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金丝鞘(古言,1v1) 作者 长青长白 欧美最猛黑A片黑人猛交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9:55 阅读:(132)



    “嗯,你分析的也有道理。”陈正刚笑呵呵地说道,又问,“那叫什么王小财的,就是乔梁的那个贴身工作人员,你有再找他了解情况吗?”

“没有,但我详细看过了之前杨書记跟他的谈话记录,我认为不需要再找他问话了。”下属回答道。

“你这么自信?”陈正刚笑问。

“陈書记,我好歹也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子了,总归是有一点信心的,而且我这两三天找乔梁谈了三次话,一个干部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我还是有一点自信能看出来的,当然,办案不能凭直觉,但目前确实是证据不足。”下属笑道。

“好,那就将乔梁放了,让他回到工作岗位上去。”陈正刚一锤定音,“杨学正同志如果坚持认为他有问题,那他自个内部调查去,反正他现在是江州市纪律部门的一把手嘛。”

下属听到陈正刚的话,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之前把乔梁带回来就有点草率了。”

陈正刚摆了摆手,明显不想对此事多评价,“现在说这个没意义,把人放回去就行了。”

下属点点头,“好,我这就去安排。”

一个小时后。

省纪律部门的办案基地。

乔梁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坐着,已经进来快一个星期了,乔梁天天在这屋里呆得都快发霉了,他问心无愧,倒也不怕查,但案子这么查下去不知道要多久,这才是让乔梁感到烦躁的,他还急着想回到工作岗位上,案子要是查个一年半载才有结果,特么的,他岂不是得在这里一直呆着?

虽然对案子的进度很不满,不过对乔梁来说也不是没好消息,至少之前他跟廖谷锋提出希望更换案子的负责人还是实现了,现在新换的那个案子负责人明显友善多了,这两三天,对方也找他谈了几次话,像是老朋友一般在跟他谈心,这也让乔梁心里没那么抵触,态度配合地同对方聊了不少,只是案子啥时候有个结果,对方也没给明确答复,这让乔梁无奈不已。

坐在椅子上发呆,乔梁感觉有些无聊,便又拿起書看起来,在里边呆着被限制了自由,乔梁感觉度日如年,除了看書,配合谈话,乔梁也无事可做。

门外的开门声吸引了乔梁的注意,转头望去,见又是案子的负责人,乔梁一下站起身,“洪主任。”

对方是省纪律部门某室的主任,之前两人谈话,乔梁也认识了对方,这会看到对方又过来,乔梁迫不及待地问道,“洪主任,我这案子到底啥时候能有个结果。”

“乔書记,我看你很着急嘛,每次我过来,你都问这句话。”叫洪主任的人笑道。

“当然急了,谁愿意在这里边呆着。”乔梁撇撇嘴,“我这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呢,你们要是一直查个没完,我岂不是要一直呆在这里?”

“乔書记,你不用急,我这会过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对方笑道,将手上一份文件递给乔梁,“乔書记在这上面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乔梁这时反而愣住,疑惑地看着对方,“啥意思?”

“乔書记不是急着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吗?怎么,现在可以回去了,乔書记不想回去了不成?”对方继续笑道。

乔梁眨眨眼,“您的意思是我这案子结束了?”

“也不算结束,但我这边认为证据不足,在同陈正刚書记汇报后,经陈正刚書记同意,让你先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后续相关的案卷,我们会转给你们市纪律部门,如果杨書记认为还需要调查,那就是你们市纪律部门内部的事了。”

乔梁听到对方的话,脸上露出了喜色,案卷转回市纪律部门,那等于意味着他这案子的调查结束了,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乔梁猛地回过神来,对方刚刚说啥来着,杨書记?

“哪个杨書记?”乔梁愣愣地看着对方,市纪律部门并没有姓杨的書记。

“就是杨学正書记。”

“杨学正?”乔梁瞪大眼睛,这是啥意思?

乔梁愣神的工夫,对方又道,“郑世东同志提前退下来了,杨学正書记现在调到你们江州市纪律部门担任一把手了。”

乔梁一下呆呆地不知道说啥,他这进来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外面竟然已经是城头变幻大王旗了!而且郑世东提前退了也就算了,为什么偏偏还是杨学正这家伙去接替他的位置?

乔梁此时心里的震惊可想而知,短暂的失神后,乔梁急忙问道,“怎么杨学正会调到江州去?”

情急之下,乔梁直呼杨学正的名字,他对杨学正本就没啥好印象,这会直呼对方的名字再正常不过。

叫洪主任的男子摇摇头,“这是上面的安排,我也不清楚。”

对方话音刚落,门外又有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对方手上拿着一个透明塑料袋,男子接过塑料袋就递给了乔梁,“乔書记,这是你的手机钱包等个人物品,你看一下有没有缺失。”

乔梁闻言接了过来,此时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拿起手机,想要给郑世东打电话,手机拿起来一看,才发觉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他被带进来快一个星期了,手机电池再牛逼也待机不了这么長时间。

“你们这有没有充电器?”乔梁连忙又问。

“给乔書记找找有没有匹配的充电器。”男子吩咐工作人员道。

很快,工作人员找来一个乔梁手机能用的充电器,乔梁立刻插进去充电,将手机开机后,乔梁下意识地就要给郑世东打过去,猛地意识到旁边还有省纪律部门的人,这里又是在办案基地,说话多有不便,乔梁只能按捺住心情。

约莫充了二十几分钟后,乔梁看手机的电量应该勉强能撑到江州了,也顾不得多呆,匆忙跟那位洪主任告别了一下,走出办案基地,立刻就打车返回江州。

一上车,乔梁摸出手机就给郑世东打了过去,电话接通,乔梁还没来得及说啥,郑世东略带疑问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乔?”

“郑書记,是我。”乔梁回答道。

“小乔,真是你啊。”郑世东一听是乔梁,一下高兴起来,“你能打电话了?”

“郑書记,我出来了,现在在返回江州的路上。”乔梁道。

“你出来了?”郑世东声音透着惊喜和宽慰。

“对,我出来了,他们让我先回工作岗位。”乔梁说道。

“是吗?好,太好了。”郑世东兴奋道,“你能回来工作太好了。”

“郑書记,我听说您提前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梁急切地问道。

“还能怎么回事,上面要我给年轻人腾位置,所以提前让我退下来。”郑世东笑道。

“郑書记,这是谁的意思?”乔梁追问。

“不管是谁的意思,现在相关的人事任命都走完流程了,杨学正也走马上任了,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反正也没啥,我本来也快退了。”郑世东笑笑,“倒是你现在能及时回来,意义非凡,对了,你告诉吴書记没有?”

“还没有,我顾着给您打电话,还没来得及告诉吴書记。”乔梁说道。

“那你呆会赶紧告诉吴書记,想必吴書记听到你回来消息,肯定会十分高兴的,我看她这两天的心情可是不大好,你这一回来,肯定能让吴書记高兴点。”郑世东说道。

“嗯,我呆会就给吴書记打电话。”乔梁点点头。

乔梁说完一时沉默起来,不知道跟郑世东说啥,这时候再说安慰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但乔梁心里却是堵得慌。

乔梁沉默时,手机里传来提示声,显示有别的电话打进来,乔梁不由道,“郑書记,我这边有其他电话进来了,咱们等回到江州再聊,我到了市里就去找您。”

“好。”郑世东笑着点头。

挂掉郑世东的电话,乔梁把手机拿到跟前看了一下,看到来电显示时,乔梁愣了愣,张尚文的电话。

张尚文是郑国鸿的秘書,乔梁不敢怠慢,立刻接了起来。

“乔書记,出来了吧?”张尚文笑问。

“嗯,刚出来,谢谢张处長关心。”乔梁点头道谢。

“出来了就好,我就知道乔書记肯定是没问题的。”张尚文笑道,“乔書记,那你现在来省大院一趟,郑書记要见你。”

“啊?”乔梁愣住,他乘坐的车子都快驶出黄原市区了,已经朝高速方向驶去。

“乔書记,怎么了?”张尚文奇怪道。

“没啥没啥,张处長,您让郑書记稍等一会,我刚出来就直接打车回江州了,现在都出黄原市区了,拐回去得耽搁一点时间。”乔梁解释道。

“那行,我跟郑書记汇报一下,你也不用急,到了就直接上郑書记办公室来。”张尚文说道。

两人简单说了几句,乔梁挂掉电话就赶紧让司机掉头前往省大院。

半个多小时后,乔梁到达省大院时,已经临近中午,乔梁带着说不出的心情走进郑国鸿的办公室。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