩怔住:“你要从陶仲文身上掏出这笔银子?修行之辈可不好招惹!”

严世蕃笑道:“陆炳对陶仲文恨之入骨,之前还明确邀请我对付陶仲文,那个人情我想拿下,但至今没什么好的出手机会,这不正赶上了?”

“为修真人府,将道门的钱财截下,这消息传出,陶仲文第一个恨的也是李时珍,等陶仲文斗倒了李时珍,还有陆炳要他死……”

“如果这老道士,真的有能耐到将李时珍和陆炳都收拾掉,孩儿就舍了脸面,去登门赔罪,将这次的钱财如数奉还,还不成么?”

严嵩沉吟片刻,闭上眼睛,说出最后一句:“就这么办吧,为修真人府,苦一苦天师!”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