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是什么感觉 少妇洁白最刺激的一章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7:50 阅读:(191)



    小院幽静素雅,景色相当宜人。

可以看得出姜圣王为了给宋潇准备下榻之地,也是煞费苦心。

好,是必须的!

别管揣着怎样的心思,招待天庭之主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出现丝毫怠慢,都是沧海教这边礼数不够。

而宋潇又只有一个人过来。

若是一支庞大的团队,倒也好说了。

沧海教有的是招待大规模来宾的专用驻地。

可宋潇就一个人,要放在那种地方,肯定会显得十分空旷。

还有就是不能把宋潇安置在太过敏感的地方。

那种容易令人产生误会的区域,无论对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

这小院地方不算大,胜在环境一流!

周边也没有任何能够引起歧义的地方。

根据这里负责照顾宋潇的侍女说,这曾是姜圣王早年……刚刚建立起沧海教那会儿,居住的场所。

之前几乎就是教内的“圣地”,专供门人弟子参观的。

如今简单一收拾,倒也像模像样。

派来伺候宋潇的人,四个聪明伶俐的年轻弟子,在前院听着招呼;四个专业的大厨,随时随地可以为宋潇提供各种风格的餐食;三十个年轻漂亮,端庄大方的侍女,负责宋潇的洗漱、起居以及生活当中的各种需要!

可以说将方方面面,全都已经考虑得无比周全。

关键这些人宋潇看过,境界最高的,也不过是金丹层级。

不会引起误会!

可以说姜圣王这一手相当高明!

尽心尽力,在没有任何谄媚的前提下,几乎将所有细节,都做到了极致。

即便再挑剔的人,也都难以对这种安排挑出毛病。

宋潇也不是来挑毛病的。

他是来“应战”的。

更犯不着在这种地方去找一些普通弟子的茬。

所以他从善如流,对这些年轻的沧海教弟子,以及那几个厨艺高超的沧海教大厨,都相当友善。

在这些人心目当中,宋潇这位年轻的人间天庭之主,也是地地道道的顶级贵客!

所以双方之间的交流,也都十分畅快。

入夜。

宋潇在吃了一顿大厨命人送来的宵夜之后,在房间里安静打坐恢复。

四周万籁俱静,空气中飘荡着丝丝缕缕的灵气。

此时从他眉心紫府当中,缓缓走出一尊元婴。

下一刻。

元婴就在宋潇面前,变成正常人大小,从储物袋里面,取出一套沧海教弟子服饰穿在身上。

随后又取出七香车,跳进去之后,刹那间消失在房间里面。

宋潇的本尊,依然盘坐在那里,静静打坐。

元婴分身出来之后,先是简单辨别了一下方向,随后便驾驭着七香车宛若一道流光,离开此地。

姜圣王并没有让人监视这里,更没有在离开的路上设置任何屏障!

对这位沧海教主来说,一件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极致!

要杀宋潇,必须找到最佳的动手机会!

而且,还可以精准甩锅的那种。

沧海教是绝不会轻易背下这个锅的。

这点,姜圣王在跟王家和赵家人筹划过程中,也说得清楚明白。

“沧海教不能这样废掉,哪怕宋潇这次死在这里,我们也要置身事外!当然,如果你们觉得只要干掉人间天庭之主,付出再大代价都能接受……那我倒是也无所谓了。”

面对姜圣王这种光明磊落的态度,一手把沧海教扶植起来的赵家当然不会同意就这样将其废掉。

王家那边只想报仇。

所以三方经过了各种各样的周密部署。

甚至包括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动手了,却没能干掉宋潇,还让他给跑了!

到时候,沧海教要做出怎样的反应,来证明自己的无辜!

还是那句话,姜圣王从古至今,“鸿门宴”用过不止一次,但不管哪一次,坏名声最终都没有落到沧海教这边!

典型的:拿我当刀没问题,但你们得背锅!

进士出身,当过人间官员的姜圣王,一个最大的特点……也有可能是最大的弱点,就是——爱名如命!

在宋潇看来,太过爱惜羽毛的人,很多时候往往容易吃大亏。

譬如这次。

换做一个做事相对粗糙,又没那么爱惜名声的人,肯定不会这般矫情!

早在宋潇上次应邀前来那会儿,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自身就是一名顶级高手,再加上真界过来那五个化虚一名合道。

围杀一个据说只擅长法阵的年轻天骄,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姜圣王偏偏不同意这样干。

在这位“进士老爷”看来,那么做事情,实在太没技术含量!

而且根本没有必要!

这就跟贼王看不上抢劫的是一个道理。

虽然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却见不得别人做事那么粗糙。

而这,恰恰给了宋潇从容反击的机会。

他驾驭着七香车,先是悄然来到一个地方,穿着一身沧海教弟子衣衫的他,行走在这里畅通无碍。

早在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宋潇就已经四处踩好点。

如今再进行各种布置,简直轻车熟路,非常之顺畅。

他在这里并未停留太久,简单进行一番设置后,继续驾驭七香车朝下一个地点飞去。

就这样,一夜之间,宋潇这尊化婴分身几乎没闲着,跑了足有十几个地方。

最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回到休息的那座小院。

重新化为元婴,钻入到紫府当中。

下一刻。

张开一双宛若璀璨星辰的明亮眼睛。

“姜圣王,你的伏笔,我看见了,我的手段,你且看着。”

早上。

在一群端庄大方的侍女服侍下,宋潇沐浴更衣,换上一套盛装。

这些充当侍女的沧海教女弟子在来之前,其实就已经被交代过:不管宋尊主有任何需求,都必须予以满足。

她们也是乐意的!

如此英俊帅气,又位高权重的年轻人,哪个怀春少女不想跟他发生点什么?

尤其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下,更是心生无数好感。

可惜这位年轻大人物和蔼归和蔼,但对她们非常有礼貌。

没有半分逾越的意思。

这让几个漂亮的女弟子既敬佩又有几分澹澹失落。

简单用餐之后,在另一名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沧海教副教主陪同下,乘坐沧海教高端大气的法舟,在此来到庄重的“会议中心”。

今天宋潇要在这里,与沧海教教主姜圣王,签订天庭和沧海教的“结盟”契约!

要不怎么说姜圣王是个爱惜羽毛的妙人?

他不但要杀宋潇,还要在击杀宋潇之前,将所有一切……都落到实处!

回头宋潇死了,沧海教依然还要跟人间天庭,保持最为亲密的盟友关系。

而这,也是姜圣王彻底说动赵家和王家的理由。

宋潇一死,人间天庭必然群龙无首,届时抽身干干净净的沧海教,完全可以利用这层盟友关系,与天庭同仇敌忾!

帮着天庭“复仇”!

然后……顺便彻底打入到天庭当中,像碧霄宗、裂空门和神农门那样,但又高于他们!

成为可以“继承宋潇遗志”,带领九州和天庭继续走下去的最好伙伴!

姜圣王连悼词都帮宋潇写好了。

洋洋洒洒万字长篇。

详细记述了宋潇短暂却辉煌的一生,肯定了他对九州,对天庭的莫大功绩。

又宛若泣血一般,发誓要和九州、天庭一道,共同抗击外敌!

那悼词只要公开一念,绝对是见者落泪闻者伤心。

更会让沧海教的形象,彻底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用几个真界降临的赵家、王家人的话说就是:圣王这人未来必有大出息!有朝一日到了真界,也必将成为九州阵营的顶级大老!

……

会场布置得相当隆重!

千米长的红毯,从庄严肃穆的会议中心,一气铺到广场之上。

宋潇顺着“舷梯”下法舟时,红毯两旁,已经站满了前来迎接的“童男童女”,可爱的孩子们手里拿着鲜花,一脸热情地看着那位从舷梯缓缓走下的“叔叔”,并发出充满童真的欢呼。

沧海教的仪仗队伍,也给人一种挺拔向上的感觉,那些身材高大,盛装在身的年轻帅气小伙子们,都展现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精气神。

宋潇一露面,广场之上鼓乐齐鸣!

无数弟子站在广场之上,热切地看着这一幕。

当然。

更加少不了的,是修行界各大媒体的记者们。

姜圣王明显是要将今天这一幕,永远记载在修行世界的“史记”之上。

宋潇笑容满面地站在舷梯上向着下方的欢迎人群挥手致意,随后缓缓走下,从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手里接过一束鲜花,还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子的头。

这才在那名副教主的陪同之下,缓缓走向站在不远处,一群修行界媒体记者跟前的姜圣王。

双方见面那一刻,同时向对方施礼。

这一幕,被大量修行界记者用影音玉石记录下来。

回头将直接登在修行界的各大媒体头条。

“如此隆重,愧不敢当。”宋潇微笑着看着姜圣王。

“你我双方结盟,场面必须盛大!”姜圣王乐呵呵,挽着宋潇手臂,往会议中心走去。

那些来自修行界的各大媒体记者们,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心生感慨。

“还得是沧海教这种底蕴深厚的古教,能屈能伸,之前那么大的恩怨,说放就放,姜教主这人……做事当真豪爽大气!”

“呵呵,这位年轻的天庭之主也不错,同样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

“这一波我还是比较佩服沧海教,如今想来,先前那位年轻的天庭之主,在沧海教一顿乱杀……多少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呀。”

“此一时彼一时吧?当时沧海教下面有人想要行刺人家身边人,一怒之下反杀回来,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说到底都是同出九州一脉……”

这群人议论声虽然不大,但对姜圣王和宋潇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姜圣王对宋潇笑着说道:“看来大家都很乐于见到这种场面啊!”

宋潇点点头:“沧海教弟子,多数出身九州,游子走得再远,也终究是心系故土的。上面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既没办法抗拒,也没办法改变,但在内心深处,终究还是希望九州一家亲的。至少在大方向上……一定是这样。”

姜圣王其实说的是那群媒体记者,宋潇说的……却是广场之上,那群面带喜色,眼里有光的……沧海教弟子!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大会议中心的台阶上,姜圣王回首望去,广场上那些人的脸上,确实都充满开心。

或许还会有人因为先前旧怨而在心中憎恨宋潇,但那种人,对本就气氛宽松的沧海教来说,终究只是少数。

更多人确实就像宋潇说的那样,是希望九州一家亲的。

姜圣王露出笑容,道:“宋尊主说得对,从今往后,天庭和沧海教……必然一家亲!”

你死了,我的人在未来逐渐掌控人间天庭,到时候可不就是一家亲么!

随后,双方进入到空间巨大的会议室内。

同时也将那些修行界各大媒体的人放进来。

今天这场结盟仪式,要在整个人间修行界的共同见证之下完成!

这自然是姜圣王洗白自己的关键手段之一。

所有一切,都堂堂正正,光明正大!

甚至在接下来那场“血战”当中,沧海教会有很多人死去!

只死几个高层……怎么能叫惨烈?

广场之上那无数教内弟子,也要至少死伤过半!

同时今天到场的修行界媒体人……也要有死伤出现。

不这样,又怎么能把这场戏,演到极致?

为了尊重孤身前来的宋潇,姜圣王那边,也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长条会议桌中间,对面就是宋潇。

两人也没啰嗦,各自在一式两份的契约书上,写下自己的大名,同时用上代表沧海教和天庭的印章。

随后站在准备好的舞台上,各自持着一份契约书,将其展示给修行界各大媒体。

脸上都露出开心笑容。

“这是一份平等、公平、充满爱与友谊的盟友契约!”姜圣王面对众人说道。

“这是一份跨越人间、修行界,属于全体地球人族的兄弟契约!”宋潇一脸笑容的说道。

这份契约,至此算是彻底生效了!

姜圣王笑容满面的道:“接下来,会有一场盛大的宴会!宴请我们最为尊贵的贵宾宋潇宋尊主,同时也请各路媒体朋友们一道,为我们人族的历史新篇章……共同举杯!”

所有人顿时发出一阵畅快的欢呼声音。

就在这时。

高天之上,霍地传来一道幽冷声音——

“好大口气,人族历史新篇章?你们配吗?宋潇,姜圣王……今天就是你们这些人的死期!”

轰隆!

随着高天深处传来的一声巨响。

一道剑气,自九天之上,散发着煌煌天威,朝着下方广场……迅速斩来。

广场之上的沧海教弟子当场一片大乱。

谁都想不到,竟然有人会在这种时候暗中出手。

眼看着这道剑气即将斩到广场之上,就要造成重大伤亡。

霍地!

宋潇冷喝一声,腾空而起。

“沧海教的朋友们不要怕,我来对付这种藏头露尾之辈!”

不计其数的法阵材料,顷刻间从宋潇身上飞出去,落在巨大广场四周。

接着轰然升起一座巨大光幕!

轰隆隆!

那道剑气狠狠斩在光幕之上,爆发出一阵剧烈涟漪。

广场之上,顿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欢呼声音——

“宋尊主威武!”

“宋尊主无敌!”

“我九州修士……果然强大无匹!”

“不愧是天庭之主!”

就连一些跟着冲出来的九州各大媒体记者,也被这炫酷一幕给惊呆了。

他们并不清楚那道斩来的剑气有多强大。

但能从高天之上,几乎连虚空都给切开的攻击,威力肯定无比惊人!

可现在……却被宋潇仓促之间布下的法阵给拦住了!

“哈哈哈,真不愧是能在北区神金城设下法阵坑杀无数敌人的年轻法阵大师!太厉害了!”

“这哪里是法阵大师?法阵宗师也没有这种布阵水准吧?”

“难道你们不觉得宋尊主宅心仁厚吗?这边刚结盟,那边立马就把盟友的教内弟子当成自己人一样去守护!”

“不错,这位年轻尊主身上有太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几乎同时间跟宋潇出来的姜圣王,有点懵。

他眨巴着眼睛,心说这跟设计好的剧情……有重大出入啊!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王家那尊合道大能,藏身于高天之上,冷笑着嘲讽,然后一剑斩向下边……杀死至少数百上千名沧海教弟子!

他再跟宋潇共同出手,然后拼死保护宋潇……

再然后……

反正不是现在这个状态!

宋潇的反应……怎么能这么快?

身为一名顶尖的高手,姜圣王又怎能看不出宋潇刚刚的反应有多惊人?

几乎是那边发出声音的一瞬间,宋潇这边就有了动作!

那道剑气一出来,宋潇身上的各种法阵材料就已经飞出去!

随着剑气落下,法阵已然成型!

挡住了!

竟然给挡住了!

这尼玛……是什么妖孽?

不过还好,他还有真正的后招。

虽说这一幕让他感到意外,但也不是没有过相应的失败预桉。

接着!

一股磅礴无匹的气息,从会议中心大楼上方爆发出来,一道身影,快到不可思议,挥动手中一杆长戟,狠狠斩向宋潇!

“宋尊主小心!”

姜圣王一声大喝,身上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气息,迎着那道身影就冲上去。

锵!

一声巨响。

仓促迎战的姜圣王身形瞬间抛飞出去。

一口鲜血顺着他的嘴里喷出来。

却依然大声道:“宋尊主……快走!这些刺客来自真界!”

一道虚幻至极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宋潇身后!

这人就是从会议中心里走出来的。

动手之前,甚至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这是一尊超强的合道层级大能!

当他出现在宋潇身后的时候,几乎都没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挥动手掌,带着难以想象的恐怖能量,狠狠拍向宋潇后心!

轰隆隆!

宋潇身上顿时绽放出炫目的金色光芒。

下一刻,他身影消失在原地。

那里……被一座小型法阵,取而代之!

彭!

一声惊天爆鸣!

整座巨大的会议中心,轰然坍塌。

那是宋潇留下那座小型法阵所爆发出的恐怖能量波动。

“躲在这里暗中偷袭?试图破坏我们九州阵营结盟?你们这群肮脏的垃圾……给我去死!”

宋潇身上,再次飞出大量法阵材料!

在身负“重伤”的姜圣王见鬼一般的眼神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一座座法阵,就这样被宋潇给甩了出来!

姜圣王不是那种无知的修行者。

相反这位曾经的唐朝进士,在漫长生命过程中,从来都是个愿意学习,也善于学习的人。

不仅多才多艺,在修行方面,也精通很多种门类。

他在法阵方面的造诣,也并不低!

可此刻宋潇的布阵方式和手段,竟然让他生出一种不明觉厉的无力感!

太神奇了!

太强大了!

如果今天他是站在旁观者角度看热闹,那么一定会是大饱眼福!

但问题……他并不是啊!

眼看着宋潇不断从身上丢出各种材料,眨眼之间就将会议中心那里给布下一座恐怖杀阵。

强度如何姜圣王不好直接评价,但至少……那尊合道层级的王家大能……到现在都没能破阵而出!

剧烈的轰鸣声不断从法阵内部传出。

此时又有几道身影——先前那二十八九岁,来自赵家的美艳少妇,四十出头,来自王家的中年男子,还有赵家的老者等人,纷纷从暗中杀出来。

原本这些人的目标应该是两个人——宋潇和姜圣王!

同时还得干掉不少沧海教弟子以及今天来的修行界媒体人……

可现在……感觉从一开始,似乎就完全彻底偏离了他们先前做出的所有预设!

没有一点点节奏……是在他们掌控之中进行的!

这些人敢对天发誓,他们真的没有小看过宋潇这神奇年轻人。

不仅没有小看,相反还给予了最大程度的重视!

可无论姜圣王,还是他们这群人合道、化虚层级的大能,没有一个人想过,法阵……竟然也能通过随手往外丢材料的方式布置!

更没有想过,这位年轻的人间天庭之主,在法阵一道上……已经达到神出鬼没、出神入化的境界!

随手布阵不说,还能随手布下困住合道大能的法阵!

轰隆隆!

那座困住王家合道大能的小型法阵终于彻底崩碎,爆发出惊天动地巨响。

王家这名大能则发出一声发泄似的咆孝。

浑身上下布满细碎伤口,一双眼睛都是红的。

可还没等他四处去寻找宋潇,就被宋潇刚刚早就布下的另一座法阵给死死困住!

只是这一次困住他的,是九曲黄河阵!

宋潇昨天晚上专门走了很多地方,不仅不露痕迹地将姜圣王这边设置的各种法阵动了手脚,做了一定的篡改,还设下大量法阵基础阵盘。

否则他又不是“以法阵入道”的神仙,怎么可能随便丢几个“零件”出去就能布下一座困住大能的法阵?

但姜圣王这群人不知道啊!

他们现在是真把宋潇当成神仙了。

尤其沧海教这些弟子和今天请过来的修行界各大媒体,因为宋潇的反应太快,他们甚至到现在都没能察觉到刚刚究竟多危险。

虽然一些境界高深的修士也明白那道剑气的可怕,但再可怕……那也被防住了啊!

此刻所有人的精神头,几乎全被宋潇的表现所吸引,根本没时间去想别的,更没有时间去后怕。

面对来自赵家的少妇、王家的中年男子以及另外几人,宋潇脚下踩着行字诀,也不与这些人正面对抗,眨眼之间,就将这几人全部引入到一座座不算太大,但无比凌厉的法阵当中。

一共六个人,除了还在高天之上没下来那位,剩下五个……已经被宋潇“一网打尽”!

都成了瓮中之鳖!

藏身于高天之上那名化虚大能这会儿也彻底懵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嘛。

是应该继续对那些“无辜”弟子出手,强行完成既定任务?

还是想办法救那些被困在法阵中的同伴……可是他并不擅长法阵,他害怕自己下去,同样也被困住!

亦或是转身离开,回去搬救兵?

这他妈……也太丧了吧?

他脑子此刻都是一片混乱,漫长的人生旅程中,从没像今天这般无助过。

“我们……明明已经无比高看那宋潇,也知道他是法阵方面的天才,毕竟曾用法阵坑杀过无数人……可他怎么可能以这种方式布阵?”

这名来自真界地外人族王家的化虚修士正想着,突然间感受到一股无边的冷意!

他先是一怔,下一刻就想闪避。

然而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一股凌厉至极的剑意,瞬间穿透他的眉心紫府。

与此同时。

下方。

一道速度快到无与伦比的身影,先是朝着宋潇杀了过来。

宋潇此时刚将那几人全都困在阵中,来不及做出太多反应,只能踏着行字诀闪避。

但依旧有些慢了!

轰隆!

他被这人一掌拍在肩头。

一口鲜血,顺着嘴巴喷出。

大声道:“姜教主小心!”

姜圣王:?

他内心充满震惊,怎么可能……还有敌人?

难道今天还有地外人族和爬虫妖族的真界大能降临?

来不及多想,他转身就想逃走。

但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而且不知为何,看着这道身影临近的一刹那,他突然感觉对方运行的步法……看着有点眼熟!

可惜一时之间没能想起来。

彭!

对方一掌拍过来。

掌中蕴藏了某种超强的杀伤物质。

姜圣王举拳相迎。

拳印之上也爆发出超强秘术。

轰隆!

拳掌轰在一起的瞬间,那股可怕的杀伤物质顺着他的拳印轰然涌入。

姜圣王感觉自己的拳头传来一阵剧痛。

他忍不住当场发出一声惨叫。

“啊!”

他的拳头……一下子爆碎了!

连带着整条手臂,都被那股恐怖的杀伤物质给撑爆。

噗!

对方另一只手,化为掌刀,噼在他的眉心之上。

汹涌的杀伤物质贯入。

姜圣王的眉心当场被噼开,里面一道分身主元神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超强战力,当场一剑刺出。

跟那恐怖的杀伤物质撞击在一起,就在紫府这里,发生了惨烈爆炸!

姜圣王的头颅直接就被炸碎了!

那道元神分身虽然一剑刺伤那只白皙的手掌,却也被一掌噼开!

无穷的杀伤物质彻底撕裂了这道分身。

接着便是一波又一波……愈发汹涌的杀伤物质袭来。

姜圣王终于撑不住,彻底被打杀。

剩下一道强大神魂,正要破空而去选择逃亡之际。

却突然遭遇到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拦截。

接着就陷入到无穷无尽的极寒物质当中!

按说阴灵是喜欢这种物质的,可那也要看数量级啊!

刚刚变成阴灵的姜圣王根本就经不起这种被宋潇炼化过的极寒物质攻击,顿时被打到四分五裂。

而此时,姜圣王的灵体突然福至心灵,一下子想到击杀自己这人的神秘步法为何看着眼熟——这他妈的……不就是宋潇使用的那种步法吗?

直到现在,他才豁然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算计的人,竟不知什么时候,狠狠算计了他一道!

他心中无悔,但却充满不甘!

尤其到现在他都想不通宋潇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他的算计,又是如何破局的?

正常情况下……绝不应该是这种结果!

他的灵体,仰天长啸!

随着越来越多的极寒物质将他灵体包围,姜圣王知道,自己这一次……输得一塌湖涂!

最后的念头,只剩四个字——后生可畏!

……

宋潇此时正在跟击杀姜圣王那人拼命!

他的身上,已然染血!

他的法阵……也早在刚刚就已经用完!

对手太强大了!

也不会给他机会布阵。

但他的眼神,却充满了愤怒和倔强!

即便很多人都感觉宋潇应该不是击杀姜圣王这人的对手,但他依然……勇往直前!

在拼命!

“你们这群来自地外人族的渣滓……杀我盟友,坏我盟约,今天我宋潇再此发下誓言,沧海教的事情,就是天庭的事情!只要我宋潇一日不死,必杀尽你们这群外来的侵入者!为我姜圣王兄长报仇雪恨!”

轰隆隆!

宋潇身上的金光,化作无数把金色小剑,组成一面剑墙,铺天盖地,朝着这人轰杀过来。

绚烂的光芒中,刚刚击杀姜圣王这道身影冲天而起。

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势,镇压得广场之上所有人全都宛若被大山当头压下。

就在这时,远方天空,传来一声爆喝!

“李青莲在此,谁敢造次?”

一点寒光,自远方天空射来,瞬间穿透虚空,来到那人近前,一口飞剑,当胸穿过!

但可惜的是,穿透的……不过是一道虚影。

真正的实体,已经刹那远遁出去。

留下一声桀桀怪笑:“哈哈哈,你们这群九州生灵,早早晚晚,会被我们杀个干干净净!”

大量修行界媒体记者,全都不要命似的用影音玉石,忠实将一切能够记录下来的画面……全部记录下来。

在听见“李青莲在此”五个字的瞬间,很多人甚至忍不住当场落泪!

“我九州的守护神来了!”

“谁敢说我九州无人?我们有青莲剑仙!”

“青莲剑仙您来晚了一步啊……我们教主……呜呜……教主死啦!”

大量沧海教弟子失声痛哭。

……

数日后。

沧海教一片素缟。

巨大的灵棚里面,停放着一尊神木制成的棺椁。

那里躺着的,正是沧海教教主……姜圣王!

宋潇眼圈红肿,显然已是哭过不止一场。

在他身边,是同样哭得死去活来的沧海教副教主……秦远行!

来到现场的,还有很多人间天庭高层。

以及南区、北区、西区和东区本土势力的大人物们。

所有人,都是一脸悲恸。

宋潇站在灵前,一手轻轻抚摸着漆黑的棺椁,眼中露出无尽哀伤之色。

他,正在念悼词。

悼词据说出自当天来去匆匆的千古诗仙李青莲之手!

瑰丽宏大,却并不浮夸。

情真意切,尽显姜圣王英雄本色。

在宋潇脱稿的背诵之下,场面极尽哀荣!

以至于在宋潇悼词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有大量沧海教高层受不了,纷纷大哭起来。

引发广场之上……一阵痛哭声音。

宋潇到动情处,甚至用力拍打着棺材盖:“圣王吾兄,你不该就这样丢下小弟离去啊!你我刚刚签订盟约,我们九州的大好局面……还等着你与我共同开创啊!圣王吾兄……您太让小弟失望了!”

在场所有人,无不动容!

天庭之主义薄云天!

秦远行过来扶着宋潇:“尊主……节哀!逝者已逝,生者还要带着他的遗志,继续坚强活下去!我知教主这些年来,最大心愿,便是回归九州,为我九州众生张目!如今他虽然仙去,我们一定会带着他的这份心愿,坚定的走下去!过往一切,都已过去,如今……九州、天庭、沧海教……依然是一家!”

---------------

今天终于好了很多,感觉有力气了,明天我努力尝试一下,能不能恢复到两更。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