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满了...太满了...溢出来了 啊…别㖭了花城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4:05 阅读:(200)



    就在太上天尊连番出手,顷刻间横扫全场之后,便看到这位跨越万年降临的绝顶强者目光轻轻扫过在场诸人,澎湃的意念便已经将整片天地重组。

破裂的海岛再次化为一体,被皇天崩碎的仪轨在太上的这一眼中恢复如初,甚至连那些死在皇天神力之中的猫妖们也都茫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震惊地看着自己被复活的肉身。

下一刻他们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齐齐跪倒在地,朝着太上天尊的方向狂热地祈祷了起来。

“皇天真神降临了!”

“伪神已死!”

至于坠落大地的厚土穹天神殿,则也重新高悬于天空之中,但其内外的一切禁制都被破了个干干净净,可以随意供人操作使用。

而正震惊于皇天之败的猫仙们也被全部禁锢在了殿中,接下来会由乔智他们接手。

“尔等留在此地,继续运转仪轨。”

“待我皇天擒下,去去便回。”

随着太上天尊的意念一扫而过,下一刻他便已经化为一道贯穿天地的紫色魔光,由南至北的将天空一分为二。

望着这一幕的乔智松了一口气:“终于……”

太上天尊的降临可谓是让他们全都大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对方展现出来的惊人伟力,似乎也已经彻底稳定了局势。

“你们留下来继续主持仪轨,记得看好那些猫仙。”

“剩下的人跟我一起走……”

乔智微微思索了片刻,又带上了娇娇以及两位皇天圣子登上了厚土穹天神殿。

娇娇看了眼‘释’和‘空’,疑惑道:“带上他们两个干什么?”

乔智一边猫爪结印,试着操作这脚下的厚土穹天神殿,一边开口解释道:“如果皇天降临被阻止的话,那谁开启第二循环呢?”

乔智看着娇娇,一脸神秘地说道:“这个世界需要有一个皇天来走出第一步,才能有未来的历史。”

“这两个家伙身上蕴含着皇天的秘密知识,还有多年来积攒的皇天神力,现在正好能拿来用。”

片刻之后,便看到厚土穹天神殿化作一道流星射向北方。

而在大殿内,只见两位猫仙的肉身倒在地上,元神则被娇娇一手一个从体内扯出半截,源源不绝的玄黄之气从他们的元神中被挤压出来,灌入到了娇娇体内。

乔智在一旁暗暗点头,心中想到:‘果然一切都如圣人所料,娇娇很快就能掌握皇天的知识和力量,如此一来……’

便看到娇娇在乔智的指导之下,不断抽取‘释’和‘空’体内的皇天神力,以及无数由皇天传承而下的神秘知识。

而随着厚土穹天神殿这么一路向北飞去,种种骇人的战斗痕迹逐渐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崩塌的山川,覆盖整个平原的巨大掌印,上下颠倒的大型城池,被转化为奇异未知物质的千里江河,时间陷入静止的琥珀丛林……

原本还沉浸在皇天之败的情绪中的‘释’和‘空’,此刻全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幕匪夷所思的场景,这些大战后所留下的景象不断颠覆着他们过去的思维。

娇娇也惊讶地说道:“这是谁在交手?”

太上天尊在仪轨上败尽高手,娇娇原本以为接下来天下间已经无人再是这位降世圣人的对手,却没想到这一路跟来竟然不断看到各种战斗留下的痕迹。

乔智仔细观察着那一个个在凡人看来如同神迹、奇迹的景象,分析道:“恐怕太初道宫那边也已经派出高手降临了。”

“但对方仍旧不是太上圣人的对手,全都被一一斩杀了。”

随着神殿继续前进,一具数百丈高的巨人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巨人静静站在大地上,周身上下仙气飘飘,浓烈的神音、道韵不断从其体内传出,方圆数百里都随之灵机增长,如同来到了一片仙境。

更有各种高楼、长街、星空、大海……种种不同世界的景象浮现在空气之中,如同打开了一个又一个通向诸天的大门。

“小心!是天庭的仙人!”乔智微微一惊,正要操纵神殿防御,一旁的娇娇摇了摇头说道:“他已经死了。”

娇娇指着那仙人的脑袋说道:“你看。”

乔智望着对方的脑袋仔细观察片刻,就发现对方眉心的位置有着一处细小的孔洞,正不断有大量的灵机从中涌出,改变着整个天地的环境。

乔智看了看这具仙尸身上的铠甲,又看了看原本皇天之星存在的方向,叹道:“是皇天座下的仙人,看样子皇天降临之前,就已经派出了这些仙人坐镇此界各方,以防万一。”

“太上圣人搅碎了他的元神,收了他的仙光,而未免对方统治的罗天诸界破灭,留下了一个全尸来稳定对方的罗天界。”

随着神殿继续前进,形态各异的仙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些仙尸有的高达数百丈,如同一座座大山般耸立,有的则如常人大小,身上散发出惊心动魄的仙气,吸引着方圆数百里的一切生灵,还有的则是各种兽形乃至异形的古怪形态。

唯一的相同点,便是他们此刻只剩下了一具肉身尸骸,一个个耗费他们无数岁月、心血而打造的罗天世界,则静静地飘荡在了他们的尸体周围,不知道又会引发多少传说甚至奇遇,改变多少未来。

接下来厚土穹天神殿一路加速北上,在乔智等人看到越来越多太上天尊与人交手留下的痕迹后,突然观测到极远的天空中有炽烈的光芒洞彻云霄,如同一颗恒星从地底处冲上了天空。

那在天空中极速蔓延开来的黄色太阳,明明在释放出无穷的光和热,却带给在场诸人一种极致癫狂和阴寒的感触。

甚至‘空’和‘释’的心中涌出一股投向那黄色恒星来焚烧自我的冲动。

不只是他们,这一刻随着黄色恒星的升起,几乎大半个星球上的生灵都沐浴在这森寒、狂乱的阳光之下,逐渐陷入一种自我摧毁的冲动。

成千上万的猫妖呆呆地望着天空中的黄色恒星,随着那股自毁的冲动涌起,便有越来越多的黄色火星在他们的体表诞生。

整个星球似乎就要在下一刻被点燃。

望着那骇人的黄色恒星,‘空’和‘释’的心中涌起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惧,就在他们以为整个世界都将被这未知的神秘星体烧成灰烬的时候。

便看到那颗黄色恒星陡然间四分五裂,化为无数的碎片划破长空,成为了一场笼罩了整个星球上空的流星雨。

乔智操纵着厚土穹天神殿避开射来的黄色流星,却发现那些流星在不断的分裂中已经毫无威胁,最终化为一点点星光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娇娇看着这一幕喃喃说道:“是九天老仙,他也降临了,但是被太上圣人给打死了。刚刚这一幕是他最终陨落的画面……”

他们赶紧朝着黄色恒星冲天而起的方向加速接近,不久之后便远远看到一根根血色的触须贯穿天地,似乎将整片时空都禁锢了起来。

而太上天尊的双手便被血色的触须缠绕,一只脚被浓重的魔染覆盖后似乎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另一只脚则陷入了虚空之中,似乎虚空的另一头有某种神秘、邪恶的存在正死死抓着他。

随着太上天尊周身仙光的每一次膨胀,禁锢着他的三股伟力也跟着一同暴涨。

而让乔智、娇娇都感觉到强烈不安的,则是在这毁天灭地的冲突之中,太上天尊似乎落在了下风。

便看到那原本被穿在太上天尊身上的诛仙甲,此刻正被一寸寸剥离。

而随着诛仙甲的消失,太上天尊身上的气息似乎也猛然跌落下来。

但太上天尊只是冷笑一声,他望向天际尽头的方向,巨大的玄黄门扉之前正站着三道人影。

“妖圣,你和季无烦终究棋差一招,晚了这一步,便再无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妖圣闻言微微一笑,随手接过从太上天尊身上剥下来的诛仙甲抛给了身旁一人,淡淡说道:“太上,这诛仙甲早就在季师和我们的计算之中。”

“而你毕竟不是真身在此,这具化身如今连道祖都不是,没了诛仙甲以后,在我亲自布下的仙阵之中又能撑上多久?”

但突然间,妖圣面色微变,看向了身旁那道接下了诛仙甲的人影,他感受到对方接手诛仙甲以后竟然实力迅速跌落了下来。

对方也大吃一惊:“他的诛仙甲有问题……”

而太上天尊已经哈哈大笑了起来:“蠢货。”

“你们以为诛仙甲是为了增强我?”

“你们觉得我还需要这么一套铠甲来加强化身?”

“那只能说明,你们根本不懂我的境界。”

太上天尊的意念横扫而至:“这件诛仙甲适应我以后的主要作用,是收束我意念的辐射,以防止我一不小心就……毁灭这个世界。”

恐怖的气息从太上天尊的体内不断涌出,通天彻地的紫色魔光照亮了整个世界,就连阳光也相形见绌。

整颗星球的物质界结构在太上天尊的无意冲撞下似乎都摇摇欲坠,虚空开始吞噬天空与大地,魔染的浓度也极速升高起来。

一个又一个燃烧着紫火的愚之环在外层空间展开,汹涌的魔染从中倾泄而出,宛如要将整个世界吞没。

乔智惊叫道:“不可能啊,这片道区之中应该没有这种破坏力!”

娇娇出神地看着这一幕,嘴中喃喃道:“因为他已经突破了道区的限制。”

“天道的压制被打破了。”

“他在超越天道。”

乔智知道虚道宫在统治已知宇宙,并干涉天道运转以后,为了方便治理诸天万界,曾经以登神台划分道区,规定了已知宇宙中各个不同位置所能容纳的天道干涉上限。

这就使得所有从天道之中参悟的武功道术,在已知宇宙中的不同道区内,会有着天差地别的威力。

而大汉世界乃是皇极天君当初精心挑选的一处低道区星球,哪怕是能够捉拿日月的仙神降临于此,施展出来的武功道术在这颗星球上也不过能焚山煮海而已。

但眼前的这一幕彻底打破了乔智心中的常识,此刻的太上天尊似乎正逐渐替代了天道,成为了这片世界新的意志。

这说明他对整个世界的干涉,也已经打破了任何束缚的限制。

这种对道区的直接破坏甚至是无视,展现出了太上天尊在开天境界上的深不可测。

而乔智回想起这位圣人拜师虚道宫,于天道之门前参修诸天奥秘,创开天境界,如今更是统一虚道宫,将整个虚道宫的未来化为自身的修道资粮,其境界已然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水平。

另一边的战场上,太上天尊眼皮下垂,一颗又一颗散发着紫色魔光,好似一颗颗魔眼的宝石在他背后生成。

“为免诸天万界受此劫难波及,我只能在这个世界被我的意念毁灭之前,把你们统统打死了。”

“你们可以试着挣扎,但结局已然注定……”

伴随着一颗紫色宝石魔光暴涨,整个世界似乎在乔智的目光中静止了下来。

而这一次的静止,似乎连他的意志、思维都同样陷入了静止之中。

他只能观测到一个又一个的宝石在太上天尊背后炸裂,每一次的宝石破裂,似乎都象征着某种时间的变化。

在不知道多少颗宝石彻底破碎之后,乔智的思维终于恢复了正常。

而原本处于他记忆中的触须、门扉、虚空,全都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至于原本站立在那门扉前的三道人影,此刻也只剩下了妖圣一人,其身影也正在逐渐飘忽、消散。

乔智呆呆地望着重新披上诛仙甲,独自傲立于半空之中的太上圣人,心中惊疑不定。

‘结束了吗?’

‘妖圣被打死了?皇天降临被终结了?’

而逐渐消失的妖圣脸上一片镇定,只是平静地看着太上天尊,缓缓说道:“太上,你很清楚我们才是对的,季师的方法才是结束这一切的唯一办法,而你们的选择不过是空中楼阁……”

太上冷冷回道:“垂死挣扎。”

下一刻便见他一掌隔空拍出,眼前的妖圣彻底崩碎,消散在天地之间。

做完这一切的太上天尊站立在天空之中,恐怖的意念横扫天地之间,再也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敌踪。

“结束了吗?”

他的心头不经涌起一丝疑惑,虽然已经阻止了皇天降临,但一丝丝古怪的感觉不断涌上他的心头,实在是这一切都显得太简单了。

“季无烦没有出现,甚至都没有亲自出手。”

“他到底在暗中谋划什么?就这么看着我阻止皇天降临?”

“还有那两个家伙……”

太上天尊心中想起刚刚出现在妖圣身旁的那两个人影,虽然对方在刚刚也被他直接打死了,他的心中反而涌起了更多的警惕。

太上天尊深深地了解季无烦的恐怖,特别是对方谋划了无数年,一手导演了诸天宇宙各个大事件,甚至引发了种种时空乱象,对方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被阻止。

不过以太上如今的实力,竟然也暂时未能察觉出对方的具体布置,也只能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

毕竟破坏了皇天降临之后,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于皇天的安排。

万年前的皇天第一次降临本就是第二循环构筑的起点。

太上天尊打断了万年后皇天企图于这一起点再次降临的举动,如果不加以善后的话,那么整个第二循环的时空结构便不复存在,这一世界都将彻底崩溃。

只见他手掐道诀,在海岛上空被他直接打死的皇天从背后的罗天界中浮现了出来。

接着太上天尊目光扫向神殿内的娇娇,他的声音直接在对方的脑海中响起:“轮到你了。”

娇娇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吸引力传来,她的肉身便骤然间飘上天空,朝着太上天尊的方向飞去。

而随着她距离皇极天君的尸体越来越近,一股股强烈的熟悉感从这尸体上传来。

太上天尊看着她说道:“皇天痴儿,还不速速归位。”

伴随着他道诀变化,娇娇感觉到种种知识、记忆正不断从那尸体中涌出来,不断从自己的脑海中苏醒过来。

她不可思议地抱着自己的脑袋:“我?我是皇天?你们搞错了吧?”

太上天尊耐心回答道:“皇天便是一万年前的你,你就是一万年后的皇天,所以你才会在此界有得天独厚之气运,因为这本就是你创造的世界。”

娇娇却是不断摇头,心中升起无比强烈的矛盾感:“不对不对,如果我就是一万年后的皇天,那我在一万年后怎么会进行皇天降临?怎么会与你们为敌?”

太上天尊幽幽说道:“你进行皇天降临,是为了回到一万年前,成为此刻的皇极天君。因为这一刻的皇极天君就是未来的你,你就是皇极天君的过去。”

“若非如此,你又怎会如此轻易长出一身真正的皇天道骨?又如何能被皇天圣子炼化的罗天界青睐?”

伴随着太上天尊的诉说和娇娇脑海中那一波波觉醒的记忆,她感觉到了更加强烈的荒谬和错乱感:“不是这样的……这不太对……我如果会成为皇极天君,又怎么会有未来的那些历史?”

太上天尊淡淡道:“因为你亦是皇极天君的未来,渡过未来之史,她才能成为真正的你。”

娇娇听得越发茫然而不知所措:“我不明白,圣人你到底是何意思?”

太上天尊沉吟片刻后,解释道:“你既是皇天之未来,亦是皇天之过去。”

乔智不知何时来到娇娇身旁,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叹道:“娇娇,你还不悟吗?”

“无始无终,无因无果。”

“你来自过去,生于未来。”

“这一切早在第二循环诞生的那一刻便已经被三位圣人定下。”

“从今之后,你……才是真正的你。”

随着太上天尊一指点在娇娇眉心之上,一旁皇极天君的仙尸轰然粉碎,而娇娇盘膝而坐,体内陡然间暴涨出一圈圈的玄黄色仙光。

神殿之中,‘空’和‘释’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皇天?”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神殿另一侧,一同跟随而来的江龙羽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娇娇到底是不是皇天?”

听到他的问题,李妖凤感叹道:“第一次皇天降临,开启了第二循环。”

“第二次皇天降临,在太初道宫的计划中,应该会开启宇宙回滚。”

“但三位圣人改变了这一切,使得第二次皇天降临连接上了第一次皇天降临。”

“这一刻的第二循环,真正地成为了一个无始无终,无因无果的时空结构。”

江龙羽沉思道:“皇天从第一次降临后,变成娇娇完成第二次降临,又变成皇天完成第一次降临,然后又变成娇娇完成第二次降临……她们和第二循环彻底合而为一,让这个世界的时空结构彻底循环往复?”

与此同时,娇娇的头顶开始出现一重重只有道祖境界才能看到的玄黄色螺旋,伴随着螺旋不断旋转、扩大,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囊括其中。

李妖凤摇了摇头,有些激动,又有些神往地看着这一幕:“不是你说的这么简单,在三位圣人的操作下,过去和未来的界限正变得模糊,这个世界的时空结构已经开始超脱了智慧生灵的认知。”

“记忆和过去已经彻底分离,我们记忆中的过去,和真正的过去再也不是一个……”

另一边的太上天尊做完这一切之后,看着娇娇的状态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伸手便将‘释’和‘空’这两名皇天圣子所炼化的罗天界抓了出来,塞入了娇娇体内。

原本还在太上天尊手中奋力挣扎、扭曲的罗天世界,在接触到娇娇的瞬间便停止了挣扎,并迅速融入。

便看到娇娇的身形时隐时现,似乎同时存在于物质界和罗天界内,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乔智忙问道:“太上圣人,娇娇她……”

太上天尊淡淡道:“由我们三人一同为她出手,她可是好的很。”

“得了今日这机缘,楚齐光这妹妹算是一步登天了,已知宇宙过去上百亿年恐怕都没发生过这么离谱的奇遇。”

乔智好奇问道:“那她如今到底算是皇天?还是娇娇?”

太上天尊随意说道:“你觉得她是皇天,她便是皇天,你觉得她是周玉娇,她便是周玉娇。”

乔智听完还是觉得茫然,在他的想象之中,此刻的娇娇处在一种奇怪的状态:娇娇从一万年后来到一万年前变成皇天,接着在一万年后变成娇娇,然后回到一万年前变成皇天,接着在一万年后变成娇娇……

娇娇和皇天在乔智的眼中似乎成为了一个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的循环,两者在他眼中已然是难分彼此。

但对于这种状态下的娇娇,其意识、思维到底是怎么个状态,乔智也难以判断。

似乎是感受到了乔智的茫然,太上天尊淡淡道:“当她与皇天彻底连接在一起,代表着过去、现在、未来都被她连接到了循环之中。”

“过去不再是过去,未来不再是未来。”

“她将贯穿一万年的时空,连接过去和未来,跳出因果之外,不在始终之内。”

“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过去,她将时时刻刻处在这循环之中。”

“她将存在于这循环中的每一个时间点,成为第二循环真正的主人。”

“能够以自身的意志来决定一切历史的走向……”

太上天尊顿了顿,淡淡道:“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建立在娇娇彻底成为皇天,循环完全建立之后。”

“如今我这边已经完成,剩下的就看楚齐光那边了。”

太上天尊深深地看了乔智一眼,似乎要将他从肉身到元神统统看穿:“诸天之安危,宇宙的大局,如今都系于这场第二循环之争。而这第二循环之争,机会就在周玉娇的身上。”

“一旦此事功成,不但能够阻止季无烦的回滚计划,甚至从今以后的诸天万界都尽在掌握。”

听到这里,乔智陡然间更深刻地理解到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重要性,太上、原始和楚齐光他们,不只是要阻止季无烦的计划,更是要通过对第二循环的改造进一步解决季无烦的问题,不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

太上天尊的乔智吩咐道:“你回去主持仪轨吧,我……还要检查一番这片天地。”

于是乔智驾驭神殿,回到了海岛上继续主持仪轨的运行。

而太上天尊则不断放开自己的意识、思维来扫荡整片天地,试图寻找着让自己心中感到古怪的源头。

他的意念扫过城市,流过深山,越过大海,飞过天空,无数的猫妖、无数的生灵在他的脑海中流淌而过,却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与皇天、季无烦又或者太初道宫相关的线索。

‘季无烦……你到底在布置什么?又到底准备干什么?’

他的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两名之前出现在妖圣身旁的身影。

‘那两个家伙是玄女和周白……’

‘但太弱小了,完全只是劣等的复制体,交手的第一瞬间便被我毁去。’

‘但妖圣会做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吗?他做出这种赝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就在太上天尊试着思考季无烦的目的,猜测着对方的计划时,南方的海岛上……

伴随着猫妖们狂热的祈祷声,一道无比黑暗和模糊的身影逐渐在仪轨中心形成,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近。

乔智看着这一幕知道,下一位圣人就快要降临到这一万年前的世界了。

与此同时,中原地区北方的某个村庄内。

一名猫妖蜷缩着身体躺废屋的阴影中,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丝丝痛苦之色。

他的右爪似乎被某种利器切下,如今只剩下一片血肉模糊。

眼睛像是被重物砸过,充血的眼球从中突了出来,像是随时会掉落。

尾巴则似是被火焰炙烤,只剩下了焦黑的一片。

如此重伤的状态下,猫妖的气息越发虚弱起来,强烈的怨念、恨意从他心中不断涌出。

他憎恨将他重伤至此的仇人,他怨恨命运和皇天的不公。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想要复仇吗?”

“那就承受我的意念吧……”

“唤醒那沉睡在你血肉中的疯狂……”

片刻之后,一道紫色雷光从天而降,太上天尊已经降临至村庄上空。

他的意念扫过村庄,便能看到其中已经没有任何猫妖存活,只剩下一片片腐败、腥臭并试着不断蠕动的丑恶血肉。

如同上万只眼眸一般布满了脓液的恐怖口器分散在这些血肉上,将一切他们能够碰触到的生灵彻底吞噬。

‘畸变体……’

太上天尊的目光微微一闪,天空中一道道雷光闪过,整座村庄连带着其中的畸变怪物都已经被轰成了齑粉。

心中涌起一丝不妙的感觉,接下来随着太上天尊的意念扫荡天地,就能发现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出现类似的扭曲现象。

不断有猫妖在畸变中成为了一个又一个怪物,挥动着那充满扭曲、邪恶的畸形血肉,制造了种种骇人听闻的惨案。

而在太上天尊的观测之中,这些惨案几乎找不到任何兆头和规则,所有陷入畸变的猫妖们没有任何关联,以至于他也无法提前预防。

“是太初道宫的布置吗?”

眼看着畸变惨案的数量不断增长,太上天尊却始终无法找到这种异变的源头,就好像一切都是自然发生,本应如此,似一场自然界的天灾般逐渐笼罩了整个世界。

与此同时,自然界也逐渐发生剧变。

大海、河流、湖泊、冰川……不知不觉染上了一层血色。

森林、深山、草原、丘陵中的动物逐渐变得凶暴。

天空中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血雨,粘稠的雨水带着刺鼻的腥味坠落下来,不断冲刷着整个世界。

据说淋了雨的人,会在血雨中逐渐迷失,遭遇难以想象的恐怖之物。

大地深处则时不时传来如泣如诉般的奇诡嘶吼,甚至有翻涌的地脉将整座城镇吞噬的事情发生。

这一连串自然界的剧烈变化引发了越来越多猫妖们的惊恐和忧虑,种种耸人听闻的传说在猫妖之间蔓延,而这导致了更多的事故和悲剧的发生。

就在这场畸变天灾越来越严重的同时,遥远的南方海岛上,一场仪轨已经来到了最高潮。

在数万名信徒如泣如诉般的祷告声中,仪轨中央的那道人影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

随着祂睁开眼眸,过去和未来的界限似乎再一次变得模糊,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破裂声中,原本还有些虚浮的人影彻底化为了真实。

乔智站在祂面前,欣喜道:“元始圣人!您终于到了!”

周白躺了下来,懒洋洋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趁我这具肉身重修的时间,你给我说说吧,一点细节都不要漏。”

乔智连忙说道:“太上圣人已经镇压了皇天以及其一众信徒,截断了皇天降临……”

于是乔智立刻将这段时间的进展细细说与了周白听。

当听到妖圣顷刻间就被太上击败时,周白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而当他听到如今这个世界上开始出现种种扭曲现象时,眼中更是露出凝重之色。

他心中暗道:“怪不得后世历史越发紊乱,难以梳理,原来是这源头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就在这时,一道紫色雷光一闪而过,太上天尊已经站到了周白面前。

周白看着他,一脸不满地说道:“太上,你搞什么?这个时代现在被弄的乱七八糟,你知道要花多少功夫进行历史修正吗?”

“楚齐光那边和季无烦的交手正在关键时刻,我们这里如果没能搞定的话,以后在他面前还有什么面子?”

太上冷哼一声,盯着周白淡淡说道:“我已经破了皇天降临,至于现在的问题起码有一半是和你相关的。”

“我?”周白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太上天尊心念一动,大量的信息已经涌向了周白的脑海,将他这段时间探查天地获得的情报全都送了过去。

显然就在各种扭曲想象蔓延天下的时候,太上天尊并非没有作为。

在周白所看到的种种记忆和情报中,太上已经多次开辟平行世界进行了各种尝试。

比如在各大猫族聚居点设下愚之环,不断地吸收环境中的魔染,降低畸变的概率。

又或者是抓住天下间的所有猫妖,将他们齐齐封印收容起来,以防止他们畸变。

甚至是将整颗星球纳入罗天界内,彻底切断这个世界和虚空之间的联系。

但无论太上天尊尝试了什么方法,最终都无法阻止各类扭曲事件的发生,以及猫妖们的不断畸变。

而直到周白降临的这一刻,畸变的数量几乎每天都在剧增。

看着太上传来的种种记忆和情报,周白低声叹道:“竟然如此也没能阻止扭曲的扩散?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太上天尊幽幽说道:“周白,你有没有想过诸天万界,在这亿万年来,通过参悟天道所创立的种种道术、武功、仙法、异术、神术……这些技术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天道是如今已知宇宙的基础,所有的知识自然都源自于此……”周白突然顿了顿,微微皱眉:“你想说什么?”

此刻的太上天尊在他眼中,竟多了一丝过去所没有的沧桑,让周白心中微微一沉。

太上天尊看着脚下的海岛,缓缓说道:“在我们降临之前,这座海岛只是一座荒岛,直到有人来了以后,这里才被改造得适宜居住,开始有人布置仪轨,也开始多了种种规矩。”

“比如每天早上向这些信徒们发放饭食,每天祈祷四个时辰后方能休息,每天晚上统一入睡、换班……”

“这些规则,都是过去的荒岛所没有的。”

说着,他忽而又抬头望天,看着那浩瀚无垠的星空,幽幽说道:“无数年来,虚道宫统治着诸天万界,并通过运转天道来修正已知宇宙,甚至划分出了不同道区,改变了所有仙道知识在不同道区对宇宙的修正能力。”

“但对所有宇宙中的土著生命来说,他们所参悟出来的仙道本就如此,他们将虚道宫划分道区所引发的现象,当作了宇宙的真理。”

“这就是智慧生灵对已知宇宙的影响。”

周白还是没能理解太上天尊的异样,他扭头说道:“如今已知宇宙所存在的一切,都源自于伟大文明所创造的天道,我们曾经收集到的无数知识也都是基于此点。”

“所以你创出了开天境界,以追求天道之外的奥秘。”

“在这方面,你已经逐渐超脱了伟大文明的影响,难道不是吗?”

太上天尊沉默了片刻之后,叹道:“我原本也以为自己已经超越了历代修行者的成就,逐渐脱离了伟大文明的掌握。”

“但是你看看你眼前的海岛,再看看诸天万界的‘自然现象’。”

“虚道宫运转天道导致了道区的产生,让大量地区甚至连成仙都做不到,凡人的极限便是道化度百分之百,人永远也达不到光速。”

“而历代道祖们开辟罗天界,直接将虚渊的空间结构、空间规则都永久性改变了,那里的宇宙航行技术与众不同,就连凡人都能进行超光速旅行。”

“七十二道祖建立天道之门以拘束天道,改变了整个宇宙的魔染环境和仙道常态,魔染这才稍微可控,虚空道术才得以发展,开始出现在历史上。无数文明更是随之兴衰……”

“季无烦创造三大循环,使得诸天万界的时间线支离破碎却又相互影响,改变了整个已知宇宙的时空组成,过去不再不可改变。”

“天人九灾的千年计划又挖取和改造了多少虚空信息?光是怒界、剑界这些虚空异界的创建,就让天道和物质界的联系发生了永久性的改变。”

“你和楚齐光的一番交手,又创造了多少个平行时空?改变了多少已知宇宙?塑造了多少新的‘自然环境’?而这样的交手在已知宇宙的历史上又有多少次?”

“上百亿年来,已知宇宙到底被历代强者们改变了多少?如今的天道、虚空、物质界……真的是伟大文明设计出来的原貌?还是一代又一代的强大文明不断改变宇宙后的结果?”

周白听到这番话微微愣了愣,结合刚刚获得的海量情报,心中突然涌起一丝丝的沉重。

太上天尊回想起和妖圣交手的整个过程,感叹道:“这次和妖圣交手,我们的意念在激斗之中也交流了这方面的想法。”

“事实上我曾经也有过这种怀疑,天道从来都不是宇宙的天理,自然更是从不自然,一切都是历代文明的造物。”

“直到我创出开天境界,自认为超越历代修士,达到了从未有人达到的境界,以为已经看清了已知宇宙过往先贤都没看清的真相。”

“但那一战中,妖圣却告诉我如今的天道早已经被修正过不知多少次……”

太上天尊冷冷道:“我原本并不相信他的这种说法……”

回忆这段时间发生的种种扭曲事件,太上天尊凝重道:“但妖圣留下的这番布置所引发的扭曲现象,的确超越了我所掌握的知识,也就是超越了目前天道的范畴。”

周白皱眉道:“所以要么是季无烦他们掌握了前代文明留下的某种遗产,超越了现有天道的奥秘,要么是他们掌握了伟大文明的知识?”

太上天尊点了点头,而他的脑海之中,再次闪过妖圣最后留下的信息。

……

“太上,你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上百亿年的宇宙历史,早就已经将真正的天道,真正的原初宇宙修改的面目全非。”

“我们如今所掌握的一切知识、技术,不论是道术、武功、仙道……全都是在过去那些文明所残留的桌布上作画,在他们设下的框架中打转。”

“我们就好像在一个别人打造的游戏中拼命提升,一切都是虚无,一切都没有意义。”

“只有利用回滚计划,只有回到一切原初的过去,我们才能够真正掌握这个宇宙的奥秘,才有可能真正的……超脱这一切。”

“太上,你很清楚我们才是对的,季师的方法才是结束这一切的唯一办法,而你们的选择不过是空中楼阁,建立在前人规则下的虚妄。”

……

妖圣的话只是在太上天尊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再次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虽然他留下的布置似乎超越了天道的范畴,但还是不能完全证实他所说的话。”

“倒是这个布置的触发和你有关。”

“而且畸变和扭曲,也算是你最擅长的领域。”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周白。”

看着身影逐渐消散的太上天尊,周白连忙喊道:“交给我?那你去哪里?”

“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留下这句话的太上天尊彻底消散在空气之中,再也无法被周白所感知到。

望着这一幕,周白恼道:“这就走了?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我们和季无烦的对决更重要的?”

虽然太上给周白一种古怪的感觉,但此刻危机就在眼前,周白还是暂时收拾心情,专注于蔓延全球的扭曲事件。

‘扭曲事件和我的降临相关……唉,我有些不好的预感。’

结合太上留给他的情报,又回想起妖圣曾在畸变帝国所做的事情以及种种实验,周白脑海中一时间思绪万千,瞬息间便推算出了种种可能。

周白叹了口气,身形一闪便冲霄而起,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他的这具肉身亦在刚刚的交谈中,不知不觉便突破了仙神境界。

随着他这具肉身的修为提升,强大的感知力骤然张开,无数畸变体的气息扑面而来。

“还真是够多的。”

心念一动之间,周白已经一路排开道道白色气浪,飞行到了一座渔村上空。

哪怕身处高空,都能感觉到一阵阵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数十名畸变怪物顶着猫的身躯,浑身上下却又长着鱼类的脑袋,舞动着口中那盘根错节的扭曲肢体,向着残存下来的渔民们冲去。

看到这一幕的周白瞬间降临,眼中金光一闪,便将那些极度扭曲的骇人怪物们撕成了碎片,然后转头看向了剩下的渔民们。

渔民们望着神威滔天,转眼间便消灭了怪物们的周白,只觉得是神仙下凡,齐齐跪倒在地,猫仙、猫神、皇天……喊什么的都有。

周白降临此地,自然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崇拜。

在感应到了在场猫妖们或是恐惧、或是崇拜、或是癫狂的情感后,周白一指点出,一颗颗不断蠕动、扭曲的黑色种子浮现而出,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没入在场所有猫妖的体内。

这正是天人九灾中属于疯灾的下位能力,能够将各种恐惧周白、崇拜周白的智慧生灵直接转化为他的眷属。

而只要眷属们愿意相信他,周白便能几乎没有限制地抽取信徒体内的魔染,阻止对方的畸变。

“接下来我会庇护你们,让那些怪异和扭曲之物远离你们……”

整个天地随着周白的话语微微震荡,原本扭动着的虫子的一片片黑云骤然散开,露出了大亮的太阳。

在这番浩瀚神威之下,在场的大部分幸存的猫妖们自然立刻就相信了周白所说的话。

而随着周白心念一动之间,他已经开始施展神通,抽取这些眷属们体内的魔染。

长时间处在满是畸变体的环境下,这些猫妖的体内或多或少都有沾上魔染。

周白本以为这次会像过去无数次一样,轻轻松松就能抽走这些眷属体内的魔染时,却发现对方体内的魔染竟有些难以抽动,随着他的加大力度甚至眷属本身差点被撕成粉碎。

“嗯?”

心中一声轻咦,周白定睛再看,不可思议的洞察力迅速深入这些猫妖肉身中的内内外外,感觉到了更多的不可思议。

如果说普通的物质他可以直接观测到组成物质的基础单位各种分子、离子、原子乃至是光子的话。

如今这具猫妖肉身的基础组成却更细小、更微观,改变了过去周白所见过的一切物质组成之法。

而他还能感觉到魔染就缠绕在这些更细微的单位上,使得魔染已经彻底和眷属结合到了一起。

察觉到这一幕的周白心中感觉到无比奇怪。

“魔染已经成为了对方肉身组成的一部分,彻底结合在一起了。“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魔染应该是一种激发血肉畸变的能量,本身应该不会成为物质的基础组成部分……”

就在周白想要仔细研究一番这奇特的现象时,一道巨大的虚空裂隙从天而降,似乎将整个天地一分为二。

从那幽深无比的虚空之中,缓缓走出来一道少女的身影。

少女的一头长发如同灵蛇般来回翻飞舞动,原本应该是双脚的位置却只剩下了一根根触须般的生物组织来回缠绕。

她的手中牵着九道血和火所组成的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则是九只长相各异、大小不同,匍匐在地,如狼群一般环绕着她的男子。

这些男子有的高大雄壮,浑身上下弥散着惊人的力量感,有的看上去瘦小柔弱,眼神之中满是贪婪,还有的浑身上下爱被白色的骨骼包裹起来,骨甲表面上不断闪过虚空裂隙的痕迹……

九名形态各异的强者就这么被女人牵了出来,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在长相上和周白有着几分相似。

在这些像是他同位体的男人身上一扫而过,周白的目光停在了少女的身上。

周白微微叹道:“玄……女……”

少女嘴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如蛇一般的红色长发在她的耳边来回缠绕:“怎么?你以为我被妖圣抽出了本质以后,便已经彻底死了吗?”

当初的玄女为了抛弃自身畸变的力量,为了周白而在妖圣的帮助下转世重生为周玄,其排出的畸变血肉便被妖圣盗走,成为了后来畸变帝国的源头。

少女娇笑道:“还要感谢妖圣,让那个蠢货和我彻底分裂,让真正的我可以重新存活在这个世上。”

周白微微皱眉,对方说的是上一世的玄女,他心中暗道:‘当初玄女的转世重生果然没那么简单,看样子是接近人性的那一部分化为了周玄,接近畸变的那部分则被妖圣带走实验,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子?’

眼前的少女坐了下来,被牵着的九名周白中自然而然便有一位趴在地上,用自己的背部成为了她的椅子。

坐在周白形成的肉椅上,玄女笑道:“周白,我也应该感谢你,正是你过去对玄女的一次次欺骗,才有了我和周玄最后的顺利分裂。”

“作为智慧个体,我对你没什么复仇之类的想法,那些爱恨情仇在我们这等存在面前实在太过渺小。”

“但作为虚空技术的最高结晶,我需要你的天人九灾来来进行补完。”

“如果你愿意交出你掌握的所有关于天人九灾的奥秘,我这次可以不参与你们和季无烦之间的争斗。”

周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向一旁幸存的渔民们,问道:“他们身上的污染,是你引发的?”

玄女抬起脑袋,略带一丝高傲地看着周白,开口说道:“看来不好好调教你一番,你是不会乖乖听话了。”

说话间,便看到天地之间魔气冲霄,无数猫妖们的畸变瞬间加剧了起来。

眼看着这颗星球上的猫妖们就要一只只惨叫着化为畸变体,周白背后一道元神浮现。

随着这道元神一步踏出,星球上的每一只猫妖身下都涌起一股黑煞,想要阻止畸变的发生。

察觉到这一幕的玄女哈哈大笑起来:“癸亥黑煞?你还觉得你能净化他们身上的魔染?”

“我说了我现在掌握的才是虚空技术,扭曲知识的最高结晶。”

“想在我面前阻止他们畸变?你再学十辈子吧。”

但见那些黑煞包裹下的猫妖,身上的变化没有遇到丝毫阻碍,仍旧在一步一步迈向畸变体。

在周白的感知之中,不只是猫妖的肉身,整个星球上的所有事物都在这一刻发生着剧烈改变,物质的基本组成被扭曲,成为了一种虚空和物质的结合状态。

他心中惊诧:‘这到底是什么道术?玄女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手段?’

在他的记忆之中,哪怕玄女曾经的巅峰状态,也绝没有掌握如此恐怖的知识。

察觉到自己已然无法阻止这些猫妖们肉身的畸变,周白心念一动只见,便看到一道道虚空裂隙形成的黑色十字在外层空间展开。

密密麻麻的十字几乎将整个星球包裹了起来。

伴随着黑煞的扭曲、渗透,竟直接讲猫妖们的意识扯出肉身,投入到了星球外的虚空裂隙之中。

而猫妖们残留下来的肉身则一个个扭曲起来,彻底转化为了畸变体魔物。

看到这一幕的玄女冷哼一声:“想救走他们的意识?”

“我说了我掌握的才是当今最高的扭曲知识。”

只见玄女身形飘起,下半身已经没入虚空之中。

她的上半身则仍旧停留在物质界中,盯着眼前的周白喝道:

“你在物质界都阻止不了他们的畸变,在虚空又拿什么跟我斗?”

虚空之中一片黑暗,既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更没有一丝一毫的物质,似乎只有无尽的信息在流淌,蕴含了宇宙中的无尽奥秘。

当猫妖们的意识被周白送入虚空之中后,便成为了一种纯粹的意识信息。

而当玄女进入虚空之中以后,便开始向这些猫妖的意识信息中疯狂灌输起了种种扭曲的知识,以试着引发对方的意识畸变。

但玄女很快就发现周白主动为猫妖们挡下了扭曲知识的冲击。

在周白的意念加持之下,这些意识如同有了无限的记忆空间,能够不断接受知识的冲击。

“周白,如今虚空都要听我号令,乌看你能挡多久。”

伴随着玄女的杀意翻涌,整片虚空以一种周白从未见过的方式沸腾了起来。

双方的战斗在瞬间展开。

在这一无所有的虚空之中,没有种种华丽的武功、道术,只有双方意念的碰撞,无数信息的对冲。

而在这样的交手过程中,周白也在一次次的碰撞中,感知到了关于玄女的海量信息。

种种和历史、虚空、扭曲有关的知识开始展露在他面前。

这便是周白的目的,将战场转换到虚空这一更纯粹的地方,保护猫妖们意识的同时,探查玄女的情报。

而另一边,太上天尊遥遥观测着虚空中的争斗,心中暗道:“周白在虚空中的道行长进不少,看样子这些年来他也没白活。”

下一刻,他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又一次不知所踪。

而随着周白的脑海之中获取了越来越多和玄女相关的情报,他终于渐渐理解了如今玄女真正的来历。

包括周白在内,诸天万界中的绝大部分强者们,都认为天道、虚空、物质界……这样的宇宙结构,是伟大文明造就的。

周白心中感慨道:“但我们错了,经过了无数年的历史,经过一代又一代文明的影响和改造,如今整个诸天万界之中,早就没有一样东西是自然的,没有任何存在还保留着最初伟大文明塑造的模样。”

“而虚空和天道的来历,源于一个远远早于虚道宫的超高等文明,一个曾被称之为虚空文明的文明。”

“在虚空文明存在的前期,物质和虚空混乱地分布在宇宙中的各个角落,整个世界都处在一片混沌之中。”

“而在虚空文明对已知宇宙的探索达到一种极限后,为了改善诸天万界的环境,使得这个宇宙更加适宜智慧生灵,他们开始了对整个已知宇宙的改造。”

“他们创造了名为‘天道’的存在,用以拘束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扭曲。”

“他们又分割了物质和虚空,让物质归物质,虚空归虚空,并以虚空包裹天道,以防止天道中的扭曲泄露了出来。”

“诸天万界由此方才进入了一个适宜生命存在的时代,无数的智慧生灵开始在这个世界蓬勃发展……”

一边消化着这些情报,周白心中一边思考到:“如今那些猫妖的状态,莫非就是虚空文明开辟物质界和虚空之前的生灵的状态。”

“我如果推测的不错,那种虚空和物质结合的状态,就是虚空文明最初接触的世界的模样,一切事物都是由这种虚空和物质结合的虚物质组成。”

与此同时,玄女的意念回荡而来:“虚空文明彻底改变了宇宙最基础的物质组成和时空结构,才有了后面的诸天万界……”

“算算时间,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显然,玄女已经看破了双方缠斗时周白探查情报的行为。

周白回应道:“所以,你这次传播的扭曲和畸变,是逆反了虚空文明的技术,让他们的结构变回了宇宙中曾经的形态?”

“周白,这只是这方面技术的小小应用。”玄女说道:“作为虚空文明的最高技术结晶之一,我对虚空、畸变、扭曲的掌握,远超你的想象。”

物质界中,玄女对着大地轻轻隔空一捏,泥土便被捏成了一个人形,接着一道虚空裂隙在这人形背后展开,海量的虚空从中狂涌而出,被注入到了这具泥土所化的人形之中。

伴随着虚空和泥土的结合,这具人形很快化为了真正的血肉,竟然成为了又一名周白的同位体。

看着玄女这一手随意将物质和虚空结合塑造生命的手段,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周白也被震惊了一下,特别是他从这具新创造出来的同位体中,感受到了天人九灾的气息,虽然并不纯正,但确实存在。

玄女继续慢悠悠地说道:“虚空文明在改造宇宙之后,尝试了许许多多各不相同的计划和实验,其中有一项便被称为伟大生命。”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获取到了伟大文明所掌握的一部分知识,然后便意图以当时所掌握的技术手段,创造出类似于伟大文明中的智慧个体的生命。”

“而我的一部分……便是他们的成果。”

“可惜,这个实验并不成功,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我的那部分有着极大的局限性。”

“虽然可以独立于血肉、物质之外存在,在虚空之中任意遨游,但只要缺乏物质界的寄托,便难以思考,甚至难以观测物质世界。”

“我那一份无意识组成……似乎在虚空之中沉睡了漫长的时间,直到天演兽血脉和你那天人九灾所引发的虚空波动吸引到了我的目光。”

“而后我在地球降临,一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重获新生。”

玄女看着自己的双手和躯体,脸上露出了无比满足的笑容:“如今我唯一剩下的执念,便只有当初虚空文明创造出伟大生命后的最后规则。”

“即用尽一切手段来补完自身的存在,直到成长为真正的伟大生命。”

“周白,比畸变比扭曲,已知宇宙中不会有人超越我了。”

“凭这一点,你们就不可能掌握第二循环了。”

她紧紧盯着周白:“周白,这次你认输吧。”

看着对方的目光,周白似乎从中感应到了一丝祈求,不过那感觉一闪而逝,快得让他觉得就像是错觉。

周白叹息一声:“此战事关诸天万界的安危,无论如何我都不能退的。”

回想着还等待着他救援的周玄,等待着他回归的无数战友、同伴,还有那些信仰着他,被他庇护的人类……

周白手掐道诀,背后开始浮现出一道道虚影:“虚空文明的知识我已经了解了,接下来该结束了。”

本来还想着这个月跨年前完结的,结果家里都阳了,又是照顾又是跑医院,自己也养了好几天,最后完结还是没能赶上。先更这一章吧,剩下的我再修改和补充一下,大概一周内完结。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本章完)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