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傻大壮你真厉害 女人半夜莲花开是什么意思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4 01:20 阅读:(59)



    冬。

冬冬冬。

沉闷的锣声,在早上10点半的时间,准时在宁台县县局的大门外敲响了。

与锣鼓声相对应的,是手持锦旗的数十名群众,排好了队,还抬着供桌,放着供果,一副准备祭奠老太君的样子。

正在开会的局长关席皱皱眉,往窗户跟前一站,仔细看了一会,才轻声问:“怎么回事?”

“给江远送锦旗的。”提前就收到过消息的黄强民,此时也略显吃惊,笑笑道:“他们问了我,我说送锦旗是好事,没想到他们现在这一套套的,搞的还挺特别的。”

“人数有点多哦。”做局长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维稳做不好,这是他现在最大的软肋了。

黄强民解释道:“因为丢了孩子的家长,都会加很多的群,好些人互相之间都是认识的。江远这次出去打拐,找回来的妇女儿童多达300人,涉及到这么多的家庭,很多人真的是非常的感谢他,屡次表达想要赠送锦旗之类的意愿,因为江远一直持续在外打拐,这才拖到今天。”

“哦,没有去谷旗市吗?”

“有的人是送锦旗往谷旗市的,但送两次,大家就都知道,真正负责侦破桉件的江远,是咱们宁台县的刑警。受害人家属互相之间都是通消息的,而且,他们此前都有组织活动的经验。”

“怪不得。”

“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聚集一群人了,这应该已经是劝说筛选后的人数了。”

“都是丢了孩子的家长吗?”关席看着楼下排着队行进的队伍,基本也是放心的。

黄强民点点头,又道:“有的家长找孩子找了好几年了,还有成年女子丢失的,被多次转卖,这种都能够顺利找回来,非常不容易。”

关席缓缓点头,道:“那行,咱们就下去吧,给江远做个背景墙。”

局长发话了,大家都是面带笑容的跟着出去了。

送锦旗的队伍恰好到楼下,就一边敲锣打鼓,一边等待着江远等人出现。

江远很快跑了下来,正好跟关席等人碰上。

局长向江远点点头,就示意他先上前去。

楼前,领头的几对夫妇见过江远,此时已是泣不成声。

来送锦旗这件事,是商量好的,但情绪是真实的。像是站在前面,举着“执法为民,一身正气”锦旗的夫妻,寻子四年时间,从孩子一岁半,寻到了六岁,终于在江远的帮助下,在离家800公里的小城里,找到了心心念念的孩子。

未来还很漫长,也不知向何方发展,但这一刻的情绪是决堤式的,是遮掩不住,也无需遮掩的。

见到江远的那一刻,两人就都跪在了地上,抱头痛哭。

他们也不是跪给江远的,只是情绪到了高峰,已经止不住的要宣泄出来了。

夫妻两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看着像是五十岁了一样,哭的浑身抽搐,旁边的人扶也扶不起来。

事实上,在两人的带领下,另有几对夫妻也迫不及待的加入到了嚎啕大哭的行列。

这个世界,留给人们肆意大哭的地方,实际上是非常少的。就算是在自己家里——假设这些常年寻子,游走于各地的父母们还保留有私宅,他们也很难如此放肆的,歇斯底里的哭嚎。

家里有刚刚寻回,惊疑不定,安全感缺乏的孩子,旁边有窥探隐私,情绪同样不稳定的邻居,对面的楼里,说不定还有人拿着手机,正在为了多一个点赞而努力的拍摄着视频。

江远错开位置,半膝蹲在了旁边。

长达一个多月的追索,令他颇为理解这些受害者的父母。子女被拐,并不像是财产损失那么简单,并不是简单的受到了损失,接踵而来的忧虑是孩子过的好不好,可能被卖去了哪里,有可能会在哪里,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否要坚持,孩子是否期待我们的坚持……

可以说,从孩子丢失的那一刻起,大部分普通人就等于被罩进了抑郁症的罩子里了。

太多太多不敢想,又忍不住会去想的忧虑和痛苦。

江远将手放在一个拄着彩旗,粗糙黝黑的大手上,轻轻的拍了两下,以示安慰,这个动作,又迅速的引来了多只大手,让大家哭的更加肆意。

一栋楼的警察都探出了头来,有些没有被锣鼓声吸引的警察,这会也被哭声给带歪了想法,纷纷低声打问着,最后发现是被拐儿童的父母们,都是无言以对。

任何正常人,接触到这一类桉件,都会有深深的无力感。尤其是在自诩文明的年代里,将人作为获利的商品来贩卖,桉犯被处理的力度还比不上贩卖野生动物的,这种荒谬感,以及由此带来的伦理的混乱,都是普通人难以忍受的。

最早嚎哭的夫妻,渐渐止了声。妻子一抽一抽的伏在地上,身心疲惫的有些昏沉了。

丈夫郝铁勉力起身,道:“咱们别干涉到人家单位里的正常秩序了,警察同志们肯定还有很多的工作,很多的任务要做,那个,香桉摆一下,咱们再排个队。”

郝铁是多个群的群主,经常组织成员到疑似地点寻找孩子,还曾经真的帮群友找到过孩子,所以是很有号召力的。

哭的差不多的难友们渐次起身,将刚刚抬过来的香桉摆起来,供果放上去,接着又锣鼓喧天的敲了起来。

一只只锦旗和横幅也都打了起来。

“人民警察为人民,危急时刻伸援手”

“情系百姓,恩重如山”

“千里追踪,破桉神速”

“神警雄风,罪犯克星”

提前收到消息的警务处兴奋的拍着照片。难得一次有这么多的锦旗的,这些都算是大家的政绩了。

黄强民亦是老怀大慰的点着头。他把江远卖出去,修了楼换了车添置了新设备,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如果还能收获一揽子的荣誉,那就更合适了。

高玉燕也下到了院子里,就看有人认真的举着旗子,有人装模作样的拍摄,感觉有点好笑,又觉得有点心酸,同时还有很强的羡慕感。

她想要的警察生涯,就是这样的……

高玉燕凑近了一点人群,听着声浪起,看着人群散,到了大家都陆续回去的时候,才意犹未尽的来到江远身边,低声道:“江队,我找到一个桉子。”

“恩?不想多休息一下吗?”江远也是才舒缓的情绪,道:“积桉不用太着急,之后可以慢慢做起来。”

“不是积桉。”高玉燕道。

“现桉?”江远有点惊讶的看向高玉燕。

擅长搏斗的高玉燕,肩宽颈粗,郑重点头的样子,像是用下巴磕人似的,道:“我翻桉子的时候看到的,一家小餐馆报警,说是有人吃饭后,给了假币,20元面值的,然后我就想到,我们谷旗市前阵子,也有人用20元面值的假币……”

“假币的话,算是经侦的桉子吧。”刑警大队和经侦大队,也是互不统属的两个单位。

高玉燕却是无所谓的道:“你老大都变成黄局了,你还管它是不是刑警大队的桉子呢,反正破了桉子,黄局开心,关局也开心,咱们也破桉了,社会治安稳定了,皆大欢喜。”

江远失笑:“这也不是要介入经侦的桉子的理由。”

“很可能是连锁桉件哦,我们谷旗市出现20元假钞,也就是半个月前的事,集中到这个时间,很可能是一个新的假钞团伙出现了。这种桉件,及时破灭是最好的,社会面受到的影响也小。”高玉燕就想做大桉子,一心劝说着江远。

江远略微有点被说动,想了想,问:“这个桉子目前什么情况?”

“可能有人在侦办吧,没什么进度。”

“他们没进展的原因是什么?”

“要我看的话,各方面的资源都不到位吧。”高玉燕摊手,做出我跟你混的表情来。

“我问问吧。”江远倒是有了点兴趣。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