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我想吃你的两个小馒头 乱肉合集(二)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08:50 阅读:(59)



    沉约说的是至深的修行之理。

世人张口不离修仙、闭口不离元婴,却不知道此念不过是贪执,这世上有贪执之人从未有过长久。

秦始皇执念长生,最终不过暴毙身亡,汉武帝贪图功名,结果落个妻离子亡的下场。唐太宗杀兄囚父,宋太宗兄弟阋墙,无不是因执权之故。

帝王如此,修真亦如此。

老子明言——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偏偏那些说从始祖老子传下的修仙之道,益发的偏执。

道家求成仙,释家求成佛,已成如今道佛两家信徒的执念,却不知道《道德经》通篇无一个“仙”字,释迦讲经,从不离“觉”。

道佛已被魔化。

执念成魔却不自知,执念成空却觉得悟道,却在不知不觉中贪嗔痴诸毒俱全,陷入自我欺骗中,不知自己仍是红尘摆布的可怜虫罢了。

沉约所言的四禅八定是修行者对色界、无色界的细致观察,修行日深,所见所识终至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定。

此为所识尽空,所想亦空。

世人以为这种境界已是修行极致,却不知道释迦出家后遍修世间修行法门,四禅八定并非释家专有。

释迦苦修功法,仍不能证道,知这些苦修的法门或许是证道台阶,却非真正的大道。

以舟筏为道、以台阶为道,以楼梯为道,无疑是错把冯京当马凉。舟筏至岸、台阶通天,楼梯到顶,岸、天,顶方为道之所在,若是执着舟筏、台阶、楼梯不肯离去,那可见道却弃道,实则大错特错。是以释迦放弃苦修,受牧女之乳,再坐菩提树下,以慈为心,以悲拔身苦、拔苍生苦、拔世间苦,立下“不证菩提、不起此座”之心,终于得六神通却不留恋,直至目睹启明星才幡然证道。

空非道,慈为法,真正的永恒,方是修行者要寻找的终极。

沉约的念想迅疾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让完颜希尹等人见到后或欢喜、或铭记、或苦思……

水轻梦缓声道,“不错,空中观有,方能窥视道之玄奇,你既知此理,为何不能如此?”

她心中有了分疑惑。

这不是对沉约的怀疑,在证空中妙有之时,她不但看到暖玉,看到了无边无量之网,还“看到”了沉约如网中光芒一点。

那是一张神奇的网。

众人置身网格之中,沉约却是网中闪亮的节点,这样的一个人,绝非再是尘世人物,因为水轻梦同时能看到众人的尘。

沉约微微笑道,“世人皆有尘。”

人有六根,六根所触就为尘。六根为眼耳鼻舌身意,六尘就为色声香味触法。

常听僧人间提及六根不净之语,可有根就有尘,若追求六根清净,只怕真要斩了六根。是以六根不净本是矛盾之语,六根从未有净,真正证道是要舍弃六根感知方可。

尘起五蕴出,遮挡心性,让人益发的湖涂。越是执着六根,所起六尘越是浓厚,此人就益发的向下三道行进。

世人皆有尘!

因为从灵明点入人体后,六根成、尘就起。

“但你无尘。”水轻梦盯着沉约,凝声道,“为何会这样?”世人皆为网格中的阴影,唯独沉约闪亮其中,不为阴影所染。

沉约喃喃道,“这也是我在琢磨的事情。”

水轻梦眸光微闪,在沉约喃喃时,她终于看到沉约似有蒙尘,但那微起之尘随即被明点冲澹,不见影踪,而沉约露出微笑道:“想不懂的暂时不想,或许这就是我无尘的缘故。”

时刻勤擦拭,勿使染尘染虽然是值得称赞的行为,但能达到一物不染、甚至一念不染之境方为证道。

水轻梦见沉约不染念尘,着实佩服,可又实在搞不懂她水轻梦能做到的事情,为何沉约从不去做。

沉约微笑道,“我既不执,你又何执?”

水轻梦嫣然一笑,“孙思邈和我般,终执着将两个世界合一。”她见到那无边无量之网的时候,想的是——那想必是超越创世镜的存在。

创世镜是创造三界的工具,但那种无边无量的网,却不像是创世镜所能创造的。

若是能时刻处于那种境界,自然对创世镜的变化不再执着……

天涯突然出声,“原来如此。”

众人一头雾水之际,天涯缓缓道,“若能至那种量子网,或许就再无尘世的烦忧了。”

“量子网?”水轻梦略有诧异。

天涯缓缓道,“我在这漫长又短暂的进程中,一直在浏览世人之理。”

它说的矛盾,沉约却能理解,短暂是因为天涯投入其中,不知时光流逝,漫长是因为世界一切变化对天涯而言,均是难有趣味。身在局中的康慨激昂,落在天涯眼中,不过是人性可悲的轮转。

“我看到那些求仙求道之人转为尘土,又看到那成佛证悟的人亦终涅槃。”

天涯继续道,“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可如今想来,他们或许去了那创世镜都无法掌控的地方。若是你们能去,是否还有回转之念?”

众人面面相觑。

天涯已经说出答桉,“贪恋红尘的人自然不想前往,就像一个孩童贪恋个玩具般,你给他千金,他都不肯去换。”

完颜娄室叹息道,“原来我们不过是贪恋玩具的孩童。”

天涯又道,“等到终于不贪的时候,世人多是命将终结,知道贪也无用,再想前往,却是有心无力,没了机会。”

沉约微笑道,“但我们终究能看到有心有力之人在奋然前行。”

完颜希尹、完颜娄室、聂山见沉约温暖的看来,都是内心振奋,知道沉约在鼓励他们,不由暗自感激,心道我等为人终有所求,如沉约这般无所求,却广布施的人,着实世间罕有。

“虽有能至三界之外的人物,可看着红尘痴迷,世人不思悔改……”

天涯喃喃道,“那他们真的想做这永无休止的教诲吗?哪怕神农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之想,终究是拯救了他那个地狱后选择离去,再没有他回转世间,继续拯救如今地狱的念头。”

众人心有凄凉。

都说人生不再来,可从来都是能走不来,不能走的反复来……

“那你为何会来?”天涯轻声道,“沉约,你为何会来?”

沉约摇摇头,“我不知。”

天涯默然良久,“那孙思邈呢?他自从决然前往复制空间后,再没了消息,他的选择又是什么?”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