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 少妇洁白最刺激的一章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3:50 阅读:(190)



    刘乂小皇子带着二十来个侍卫就跑出了城,出了平阳城一路向南,直奔赵含章的大营来。

平阳城的皇帝和朝臣们都忙着,根本没留意他们的小皇子跑去敌方大本营了,还是傍晚,直到用晚饭了,单皇后服侍完刘渊用饭吃药,她想起来今天一整天都没看到儿子,问起来才发现她儿子不见了。

得知儿子出宫去了,单皇后也不急,以为儿子是嫌宫中烦闷出去玩儿了,于是派人出去叫他回来用饭,一边淡定的等着。

直到天边的太阳下坠,最后一丝霞光也收拢,儿子还没找回来,她这才有些着急。

正月的北方天依旧黑得很早,一到夜晚,整座城便安静下来,店铺皆关闭,也就乐坊还亮着灯笼。

此时外出的人基本都归家了,还未归家的……

单皇后不觉得儿子会在平阳城中遇险,只以为他跟他爹他兄长们学坏了,小小年纪竟然跑去那等地方胡闹。

于是她气呼呼地坐着也不动,还让人找了一条鞭子来,就坐在堂上等儿子回来。

而此时,刘乂小皇子一路狂奔,终于在天完全黑前看到了赵家军的大营。

暗处的斥候静静地看着他们毫无掩饰的朝着他们家大营跑,有一个斥候已经先行一步跑回去禀报了。

但……刘乂的骑行速度也不慢,几乎跟着斥候前后脚的功夫靠近军营,微暗的天空中飘起一道烟,然后不远处又接起一道……

因为天色昏暗,稍一不注意就会错过。

跟在傅庭涵身边的侍卫长施宏图抬眼看到,不由一惊,“尚书快看!”

傅庭涵就扭头看去,看到昏暗夜色中的烟,眉头微微一皱,“这么模糊,天再黑一点就看不到了,看来示警的工具也需要改进,得显眼才行。”

施宏图:……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

施宏图和侍卫路大轩对视一眼,一起上前抬起傅庭涵的胳膊就往回跑……

他们随身带的侍卫可不多,现在距离大营有一段时间,早知道就不让尚书出来找水了。

傅庭涵被他们架着走,却面向着平阳方向,他道:“别跑了,人都到跟前了,斥候应该已经回去报信,大营也看到狼烟了,唉,生火需要时间,示警工具还得便捷使用,还得快才行。”

他觉得可以试一下信号弹,这个应该不难做。

他不好做炸弹,但烟花还不能做吗?

这个时候有爆竹,但还没有烟花,信号弹就是另类的烟花,他还可以在装置里设置易燃物,只要拨开接触到足够量的空气就能自燃然后引动信号弹……

念头闪过,刘乂小皇子已经策马疾驰而来,他也看到傅庭涵他们了,立即一边靠近一边喊:“我是汉国北海王,我要见你们大将军!”

人是跑不过马的,施宏图立即放下傅庭涵,带着侍卫们抽刀挡在傅庭涵面前,戒备的盯着他们看。

傅安小跑着转到他们身后,利用他们伟岸的身躯挡住自己,再把傅庭涵往身后拉,怂怂的看着刘乂。

夜色昏暗,但傅庭涵还是看清了靠近的刘乂,那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大孩子,稚气未脱,也就像个初中生。

他拨开傅安,隔着施宏图问在他们不远处勒住马的刘乂,问道:“你是刘渊的七皇子?”

刘乂听他直呼父亲名讳,有些不高兴,但还是点头道:“不错,正是本殿。”

他越过施宏图等人看向傅庭涵,见他身姿欣长,气质斐然,又被人保护在后面,便知他身份不一般,因此问道:“你是何人?”

傅庭涵道:“在下傅庭涵。”

刘乂眼睛一亮,“你是赵含章的未婚夫傅庭涵?”

傅庭涵电梯。

刘乂大乐,“那你一定能带我去见赵含章了。”

傅庭涵点头,并不怎么为难,只是好奇,“你见她做什么?”

“我要与她和谈!”

傅庭涵:……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马上的少年,半晌后道:“你……和谈不应该先递国书吗?你们汉国的使者呢?”

“我就是。”

傅庭涵看了眼自信的少年,看来,熊孩子不管什么时代都有啊,他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七皇子来和谈,你父亲知道吗?”

刘乂自认已经和父亲报备过,因此直接点头,“当然知道,我就是奉命而来。”

他这么理直气壮,傅庭涵相信了。

虽然人看上去小,但赵二郎这么大的时候不也上战场了吗?

这个时代的人都早熟,十来岁就在战场和政治上拼杀的比比皆是。

于是傅庭涵让施宏图他们收起刀剑,请刘乂下马和他回大营。

“这里是赵家军的营地,北海王又不蠢笨,若是对我不利,他也不能活着离开,何必呢?”

刘乂闻言瞥了他一眼,然后扫向施宏图等侍卫,骄傲的道:“我岂是那等背信弃义之人?”

施宏图等人这才收起刀,一左一右的守在傅庭涵身边。

倒是刘乂的侍卫放心得很,并不介意他们的小皇子靠近傅庭涵,只是下马跟在后面。

反正他们人都到赵家军大营门口了,转身也跑不掉,何必烦扰呢?

二十来个侍卫就跟他们的主子一样,大大咧咧跟着刘乂勇往直前的朝赵家军大营去。

一行人才走出十多步,赵含章就收到消息赶了来,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斥候。

赵含章勒住马,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傅庭涵身边的少年,一脸莫名的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就为他们介绍,“含章,这是汉国的七皇子,北海王。”

赵含章:“刘乂?”

刘乂立即道:“正是本王。”

他仰着头看赵含章,好奇的打量她,“你就是赵含章?”

和他心里想象的形象差得有点远,就是她杀了刘景?

刘乂记得刘景,他是父亲的心腹之一,也是五部匈奴,父亲曾说过,刘景可以做他的大将军,要不是死在赵含章手里,建国以后,他当为右贤王。

刘乂此时还记得刘景逃回平阳,躺在军帐中和父亲交代遗言的样子,他说过,一定要杀了赵含章,不然她会成为汉国大患。

果然,她现在就成了大患。

他以为能杀了刘景那样大英雄的女子也是个伟岸的女子,但她身上虽没有女子的柔弱之感,却也不威猛,反而腰细瘦削,只是看上去精神不错,脸色红润,英姿飒飒。

他在打量赵含章的同时,赵含章也在打量他,不时的再看一眼傅庭涵,俩人虽未言语,却是心领神会。

赵含章忍不住笑眯了眼,从马上下来,把马丢给身后的曾越后笑道:“不错,我就是赵含章,非常欢迎北海王来我赵家大营做客,请——”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