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扒开腿狂躁女人爽出白浆 真人高清实拍女处被破的视频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21:25 阅读:(182)



    三魁租的房子是个民房,三间屋带个小院子的。这房子离厂房并不远,骑自行车五分钟左右就到了。之前没结婚,厂里有员工的亲戚到羊城会在他这儿借住。不过结婚后三魁觉得不方便,就让借住的两个人搬走。在知道这两人背后说他坏话以后,就放了话不给任何人借住了。

在厂里吃了晚饭,三魁就骑车回来了。厂里有他的办公室办公室后面隔出了小间,中午没事就在那儿休息。不过晚上,不加工的时候三魁还是喜欢回来住。

放下自行车,三魁取出钥匙准备开门。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轻轻地喊了声三魁,因为太过突然,吓得他钥匙都掉地上了。

徐琨看他这样,忙将头从墙上探出来,小声地说道:“三魁,是我,徐琨,我现在在你家院子里。”

他是翻墙进来的,不过这房子除了外面大门的锁,房间也都上了锁。

三魁跟着徐琨好几年听得出他的声音。开了门将自行车推进去后赶紧将大门关上反锁。

见徐琨要说话三魁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打开住的屋子将人叫进去后,他才压低声音问道:“琨哥,现在警察在通缉你,你不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怎么还跑到这儿来了?”

田韶觉得徐琨若是偷渡去港城,说不准会找三魁所以特地打电话提醒了他,这样一旦徐琨真去找他心里也有数。

徐琨苦笑道:“三魁,你这儿有吃的吗?我这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三魁将放在柜子的饼干拿出来递给他,说道:“你先垫垫肚子,我晚点给你煮一碗面。”

陶书慧来了,早晚饭在家里解决,但平日一日三餐都是在厂里吃。不过有时候半夜会饿他就随便下碗面,然后再拌点豆腐乳或者咸菜吃。

徐琨是真的饿了,狼吞虎咽地吃起了饼干。三魁看他这样赶紧端了一杯水递给他:“你慢点,别噎着。”

接过水,咕噜咕噜地几下就喝完了,然后继续吃。吃了半斤饼干以后才停下,然后问道:“三魁,你怎么知道我被通缉了?”

三魁也没瞒着,说道:“我前几日有事找我表姐,她跟我说的。”

徐琨神色有些暗然,问道;“你表姐说我什么了?”

之前田韶劝他收了这摊子生意,说干个正经行当会很危险。他当时嗤之以鼻,做其他生意哪有这么大的利润。而且大家都在干,能有什么危险。事实证明田韶是对的,他太狂妄自大了。

三魁看他这样误以为对田韶有意见,忙说道:“我表姐是因为宁琳,才提起你的事。”

徐琨闻言疑惑地问道:“我跟宁琳前年就分手,你表姐为何会因为她提起我?”

自知道几个兄弟被抓后,他就从老家跑了出来。也是他胆大细心,不然半路就被敲闷棍了。也因为这一个来月都在逃亡,除了知道自己成了通缉犯外,其他都不清楚。

三魁解释道:“琨哥,宁琳家当初跟我说家里很困难饭都吃不上,我借了一百块钱给她。我表姐知道借钱的事,说这女人心机深不许我再跟她往来了。”

这些事,徐琨还真不知情。

三魁迟疑了下说道:“琨哥,宁琳去公安举报你当初对她用强,不仅如此她还列数你许多罪状。我表姐说这个女人太狠了,当初从琨哥你这里捞了那么多的钱,现在还要置你于死地。”

“我表姐担心这女人要在四九城混不下去,听到我混得好了会来羊城找我,防备万一跟我媳妇说了借钱的事,让我媳妇去跟她要回那一百块钱。”

陶书慧一个月工资也才四十多块钱,一百块钱可是她两个月的工资。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知道这事后就去找宁琳要钱了。

徐琨知道有人举报他,而且罪名很多,但却不知道举报的人里竟还有宁琳。他气得差点大骂,不过很快想到自己现在在逃亡,声音也低了下去:“这个臭biao子,当初是她自己爬上我的床,现在他么的竟说我对她用强?”

“除了这个,她还列数了我什么罪状?”

三魁将田韶说的转述了一遍,说完后有些感慨地说道:“琨哥,我表姐说得很对,这女人真的太狠了。连你没做过的事都按在你头上。”

说徐琨抢占地盘打架斗殴伤人,这些是真的被举报也是该,但放火以及强j调戏妇女强占他人财产这些就是污蔑了。

也幸亏他听了表姐的话,给宁琳介绍了卖衣服的工作就断了往来。不然的话,这女人如此狠毒还不知道怎么坑自己呢!嗯,还是要听表姐的话。

徐琨气得火冒三丈,这个贱人,若是在跟前非得弄死她。

三魁也是怕徐琨迁怒田韶这才解释的。他问道:“琨哥,你来这儿,是不是打算过海啊?”

徐琨也没瞒着,点头道:“是,我现在已经被通缉了,要被抓着了肯定得吃花生米了。三魁,我知道你肯定有路子,你帮兄弟一把吧!”

三魁挣扎了一番后,他找了纸笔写了个地址跟个人名,将纸递给徐琨说道:“你去找这个人,他有路子将你送过海,不过过海都要交钱的。具体收多少钱我不清楚,琨哥,你身上应该带钱了吧?”

徐琨犹豫了下还是点了头,说道:“出来的时候带了点钱,不过这一路上花销太大所剩无几了。若是对方收得太多,我可能拿不出。”

三魁将手头所有的钱都给了徐琨,说道:“我结婚了,钱都是我媳妇管着的。这钱是上个月的工资跟补贴以及我表哥还的。钱比较少,琨哥你别嫌弃。”

这些钱加起来也有三百块,对寻常家庭来说是一笔大数目了。不过徐琨可是赚大钱的,所以才说了这话。

徐琨既感动又后悔。感动三魁的真挚,不仅没落井下石还尽力帮他,后悔当初没听田韶的话。若是当年也跟着三魁到羊城,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接了钱,徐琨眼眶都红了:“兄弟,谢了。”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