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翁公干熄妇三个人 办公室风雨全文阅读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20:50 阅读:(117)



    商敏秀和周子茹何等人物,这次栽了一个大跟头,又被秦子凌这般用刀指着挑衅威胁,脸色阴沉得简直要滴下水来。

但偏生,秦子凌这家伙不仅实力强大直逼周子茹,而且他还很有魄力,一次性祭放出两个半道仙级别的骨玉道符,现在手中还捏着一个。

就算她们把压箱底的宝贝也拿出来,基本上也难以占到上风便宜。

真要争这一口气的结果,那就是两败俱伤!

看秦子凌这凶狠劲,还有太史霸目中透出的疯狂仇恨目光,她们完全相信他们不介意跟她们杀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但问题是,这次进暗皇天,她们已经得了大机缘,出去之后有很大机会成为道仙,这条命金贵得很,又哪肯跟秦子凌和太史霸杀个两败俱伤?

「道友,现在你们已经占了大便宜,不如还是见好就收,我们双方就此罢手吧!」商敏秀和周子茹最终还是压下心里头的屈辱,说道。

「你们说杀就杀,你们说罢手就罢手,那我们两人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秦子凌一抖手中的黑龙刀,刀芒吞吐得越发张扬。

「道友,莫要逼人太甚,真要厮杀起来,你们不见得就能占上风,无非大家都是为了机缘,没必要杀个你死我活而已,并不是我们怕了你们!」商敏秀俏脸寒霜道。

「哈哈,商敏秀你还真是说笑了!是我们主动招惹你吗?是你们先要杀我们的!现在你们不付出一点代价,说不打就不打,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这个人跟别人不一样,我行事就是要快意恩仇,念头通达,今日你们若不留下一点东西,就算拼个你死我活,鱼死网破,我也是在所不惜的!」秦子凌说道。

说话间,五色神光和风雷山岳印冲天而起,毫不客气地一起朝着商敏秀落去,同时手中黑龙刀高高举起,以力劈山岳之势,也连连杀向商敏秀。

秦子凌身上的肌肉虬结,就像一条条虬龙盘绕,散发着无比恐怖和威猛的力量气息。商敏秀见状脸色越发冰冷,飞剑在空中飞舞,划出一道道玄妙的剑光,竟然挡住了秦子凌的进攻,还有道仙虚影利剑的攻击。

「太史兄,你再损耗一些血脉之力,坚持一下,帮我挡住周子茹,我先全力击伤商敏秀这个狠毒的恶女人。」秦子凌说道。

「哈哈!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只要能重伤了商敏秀这个女人,就算把血脉之力全部燃烧尽都没有问题。」金龙口中发出豪迈狂放的雄浑声音。

「哈哈,好!」秦子凌豪迈一笑,手朝凶兽狡一指。

凶兽狡便弃了周子茹,调头杀向商敏秀。「可恶!」周子茹又哪肯放走凶兽狡,立马要去拦截。

「周子茹,你也太小看我了!」太史霸见状怒吼道,六棱锤和金龙一起疯狂杀向周子茹。

太史霸毕竟是曾经排名第三的强者,现在燃烧血脉之力,疯狂扑杀,周子茹又岂敢小觑?无奈只好分出很大一部分力量去抵挡太史霸,还有一小部份去牵制凶兽狡。

如此一来,商敏秀就相当于一个人要面对三大强者的围攻。

纵然她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半道仙,手中的道宝威力也大,这时也是又怒又惊,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疯子!」

「疯的是你!如此高的修为,长得也是俊俏,偏生堂堂正正的大道你不走,却要走邪门歪道!

我今日若就此放你走,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受你祸害,我现在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乃是大义之举,又哪里疯了?」秦子凌正义凛然地大喝道。

手中的黑龙刀一刀接一刀斩下,两件道宝也疯狂砸落。

这些年,他吃了太多的血肉药力,正需要跟高手生死过招,来彻底激发融

合残留在体内的药力。

而且,他也想看看能不能拖到火龙彻底融

合碎片,再看看他实力能涨到什么程度。

说不定,火龙实力暴涨,他就真有可能将商敏秀和周子茹留下来。

商敏秀何曾被人这般羞辱过,气得肺都差点要炸了,一股热血冲脑,被她一直压着不舍得用的骨玉道符已经被她捏在手中。

但最终,理智还是胜过了冲动。她是个善于算计的精明女子,又岂肯冲动之下,白白浪费了一件无比珍贵的骨玉道符,还有拼成重伤的凶险。

「周子茹,我们走!」商敏秀最终还是忍下这口恶气,张口喷出一口精血,在空中化为符文没入道宝。

周子茹也知道这时不是逞强的时候,几乎跟商敏秀一起也喷出一口精血,化为血符没入断魂钉。

两人实力强大,这时不惜损耗精血,两件道宝威力顿时大涨。

剑芒炽盛,如同一条汹涌剑河冲击。断魂钉幽光猛地绽放,竟然化为一根巨大的钉子。

巨钉和汹涌剑河汇聚,猛地一下,一下子冲开了秦子凌、太史霸还有两件道符的围攻。

再然后,两人借机带着手下,仓皇朝谷口逃遁而走。

「哪里逃!」秦子凌见状大喝一声,一手托着风雷山岳印,一手握刀,巨脚轰隆踏过大地,朝着众人追杀而去。

见秦子凌竟然还追杀而来,商敏秀和周子茹气得差点就要杀个回马枪。

但最终,两人还是没有回头。「轰隆隆!」

秦子凌投掷出了风雷山岳印。

风雷山岳印如流星一般划过虚空,朝着众人砸落而去。

一柄飞剑冲出,化为擎天巨剑,一剑落下,击退风雷山岳印。

再然后,众人终于远去,没入茫茫黑雾中。

「算你们逃得快!」

黑雾中,商敏秀等人听到远远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两人气得一个踉跄,差点没有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总有一日,必杀此贼!」商敏秀咬牙切齿道。

「此人究竟是谁?先前从没见过也没听说过,竟然这般厉害!」周子茹说道。

「他有金龙血脉,又跟太史霸在一起,肉身强悍,十有八九是金龙族的某个古老家族的绝代天骄。

而且田元茂认识他和他的同伴,十有八九此人可能来自大荒地,不仅如此,此人以前必定比较低调隐忍,以至于田元茂都没发现他实力如此强大。

此人有此实力,却能隐忍不动,毫无知名度,绝对是个可怕人物。若是出去,迟早必成为惊天大人物,若有机会,我们必须想办法将他击杀,否则后患无穷。」说到后面,商敏秀目透狠厉之色。

「他实力几乎不逊色与我,手头有骨玉道符,又跟太史霸在一起,我们根本没有击杀他的机会。」周子茹苦笑道。

「他手头的骨玉道符这次用过了,下次再使用威力要减弱不少。至于太史霸,他这次受损很厉害,绝对已经伤到根基,肯定会找地方,然后借地宫中所得的机缘疗伤和寻求突破。

否则拖下去,就算他得到天道造化果,出去后成为道仙的几率也很渺茫。这一次,没个几年,他恐怕很难再出山,甚至都有可能会熬到暗皇天开启再出来。所以两人必然会分道扬镳。」商敏秀很冷静地分析道。

「就算如此,我们要杀那人难度还是很大,而且付出的代价也肯定很大!」周子茹皱眉道。

「凭我们两人想要击杀他自然很难,但你我若分别再找一两个帮手,想要杀他就不难了。而且此人这般厉害,刚刚又与太史霸从地宫中出来,手头必然有许多好东西。」

商敏秀说道。

「找帮手?」周子茹俏眸微微一亮。「我听说西门景礼对你仰慕已久,曾多次想与你结为道侣,只是都被你拒绝了,而且西

门家跟太史家也素来有些仇怨。」商敏秀说道。

「他实力倒是不错,而且到目前也没听人说起他得过什么大机缘的消息,若是我们告诉他太史霸的同伴手头有九叶天纹草、天道造化果等好东西,不愁他不动心。」周子茹闻言点头道。

「我想最让他动心的还是你的邀请。」商敏秀意味深长道。

「姐姐就不要取笑我了,这大蛮海仰慕你的天骄子弟不知道有多少,也不知道这次是哪位天骄子弟能荣幸得到姐姐的邀请。我想只要姐姐开口,他们肯定个个受宠若惊。」周子茹说道,称呼也改为了姐姐。

显然经过山谷一战,两人已经结成了真正共进共退的同盟。

「我准备邀请幽暗海的祁诡。」商敏秀说道。

幽暗海跟缥缈宗一样,都位于大蛮西海。周子茹闻言不禁微微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微皱黛眉道:「此人残忍邪恶无比,据说经常生吃人肉人血,邀请他是否有些不妥?」「生吃人肉人血,可能偶尔有之,要说经常生吃人肉人血那传闻就有些夸张了。不过幽血宗有一种秘术,可吞噬转化他人的强大气血生机化为死亡之力,一旦施展出来威力很大。

那人气血生机那般强大,力大无穷,绝不可能只是洞天境八品境界,必是用什么玄妙宝贝硬生生将修为压低一个境界,竟然以我的修为都看不出来。

如今炼体武道的人仙已经很稀少了,修炼到洞天境九品的更是极为罕见。这等强大人仙对我们是可怕的威胁,但对祁诡而言,反倒是修炼秘术的顶尖好材料,我想他肯定会感兴趣。

至于他残忍邪恶什么,只要不跟我们做对,又关我们什么事情?」商敏秀说道。

「还是姐姐看问题眼光独到。祁诡手段诡异狠毒,实力还排在西门景礼之上,有他再参与,杀那人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要寻找西门景礼和祁诡简单,只要我们放出消息,说想找他们商量要事,他们肯定会寻上门来,但我们又如何寻找那人呢?」周子茹问道。

至于商敏秀提到秦子凌绝不是八品境界之事,周子茹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意外。

能修炼到九品境界的哪个是天资平庸之辈,哪个不强大?一般都是只有九品真仙或者更高境界的强者才能击败九品真仙。

当年,以太史霸的天赋,都要在八品境界积累了多年,方才能越级战九品真仙,因此还引起了不小轰动。

而现在秦子凌是直接战半道仙!能称得上半道仙的,一般一个能战四个左右九品真仙。

要说秦子凌以八品境界,就算是道武双修,能越级战四个九品真仙,周子茹是绝对不相信的。

除非秦子凌也是九品境界,只是以特殊的宝贝改变了境界气息,如此方才能解释得通。

否则那天赋别说比起她周子茹,就算比起

司少楠,商敏秀之流都要逆天许多。

「田元茂手头有一份古图,这份古图记载了一个地方。」商敏秀说道。

「姐姐也知道这个地方?」周子茹美目一亮。

「我们缥缈宫有先辈和古齐国皇家先辈曾经在那个地方相遇过,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去过那就不知道了。」商敏秀说道。

「怪不得姐姐会和田元茂一起,原来你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不过姐姐现在把这秘密分享给我还有其他两人,那姐姐……」周子茹目露一丝思索之色。

「那个地方很凶险,我们先辈和古齐国田家多位先辈曾经先后去过数次都无功而返。这次

田元茂殒落,我一个人前去,若再跟那贼子相遇,哪还有夺取机缘的机会?

既然如此,还不如拿出来,既能杀那贼子,夺机缘,除后患,后面还能联手闯入那地方,夺取机缘。当然,你和我要拿的好处肯定是要最多的。」商敏秀说道。

「姐姐实力最强大,这地图又是姐姐贡献

的,好处肯定是姐姐拿最多,我又哪能跟姐姐相提并论。」周子茹闻言连忙道。

「我们姐妹不需要分那么清楚,只有我们两人同心,以我们两人的实力,发生再多的事情,我们都能像这次一样全身而退。」商敏秀见周子茹识趣,微微一笑道。

「反正,我一切唯姐姐马首是瞻。」周子茹说道。

「妹妹谦让了!」商敏秀微笑道,只是眼眸深处却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讥讽之色。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