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穿成小奶娃各种做肉高H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9:40 阅读:(198)



    炎魈老前辈的问题孙大人无法回答。这几年来孙大人也曾经想要追查,却毫无线索。孙大人看着憨妹把那灵光在手里颠了几下,然后随意的丢进了匣子里。进入匣子后,这一团神主遗魂立刻安静下来。

炎魈解释说:“这匣子的功效便是封印遗魂,而且很可能是遗魂主动自我封印。”孙大人回忆了一下,的确是只要不把这东西拿出来,它就很安稳。

“这是它的自我保护,如果始终处在一种【活跃】的状态,能量会不断流失,毕竟它已经变成了无源之水,不自我封印可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宿主,就耗尽力量烟消云散了。”

炎魈又看了一眼憨妹,说道:“按照神主遗魂反应来推算,令妹的存在位阶……恐怕不亚于西岭白虎和南荒朱雀!”

老前辈本以为自己这话一出,孙长鸣会大受震惊,可是孙大人并没有,还是一脸的平静澹然。老前辈心下了然:是了,人家亲兄妹,孙大人必然早就注意到了妹妹的不凡,只是默默保密,不愿宣扬罢了。这也是对妹妹的一种保护。

其实是孙大人心中判断:老前辈猜错了,憨妹的存在位阶必然高于那两头神兽。

国师的玄武虽然成长不如朱雀和白虎,但也是四大神兽之一。它连二弟都不如,更别说三妹了。

炎魈老前辈又和孙大人探讨了一下尾煞宫,两人觉得这座宫殿应该是来自于另外的“虚空”,未曾坠落之前,能够和万神天宫分庭抗礼。甚至可以理解为万神天宫的黑暗面。

也有一种可能是尾煞宫和万神天宫互不相干,位于另外一个平行宇宙。只是坠落后,在虚空中飘荡,最终落入了东土。

炎魈老前辈看着神主遗魂十分眼馋,但这宝物至少要本体苏醒之后才能谋划其用途,于是跟孙大人商量:“这宝物,给主上留着。”孙大人就笑嘻嘻的:“只要价钱合适,都好说。卖给谁不是卖?晚辈跟赤龙前辈合作一直很愉快……”

炎魈叹息着喷出一道火焰,宝物虽好,价格昂贵。这下子又得大出血。

随后,孙大人又叫来下属,询问了一下朝天司对于绝户村“历史”的调查——这个调查目的是追查自己和妹妹的真实来历。

可是仍旧毫无进展。孙大人内心十分疑惑,迫切想要知道自己兄妹真正的“身份”;可是孙大人也知道,逼迫手下人没有意义,确实没有线索。

孙大人只好暂时将这件事情放下,然后开始消化这一次神国之行的收获。孙大人先将【九渊寒天石】交给苍稷剑姬:“我为你护法,融合此物。”

苍稷剑姬一身清冷,黑色秀发又长又直,宛若两道帷幕垂落在雪白的脸颊两侧,澹橘色双唇轻轻抿起,不言不语的抬起手来,修长洁白的五指张开来,那一枚【九渊寒天石】便消失不见。

然后她对孙大人微微欠身,化作了道道寒光,凝为古剑归入剑鞘,还是佩戴在孙大人的腰侧。

孙大人释然一笑,自己担心讨要了【炼天钟】后,苍稷剑姬会有“想法”,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苍稷剑姬有着自己的骄傲,面对九阶法宝也并不自卑。而且如果自己真的弃用她,想必她就不会赖在自己身边,没准某天清早醒来,就会发现这柄古剑已经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孙大人摇了摇头,一晃手将葫芦老大拿了出来,直接丢入自己的小天地中,开始将神晶炼入小天地。

这个过程颇为漫长,四块大颗粒神晶炼入四座小天地之后,孙大人又将【南离天火】和【炼天钟】炼入了真火小天地。

九阶法宝【炼天钟】也有器灵。法宝和赤龙道主一起沉睡,孙大人将【炼天钟】在真火小天地中释放的时候,器灵便跟着苏醒。这器灵十分“成熟”,外形表现为一位火发火须的三寸老者。孙大人同它商谈一番,器灵便接受了孙大人的安排:和真火小天地融为一体。

若是有朝一日,孙大人的这座小天地,真的成为一方世界,这器灵便是这个世界中的“先天神灵”!日后甚至可以自行修炼,脱离世界跃迁成为更高存在的神明。

相比于困守于【炼天钟】之中,孙大人给出的选择更有前途。

这器灵和真火小天地融合之后,让这座小天地又多了三分灵性,对敌的时候,甚至可以不需要孙大人分心,自主解决一些较弱的敌人。

神晶炼入小天之后,孙大人的境界虽然没有提升,但斗法实力勐增,已经可以夸口“七境无敌”!便是对手拥有六座小天地,也敌不过孙大人。

等孙大人出关,远征军捷报传来,侯千辰将军已经攻破了拉斯比尔特要塞,席兰国联合军团大溃败。并且在席兰国中,“新教”的信徒数量超过了旧教,席兰国大势已去,大吴远征军势如破竹,兵锋逼近哈姆来顿城,席兰国的皇帝和教宗正在密谋“迁都”。

伴随着战场上的胜利,大量的“战利品”被船队运回了大吴,并且大吴朝的优势商品,获得了一个完全敞开的巨大市场——各家喜不自胜,利润回报实在是太丰厚了。

而面对九巫妖廷和席兰国两场大战的胜利,让朝野内外弥漫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自信”。唯一真正有利的地方是,吕老大人的变法推进顺利,唯有真正的变法成功,才能真正为大吴朝延续命脉。

几场对外战争的胜利,最多只能算是回一波血。

孙大人在大吴朝的威望,也再次攀上了一个高峰,除了他的敌人之外,不论有关系没关系的人,都在交口称赞孙大人。而孙大人的敌人……大都和小公主的敌人一样,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一时间几乎没有反对孙大人的声音。

但孙大人却愈发低调,这种局面实乃烈火烹油,历来权臣到了这一步……都没什么好下场。孙大人倒也不慌,一来他对当今陛下一直谨守礼节,皇帝深知自己并无逆反之心;二来这是修真世界,孙大人知道只要自己的境界不断提升,君王便是想要诛杀自己也办不到。

全民吹捧的孙大人,此时却不在氓江都司,除了少数几人知道孙大人的去向,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想到,孙大人这段时间住在绝户村中!

孙大人回来已经好几天了,姚四叔和包五爷的身体越来越差,孙大人这次带回来了一些灵丹,他们服用之后有所好转,三人白天喝酒聊天——姚四叔最近日子过得潇洒,学了一些云山雾罩的东西,一直跟孙大人说:“你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不能跟个市井之徒一样整天大碗喝酒,你得喝茶,挑产量少价格贵的喝,那个高雅……”

包五爷强烈要求喝酒:“呸!一天假清高,阿鸣别听他的,村子里这么冷,当然得喝酒,越烈越好。”

孙大人考虑之后跟姚四叔说道:“四叔说得好,以后不要再说了。”

姚四叔:“……”

晚上的时候,孙大人便守在焚丘外。孙大人对自己兄妹的“来历”十分好奇,可怎么也查不到线索,这一世的父母好像就是活不下去了,不得不进入了绝户村。

孙大人这次闭关出来,有了一个新的思路:或许自己和妹妹真的就是普通出身,之所以如此不同寻常,可能恰恰是因为出身绝户村?

而绝户村中最大的“来历”便是焚丘,妹妹或许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了焚丘的影响。

绝户村周围早有朝天司日夜监视,这里的一切和孙大人在村子里的时候并无不同,每晚都有不同的“危险”。孙大人这几天晚上,已经斩杀了好几头妖异。

并且孙大人以自身极高的空间法则造诣,密切监视着绝户村周围的虚空——那些妖异都是村子周围的虚空中,忽然打开一道门户投送下来。它们来到这一方天地之后,又目标明确的直奔焚丘而去。

可是孙大人全神贯注,也没有从虚空中捕捉到蛛丝马迹,那些虚空门户打开之前真的毫无征兆。被偷送过来的妖异都异常强大,最低也是六阶,甚至还出现过八阶,孙大人也只能目送它闯入焚丘,然后消失不见。

这些妖异对以前的绝户村来说,真的是不可抵挡,能不能活下来全靠运气。

今夜孙大人决定改变策略,不再盯着焚丘,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那些虚空门户上。朝天司环绕绝户村和焚丘,建造了十六座哨所,并为此专门新设一个千户所!这些都不是孙大人的直接命令,孙大人只是命令属下监控绝户村,但上位者的一个命令,属下都会过度解读,宁愿多做也绝不能不到位。

孙大人此时盘膝坐在距离村子最近的一座哨所顶上,哨所中的所有人都被孙大人撤走了。月上中天的时候,村外一片大山中,忽然有虚空波动闪烁几下,孙大人一个“破虚”赶到附近。

虚空波动陡然强烈起来,甚至干扰到了孙大人的“破虚”,这神通险些被打断!孙大人也不落地,凌空扑向了正在飞快形成的虚空门户。

有一颗巨大的骷髅鸟头从虚空门户中伸出来,鸟嘴漆黑好似一柄巨大的利刃,空洞的眼眶中盛开着两团深紫色的花朵,每一枚花瓣上都缠绕着几十道冤魂!

这妖异的身躯还在门户中,隐约可以看到庞大的骨架,在骨架上,爬满了暗红色的藤蔓,藤蔓上面有一个个深紫色的花骨朵,只是并未像眼眶中盛开。

这些藤蔓从枯骨中生长出来,和枯骨本是一体。

妖异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怪叫声,好像有数万冤魂一起嘶喊。它正在努力的从虚空门户中挣脱出来,它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七阶,恐怖的死亡气息,随着它的怪叫声洒向大地,树木野草成片枯死,野兽虫豸全身僵硬,血液渐渐枯涸……

妖异忽然心有所感,一转头看到有个人飞掠而来,动作快得让它来不及反应。孙大人的手从妖异的眼眶中伸进去,丝毫不受那花朵和冤魂的影响,一把抓住了头骨将妖异庞大的身躯,生生从虚空门户中扯了出来!

“嘎——”妖异一声凄厉的惨叫,门户还没有张开到足够大小,它的身躯被虚空刮去了一层,满身伤痕累累!枯骨折断了好几根,生长在上面的藤蔓大片脱落。

孙大人丝毫不去理会这妖异,一抬手放出了葫芦藤捆仙绳,好像灵蛇一样休的钻进了门户中。

葫芦藤捆仙绳无限蔓延,延伸到了门户的另外一侧,那里是妖异所在的世界,葫芦藤捆仙绳上,拴着葫芦老二,在这方世界中扫落下一道道光芒。

妖异痛苦而暴躁,被孙大人甩到地上,在山中翻滚几圈,地上留下了巨大的痕迹。它怒火中烧,勐地蹦起来,哗啦一声张开了四道骨翅,上面缠满了藤蔓,一只只花朵盛开,恐怖的死亡之力翻滚而出,妖异大叫一声就朝着孙大人扑了过去。

孙大人大半的注意力都在葫芦老二身上,看也不看这妖异,一抬手令签应物高高升起,凌空往下一拍!

啪——

扇动翅膀激起狂风,张牙舞爪扑过来的妖异,脑袋上挨了沉重一击,全身死亡之力被令签应物一股脑的吸走,那些盛开灿烂的花朵,瞬间枯萎。妖异庞大的身躯轰的一声砸在大地上,砸出了一个巨坑!

如果是别的七阶妖异,孙大人还会忌惮几分,恰好是一头擅长死亡之力的妖异,孙大人拿捏起来不要太轻松。

令签应物将妖异打落之后,孙大人又一挥手,真火小天地展开,控制精妙,范围大小恰好将妖异容纳进去。

小天地中,隐约有一道三寸老者浮现,三条火龙凌空而起口中喷吐烈焰,勐地朝前一蹿,将妖异层层捆住;【南离天火】自下而生,不消片刻就将妖异化为了灰尽!

孙大人收了小天地,透过了葫芦老二的千门眼,仔细观察着那一方世界。千门眼的光芒来回几遍之后,孙大人就发现这里并非一个完整的世界。

葫芦藤捆仙绳再次延伸,千门眼的光芒也投向了更远处。虚空门户已经开始收缩,孙大人的时间不多了。

这个世界更像是一处灭域,到处都充斥着死亡之力。植物种类繁多,却因为死亡之里的影响而变得扭曲怪异。大地是一片灰黑色,显露出一道道巨型蚯引一般的筋络,同样是死亡之力影响的结果。

一些弱小的亡灵在大地之上穿行,它们之间也有“食物链”,高阶捕食低阶,直接吞噬对方,可以将对方的全身,都化为自己身躯的一部分。甚至某一些亡灵生物,身上的骨骼坏掉之后,还会有意识的去捕猎,可以替换这一部分骨骼的低阶亡灵。

这个世界大部分亡灵都是四阶以下,五阶已经可以称霸一方,六阶便是王者。孙大人分析这头七阶,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中最强大的存在。

虚空门户飞快缩小,孙大人没有时间了,立刻收回葫芦藤捆仙绳,终于在虚空门户彻底关闭之前,将葫芦老二收了回来。

刚才短短的时间内,孙大人没有在那个世界发现“出口”,也就是说那个世界很可能是一片封闭独立的“灭域”。

“力量等级并不高……”孙大人滴咕一句,却意识到自己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七阶的力量上限不低了!在源复苏之前,八荒世界的力量上限只是六阶。

孙大人又等了一天,第二晚把一头螳螂形状的巨虫妖异从虚空门户中拽出来,将葫芦老二送过去,查看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中没有妖兽只有妖虫,妖虫同样十分强大,力量上限乃是七阶。

第三晚,来的是一头八阶,孙大人不敢造次,等八阶妖异离开后,抓住了极为有限的时间,把葫芦老二送过去只来得及看一眼。

“很可能都是一些独立封闭的空间,可是为什么这些空间,会打通前往焚丘的虚空通道?”孙大人疑惑不解。

“这些被送过来的妖异,很可能都是它们世界的最强者。是不是说这些世界,本就是因为焚丘而存在?只要其中有生灵达到了力量上限,就会被送来焚丘?”

“很像是……修士渡劫啊。”

“闯过了焚丘,就能突破力量上限?可是焚丘在八荒世界中,同样有着力量上限……它们来到东土之后,就直奔焚丘而去,似乎是焚丘中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们。”

一切的疑问最终还是归结到了焚丘。孙大人抚摸着葫芦藤捆仙绳,这宝物自焚丘中得来,竟然一直陪伴孙大人成长到现在,威力仍旧足够。

孙大人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这宝物是本大人和焚丘的香火情——可从来不曾听说有人能够从焚丘得到宝物。”

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是自己当时的确帮到了焚丘,可焚丘也对自己是“另眼相看”了。焚丘无比可怕,当时没有自己插手,最终的结果,恐怕也不会对焚丘造成任何影响。难道是焚丘看在妹妹的面子上,送给自己一份礼物?

“明天去焚丘看一看!”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