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玉楼春无删减全文阅读 男生抱着你来回蹭你会怎么样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20:00 阅读:(191)



    赵信和卫玠都在洛阳,他们收到命令,当即收东西便往冀州去。

赵含章一口气将平阳郡以南被匈奴占去的郡县,以及投靠匈奴的郡县全打下来了,除了傅祗从西向东收复的九个县外,其余地方全都归属于她。

她将司州和豫州连在了一起,只要再收缴境内山匪,从今以后,两地可以畅通无阻的往来交易。

进入两州的商旅会更安全,赵含章的地盘会更稳固,赵氏和豫州也会更安全。

刚打下来的郡县,不仅郡守有可能要换掉,底下的县令可能也要换,各地每日送来的公文不少。

幸亏有汲渊帮忙,赵含章才有空抽出时间每日巡视军队。

军中的粮草是傅庭涵管着的,大军此时驻扎在距离平阳城八十里的地方,每日消耗的粮草是一个庞大的数据。

好在他们准备还算充分,傅庭涵看了眼核算出来的数据,找到这次主管后勤的王四娘,道:“再从弘农调五千石粮草。”

王四娘一愣,忙道:“弘农刚平定,他们拿不出这么多粮草吧?”

“他们可以,”傅庭涵抬起眼看她,道:“这个数字是从弘农各县查抄的账本里算出来的,再多出一倍的粮草他们也能拿得出。”

王四娘这才应下,问道:“五千石粮草够我们吃多久了,我们要在此处驻扎这么长时间吗?”

这属于机密了,不过王四娘是后勤官,这事也瞒不住她,因此傅庭涵“嗯”了一声道:“我们得在此处等待。”

王四娘:“等待什么?”

她对匈奴和石勒全无好感,觉得他们现在的形式一片大好,忍不住道:“我们接连大捷,为何不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将平阳郡打下来?”

傅庭涵道:“时机不对。”

王四娘质问:“时机怎么不对?”

傅庭涵愣了一下,虽然他知道,但要解释清楚好费口舌,傅庭涵看了一下太阳的位置,觉得太费时间,于是道:“你去问含章吧,我还有事要做,你记得给弘农郡下公文,再检查一遍粮草,确认后签字把表格给我。”

说罢转身就要走。

王四娘半晌无言,跑去找赵含章。

赵含章正蹲在山坡上遥望平阳城,她的士兵们在此安营扎寨,该训练的训练,该警戒的警戒,还有斥候摸到平阳城附近打探情况。

她正在思考,此时平阳城中的刘渊在干啥呢?

这个时间,他一定在大鱼大肉的吃午餐,而她只能蹲在山坡上迎着北风啃馍馍。

赵含章一边想,一边扯了一块灰色的馍塞嘴里,忧伤的叹气。

看见王四娘,她就热情的招呼她,“吃午食吗?”

王四娘看了眼她手里的馍,摇头,现在是正月,才过完年,北方大地没有一点青翠,所以他们没菜吃,肉也不多。

所以他们的粮草就真的是粮,即便是赵含章,在前线有钱也难买到菜和肉。

谁让她军令严明呢?

其实往东二十里就有一座县城,他们前几天刚打下来,但她严令士兵不得冒犯当地百姓,她自己也没有住进城中,而是和将士们一起在这里吹着北风驻扎。

正月的北风真的很冷啊,土地都被冻得硬邦邦的,王四娘这会儿也没了世家女的矜贵,站着被风吹得脸疼,她就跟着一起蹲下,问她为何不继续进攻收复失地。

她低声抱怨道:“傅大郎也就面上看着温柔,实际一点也不体贴,我问他,他竟因为懒得回答而让我来问你,我兄长多好,他就不会对女子如此失礼,奈何你竟看不上我兄长,不然……”

王四娘摇了摇头,她到现在都不能理解赵含章为什么选傅庭涵而不选她哥,“我兄长长得比他好,学识比他丰富,为人比他阔朗温柔……”

赵含章阻止她继续哥吹,“你兄长太老了。”

王四娘:……

“而且要比学识,论文王世兄或许更胜一筹,但文采之外的地方,我可以保证,傅庭涵远胜令兄;至于相貌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喜欢伟岸的,自有喜欢俊俏的,也有喜欢风流的,这个不能比。”

赵含章道:“至于性格,我挺喜欢他这样的,我就已经够聒噪了,他要是和我一样滔滔不绝,以后家里就跟两只青蛙一样呱呱的叫,多烦啊。”

“他这样清冷一些,以后便是我烦他,他烦不到我。”赵含章努力将最后一口馍给吃了,呼出一口气道:“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

王四娘犯了左性,一定要她认同她,抓住她道:“那不重要,你给我说清楚,相貌怎么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问你,你觉得卫叔宝好看吗?”

赵含章毫不犹豫的点头,“好看呀。”

“你喜欢吗?”

赵含章也没迟疑,点头道:“喜欢。”

“我也觉得他好看,也喜欢他,天下人怕是没有不喜欢他,可见天下人的审美还是一样的。”

赵含章:“……怎会完全一样?那我问你,傅庭涵不好看吗?”

“也就一般吧,比不上我兄长,”王四娘道:“我兄长可是能够与卫叔宝齐名的。”

“而你飒爽英气,容貌俊美,既有才德又有名望,谁配不上?”

说白了,王四娘就是觉得傅庭涵配不上赵含章,也就她哥能勉强一配。

这不就是闺蜜死活看不上男朋友系列吗?

这是一个一千多年后也没能解决的难题,赵含章决定不去触碰它,她立即转开话题,“你问我为何不乘胜追击是吧?”

“因为石勒呀。”赵含章指着上党的方向道:“我敢肯定,石勒现在一定在上党盯着我,只要我敢进攻平阳,他就会挥师南下进攻洛阳和豫州,到时候我和刘渊两败俱伤,他这个渔翁可就得利了。”

“所以我不能让他得逞,”赵含章道:“这一次收复失地能收到这里已经算成功,我们不能贪进,以免丢失更多。”

“那我们为何还要耗费粮草等在此处?我们现在有二十五天的粮草,刚刚傅尚书又让我从弘农郡征收五千石,可以供给十二天,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停留一个月?”

赵含章道:“为了给后面打下来的郡县安稳的时间,也为了等刘聪大军回来,我们出兵的目的是牵制匈奴大军,现在刘聪还没回到平阳,我们怎能走呢?”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