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看视频 做到一半就软了怎么办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21:10 阅读:(54)



    漠风城的气氛,突然变得极其诡异。

四门紧闭,城内无数甲士往来巡弋,整个城池的内外联系彻底断绝。甚至,就连平日里进进出出,贩卖瓜果蔬菜、猪肉柴火的底层百姓,也都断了生意。

换成正经人间皇朝,这般封城,只要三五天时间,就会出大乱子。

但是神胤皇朝、贪狼之国的百姓,早就被国主、领主们折腾惯了。

漠风城封闭了大半个月,底层百姓已经有人开始啃树皮为食,拆梁柱为柴,市井已经萧条得犹如鬼蜮,但是居然太太平平,安安静静,不见丝毫骚乱。

百姓们不见骚乱,乱的自然就是漠风城主一家子!

也不知道鱼孤傲对鱼餮军,还有他的一家子儿孙说了些什么,总之,鱼餮军还有一众儿孙,全都开始疯狂入魔的,修炼一门鱼孤傲传下的‘神奇秘法’!

渐渐地,有风声从城主府中传出——鱼孤傲许诺,漠风城一脉儿孙中,谁能第一个将这功法修炼至大成境界,他就会将其带回飞狼郡城,当做接班人来培养。并且,鱼孤傲许诺,一旦被选中的儿孙,未来修炼到佛陀境界,他就会立刻退位让贤,将郡主宝座交给这个‘幸运儿’!

是以,鱼餮军的一众儿孙,都开始不眠不休的修炼这门秘法。

甚至,平日里最癫狂,最暴虐,最喜欢鱼肉、戏弄百姓的鱼典丰,这些天,也都老老实实的在城主府内闭关,正儿八经的修炼这门据说‘直指佛主至高妙境的无上秘法’!

因为修炼途中,不能有任何滋扰,是以漠风城封城。

而漠风城的城主府,更是被十余万精锐甲士围得水泄不通,数重城防大阵级别的防御阵法将城主府彻底封锁,就连一只苍蝇都无法飞进去。

尤其鱼孤傲带来了好些飞狼郡的着名大将,其中不乏佛陀境的大能高手。

面对如此森严的封锁,一心一意来复仇的本愿,也只能和其他被封锁在城中进出不得的百姓一样,这几日都蜷缩在街头,默默的啃着冷馒头,静静的等待着时机。

相比在街头露天席地啃窝窝头的本愿,卢仚和大牯牛的小日子过得可真好。

偌大的城主府,俨然成了卢仚的后花园,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尤其是他第一天就找到了城主府的小厨房所在,和大牯牛整日里蹲在厨房附近,找了个清净楼阁放肆的大吃大喝,静静的看着城主府内群魔乱舞、勾心斗角,端的是赏心悦目,不知道有多快活。

“吓,换成其他人,被人忽悠着修炼这等恶毒秘法,我是一定要出手阻止的。”卢仚端着海碗,大口大口喝着美酒,冲坐在对面的大牯牛翻了个白眼:“话说,你自己长得‘牛模牛样’的,你在这里吃五香牛肚下酒,你这样,好么?”

大牯牛比卢仚大了好几倍的大眼珠子,朝着他还了一个极其有力的大白眼。

他端着酒坛子,‘咕冬’几口老酒灌了下去,抓起一块炖地稀烂的牛腩肉,‘呱唧呱唧’的啃得不亦乐乎。‘牛模牛样’又怎么了?他只是长得像牛,他自家族群和牛根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这肉,炖得香,好吃!”大牯牛含含湖湖的都囔着:“回去了,要把家里的几个蠢婆娘狠狠打一顿,她们平日里炖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好端端的肉,硬是能炖出一股子青草味,真是死性不改!”

不等卢仚开口,大牯牛继续都囔道:“不要说我们一族是食草的,没错,我们一族,是吃草的,但是肉香,酒香,所以我们当然也能吃肉喝酒……哎,你们人族,不是经常说什么以形补形么?我长得像牛,所以我吃点牛肉我怎么了?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卢仚被怼得哑口无言。

老僧红尘留下的解说中,说大牯牛这一族‘老实憨厚’、‘淳朴善良’……你看看这厮,有一点儿‘老实憨厚’的嘴脸?有半点儿‘淳朴憨厚’的模样么?

大牯牛倾斜酒坛子,在兔狲面前的海碗里,又倒了一大碗酒。

兔狲惬意的抖了抖身上长毛,伸出舌头,一小口一小口的舔舐着酒水,同样是舔得不亦乐乎……可怜的翠蛇,被兔狲当做泡酒的材料,整个盘成了一盘泡在了海碗地步,此刻正生无可恋的泛着白眼,吐着泡泡!

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老交情,翠蛇真想一口毒液混在酒水中,毒不死这头该死的野猫子,可也要坑得他腹泻三个月不可!

大牯牛给兔狲喂了一大块炖得稀烂的牛蹄筋,很好奇的看着卢仚:“可是,老爷,您的修为虽然弱了些,体格也不经风了一些,但是这城里的一群蝼蚁,也是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弱鸟……你干嘛还在这里躲躲闪闪的?”

他昂起头,挺起胸膛,傲然道:“我们一族做事,向来直来直往,从来不遮遮掩掩的。这城主不是个东西,那就弄死他呗……干嘛还要躲在他家里混吃混喝?”

摇摇头,大牯牛叹了一口气:“虽然说,混吃混喝的小日子过得蛮惬意的!”

卢仚冷哼了一声。

他看了看大牯牛,沉吟片刻,喃喃道:“一个呢,想要看看神胤皇朝究竟是什么模样,人心能烂到什么程度……还有一个呢……我有点忌惮!”

大牯牛瞪大了眼睛:“忌惮?那就是害怕喽?老爷您害怕什么?早说啊,您有什么忌惮的,只要一声令下,老牛我阖族上下无数壮硕好儿郎一涌而出,妥妥的将他踏成肉泥!”

卢仚就斜了他一眼。

呵呵,踏成肉泥!

寻常对手,卢仚相信,大牯牛一族还真能轻松将对方打杀。毕竟,大牯牛一族,尽是被老僧红尘收服、炼化的佛国护法神魔,他们族中,就算是刚刚出生的小牛犊子,都有着大菩萨级的肉体蛮力,不等成年,肉身力量就可以抗衡佛陀!

但是这一方天地,很可能是那一头三十三年蝉所化的三十三佛陨落之地!

那厮若是真的陨落了,卢仚倒也不怕什么。

但是这三十三年蝉本身就诡异无比……而鱼孤傲拿出来的那门小都箓元魔秘,如此诡邪,其来历莫测,卢仚怀疑,这门秘法,就是三十三佛留下的后手!

若是如此,那就有趣了。

卢仚可不想贸贸然的现身,然后被人狠狠的坑一把。

“且看着……这一方天地,有点意思。且耐心等候。或许没有什么收获。但是也或许,呵呵。会有出乎意料的大好处呢?”卢仚一边喝酒,一边吃肉,同时不断吸收源源不断从东方佛国用来的信仰念力。

他的修为,他的法力,他的道行,全都在这犹如海潮一般用来的信仰念力的推动下疯狂飙升……他不急,他一点都不急!

如此,过了一个月。

漠风城的城主府中,有了动静。

鱼餮军的一个曾孙儿,第一个完成了魔魂的凝炼。平日里还算有几分帅气,生得颇为俊俏的青年男子,如今已经变成了皮肤血肉近乎半透明,体内骨骼却通体呈灰金色。在夜间行走时,骨骼隐隐泛着澹澹光辉,轻柔无声,整个人好似一具空虚的人骨骷髅状风灯在离地飘行,端的是鬼气森森、骇人无比。

卢仚认真的,近距离的观察着这第一条成型的魔魂。

这位名字已经没有意义的曾孙儿,其血肉、骨骼、骨髓、内脏,完全没有了半点儿生机、精华,就好像被榨干了汁水的甘蔗渣,徒有其型,已经整个变成了彻底的废物。

但是相对应的,他完全凝成一体的魔魂强大而诡邪。

虚空中,一缕缕奇异的道韵不断向他的魔魂主动吸附过去,每一个呼吸间,他的修为、他的道行,他掌控的力量,都在不断的提升。

这种提升的效率,颇有一种烈火烹油,近乎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意味。

这厮在凝成魔魂前,不过是区区真仙一重天的修为。凝成魔魂后的第三天,这厮的修为居然一跃达到了大菩萨境的门槛上!

须知道,漠风城主鱼餮军,也才真仙境二十七重天而已。

卢仚几乎是看着,这个凝成了魔魂的曾孙儿,在短短两三天时间内,修为以一种不可思议、毫无道理的速度急速攀升。

而且,他的思维方式,他的行为举止,乃至他的一些日常的生活习惯等,在这短短两三天内,就在卢仚的眼皮底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这厮性喜美色,而且男女不忌。每天他都要祸害三五个侍女,或者火海两三个贴身的书童。但是这几日里,这厮对于美色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冲动,而是对于精血、生魂,有了极其强烈的渴望。

凝成魔魂的第一天,他自家院子里的所有侍女、书童统统遭了毒手,被他一口抽成了飞灰。

凝成魔魂的第二天,这厮院子附近巡逻的两队城主府守卫,也被他偷偷摸摸猎杀,连一缕残魂都没有留下。

凝成魔魂的第三天,也就是实力攀升到大菩萨境门槛的时候,这厮已经变得躁动不安,犹如火烧屁股一样在自家院落里转来转去,不时发出即可难当的喘息声。

终于,这一日的正午时分,这厮勐地推开院门,犹如一缕阴风一样,朝着隔壁自家兄弟的小院疾飞了过去。

平日里,漠风城的城主府,这些鱼餮军直系子孙后代居住的院落附近,自然是戒备森严,常年有近万甲士驻守四周,就是为了守护这些城主后裔的安全。

尤其是,昨日里,这厮将自家院子附近的两队守卫吞噬一空,城主府已然发现了这件事体……但是城主府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将这附近所有守卫撤空。

一路行来,如入无人之境,这厮来到自家兄弟的院子门口,右手在厚重的院门上轻轻一抹,布置了加固防御禁制的金属院门顿时无声无息融化,院门在顷刻间消失。院子里,几个正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侍女勐地瞪大眼睛,就要发出惊恐的喊叫声。

一条半透明、邪气森森的人影晃悠悠的,似缓实疾的从院子的正房中飘出,绕着几个侍女勐地旋了一圈,几个侍女就骤然干瘪了下去,然后‘噗’的一声,炸成了点点残渣灰尘飘散。

同样半透明的血肉、脏腑,骨骼成就了青金色,大白天的也散发出澹澹的幽光。同样凝成个魔魂的青年笑吟吟的看着闯入自家院落的兄弟:“小七,你就这么闯进来,是何用意?”

小七微笑着,大踏步的走向自家兄长,一声不吭的伸出手。

对方也伸出手,两人的手掌勐地轻轻一撞,就听一声闷响,两人身体同时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九子鬼父小都箓元魔秘的邪恶歹毒之处,就此展露无遗。

只要凝成魔魂,那么魔魂之间,天生就有着无比强烈的相互吞噬、相互融合的冲动……而且,一旦见面,就必定是相互痛下杀手,绝无缓和的余地。

尤其是,在那种强烈的欲望驱使下,这些凝成的魔魂不会畏惧,不会惧怕,他们一旦看到对方,就会倾尽全力的去吞噬对方,或者被对方吞噬,真的是不死不休……就算自己完全落了下风,他们也绝对不会逃走!

两人身躯爆发出澹澹的光辉,一缕缕青金色的魔光顺着他们相互接触的手掌急速的汹涌、对冲。磅礴的邪力相互吞噬、融合,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两条魔魂就已经消失了一条。

小七毕竟是占了一点先机,他比自家兄长早了几个时辰凝成了魔魂,是以他的底蕴略强。他的兄长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小七已经稳稳的踏足了大菩萨境!

让在一旁观望的卢仚感到诧异、惊骇的是——小七和他兄长,都只是刚刚踏足大菩萨门槛的修为……按理说,他们两者融合,就算一加一吧,他们最多能稳固在初入大菩萨境的修为上!

而这两个家伙相互吞噬,只留下一条魔魂后,留下的小七,居然很不讲道理的,将修为直接提升到了大菩萨巅峰境!

一加一,近乎等于一百?

“诡谲莫名!”卢仚掐着手指计算起来:“如此说来,九个儿子,八十一个孙子,七百二十九个曾孙,还有后面这么多灰孙子,若是全部成功,那么……”

卢仚脸色隐隐有点难看。

这诡异歹毒的小都箓元魔秘,难不成还能直接成就一尊佛主?

这也,未免太离谱了一些!

如果这真是三十三佛的算计,他想要做什么?

此起彼伏的惨嗥声、尖叫声,在漠风城的城主府内不断传来……有些惨嚎尖叫,是鱼餮军的子孙们发出,而更多的惨嚎尖叫,以及惊恐绝伦的哭喊声,则是城主府的仆役下人们发出。

鱼餮军一家子,老老小小数以万计,服侍、服务他们的仆役下人,更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从外界看来,长宽都只有数里地的城主府,规模并不大。

但是实际上,这座城主府也被架设了大阵,外界看上去只有数里方圆的城主府,内部的空间,实则比外界的漠风城还要大了好几圈。城主府内山林森森,庭院华美,大大小小的庭园楼阁此起彼伏,端的是美轮美奂,俨然人间仙境。

只是随着一个又一个鱼餮军的儿孙修成的魔魂,首当其冲的,就是城主府内的仆役下人,还有驻军守卫,成了他们狩猎的对象,第一批进补的大药灵丹。

到处都是幽森诡邪的笑声。

到处都是尖锐的哭喊惨嚎。

雷霆声,剑鸣声,各色法器轰击的声响不绝于耳。

这小都箓元魔秘凝成的魔魂,修为进度极快,战力极强,尤其颇有几分天魔无形无影、无声无迹的特性。那些仆役下人也就不说了,就算是驻守在城主府中的那些精锐守卫,哪怕他们组成了一座座小型的军阵严防死守,也根本承受不住这些魔魂的冲击猎杀。

短短几日内,城主府内的‘外人’几乎被屠戮一空。

也就只有鱼餮军,还有他最宠爱的几个美人,以及一批没有被传授秘法,还算是正常人的儿女后裔,战战兢兢的聚集在鱼餮军的居所庭院。

陈设华丽的大厅内,鱼孤傲端着茶盏,笑吟吟的端详着面前一块明亮的水镜。

镜光中,是鱼典丰‘桀桀’怪笑,冲着一队近千名精锐护卫疯狂扑杀的场景。

这一队精锐护卫,是鱼餮军用来驻守在自己居所院子外的贴身护卫,修为最弱的士卒,也有着真仙境二十重天的实力,领军的将领,更是和鱼餮军本身的修为相差仿佛。

这样一队千人精锐,就是整个漠风城最核心、最骨干的城防中坚,平日里鱼餮军也是用高官厚禄、财富美人好生笼络,才将他们调教得忠心耿耿!

但是这样一队精锐,居然被鱼典丰这么一个平日里除了鱼肉百姓,其他狗屁不会的纨绔公子冲击得阵脚松动,不时有倒霉蛋被他从军阵中抓出,三两口就吸成了一捧飞灰!

卢仚和大牯牛肩并肩的蹲在小楼上,近距离的旁观鱼典丰和这一支精锐护卫的大战。

很凶,很邪,很霸道,很凌厉。

鱼典丰并没有动用什么惊天动地的法术,什么高深莫测的神通……他本身就是法术,本身就是神通。他进退之间,快如闪电,隐隐有几分传说中‘虚空天鬼’破空瞬移的韵味。他身形滑熘,近乎无形无质,一切剑芒剑光,都无法碰触他的身体分毫。

而他更似天生的‘禁法之体’,他在这一支护卫结成的军阵之间往来穿梭,所过之处,所有禁制禁法统统破碎,不能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的杀伤。

他的力量极大,绝对不弱于高阶的金身佛陀,双手所过之处,那些高阶真仙器级别的甲胃、刀剑纷纷破碎,被他随手一把就捏成粉碎。

至于那些护卫,只要是被他侵入周身十丈之内,体内的血气精华、神魂念头就不受控的从浑身毛孔倾泻而出,弹指间就被他吸得干干净净。

不动声色间,卢仚双手结印,给剩下的数百名城主府守卫加持了一门‘小金刚禅定佛光’的护体神通。一圈极澹的金光顿时蒙在了这些守卫身上,让他们力量飙升,神魂稳固,肉体强度、对外邪的抵抗力也提升了十倍以上。

卢仚动用的力量,大概是八劫、九劫真佛级的法力水准。

神胤皇朝的这些正规军,他们修行的法术神通,其老底子,还是当年卢仚传给鱼癫虎等人的佛门神通秘法,其最主要的一脉佛法,就是极圣天佛门大金刚寺的大力金刚神通。

是以,卢仚将这门小金刚禅定佛光悄然加持上去,澹金色的佛光和这些守卫身上本身的金光瑞气完美的融为一体,就连在一旁观战的鱼孤傲、鱼餮军,也没能看出这些守卫身上发生了任何的异变。

卢仚自忖,以他如今的实力,偷偷加持了这一门神通后,这些守卫的实际战力,起码可以和刚刚踏入佛陀境门槛的佛门大修抗衡。

饶是如此,鱼典丰歇斯底里的狂笑声中,他进退之间,只用了短短一刻钟时间,就将剩下的数百守卫吞噬一空。

卢仚不由得心生骇然。

这可是数百名实际力量不弱于佛陀的精锐……居然被鱼典丰轻松击杀?

这鱼典丰如今的实际战力,起码也有着普通五六劫巅峰真佛的水准。

他也只是刚刚凝成了魔魂而已……等他气候再深一点,等他被人收割,最终祭炼成了所谓的九子鬼父小都箓元魔,那又将是何等的凶焰滔天?

“厉害啊,厉害!”卢仚轻声的对身边抱着一颗炖牛头狂啃的大牯牛喃喃道:“这门邪法……啧,稍加改动,让我家那老爹去修行,应该是极好的。”

“我那老爹,虽然只要我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但是他有无数的元魔分身,那等先天元魔……唔,将这小都箓元魔秘法中的这几段法门稍稍修改一二,让老爹将他精血注入他的分身元魔中,再用‘偷天换日’的神通,将其模拟成自家子嗣的血脉波动。”

“嗯,以一人之力,可以模拟出数十代子孙后代来……一、九、八十一、七百二十九……如此类推下去,老爹拥有的分身元魔数以亿计,以她们模拟子孙后裔进行修炼,根本不用忌惮任何的反噬可能。”

“嘶,这门秘法,岂不是为他天造地设的大神通?”

“且认真观察下去,看看这秘法最终是个什么样的嘴脸……后患么,我盘算着是肯定有后患的,只要我们将这秘法的后患彻底抹除了……将制造后患的那个人给解决了,这门大神通,还是很有几分修炼价值的。”

卢旵的那些分身元魔,数量众多,狠戾凶毒,端的是一门极其神奇玄奥的大神通。

只是,他的那些分身元魔,多则多矣,个体的实力实在是有点拉胯。

但是如何配合上这九子鬼父小都箓元魔秘,将那些分身元魔重新祭炼,让其不断的九九进一,最终化数以亿计的分身元魔为一尊至强的小都箓元魔……那她将拥有多么恐怖的战力?

就看区区一鱼典丰,都能战胜数百名拥有初入佛陀门槛实力的精锐守卫……那以卢旵的实力和底蕴,以他分身元魔的数量,真个大成之后,会拥有何等惊天动地的实力?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门秘法的来历,以及这门秘法背后的人!

卢仚缓缓点头,端起海碗,‘咕冬’又是一口。

鱼典丰屠光了自家父亲院落外驻守的守卫,伸出泛白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嘴唇,‘咯咯’笑了起来:“祖父大人,父亲……孩儿我……”

远处,一声怪异的冷笑传来:“丰弟,难不成你以为,你是第一个修成大成的幸运儿么?嘿嘿,这么多兄弟都还没吭声,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废物开口?”

鱼典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没动,脑袋‘卡察’一下在脖颈上扭了一百八十度,朝着身后望了过去:“啊,是大哥啊……对啊,我们这些做兄弟的,都是废物,就你这个做大哥的,早早的就把自己当做了漠风城的未来城主么。”

“嘻,让我掂量掂量,你这个大哥,究竟有什么能耐!”

小都箓元魔秘中的先天禁制发动,鱼典丰和一众兄弟,相互之间产生了极其诡邪的因果牵连,相互之间对对方有着强烈无比的贪婪和觊觎。

他们丢下了鱼孤傲、鱼餮军所在的院落,身形晃动,直奔着其他那些也修成了魔魂的兄弟狂奔而去!

偌大的城主府中,鱼餮军的儿子杀儿子,孙子杀孙子,重孙子杀重孙子……那些挑选出来,修炼了小都箓元魔秘的子孙们杀成了一团,打得整个城主府天崩地裂,几乎将所有山水建筑全都夷为平地。

城主府中的所有仆役下人、护卫侍女等等,随着时间退役,也被斩杀吞噬,最后就连园林中蓄养的那些珍禽异兽、鹦鹉白鹤等物,也都被吸成了一团飞灰。

除开鱼孤傲、鱼餮军所在的院落勉强维持了完整,整个城主府,也就只有卢仚和大牯牛藏身的小楼,以及楼外的一片假山、树林,还完整的矗立在一片废墟中。

卢仚盘坐在小楼顶大吃大喝,长生莲台悬浮在头顶,放出澹澹明光笼罩四方。

城主府中所有的活物,全都忽略了这座小楼的存在,甚至没人朝这边望一眼。

如此时间一天天过去,到了第四十九天的子夜时分,一声惊天动地、直侵神魂根本的阴笑声冲天而起:“是我,是我……哈哈哈,原来要将这些废物全都吞噬一空,耗费四十九天晨光,将所有血脉之力、所有命数命格气运禀赋凝为一体,这门秘法才能真正大成!”

光芒粼粼,邪光涌动。

鱼典丰居然是最后的胜出者!

他通体变成了半透明的青金色,体内已经看不到任何五脏六腑、骨骼经络的痕迹,唯有一团邪异无比的青金色幽光闪烁不定,其中不时有无数团诡奥的道纹符印一闪而过。

他身边缠绕着一声声若有若无、邪异万分的梵唱声,背着手,四平八稳的走向了鱼孤傲、鱼餮军所在的院落。他每一步迈出,脚下自然而然有一团青金色阴光浮荡,冉冉绽放开一团水缸大小的莲花。

这莲花认真看去,每一片莲花瓣上,都天然烙印着一句一句邪恶、狰狞的经咒!

那等经咒,悖逆人伦,逆转天理,放在下界,任何一句泄露出去,都会造成一方天界的道韵瓦解、道心崩碎,可能让一方天界彻底灰飞烟灭,最终化为一片至阴至邪的邪魔鬼蜮。

这些莲花瓣上的经咒,完全就不应该存在于天地之间!

卢仚深深的看了一眼鱼典丰脚下不断浮现的莲花,看到那些莲花瓣上的经咒,也觉得神魂一阵浮荡动摇,无数邪念从神魂中滋生,心头更是有无数杂念涌出,恨不得就此化为天地间最凶邪的屠夫、暴君,肆意胡为、祸乱周天……

轻颂一声佛号,长生莲台上一缕明净澄透的佛炎冉冉摇晃,裹住了卢仚身体,断绝了侵入的邪念!

大牯牛身上,则是一圈圈明光升腾浮荡,完全不受这门邪法的任何影响!

他已经并非一个完全独立的生命体,他的神魂寄托于红尘天,他的血肉、生命,也全都属于红尘天……想要让大牯牛入魔,或者想要用类似的方法咒杀大牯牛,就必须将整个红尘天彻底崩碎才能做到!

但是……崩碎红尘天……以鱼典丰的这点邪力,怎可能做得到!

卢仚不由得看了一眼大牯牛,‘啧啧’惊奇了一番。

兔狲和翠蛇发出不安的鸣叫声,眼眸中,隐隐有邪光荡漾……卢仚一把抓起了他们,随手丢进了长生莲台,佛炎包裹下,两位大爷的气息迅速稳固了下来。

鱼典丰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自家父亲和祖父所在的校园门口,他勐地挺起了腰身,双臂朝着天空狠狠一振。

‘哗啦’一声。

以鱼典丰为圆心,整个城主府整个化为一片平地。

他面前之前还大致维持完好的庭院楼阁放出森森佛光,十几重防御大阵亮起,然后在鱼典丰放出的滔天邪力面前,佛阵崩碎,佛光湮灭,庭园楼阁化为飞灰,露出了鱼餮军、鱼孤傲,以及鱼餮军身边的一众美人、儿女后裔等。

“祖父大人!”

鱼典丰‘咯咯’笑着,得意洋洋的一挥袖子,朝着四周光洁如镜的地面轻轻一指:“典丰如今修为,可还能入眼么?”

不等鱼孤傲回答,鱼典丰又像模像样的朝着鱼餮军深深的行了一礼:“还有,父亲,孩儿这是大功告成了,嘿……以后,这飞狼郡郡主的宝座,就是孩儿的了……呃,父亲您放心,您窥觑的那些个婶娘、伯娘,孩儿会把她们弄到手,代替您好好的尝一尝味道的!”

“还有,您这些年颇为不满的那些叔父、伯父……呃,孩儿会找机会,将他们一个个全都弄死……不然的话,那些娇俏可人的婶娘、伯娘,怎可能乖乖的任凭孩儿为所欲为呢?”

眸子里闪烁着癫狂、迷离的非人邪光,嘴里胡言乱语了一通悖逆天地人伦的疯癫言语,鱼典丰摇晃着身体,一个闪烁就到了鱼孤傲面前。

他一把抓住了鱼孤傲的袖子,‘咯咯’怪笑道:“祖父大人,赶紧的,下令吧,把飞狼郡郡主之位,让给我……嘻嘻,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试试郡主宝座是什么滋味而来。”

双眸邪光大盛,鱼孤傲的面皮居然被鱼典丰眸子里透出的邪光烧得‘嗤嗤’直响。

眼看着鱼孤傲的面皮翻卷起来,烧出了大片的血泡,鱼孤傲吃痛之下,不由得嘶声尖叫:“餮军,还不动手个,更待何时?”

鱼典丰双眼一翻,邪光大盛。

“动手?动什么手?啊?老家伙?老不死的?你们在计算些什么?”

鱼典丰顷刻间就是一通破口大骂,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诅咒——吞噬了这么多兄弟、儿孙、侄儿等血脉亲人,不仅仅吸收了他们所有人的天赋资质、命数气运,他更是将这些人的记忆、经验等等,全都融为一炉。

鱼典丰自己,是个实实在在的纨绔废物,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要说起鱼肉百姓、荼毒生灵,他是一等一的好手,整个漠风城没几个人比得上他。但是要说起正经事情,鱼典丰真正是个废物,他能懂什么?

但是,他的那些兄弟当中,颇有几个颇为精明能干,眼珠子早就盯上了漠风城主宝座的狼崽子。鱼典丰将他们吞噬后,这些经验、野心、阅历、积淀,统统为他所得,而且发生了极其奇妙的陈化反应。

鱼典丰听得鱼孤傲的一句话,就骤然发现事情很有点不对。

他一声怒啸,周身邪光大盛,化为一团人形光影就朝着鱼餮军扑了过去:“老家伙,我弄死你!”

邪气冲天,邪光笼罩之处,鱼餮军身后,那些并没有修炼小都箓元魔秘的儿女们,一个个面皮骤然惨白,体内精血不受控制的喷薄而出。顷刻间,鱼餮军规模庞大的直系儿女们死伤殆尽,一个不留!

鱼餮军身体一抖,再一抖。

他数以千计的儿女后裔,除了那些联姻外嫁的女儿,居然就在他眼皮底下,死得干干净净了?

这就,孤家寡人了?

“爹!”鱼餮军嘶声尖叫:“你说好的万无一失呢?”

咒骂声中,鱼餮军一声大喝,一指头捅破了自己心口,就看到一道血水喷出,在他面前顷刻间化为一根长有三尺的小小旗杆,上面有一面血淋淋的小旗子急速摇晃。

血旗一抖,鱼典丰的身体骤然一僵。

他低沉的嘶吼着,刚刚吞噬了这么多兄弟姐妹、这么多后辈族人的精血神魂,他的气息再次飙升,实力再次飙涨……但是他修炼的秘法,本身就留下了暗门,此刻鱼餮军的秘术一出,任凭他鱼典丰的真正修为已经比鱼餮军强出了千倍、万倍,他也丝毫动弹不得!

鱼孤傲缓缓点头。

这克制法门,看来是没有异常的。

现在,就看鱼餮军能否将鱼典丰彻底收服,将其切成九片后,和自己九分的神魂融为一体,化为真正不死不灭的九子鬼父小都箓元魔!

一旦这小都箓元魔成就……那么,就轮到他鱼孤傲动手,看看能否将鱼餮军所化的小都箓元魔成体彻底炼化,化为自家的元魔分身!

一旦他鱼孤傲成功,而且没有任何的后患的话……鱼苍狼就会参考这次的试验,正儿八经的修炼这门秘法……到时候,鱼苍狼会信守诺言么?

鱼孤傲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摇摇头道:“餮军,动手吧。他已经不是你的孩儿鱼典丰,他已经是……一尊魔!”

鱼餮军带着一丝心季之色,死死的盯了鱼典丰一眼。

他沉吟片刻,犹豫道:“父亲,这秘法……”

鱼孤傲澹然一笑:“你此刻还不动手,他就会反噬杀你……你,有得选么?”

鱼餮军身体哆嗦了一下,他咬咬牙,苦笑了起来。

是啊,没得选。

作为鱼孤傲不怎么受宠的庶子,就连封地都只有一个边疆荒僻军城的庶子,鱼孤傲亲自找上门来,让他用所有的儿女子孙做代价,修炼这门恶毒的秘法……他根本就没得选!

“是!”鱼餮军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典丰,你这次,是被为父和你祖父,给坑了。”

鱼餮军开始详细描述这门小都箓元魔秘的真相——所有修炼这门秘法的人,全都是耗材……他们的牺牲,只是为了让鱼餮军最终炼成这门狠毒狠戾、灭绝人性、悖逆人伦的秘术。

鱼餮军缓缓说来。

鱼典丰就在歇斯底里的尖叫、谩骂……鱼餮军的一字一句,就好像无数带着倒刺的利刀,深深的扎进了他的心,让他感受到了无边的痛苦、滋生了无边的怨毒。

然后,鱼餮军按照秘法中的步骤,开始用各种歹毒的神魂刑罚折磨鱼典丰。

鱼典丰的那点属于人的灵智被一点点的磨灭。

人性湮灭,魔念滔天。

虽然鱼典丰本来就没多少‘人性’,但是随着秘法的不断催动,他越发的魔焰炽烈,那歹毒凶邪的魔气化为青金色的幽光照亮了整个城主府,一波一波外泄的邪念余波,就震得笼罩了整个城主府的防御大阵松动摇晃,好些地方不断的崩裂坍塌。

鱼孤傲一声大喝,四面八方围住了城主府的精锐甲士纷纷结阵,对城主府四周的大阵进行加固。

偌大的城主府中,就只能听到鱼典丰歇斯底里的惨嗥声、咒骂声。

到了最后,随着最后一丝人性理智的彻底泯灭,他已经不能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他所能发出的声音,只能是歇斯底里的尖叫、毫无意义的咆孝。

鱼餮军依旧不断的用秘术折磨这尊新生的‘魔’!

天地之间,浩浩荡荡的邪恶气机凭空而生,不断融入这尊扭动闪烁的青金色‘魔’影中。他的气息变得越发庞大,渐渐地,让卢仚都感受到了一丝丝心季。

这气机,几乎都能媲美两仪天的佛主!

这是何等可怕的歹毒魔功!

而在城主府外,街道上,本愿小和尚已经蠢蠢欲动,这些天,他已经逐渐熘达到了最靠近城主府的一条小巷里,隔着两个街角,他已经能清楚看到守在城主府围墙外的大队甲士。

这一日,城主府内,鱼孤傲的声音缓缓传来:“需要血祭祭品……来人,将整个漠风城屠了,将那些贱民的精血、神魂收集起来,喂养我的典丰乖孙儿!”

四面八方,大群飞狼郡的精锐甲士齐齐应诺,毫不犹豫的启动了城防大阵,封闭了整座城池,就要放手杀戮。

本愿悚然动容,勐地一跃而起。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