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塞着小玩具坐地铁的感觉怎么样 男生吸了小兔兔的感觉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8:00 阅读:(94)



    纵使从白天到黑夜的赶路,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升起的三堆篝火围成三个小圈,又形成一个大圈,不知情者自然很在意浴血佣兵团的人包裹严实的外衣下到底怎么了。霍尔斯在附近打了捆柴火回来,他的奇美拉和其他几人的守护在周围警戒,顺便觅食。

比莫耶从自己篝火的这边,移动到了靠近肖的位置,他小声问:“你参加了哈纳德叔叔的葬礼?”

“是。”

“他……”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不会想知道。”

比莫耶沉默了良久:“我没想到肖叔叔你会来。”

肖掸了掸黑色头发上的白雪:“我并不是你爷爷叫来的,是自己来的。”

“哦?”

“夏伐洛确实拜托了别人来照顾你。”肖看向斜对面的贝吉·雅尔:“不过做为表叔,我应该过来关怀一下,虽然分家以后我们来往并不多,但老头以前对我挺照顾,他的孙子我也要帮忙看紧呀。”

比莫耶再次沉默的低下了头。

肖忽然又小声道:“你说,什么样的人能在二十几岁成为一名大魔导士啊?”

比莫耶随他目光看向了迪克希特·乔普拉。

“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像次大陆的蕾米莉雅家族一样,能将上一辈的魔力部位延续到下一辈的血脉中?不然,我完全不能相信有谁能在二十小几岁能达到这种成就。”

比莫耶现在对别人的事情兴趣并不大,身处绝境中,哪还有心思去关心其它。

霍尔斯再次拿着他们给的长诗抄卷看,尹莉莎问他:“你回想起什么了吗?”

霍尔斯摇摇头:“我可以告诉你们在此之前,我记起来的一些碎片。”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我记起来的东西有限,只记得当年有一伙人来到我们村庄烧杀抢掠,他们口中念起过这首诗。”

“你接着说,还有呢?”贝吉·雅尔问。

“我已经说完了。”

“就只有这些?”

霍尔斯说:“我脑袋里都是村庄人被屠杀惨死的画面,这些也要我说出来?”

“说说吧,或许对我们有帮助。”孟斐拉道。

霍尔斯无奈良久,只好道:“这……得加钱。”

听完他零星的回忆,大家也没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肖问:“这些是你之前就记起来的,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们?”

霍尔斯说:“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对我来说是痛苦。自从我被养父所救,这痛苦的事情我就完全不记得了,只是有时晚上会做起恐怖的恶梦。如果不是在辛得摩尔一段奇特的经历,唤醒了我内心深处沉默的记忆,也许永远都不会再记起来。”

“你那时候多大?”

霍尔斯想了想:“七八岁吧。”

“七八岁,听过一遍的怪诗你都能想起来?”

霍尔斯说:“那些人应该不止提到一遍,虽然像是梦里的记忆一样,但这首诗我记得特别深,仅管记得不完整,可看到这页诗,我就想起来了。”

几人微微点头。

迪奥又问:“那些人为什么找到你们村庄问这首诗?”

霍尔斯说:“本来我是不明白的,但你们来了我就知道了。那些人的目的和你们一样啊,也是来找那个神秘之境的吧。你知道我原来的村庄在哪儿吗?”他抬手指道:“往那边走,你们明天就能看到。”

第二天,半山之地,周围的林木,覆盖的积雪,早已没了当年村庄的痕迹,只有把雪挖开,把积叶烂泥翻起,才能看见几块村屋留下的砖石。

雅尔吐着热气道:“很难想象你们村庄会定居在这么远的深山里。”

霍尔斯说:“我们村庄都是猎户,全都以狩猎为生,在魔兽森林周边各地,像这样的村落并不少见,你觉得奇怪,是因为你没有在这种环境生活过。猎人只有深入在森林中,了解这里的一切,才能无往而不利的猎捕目标。”他走到一旁,看着脚下的厚雪:“我的养父也是一名猎人,他告诉我他把我救起来的时候,我被掩埋在土下,当时已经窒息了,是他抢救把将我救过来。”

“那你养父呢?”

“早已去逝了。”

正说着,警戒的魔兽发出了动静,大家寻声望过去,看见两人向这边靠近过来。

“我们是路过的,看见这里有火光就过来了。”来的男子举着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女的则站在一旁观望。

大家看这男的穿着一整身灰色盔甲和长靴,拿一把战枪,盔、甲、枪、靴上缀着许多冰蓝色的魔法宝石,年纪四、五十岁上下,看不出具体年纪。旁边的女的碧发轻甲,体型颇为强壮,提一把重剑,年龄在三十五岁往上,四十岁以下。

男子不等他们问话,主动说道:“神之旨意阿科斯塔,能同时见到圣园的贤者,孟斐拉圣骑士还有赫赫有名的迪克希特·乔普拉小姐,以及其他各位,实在难得。很抱歉,请恕我识人不多,不能将各位一一认出来。我身边这位女士叫安娜,是我的朋友。”

“你是神之旨意的人?”迪奥惊奇道:“我怎么不知道你?”

阿科斯塔道:“神之旨意的成员,先生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吧?”

肖问:“她也是神之旨意的?”

“不,安娜只是我的朋友。之前做过强盗,但并不热衷,现在已经不干了。”

众人以审慎的目光打量着他二人。

阿科斯塔强笑道:“喂,别这么看着我们好吗,我过来打个招呼,怎么变成审犯人了?”

红龙铁卫队长布隆仗着有圣园的人在身后,喝问:“你们两个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找到这里,什么意思?”

“就是问你们两个是来干什么的?深山野岭,现在外面世界又乱,你们两个莫名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吧?”

阿科斯塔有点不高兴道:“真是被当着犯人一样对待了。虽然我不想回答,但我还是可以回答,就算给圣园的尊重。做为一名佣兵,一名高品质的优秀佣兵,出现在世界任何地方,都理所当然吧?”

“你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不要说一些含湖不清的话,红龙铁卫不是好湖弄的!”布隆见旁边的女人安娜一直不说话,便指着道:“你别说了,你来说。”

……

(新冠了,昨天已退烧,没有别的什么症状,就是嗅觉不好使,一直咳,身上关节部位酸痛。最难受的还是味觉不灵,吃啥都像吃很难吃的面泥,没味道的面泥,导致吃什么都没味口。我已经近四天没吃固态食物了,光喝牛奶和饮料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