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狗狗射速好烫太怕了春雨医生 在办公室伦流澡到高潮H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18 15:08 阅读:(97)

凌晨一点钟的街道在寂静的夜幕中只剩下奔跑的脚步声和昏黄的路灯灯光。
这座不大的小城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原来是这副模样。黑崎一护沿着有些昏暗的道路朝着既定的方向一边奔跑一边想着。
他平日里很少在这样的时间出门,平日里一头橘色的头发虽然经常给人留下不良的印象,但实际上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已经很低调了,夜不归宿这种事情当然也很少会做。
“真是安静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黑崎一护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好迎接这次孤独的尸魂界之行。可真正到了要离开的时候,望着远处漆黑彷佛是能够吞噬一切的深渊一般的夜空,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有些寂寞。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之前代替露琪亚履行死神的职责的时候,每一次他都不是独自行动的。
每一次都很热闹。
井上,茶渡,石田,露琪亚……每当遇见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人在身边吵吵嚷嚷的,一下子变得清净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不过还是别把他们再卷到这样的危险当中来比较好吧?比较无论是去尸魂界救人还是寻找老妈的灵魂,都是自己的决定。
想到这里,黑崎一护晃了晃脑袋,将杂念全部抛到脑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沿着熟悉的道路,终于,他看见了远处相比路灯更加明亮的灯光,还有点亮的招牌。
浦原店铺的大门敞开着,似乎在迎接他。
“早上好啊,黑崎,嘿嘿……”
当黑崎一护跑近后,有些意外的听见了门内传来的熟悉声音。
现在这个时间点或许要说早上好还太早了一些,不过她好像就是这样一个人。
“井上,你怎么……”
看着从门里探出头来的井上织姬,黑崎一护稍微愣了愣。
“不只是我哦。”
井上织姬朝着屋里指了指。
微亮的灯光下,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沉默的背靠着门板坐在店铺里,见到黑崎一护走进来之后,他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浮现出澹澹的笑容。
“好久不见,一护。”
“茶渡……连你也……”
“真是慢死了,黑崎一护。”
“石田?你也在啊?你那身奇怪的衣服是怎么回事?我差点没认出来。”
“可恶,这哪里奇怪啊?你给我说清楚!”
石田雨龙额头青筋暴起。这可是他为了这次尸魂界之行顺利,拿出了自己做好的作战服!
“啊哈哈哈……抱歉抱歉……”
黑崎一护尴尬的笑了笑,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莫名的感动。
这些家伙一个个不声不响的,只字不提关于‘尸魂界’关于‘露琪亚’的事情,他还以为没有人会和他一起去呢。
不,应该说是他太傻了才对。
这帮爱管闲事的家伙怎么可能丢下他一个人呢?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认为不该将他们牵扯进来才对。
此刻,黑崎一护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看着这几个人身上的气势明显与之前截然不同,就大概知道不只是自己,其他人也一定为了今天这一刻在暗地里默默努力着。
“嘿嘿。”
井上织姬双手背在身后,看着黑崎一护很有精神的和石田雨龙斗嘴,脸上露出笑容。
一旁的茶渡泰虎同样如此,他微笑着看着比之前更加有精神了的黑崎一护,感觉自己来这里的决定是对的。
原本冷清的浦原商店中因为黑崎一护的到来变得热闹了起来。
而听见外屋的动静后,店铺深处的屋子里也响起平缓的脚步声。
“好啦,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但是我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浦原喜助推开内屋的门从里面走出来,呵呵笑着,“已经有闲情斗嘴,看样子你们已经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啊?”
“那是当然。”
几人停下了争吵,异口同声的回应着,脸上都带着澹澹的笑容。
“很好。那么就跟我进来吧。”
浦原喜助微笑着转身带领着众人进入漆黑一片的房间里。
微亮的光芒从地面投射出来,那是通往地下的入口。
“先下去我再告诉你们前往尸魂界的方法,可别走神听漏了,否则或许还没到尸魂界,你们就会先挂了。”
浦原喜助停下脚步,指着榻榻米下方的洞示意。
“……”
几人没有丝毫的犹豫沿着垂直的长梯滑下进入了浦原商店下方的宽阔地下空间中。
“哇哦,原来这下面还有这么大的空间啊?”
井上织姬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好酷啊!就跟秘密基地一样!”
“是吧是吧?”
见有人夸赞自己开辟的空间,浦原喜助嘿嘿笑着。
“好啦,赶紧说该怎么去尸魂界啊!少得意忘形了!”
黑崎一护没好气的一脚踹向浦原喜助,但却被对方轻松躲开了。
“嘛~别着急嘛~”
浦原喜助一手轻轻的扇着扇子,另一只手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只见他身后传来强烈的灵力波动,整个空间似乎都因此变得扭曲起来,扭曲的空间中突兀的伸出四根扑满符纸的石柱。
砰——砰——砰砰——
伴随着几声碰撞的声音,四根石柱拼凑在一起,一个看似简易似乎是门框一样的装置出现在众人面前。
“好啦,这就是通往尸魂界的门——穿界门。”
浦原喜助压低了帽檐,声音严肃道,“你们仔细听好了,尸魂界是只有魂魄才能抵达的地方,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你们只有死了才能到达那里,而接下来我将教你们通过这扇门而不死的方法。”
说着浦原喜助的身形一闪,瞬间来到黑崎一护身后。
“!?”
在黑崎一护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便抬起手中的手杖勐地戳在对方身上。
黑崎一护的灵体立刻就从肉体中被分离了出来。
“哇!这就是黑崎变成死神的方法吗?”
井上织姬戳了戳黑崎一护像是睡着了一般倒下的肉身,又看了看一旁站着的身着一身死霸装的灵体,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奇。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黑崎一护脱离肉体的过程,没想到这么简单粗暴。
“没有链子耶?黑崎你还能回到这里面吗?”
井上织姬好奇的问着。
因为她好像记得自己之前脱离肉体的时候魂魄和肉身之间是被一条锁链串联在一起的。
“额……当然可以啊!我还没死呢!死神跟普通人的灵魂是不一样的!”
黑崎一护挠了挠头,随后他望向一旁的浦原喜助,“干嘛冷不丁的戳我啊?”
“当然得把你戳出来。”
浦原喜助解释道,“人类的肉身是不可能抵达只允许灵体存在的尸魂界的。”
“所以这就是前往尸魂界的方法吗?”
石田雨龙皱着眉眉头问道,“但我们不可能像黑崎一样脱离肉身前往尸魂界吧?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你们的力量根本发挥不了。”
浦原喜助接话道,“所以接下来我要说的才是重点,好好听着!”
说着,他只想身后的穿界门,以一种像是在介绍着像是‘新世纪伟大发明’一样的姿态隆重介绍着。
“虽然是临时的,但我费了好大劲总算是完成了这道特殊的穿界门!这可不是普通连接现世与尸魂界之间的穿界门哦!而是有着灵子转换功能的穿界门!”
“灵子转换?”井上织姬歪着脑袋表示完全听不懂。
“其实原理很简单,我临时在普通的穿界门上假装了灵子转换机,然后有用符来覆盖加以固定。”
浦原喜助接着解释道,“刚才说过了,尸魂界是魂魄的世界,想要进去,就必须变成魂魄,但能以魂魄之资移动到尸魂界还能发挥自身实力的只有身为死神的人,其他人即使脱离肉身也会被因果之锁束缚无法去往尸魂界,而且就算去了也只是普通的‘魂魄’而已。所以灵子转换是必须的!这东西能够把构成现世一切物质的‘器子’全部转换成构成魂魄的主要构成物质‘灵子’!换句话说就是将你们的肉体直接转化成完全的灵子状态,那样你们就能直接以这样的姿态前往尸魂界了!怎么样?很厉害吧?”
“是是是,厉害厉害……”
经过前段时间的相处,黑崎一护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货的说话方式,敷衍的附和着,“好啦,既然你说明完了,就让我们出发吧?”
“闭嘴啦,着急什么?下面才是重点!”
浦原喜助随手一棒将黑崎一护敲倒在地上,继续说道,“的确,穿过这扇门本身是没有任何难度的,我有信心我制造的灵子转换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问题是‘时间’,还有这扇门后面所潜在的危险。”
“哈?啥意思?”
黑崎一护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爬起来,挠了挠头,“不过是跨过一扇门而已,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讲究的东西,真是麻烦死了。”
“砰。”
又是什么东西砸在黑崎一护脑袋上。
“都说了让你闭嘴。”
黑猫踩着黑崎一护的脑袋,舔着猫爪,澹澹的说着。
“混蛋,你们两个故意合着跟我过不去是吧?”
黑崎一护心里mmp,但还是乖乖闭上的嘴巴。
呆在这里这么久,他自然也见过经常来这边熘达的这只黑猫‘夜一先生’。
这只猫和眼前这个木屐帽子简直是狼狈为奸!
“直通尸魂界的穿界门打开的时间只有四分钟。”
浦原喜助神情严肃的说着,“时间一过门就会被关上,而你们也将会被永远关在现世与尸魂界的夹缝‘断界’之中。”
“断界?”
听见这个词汇,茶渡泰虎和井上织姬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同样的疑惑。
这个地方……他们好像很熟啊?
“怎么了?”
浦原喜助有些疑惑的望向两人。
“不,没什么。您继续说!”
井上织姬摆了摆手,心想这或许只是碰巧名字一样呢?总之在弄清楚事情之前还是先不要发言比较好。听浦原先生的语气这好像是很危险很严肃的事情,不能乱插嘴。
“哦……”
浦原喜助虽然有些疑惑,但没怎么在意,继续解释道,“除了时间的问题之外,断界中为了防止‘虚’等外敌入侵,还充满着能够让魂魄无法移动的‘拘流’这种气流,它能让魂魄在其中迷失方向,最终被断界中的清道夫‘拘突’碾碎清理掉。”
“那个……”
茶渡泰虎举手示意。
“怎么了?”浦原喜助皱着眉头问道,他心想难道自己讲的还不够清楚吗?
“我想问一下,断界中的时间是不是跟现世流速不同?”
茶渡泰虎弱弱的问道。
“是。说是四分钟,但里面的时间流速大概是外界的两千分之一,其实如果只是单纯的通过,那么时间还是很充裕的,重点是‘拘流’会干扰你们的行动,还有‘拘突’这样的威胁,所以我才会说很危险。”
说着,浦原喜助愣了愣,“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其实……我想应该不会很危险。”
一旁的井上织姬也弱弱的举起手。
刚才还以为只是地名凑巧一样,结果听浦原先生解释得这么清楚之后,她和茶渡瞬间就明白……这不就是他们呆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特训的场所吗?
“哈?”
浦原喜助挠了挠头,一脸懵逼,“怎么回事?”
“拘突大概就是那个像是巨大长虫一样的东西吧?其实……我和茶渡同学特训的时候就是在‘断界’里来着……哥哥为了让我们在里面安心训练……”
井上织姬有些尴尬的解释着。
她见过那所谓的‘拘突’。
看上去的确很可怕。
但似乎也很可怜……
断界中的拘突即使被消灭也会在一段时间后重新复活过来,她其实见过不止一次了。
而每一次‘拘突’靠近他们特训的地点不远的时候,就会被一股力量磨灭掉。
听妮露姐姐说,那似乎是哥哥为了他们的特训不被打扰而留在那里的‘毁灭气息’。
那股气息在他们训练结束离开的时候似乎都还有残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拘突先生应该还在反复去世当中……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