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小雪被老汉玩遍各种方式 奶头又大又白喷奶水AV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06:40 阅读:(88)



    “毕…毕业?”

郑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打了个措手不及,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很没底气的反问道:“为什么要提前毕业?我进学校才一年半……学分肯定还差很多吧。”

事实上,他对修够多少学分可以提前毕业完全没有概念,自从进入第一大学以来,总是一件事接着另一件事,让他无暇顾及更遥远的计划。

有尼古拉斯的前车之鉴,郑清一直觉得自己能够安安稳稳读完四年大学,不留级,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

“提前毕业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女巫扶着年轻公费生的肩膀,身形如弱柳扶风,在夜色中微微摇曳着,闻言嗤笑一声:“第一大学现在更看重结果,而不是过程。普通人四年才能完成的事情,天才浪费两年时间去做,并不夸张。”

郑清被那个好听的词儿夸的小脸儿一红。

“我不算天才吧,”他竭力让语气矜持一点儿,但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我觉得萧笑或者林果那种级别才算天才。”

苏施君随着音乐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绕着男巫转了一圈,牵起他的双手,一步远一步近,身后长长的裙摆仿佛一朵盛开的青色莲花,层层绽放开来。

“现在已经不是一百年前了,”女巫的声音与舞步相应和,显得缥缈而轻快:“……层出不穷的现代魔法理论与越来越丰富的魔法知识,能让最聪明的巫师一辈子也学不完。第一大学早就不把‘全能型巫师’作为教学的最终目标了……学校只希望教育出有能力进阶大巫师的优秀学员……就像科尔玛,成为大巫师后,甚至不需要修完学分,学校就巴巴着凑上前给她颁发了合格的毕业证与学位证。”

“在大巫师会议上,她肯定会被当做第一大学的一份子。”郑清对此看的倒是非常清楚。

“宾果。”

音乐愈发舒缓,苏施君的舞步也越来越飘逸,仿佛下一秒就会随着夜风飞走:“我看了看你的成绩,入校以来一直担任公费生,符箓课成绩一直满分,魔咒、魔药也掌握的不错,而且提前熟练掌握了变形术……从条件来看,你是有资格申请提前毕业的。至于学分,你完全可以选择一些比较容易修读的科目,凑一凑学分。”

“比如?”

“你符箓成绩很好,那就选修‘古典符文赏析’‘未知符文解析’‘符文体系梳理’‘西方符文与东方符咒’‘符法学’‘符剑学’‘阴阳篆刻与符箓导论’等等这类课程,事半功倍……我相信就算你同时选修十门课,期末也能拿到优秀的成绩。”

郑清听的目瞪口呆。

他从未想过还有这种取巧‘抢’学分的办法——是的,听到苏施君的建议后,他脑海中唯一冒出的字眼儿就是‘抢’,而且是完全合规、可行性很高的‘抢’法。

远处夜空中再次升起一串灿烂的烟花。

一曲终了,四周的脚步稍稍显得有些杂乱,郑清忍不住低头想确认一下自己的舞步,免得踩到女巫的鞋子上。

一根略显冰凉的手指搭在了他的下巴上,把他脑袋向上抬了抬。

“别低头,王冠会掉。”

苏施君嘴角一勾,冲男生眨了眨眼:“就像我曾经强调过的,舞会上最重要的是‘注意力’,微微抬头,可以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优雅感觉……唔,这首舞曲不太适合我,你可以带我下场了。”

第二首舞曲节奏更为轻快明亮,适合参加舞会的年轻巫师们,但对有‘大巫师’‘上议员’等多重尊贵身份的苏施君而言就稍显轻浮了。

郑清从谏如流,牵着女巫缓缓退了出去。

他可以很清晰的感到,当苏施君离开舞池后,舞池中原本略显压抑与郑重的气氛陡然一散,男生们敢于踩着欢快的鼓点跳几步踢踏,女生们也有勇气提起裙角,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如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时间真快。”

苏施君举着一支郁金香杯,晃了晃杯子里的橘黄色果汁,语气中突然多了一丝惆怅:“不知不觉,我也到了‘气氛破坏者’的年纪。”

郑清在心底用力点了点头。

与他想象中苏施君到哪里都会被人簇拥着走不动路的情形相反,摘掉眼镜、略施薄妆后的苏施君,意外多了几分‘遥不可及’的气质,只是站在原地,其他人便会远远散开,颇有种‘只可远观’的感觉。

整座会场中,或许只有对面那袭大红色长裙周围有着相似的氛围——因为没有在觐见时施礼,蒋玉很突兀的被其他参会月下氏族年轻巫师们悄悄孤立,从舞会开始便一个人站在原地,没人上前与她搭话,更没人邀请她去跳舞。

她也没有选择退场。

郑清很快便发现了这点异常,变得有些焦躁不安,目光时不时瞄向那袭红色长裙,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

最终,他看向身旁的女巫,很勇敢的问道:“我可以邀请其他人跳舞吗?”

苏施君惊奇的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这种话从自己的舞伴嘴里说出来非常不真实,她的指尖在手心飞快掐算几下,微微蹙起的细眉便缓缓舒展开来。

“如果你不怕挨打的话。”她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斜对面那抹红色的身影。

“什么?”郑清觉得自己没听太清楚。

这一次,苏施君非常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说,占卜结果显示,如果你在舞会上‘背叛’我,会被人打……当然,动手的肯定不是我……所以,如果你有足够的决心,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郑清眼角微微一跳,脑海中立刻闪过上个月被人套着麻袋敲闷棍的经历,不由抬手,摸了摸后脑勺。

“打就打,反正也打不死人。”他咬了咬牙,抬脚就要向那袭红裙走去。

“等一下!”

耳边传来月下议会上议员略显恼火的声音:“偷吃也该讲个面子过得去吧!哪有主人还在家,你就把人勾搭进家的道理!……我先走,你再去!记住,你只有一支舞的时间!”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