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我和子的性关系过程A片 他的水蜜桃第27章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0:10 阅读:(193)



    月辉流转,道光氤氲。

如潮般的大道气息像汹涌的潮汐般,在苏奕周身冲刷共振,和他自身气机产生奇妙的律动。

这里是蟾宫桂树所衍化的洞天福地。

名字就叫“蟾宫”。

在此修行,对淬炼一身大道有着极大的裨益。

此刻的苏奕,就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悟道境地中。

在他周身,时而有轮回光影浮现,时而衍化出玄墟奥义。

在其体内,混沌海沸腾,纪元火种泼洒混沌火雨,缔结为造化神象的大道本源,宛如一把剑般,在纪元火种内浮沉。

而在识海大道神台上,神魂法相宝相庄严,牵引一身大道力量贯通神魂识海和血肉身躯之间,大放无量光明。

在这种奇异而宏大的悟道境地中,苏奕的修为、神魂、道躯、大道力量都在以一种缓慢但坚定的态势精进着。

而在他身影附近,各式各样的天材地宝充当为修行资源,不断被炼化掉。

匆匆三个月时间过去。

苏奕一身修为顺利突破至造化境后期!

事实上,在世间游历的那一年岁月中,他的一身道行就已突破至造化境中期。

眼下突破到后期,无非是水到渠成而已。

对苏奕而言,根本不愁破境。

若他愿意,一夜之间就能突破至神主境。

但没必要。

修力不修心,是大忌!

他今世修行至今,也从不曾追求破境速度的快慢。

但即便如此,他的道行突破之快,也绝对称得上举世无双,独步古今。

这一天,苏奕从闭关中走出。

先和不夜侯聊了聊,不夜侯拿出悟道茶叶,盛情招待了苏奕一番。

之后,苏奕又去看了看小猴子心缘。

心缘恢复的很好,道躯已重塑,神魂也修复大半,这让苏奕颇为欣慰。

最后,苏奕才把河童叫来,问了问这三个月的情况。

没有风波发生。

不过,河童也谈起,这三个月里有许多人前来拜访,一些还留下了名帖。

苏奕看了一下那些名帖,就扔到了一边。

那些前来拜访者,大都是无边海中的名宿。

也有一小部分来自神域四大神洲。

但,并没有什么值得苏奕留意的角色。

换而言之,这些前来拜访之人,大都是为了攀附苏奕。

对此,苏奕可不稀罕。

不过,三个月之间,竟没有外敌来犯,还是让苏奕有些意外,也有些遗憾。

他前世八位同道好友中。

燕赤真杀了九魔山祖师神凝魔主和扶风神山开派祖师金元子。

而燕赤真的神魂,则被古花仙抓走。

除了这三人,金鹤妖主和天澜圣君都已隐匿行踪。

剩余的三人,分别是五欲魔尊、蝶云妖主和宝叶魔祖。

之前时候,苏奕曾打探过这三人的消息。

五欲魔尊早在易道玄殒命不久,便解散一手开创的宗门,离开无边海,至今再不曾显露踪迹,杳无音讯。

蝶云妖主隐世埋名,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中,曾在神域天下出现过数次,但行踪诡秘,无人知晓她在做什么。

如今距离她上一次出现,已过去近三万年之久。

宝叶魔祖的情况最特别,他竟是在很久以前的时候,接受燃灯佛的点化,皈依佛门!

如今的他, 是西天灵山的护教九佛之一!

只从这些消息中,苏奕也仅仅只能推断出,投靠西天灵山燃灯佛的宝叶魔祖,极可能背叛了易道玄。

至于五欲魔尊和蝶云妖主,就不好说了。

原本苏奕以为,自己在无边海闹出那么大动静,必然会引起这些前世的同道好友注意,说不准就会出现一两个。

可惜,他已在栖霞岛定居三个月,这些并未发生。

“大人,距黑暗神话时代来临,已只剩下二十余年,依我看在此之前,怕是没哪个老东西敢跑出来惹是生非。”

河童提醒道。

苏奕认可这个说法。

不过,他不可能在这二十余年中一直蛰伏!

一是有许多事情还未做。

二是仅仅只靠闭关潜修,他根本没机会在黑暗神话来临前证道神主境。

早在纪元长河上的时候,河伯就曾说过,唯有踏足神主境,才能在黑暗神话时代拥有立足之地!

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那时候的神域天下会变得无比黑暗和恐怖!

而苏奕可不会忘了, 自己的第三世萧戬可一直都对自己念念不忘!

“再闭关一段时间,等把修为臻至造化境大圆满地步时,就外出游历一番。”

苏奕暗道。

……

东胜神洲。

松庐古城。

这是一座极为不起眼的小城,灵气稀薄,生活在城中的,大都是混迹于修行界底层的散修,甚至不乏一些凡夫俗子。

在松庐古城外三十里之地,有一座竹山,其上竹林如海。

寻常时候,经常有人前来竹山采伐青竹、采撷竹笋。

可就是这样一座寻常不起眼的竹山,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却被一层神秘的黑色神雾笼罩。

无论是谁,只要靠近就会瞬间灰飞烟灭。

这诡异可怖的事情,也是引发松庐古城轰动,人们议论纷纷,谈而色变。

无人知道的是,在那座被黑色雾霭笼罩的竹山之内,有着一座秘境世界。

此界之中,山清水秀,群山绵延,浓郁的大道气息化作漫天瑞霞,常年笼罩于天穹之下。

秘界的中央,修着一座草庐。

草庐一侧,立着一块石碑,上写:“问心剑庐”四个字。

此时,吕青玫就立在这座草庐之外。

她修长窈窕的身影弥漫着一道道刺目的银焰神辉,衍化为不朽法则,正在轰鸣。

而在手中,则握着一块黑色玉石。

吕青玫一身的道行都倾注在这块黑色玉石中,让得此物嗡嗡颤抖,发出锵锵剑鸣之音,响彻整座秘境世界。

这既是一块磨剑石,也是掌控这座秘界的本源之物!

“师姐,没用的,哪怕你把我困在此地,也奈何不了我,更救不了我身边这位大外甥!”

草庐内,传出一道带着调侃的声音。

吕青玫抿了抿唇,强忍着心中的焦灼和愤怒,语气淡漠道:“师弟,我已经说了,你想活命,就把尘儿放了,我保证让你安然离开!”

她纤细白皙的玉手,一直牢牢紧握那块黑色玉石。

只是,她那清艳绝美的玉容,已变得极为苍白,几欲透明。

三个月前,吕青玫来到了这座竹山秘界,可已经晚了一步,易尘已被师弟余巽活擒!

还好,在余巽打算离开时,吕青玫成功将其阻截,并利用竹山秘界的力量,将余巽困在那座草庐之中。

可因为顾忌易尘的性命,吕青玫一直不敢轻易下狠手。

同时,为了防止师弟余巽逃走,她只能一直催动秘界之力,牢牢将那座草庐围困。

到现在,这样的对峙已经进行三个月之久!!

这三个月里,吕青玫不止内心备受煎熬,因为要一直维系着秘界力量运转,不得不一直动用道行,催动那块黑色玉石。

到现在,她一身道行都已消耗严重,已是强弩之末!!

“师姐,你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吧?”

草庐内再次响起余巽的声音,“这样下去,你终究还是得落败,既如此,为何不提前放弃,向我低头?”

吕青玫冷冷道:“当真撑不住的时候,我就是豁出性命,也要拉你垫背!”

“哈哈哈,师姐你敢这么做,我就拉这位大外甥一起垫背!”  余巽大笑,“你可不知道,现在的他有多惨,像条死狗般瘫在我脚下,身上千疮百孔,连神魂都在经受万蚁噬心般的痛苦,整个人不断抽搐,像发了羊癫疯似

的,实在是有趣。”

吕青玫震怒!

牙都快咬碎!!

她确信,余巽不会撒谎,而是真的这么做了,故意在羞辱和折磨易尘,以此来刺激自己。

“不得不说,他的意志力量很恐怖,让我都很震惊,到现在竟都还咬牙撑着,没有求饶,没有惨叫,更没有寻死觅活。”

余巽感慨,“他这副倔强坚狠的样子,可真像他父亲。”

吕青玫俏脸苍白,眉梢间尽是掩不住的沸腾杀机。

可她不得不让自己保持平静,也断不能流露出一丝气急败坏的样子。

否则,必会被自己那个心肠阴狠歹毒的师弟洞察到!

“不过,他越是坚狠,我越会折磨他,一定要把他这一身傲骨一寸寸敲碎磨灭,要让他道心崩溃,变成一条害怕我、恐惧我的小狗,天天在我身边摇尾巴!”

余巽语气悠然说道,“师姐,这怪不得我,都是你逼的。”

吕青玫看不到易尘的模样,可脑海中已能够想象出此刻的易尘有多凄惨和痛苦。

这一刻,她的心都快碎了,苍白透明的俏脸上,有两行清泪滑落。

在这世上,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可唯独放心不下易尘。

这是她的亲生骨肉,也是她的逆鳞!

“哈哈哈,师姐你竟然落泪了!!看来这小畜生还真是你的软肋啊!!”

余巽的大笑,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吕青玫沉默。

她在死死控制自己内心那几欲爆发的怒和恨。

也就在此时,一道虚弱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从草庐中传出:  “母亲,既然……您是孩儿生母,为何却……却只认孩儿为……义子?”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