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作文 军旅肉质高的年代文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0:00 阅读:(75)



    星月慈闻言,笑呵呵道:“不得不说,牧青羽是个人物啊,从沧澜内走出的,一个他,一个帝冥,真的是天选之子。”

“当初杀十大无天者之一的武清梦,你看起来可能觉得,就是杀一个道王而已,实际上……这背后复杂程度,远飞你所能想象!”

“牧青羽能够在沧澜杀了武清梦,也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的手段,或许和李沧澜也有点关系。”

“毕竟,武清梦和符无羡太跳了,人家神帝还没站好队,他们两个无天者跟暮浮屠神帝他们就绑死了,这简直是要了老命。”

牧云点点头。

“而且,杀了武清梦的牧青羽,肯定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我这小小神主不灭人物,是看不透的了。”

“再说帝冥,看似沧澜内,是暮浮屠四人的狗腿子,代言人,可实际上,他也不是一个能受人摆布的主!”“这才几万年时间,武清梦死后,武界内乱严重,各方势力倾轧,且有各个神帝,无天者,古族,神族暗中操控,毕竟一位无天者的界域,虽比不得神帝世界,可

也是一块肥肉啊!”星月慈笑呵呵道:“可帝冥,却是脱颖而出,带着帝星,父子二人创建帝宗,取代了曾经的武宗,当然,这之间也有暮浮屠神帝他们暗中帮助,可帝冥自身,也不

是虚的……”“你要明白,牧萧天,叶云岚,祭子元,璇洛,李昊空,雨皇,古渡忆,符无羡,这几个还活着的无天者,之所以能成为无天者,独树一帜的存在,他们本身就是

不凡。”

“没成神帝,不是他们自己不行,可能是天道不许。”

“释空之死,很让人费解,而武清梦的死,更是出人意料,所以才说,你父亲是个人物。”

听到这话,牧云呼了口气。

许多事情,他看不到,看不清。

可现在,他总算是朝着能够看到,看清的高度去了。

几人说话间,四周厮杀越发恐怖。

天符门和太岁阁的人,那完全是不计一切。

任刚刚仇赤炎,与巫行云,耿自忠四大无天神境的交战,最是恐怖。

好在四人是在异度时空内,否则,星月界怕是都会打崩。

而苏梓羽,苏青禾二人,与宋浩四大无法神境交手,也一直没停。

这兄妹二人,二对四,倒是没落入下风,着实非凡。

牧云知道,这不会是最终的结果。

终究,还会有人出现的。

正当牧云心中这般想着之际,虚空微微一颤。

星月界上天,光芒璀璨,一道万丈身影,自天空之上降临,脚踏大地。

紧接着,所有交战之人,尽皆停手。

不是他们想停手。

而是随着这道身影的降临,一股恐怖的压迫力,从天而降,让他们不得不停手。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压抑的牧云几乎双腿弯曲,忍不住跪倒在地。

这一瞬间,牧云清楚的感觉到,像是冥冥之中,一片天,掉下来,砸在他身上,可却是无形的。

而且牧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根本无法操控自己的身躯,甚至体内道力都是陷入停滞状态。

天则的束缚?

牧云艰难的抬手,看着那魁梧的万丈身躯虚影。

这一幕,像极了当年在沧澜时候,四大神帝的降临。

也是四道遮天蔽日的虚影,笼罩在沧澜天地之外。

只是那次,四大神帝并未敢进入沧澜内,可这次,这道万丈身影,却是实打实的出现在此地。

万丈身影逐渐缩小,降临,可那股恐怖的压迫力,却是始终不曾消散。

“来了!”

星月慈目光看去,眼神颤抖。

这位神主不灭人物,此时也是吓尿了。

“挺热闹的啊!”

一道笑呵呵的声音响起。

万丈虚影,消失不见。

星月谷内,一座山巅,站定着一道身影,其身姿修长,气息不俗,眼眸之中仿佛蕴含着星辰大海一般,深邃广远。

“修罗王,车煜!”

牧云目光看去,神色错愕。

他当年在沧澜内,是见过车煜的。

只是那时候,车煜是道王,他眼中那时的车煜,是不可战胜的。

而现在。

他已经是道天帝境五问,可眼前的车煜,显然已经是无天神境,还是他无法企及的。

他是在这些年提升。

可人家是在这些年恢复。

这完全就是两码事。

“父亲!”

很快,一道身影出现在车煜身边,正是车高远。

车高远看起来颇有一些狼狈。

而很快,段墨殇身影出现,骂骂咧咧道:“车羔子,你他么别跑,跑你大爷啊?啊?”

听到这话,车高远脸色一沉,看向段墨殇,目露杀机。

段墨殇看起来年轻,可实际上是洪荒时期吞天族少族长。

吞天族这一大神族,是十大神族内,族人数量最少的,可正如段墨殇所言,吞天族每一位族人,都是彻彻底底的战士,战斗力强横。

他不怵段墨殇,可也并不敢真的和段墨殇来一场生死厮杀。

这位吞天族少族长,要是出点事,那就是让修罗神宫与吞天族为敌了。

车高远畏手畏脚,可段墨殇却是玩命的打,这样车高远自然是很狼狈。

“哎哟,车煜,你来了啊!”

段墨殇看向车煜,笑呵呵道:“儿子不行了,老子来撑腰?”

车煜看向段墨殇,淡淡道:“段墨殇,这件事情与你,与你吞天族都没关系,你最好不要插手。”

“老子偏要插手,怎么?杀我啊?”

车煜声音依旧平静道:“吞天族历来不曾参与各方之间的纷争,你该明白……”

“我明白你大爷啊!”

段墨殇呵呵道:“垩元灾难,我吞天族不参与,可结果呢?你们他么打崩了乾坤大世界,我吞天族族人死了多少?”

“老子现在是看明白了,现今,就根本没有中立一说,选择站队,早晚的事。”

车煜闻言,眉头蹙起。

“这话,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吞天族的意思?”

段墨殇嗤笑道:“老子苏醒到现在,还没见过我的族人呢,只不过,老子是吞天族少族长,将来的族长,老子的意思,就是吞天族的意思!”

“你跟谁一口一个老子呢?”车高远冷漠道:“就是你父亲在此,见到我父亲,也不会如你这般猖狂。”

“你爹算个屁?”段墨殇毫不留情的怼道。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