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老师含紧一点H边做边走|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作文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10:35 阅读:(110)



    上官晴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旋即咬住:“我买房子和你被开除有什么关系?你说什么指使,什么陷阱,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霍元宏,你现在马上滚蛋,不然我报警了。”

霍元宏冷静下来了,知道问是问不出什么结果的,“我会好好调查的,如果真的是你陷害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的上官晴早就不是以前的上官晴了,出道四年,也结识、巴结了庆海当地的一些权贵。

在霍元宏离开后,上官晴立马给自己熟悉的一个庆海上层打了电话。

很快巡逻车就出动了。

在附近的酒店将霍元宏抓了起来,私闯民宅,猥亵妇女。

两个罪马上就扣上来了。

霍元宏解释,自己找上官晴只是问了一些事情,并没有猥亵。

上官晴这边拍了照片,肩膀红了,这是霍元宏当时抓着肩膀质问时候留下的印记,正好变成了证据。

且,大晚上的,你又用万能钥匙进了别人家,这原本就已经犯罪了。

再加上是刑满释放人员。

霍元宏麻烦了。

幸好林不凡及时赶到,在庆海,林不凡还是认识一些人物的,上下打点后,霍元宏就被放了出来。

白城酒店。

霍元宏松口了:“只要搞清楚这件事,我就帮你们解决隐形病毒。”

林不凡说道:“你有把握解决吗?”

霍元宏点头说道:“当然……”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立马让林不凡感觉到了希望,“霍先生,我时间很紧张,能不能先解决我的事情,再帮你解决?”

“不行!”

还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林不凡捂脸,“好,那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来吧,我实在是没有时间了。”

“可以!”

启华电子企业。

这是一家做电子配件的企业,是庆海第一大公司。

上官晴在总部当后勤经理,过的那叫一个滋润。之所以能过的那么滋润,完全靠的是公司总裁陈强。

说白了,她是陈强的小三。

靠着陈强的关系,才一步步的做到了后勤经理这个位置上。

早上10点多,陈强把上官晴叫到了会议室。

“你上大学那会儿,是不是给一个叫霍元宏的下了套子?”陈强直截了当的问,以至于上官晴呆滞了。

陈强又问了一遍。

“你,你怎么问这个事情,我可没有给霍元宏下套,是我被他欺负了。”

“你可说实话呀,不然我保不住你的。”

“什么意思?”

“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

“老陈,你开什么玩笑,公司不是好好的?怎么要倒闭了?”

盛大集团、楚氏集团、凡人科技、朝阳集团、CVC基金会联合围剿一个三线城市的电子配件公司,那就是奥特曼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没和你开玩笑,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妈的,我当初就不该色迷心窍,收了你这种女人,现在把自己害了……”

“老陈你什么意思,说这种话……”

“啪啪!”陈强甩出两个嘴巴子,愤怒道,“你到底有没有给霍元宏下套,说实话,说实话还有救,不然你没救了,你懂不懂?”

“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上官晴还是嘴硬。

“你被开除了,去人事部清算工资吧。”撂下这话后,陈强离开了。

懵逼的上官晴走出公司,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突然想起霍元宏应该在局子里,打电话一问,才知道,霍元宏昨晚就离开了,局子里的朋友,好心的提醒:这次救霍元宏的人,来头很大,你自己小心点。

回到住所后,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在银行工作的弟弟被开除了,让她想想办法。

上官晴的关系都是陈强给的,现在都离开陈强了,还怎么去通关系。

过了半小时,母亲又哭哭啼啼的打电话过来,说父亲开的小卖部被检查出违禁品,人被带走了。

上官晴感觉害怕了,这明显是霍元宏背后的势力在使绊子。

“咚咚咚”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门,是警察。

说要对房子进行查封,并且要带走上官晴。

“为什么?我犯什么罪了?”上官晴惊愕的问道。

“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要是没有犯罪,我们也不会来找你。”

上官晴买这套房子的钱来路不正,管理后勤的油水很大,她这几年仗着陈强撑腰,肆无忌惮的拿回扣,吃油水。

陈强在林不凡的压力下,只能将上官晴出卖了。

在开除上官晴之后,就举报上官晴渎职,收受好处。

上官晴的工资收入和她的开销、资产不符。

现代车也被查封了。

关在滞留室,上官晴可劲的喊着:“我要见陈强,陈强你个挨千刀的……”

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是无济于事的。

陈强要不这样做,公司就要破产了,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不管公司的死活。

到了晚上10点多,上官晴颓废、低落的瘫坐在冰冷的地上,手铐已经让她的手腕都红肿了,她也喊不出来了。

她感觉到了恐怖!

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巨掌盘桓在她的头顶……

在资本面前,弄死她,简直易如反掌。

要不是事态严重,时间紧迫,林不凡也不想用这一招。

但这一招也是最快的!

“能不能给我点水喝……”上官晴哀求着。

一直到了凌晨1点多,上官晴崩溃了,哭了……

凌晨2点,林不凡带着杨秋雨、霍元宏来了。

滞留室内。

林不凡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上官晴颤抖的接过,一口气喝光了。

“说吧,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林不凡低声说道。

上官晴心虚的看看霍元宏,咬了咬唇口,已经没办法坚持。

“我说了,是不是能放我一马?放我全家一马?”上官晴弱弱地问道。

“放不放你和你们一家,取决于你讲的是不是都是真话。”林不凡说道。

“真话,我一定说真话。”此刻的上官晴,乖顺的就好像绵羊。

她心里很清楚……

连陈强都要弯腰,自己又拿什么和林不凡斗呢。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