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家族乱入 办公室爽 好舒服 使劲添H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11:55 阅读:(159)



    水如歌的语声不高,却含着雄厚真元,滚滚音浪四面散开,穿透力十足,振聋发聩。

不过他的话音没有传开太远。

无相神山的护山大阵,不显山,不露水,就将他的音浪消弭化解。

不过位于山门内外的众多无相神宗弟子,都听到了水如歌的话音。

他们都面色黑沉,怒目向水如歌瞪视。

楚希声正式加入无相神宗还不到一年,却已受到了宗门几乎所有内外门弟子的爱戴。

这位在时之秘境横扫了众多天才,助木剑仙脱困登神,如今位列青云总榜第十九位,登顶四大青云天君之首,已是他们心目中的骄傲。

如今却有人想要挑战楚希声,挑战他们的‘诛天圣传’。

叶知秋眸光微冷,她紧了紧身后背着的剑,走到了水如歌的面前。

“你要挑战楚希声?”

“是!”水如歌微一颔首,笑容和煦的与叶知秋对视:“水某此来,是想看看将我挤下四天君的,是何等人物?也想看看论武楼与天机馆都推崇备至的无极神刀,是何等风采。”

叶知秋不由一声哂笑:“楚师弟修为才到六品,你一个堂堂四品下向他挑战,不嫌丢人?”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只比他大一岁多。”

水如歌背负着手,紫眉微扬,目光坦然的与叶知秋对视:“水某愿自封修为与他交手,你们无相神宗要是不放心,大可用‘天平剑’平衡双方之力。”

叶知秋眉梢一扬,随即从袖中取出了一枚铜钱:“你要是愿意封住修为,那我来与你打,楚希声是我家圣传。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挑战的。你胜了我,才有资格与他交手。”

水如歌却哑然失笑,微一摇头:“你不是我的对手,胜之不武。且水某此来,只为无极刀君楚希声一人,没兴趣挑战整个无相神宗。”

“那可由不得你。”

叶知秋微一弹指,将铜钱弹向了高空。

水如歌却神色平静的与她对视,面上毫无波澜。

他身后的秀丽书童,气息也如岩石般的冷硬。

叶知秋手抓着身后的剑,就在铜钱落地的时候,那剑鞘蓦然发出一声‘锵’的清脆声响。

她的剑如流光瞬影,蓦然噼斩在水如歌的咽喉前方。

那剑尖精准之至,与水如歌肌肤接触,连他的半点皮层都没刺破。

水如歌则低着头,看了眼叶知秋的这口长达四尺半的重剑,眼神赞赏:“好快的剑,也很稳,你的诛天剑意更强。当世的五品当中,能与你抗手之人,应该不超五位。”

叶知秋却神色冷厉:“为何不出手?就不怕我宰了你?”

她刚才出剑时,就以诛天剑意,诛除水如歌抵抗的念头。

问题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出手之意。

“我说过了,我的目标只是无极刀君楚希声!”水如歌摇着头,语中没有半点波澜:“水某对其他人,没有兴趣。”

叶知秋眸中含着无尽幽寒,她盯了水如歌片刻,最终一声轻哼,将剑收入到了身后。

她承认这个家伙,确是一号人物。

不愧是以前的四大少年天君之一。

叶知秋不可能真宰了他。

神宗有神宗的体面,斩杀一个登门挑战的武修,只会让无相神宗被天下人耻笑。

也会给楚希声本人抹黑。

何况这个水如歌,是星宿仙宗的弟子。

星宿仙宗是所有一品神宗当中,唯一一个与无相神宗关系较为亲善的了。

叶知秋眉心略皱。

她毫不怀疑,以后楚希声的成就,一定会凌驾于这个紫眉天君之上。

然而现在的他,修为还是太低。

楚希声修行的时间也短,他真正踏入武道修行才刚两年,能否与有着八年武道积累的水如歌抗衡?

这个紫眉天君可不像是她,此人从武道入门以来,从来都是最好的资源,最高明的名师教导。

叶知秋随后回转到自己的摊位,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打包收起。

就在她扛着布袋,准备返回山顶之际,却望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于山门处。

那人中等身材,面庞圆滚滚的,脸白嫩嫩,一双小眼睛,小鼻子,整张脸看起来像是个面团。

“剑师兄?”

那是剑藏锋,此人正双手抱胸,凝神打量着水如歌。

叶知秋讶异的扬了扬眉,忖道这家伙是何时回归无相神山的?

叶知秋随即就想到,最近江湖传闻,那杆逆神旗枪如今就在楚师弟的手中。逆神旗幡也被鬼影取走,正带着这面旗幡在江湖上天南地北的到处跑。

那些江湖人对正阳武馆已兴趣大减,剑藏锋也就没有继续坐镇秀水郡的必要。

不过叶知秋还是略含惊喜的问道:“剑师兄是何时回来的?”

她随后又循着剑藏锋的目光看了过去:“你在看这个紫眉天君?有什么好看的?”

“我也是昨天才回来。”

剑藏锋笑着回望叶知秋:“那个家伙很强,不是一般的强,四个少年天君中,没一个是简单的。论武神机将此人踢出青云四天君,是不怀好意。”

叶知秋忖道水如歌的强大,还用得着你说?

这家伙,可是星宿神宗的‘圣传’。

天下间的明眼人,谁不知道论武楼是在捧杀楚希声?

朝廷利用论武楼的各种榜单挑拨离间,也不止一次。

自论武楼建立以来,更不知多少人为虚名所累,彼此相互残杀,甚至还有好友亲朋反目相向。

叶知秋摇了摇头,继续往山上走:“我去天澜居找希声,剑师兄要不要一起?”

她只是客气的问一句。

剑藏锋却神色一振,正中下怀:“正好,我也是要寻他。”

玉人相邀,剑藏锋岂会再对这个紫眉天君感兴趣。

不过当二人一路来到山上,走到楚希声的天澜居,才知道楚希声已经闭关了。

※※※※

楚希声对山门处的风波浑然不知。

他正在天澜居内的主楼二层,万分懵懂的看着眼前的虚幻荧屏。

血睚神刀还是在强吸着他的气血精元,一副不把他榨干就誓不罢休的气势。

不过这个时候就有几个心灵提示,出现在他的脑海深处。

——你长期接触血睚刀君的遗物,感知到了血睚刀君的精神遗留,可用一万血元点,凝聚血睚刀君一品神级刀招卡‘天理昭昭’!

注1:刀招神威,视你的修为功体而定,自身功体过低,会遭遇刀招反噬。

注2:该神招卡可用于参研体会,使用之后消失。

楚希声忖道这倒也合理。

不同功体境界施展出来的刀招,威力自然不一样。

楚希声现在才六品修为,怕是没法把这一式神级刀招施展出来。

楚希声眼馋的是这神招卡可用于参研体会。

血睚刀君应该已把这式神招的真意图,留在了无相神宗的藏经阁,不过这真意图的参研效果,估计是及不上系统出品的‘神招卡’。

唯独那一万血元点,让他有点犹豫。

关键是后面,还有大量的信息。

——你长期接触血睚刀君的遗物,感知到了血睚刀君的精神遗留,可用一万血元点,凝聚血睚刀君一品神级刀招卡‘神诛意灭’!

——你可用一千血元点,凝聚血睚刀君一品极招卡‘新仇旧恨’!

——你可用一千血元点,凝聚血睚刀君一品极招卡‘回光返照’!

——你可用一千血元点,凝聚血睚刀君一品极招卡‘一刀万杀’!

这都是神招卡与极招卡,林林总总的二十几条。

后面还有一些不同的信息,也是长期接触血睚刀君的遗物,感知到血睚刀君的精神遗留所致。

——你可用一千血元点,凝聚一张血睚刀君五折人物模板卡。

——你可用五千血元点,凝聚一张血睚刀君六折人物模板卡。

——你可用一万血元点,凝聚一张血睚刀君四品人物卡(试用版)。

楚希声忖道这人物模板卡又涨价了。

不过他对此早有了预感。

楚希声的武道宝库里面,已经许久没出现这个层次的人物模板卡了。

还有人物卡,过了六品之后也没出现。

现在让他为难的,只是血元点。

楚希声看着自己面前的虚幻荧幕。

血元点:81312.3

这段时间,楚希声的血元点又积累恢复到八万了。

楚希声忖道要不要换了?

这些血元点,是他为提升血脉天赋储备的。

宗门已经给过他承诺,为他提供三份晋升五品下的秘药。以专门的法器保存,可以带入到云海仙宫。

也就是说,楚希声进入云海秘境之刻,就可晋升五品。

那时他的武道商城,势必会刷出大量的天赋,提升他的整体实力。

而这些一品阶位的极招卡与神招卡,楚希声哪怕换来了,也只能堆在储物格里面看着。

楚希声仔细凝思,最终还是决定把两张模板卡与人物卡都换了,花了一万六千点。

还有两张神招卡,也都放在储物栏里面。

所谓‘神招’,是诛神之招,可以凡人之躯,诛杀神明!

楚铮的父亲,据说就是以两式神招,令朝廷都忌惮万分。

这神招卡遇见了就是机缘,且楚希声敢打赌,以后这种神招卡的价格一定会涨。

楚希声换取之后,不但可助他参研招法,关键时刻还能够与强敌同归于尽。

这诛神之招需要汇同楚希声的元神施展,完成之后,楚希声的神念就得湮化寂灭,估计连使用‘永在’能力,回朔时间的机会都没有。

后面的近二十招极招卡,楚希声则是选择性的换了十二张。加上前面的两张神招卡,一共花了他三万二千点。

他自己会的就不换了,比如一刀万杀,回光返照等等。

血睚刀君的一品极招很强大,对个人的负担也很重,目前只能以参研为主。

预计短时间内,楚希声都别想动用他们。即便异日他踏入四品,动用这些极招卡,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此时血睚神刀似有感应,刀身微微震颤。

楚希声则看着那降低到33312点的血元点,暗暗叹息。

他现在只能期冀,下一期的《论武神机》,能够给他带来收获。

说来时间也就在这几天了,十月十五日的《论武神机》,即将发售。

楚希声很快就没有闲暇想这些。

血睚神刀抽取精血气元的力度更增,让他的脸色逐渐苍白。

楚希声的注意力,也被血睚神刀内部激发出来的三条天规道律吸引。

※※※※

七日之后,当‘三平居士’宗三平带着他的四个道侍,驾驭平天宝船再次返回无相神山的时候,就望见了山门处聚集了大量的人群。

宗三平原以为是宗门开山收徒导致,无相神宗每年都是在这天大开山门,大规模的收纳内门弟子。

他随即就觉疑惑。

宗门考核弟子,是在无相神山山脚的下院。

这一时半会,山门处还热闹不起来吧?

待他驾驭宝船靠近,才发此处热闹的缘由,是因一个人。

一个有着紫色眉毛,气质温润,如潺潺春水般的少年。

此处无相神宗的弟子,倒是与往日差不多。

他们围在山门牌匾附近,参研武道,时不时用凌厉的目光,往紫眉少年看了过去。

不过在下面的小集市里面,却来了许多的许多江湖人物。他们小声谈笑之余,也会时不时的看那紫眉少年,还有山上。

这些人总会失望的收回视线,同时面现讥讽之意。

宗三平皱了皱眉,正想了解究竟,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在他的宝船上。

那是与他同为‘无相三友’的剑藏锋,剑师弟。

“恭喜宗长老!”剑藏锋笑眯眯的抱着拳:“没想到再次见面,长老竟已踏入三品之林!可喜可贺,长老现在还未及而立之年,未来大道可期啊。”

宗三平却没给他好脸色,他沉着脸:“我要你来恭喜?还有,说人话,别逼我揍你。”

剑藏锋就叹了一声:“师兄稍稍急了些,其实还可再积累一阵的。幸在师兄的根基还算稳固,以后还有补回来的余地。”

“我何尝不知?只是如今,时不我待。”

宗三平斜目看了剑藏锋一眼:“劝你也别拖着了,魔劫在即,你我不尽早走上去,如何应对那些神魔?”

剑藏锋则是苦笑:“我还是再等等,根基不稳,强升上去无济于事。二品时战力若不入天榜前五十,在那些神魔面前,岂非等同蝼蚁猪狗一般?”

“你与你师尊的性情,真是如出一辙。”

宗三平哼了一声:“尽量快点,你可别被我们那位小师弟超了过去,落人笑柄。”

这家伙是把他也骂了进去,二品修为,就有天榜战力,世间有多少人能做到?

锦衣卫天衙指挥使笑红尘是一个,却也只是天榜九十九位。

宗三平随后又转头俯视下方:“那个人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星宿仙宗的那个紫眉天君水如歌?”

“就是此人。”剑藏锋微一颔首:“他是来挑战楚希声的,已经在这里呆了七天。”

宗三平瞬时就明白了缘由,他眉头大皱:“小师弟呢?”

那个家伙,该不会是怯战吧?

宗三平略加思忖,就排除了这个可能。

哪怕楚希声输给水如歌又怎样?

他只会虽败犹荣!

楚希声现在毕竟才六品。

他的天赋,也一定凌驾于水如歌之上。

世人谁不知道,那家伙修行到现在,才不过两年时间?

且以楚希声敢于正面挑战诸神的顽强与坚韧,岂会怕了水如歌?

“那家伙来的时间不对。”

剑藏锋摸了摸自己的鼻头:“楚希声正在天澜居内,他抱着血睚神刀,已经七日七夜没动过了。听说他的睚眦刀意,已经升到了十七重。”

宗三平顿时童孔微张,倒吸了一口寒气。

需知此时他最强大的‘天平武意’,目前也才十九重,且之后每提升一重,都会更加艰难。

小师弟的修为不过六品,睚眦刀意竟已推升至十七重了?

剑藏锋又苦恼的看了一眼下方:“此事也不好对外人解释,只能推说小师弟正在参研武道要诀,正在闭死关,不过信的人估计不多。”

他其实有心代楚希声应战,却会被人说以大欺小。

宗三平不由眉头大皱。

随后他就懒得在意了:“也不用解释了。我等武修,只需无愧于心就可,外人的眼光,何需在意?何况小师弟以前声名太盛,现在压一压,未必不是好事。”

剑藏锋当即笑眯眯的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宗三平看了他一眼,随后就有点泄气。

这家伙是真不在乎名声。

明明以四品之身,拥有地榜级别的战力,却一直籍籍无名,连论武楼与天机馆,都不知他的存在。

小师弟是失之于锋芒毕露。

剑藏锋却是苟到了极点。

于此同时,在山门之前。

秀丽书童走到了水如歌的身后,将一本全新的《论武神机》放在水如歌的侧旁。

“主上,这是今日新出的《论武神机》。”

水如歌正在抚琴。

他弹琴的姿势很优美,琴声却呕哑嘲哳,音律走调失调,简直不堪入耳。

水如歌很明智的以真元收束,将琴音约束到一丈以内,只是自娱自乐,不惊扰他人。

秀丽书童却没法避开这琴声荼毒,他的唇角抽了抽,努力维持着冷漠面容。

“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无相神宗的三平居士宗三平,首次进入地榜,且以三品之身,列席于地榜上的第七十九位。还有楚希声,他在青云榜上的排位不降反升,已经是十四位,依然是青云四天君的首席。”

秀丽书童眼里面透着怒容,含着些许不平之气:“论武楼也真是不要脸了!这样的排位,亏他们排的出来。”

水如歌哑然失笑,语声温和:“区区虚名,何需在意?青云榜的评价标准,是以悟性,根骨与血脉天赋为主,着重于未来成就,此子仅仅两年不到,就修至六品上,无敌于四品之下,其天赋倒也当得起这个排位。”

秀丽书童闻言却暗暗冷笑。

忖道这主上口不对心。

刚才听到楚希声青云榜排位的时候,主上弹琴的手都颤了。

水如歌则是抬起头,看向了无相神宗的山门内:“我这次来,只是想看看楚希声成名的‘无极斩’,这对我的武道修行有着极大益处,可不是为了争夺什么青云天君之名。”

※※※※

不过这个时候,在七十丈外的一座茶楼内,却有人发出感慨。

“没想到似紫眉天君水如歌这般的人物,也会受声名所类啊。他都快年满十八了,在青云榜上本来就呆不了多久,何需在意这少年天君之名?”

这座茶楼修的颇为精美,原本是提供给无相神宗的弟子聚会休闲的,此时却被众多江湖人物占据。

且说话的那一位,正是楚希声的熟人胡侃。

他的弟弟胡来,则坐于对面。

二人都是奉天机馆之命,不远万里来无相神山,观摩‘紫眉天君’水如歌与‘无极刀君’楚希声一战究竟的。

“我倒是能够理解他。”

胡来摸着自己的八字胡:“紫眉天君的心性虽然大度温和,问题是周围的人,难免闲言碎语。你听——”

他用手指了指周围,此时周围那些江湖客的声音陆续传来。

“怎么现在还没动静?该不会是怕了吧?”

“多半是了,这所谓的无极刀君,岂能与成名多年的水如歌相较?他如敢应战,搞不好一招都撑不住,丢人现眼。”

“说什么闭死关,谁信啊,笑死人了!”

“可叹我还在这里等了好几天。我已在赌盘上下了重注,却不知有没有赢钱的机会。”

“在下也是,我赌水如歌限制功体后,仍可十招而胜,你们呢?”

胡来听到这里,眼中含着哂意:“我预计不久前,紫眉天君的处境也差不多。”

胡侃不由微一颔首:“这正是我们师尊建立天机馆的目的,就是想以更精准的排名,减少江湖纷争。”

他随后皱起了八字眉:“也不知这一战,楚师兄他能不能赢下来。”

胡来就暗暗叹息。

他想楚希声想赢估计很困难,能在紫眉天君手中撑过五十招,就虽败犹荣了。

胡来又抬起头,疑惑的看向无相山顶。

楚师兄是不可能怯战的,那么他又是为了什么事耽误到现在?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