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夹跳d不能掉车文 数学课代表趴下来让我桶免费网站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3 01:00 阅读:(167)



    所以杨华梅正准备出声阻止,却被徐巧红给拦住。

徐巧红朝杨华梅无声的摇了摇头,意在叫杨华梅不要阻止了。

没看到老太太这会子正处于火气头上么,还去阻止,这是往枪口上撞啊!

杨华梅只能无奈的忍了下来。

徐巧红抬起头眺望院墙外面,还不见小黑和王洪全过来。

“娘,你这样站着累不累?要不我还是扶你回马车上去坐会?”徐巧红关切的问。

杨华梅摇摇头,“没事,没事,娘不累的。”

谭氏竖起耳朵听着,忍不住又转过脸来没好气的说:“都站这么久了,我们这些好腿都扛不住,何况你这病腿?你就死撑着吧!”

杨华梅无奈的看了眼谭氏,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明明是关心的话,可是经过这老太太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儿了。

也幸好自己是她的亲生闺女,清楚她的为人,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也知道她是掏心挖肺的对自己这个老闺女好……

终于,小黑回来了,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堂屋跟前的老中青三个女人都诧异了。

谭氏问:“小黑,让你去喊你爷过来,你爷呢?”

杨华梅也巴巴的望着小黑。

小黑说:“我爷不在屋里,锁了门,我跟旁边人打听,说我爷一大早就带着壮壮去了我大姑家走亲戚,还说是我大姑夫早上过来接的,怕是要到晌午之后才回来!”

原来是走亲戚去了……

杨华梅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意。

大姑姐人不错,大姐夫也好,还专门过来接我家大孙子去做客呢。

嗯,这份恩情我记住了,等回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道谢。

谭氏听到小黑的话,跟杨华梅听到小黑的话,那反应截然不同。

谭氏很不高兴,说:“怪不得家里门锁被人搞成这样都不晓得,搞了半天是跑出去骗吃骗喝去了,真是的!”

杨华梅纠正道:“娘,这话我可不爱听,当爹的去闺女家做客咋能说是骗吃骗喝呢?难不成你和我爹来我家吃饭也是骗吃骗喝?这话有点难听哦!”

谭氏撇撇嘴,“我和你爹的情况不一样……”

“咋个不一样吗?难道咱的关系不是爹妈和外嫁的闺女?”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辩解了,说不过你!”谭氏带着一丝赌气的成分说。

“咱不说那些了,还是先想法子把堂屋门给破开吧,都跟这外面站着,怪傻气的!”

小黑捡起先前扔到地上的那块大石头,晃晃悠悠过来。

“看来还得我来开门了,你们都让让!”

小黑摆摆手,三个妇人都退到一旁。

“小黑,仔细着点儿,别把门把子给砸坏了……”

“小黑,你小心点儿,当心别砸到了手了……”

“小黑,你石头拿稳当点儿,别掉下来砸到你娘的脚了……”

当小黑抬起石头正准备砸向面前的门锁时,在他身后,三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这三道声音分别来自杨华梅,徐巧红,以及谭氏。

当三个妇人说完之后,现场的四个人都面面相觑,画面突然就静止了片刻。

片刻之后,谭氏依旧理直气壮,满心坦荡。

老太太的目光一直落在杨华梅的身上,这种毫不躲闪毫不隐藏明目张胆的疼爱和偏宠,来源于她的正大光明的母爱。

没错,不管是啥时候啥场合,她的注意力永远只有杨华梅。

这没毛病!

而杨华梅呢,在听到徐巧红对小黑的提醒时,她整个人突然就后知后觉的怔愣住了。

随即而来的是让她抬不起头的羞愧和懊恼。

至于徐巧红,她只是温柔的望着小黑,眼神里澹澹的笑意。

而小黑呢,也直直望着徐巧红,胸膛微微起伏着。

那是被关心笼罩着的幸福!

是的,这面前的三个女人对他来说,都是他生命中关系最密切的人。

没有嘎婆,就没有娘。没有娘,就没有自己。

然而,在刚才那种时刻,嘎婆的心思一目了然,那就不用说了。

小黑也懒得去跟嘎婆计较那些,毕竟打一巴掌隔一层,自己也不是嘎婆拉扯大的,感情就那么多了,全都摆在那儿。

但是娘就不一样了。

可是刚才,娘在意的是哥哥家的新门,不是他的手。

他担心他把哥哥家的新门给砸坏了……

但是巧红姐就不同了,巧红姐在意的是他的手!

这么多人里面,没有血缘关系的巧红姐却是唯一在意他的人。

她在乎的不是这新门,也不是别的,而是他的手。

这才是真正的在意,真正的关心,真正的好。

“巧红姐,只有你对我最好!”小黑脑子一热,直接把心里的话当众说出来了。

徐巧红脸颊微微一红,朝小黑眨了眨眼:“嗯,你知道就好,赶紧的砸吧,娘和我们都站累了。”

小黑点头,转过身去抓起门锁,卯足了劲儿一石头下去……

哐当!

门锁应声而开。

小黑把门锁拆下来扔到地上,石头也扔到地上,砰一声推开了堂屋门。

“进去吧,娘的屋子在西屋,东屋是哥嫂他们住的。”小黑说。

徐巧红这是第二次来大白他们这屋,第一次来是新婚的那几天。

当时就匆忙瞅了一眼,感觉跟宽敞大气,比老宅好多了。

这会子再来,她一边扶着杨华梅,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屋子里的一切摆设,还别说,这屋里的家具是真的好啊,怪不得小黑说起这事儿就不高兴,说婆婆偏心眼,果真如此,这屋里的家具全都是新打的,茶壶茶碗一看也都是新置办的。

一切都比老宅子的东西要好。

当然了,老宅子的东屋里的东西和摆设,还是不如这边差的,甚至还要更好。

为啥呢?

因为老宅的东屋是她和小黑的婚房,婚房里面的东西都是她的嫁妆。

她的嫁妆肯定是最好的,因为爹娘尽心尽力的为她准备的嫁妆,就是盼着她出嫁之后,手头有东西,过日子不用求任何人,在婆家能理直气壮腰杆子硬。

“这西屋,我看也不咋地,好些时日没有通风透气了,一股子怪气味!”

谭氏一马当先冲进了西屋,环顾了一圈四下之后,老太太抬起两根手指头挡在鼻孔底下,眼神里,语气里,全都是嫌弃和挑剔。

杨华梅也环顾了一圈四下,然后对谭氏说:“已经很不错了,待会把前后窗户打开通通风就差不多了。”

徐巧红说:“小黑,你去开窗户,完事了去把马车赶进来,马车还在院子里搁着呢!”

小黑点头,立马照着徐巧红交待的去做去了。

这边,徐巧红对杨华梅说:“娘,我先扶你到凳子上坐一下,我来给你整理下床铺。”

杨华梅连忙点头:“好,劳累你了。”

徐巧红莞尔一笑,扶着杨华梅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转身过去整理床铺。

这边,谭氏在屋里熘达了一圈后回到杨华梅身旁,说:“还别说,这新宅子就是不一样,瞧瞧,这才刚刚开窗,屋里的气味就散掉了一些。”

杨华梅点头,“是的,不然咋叫新宅子呢!”

她转过身去,看着床边正在忙碌的徐巧红,看着徐巧红拉开衣柜找垫絮,找盖被,杨华梅说:“是不是都发潮了?要不抱去外面先通通风吧?我这会子也不急着睡的。”

“就算不急着睡,也得躺一会儿啊,床还是得铺的!”徐巧红扭头说,“娘就别操心这块了,我方才摸了,这垫絮和盖被都还不错,很干燥,柜子里防潮效果不错。”

杨华梅微笑着点头,也看了眼那柜子,“这柜子木头不错,防潮,防虫。”

很快,徐巧红就把床被铺好了,走过来扶着杨华梅准备往床上躺。

杨华梅躺到了床上,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实不相瞒,先前在地上站了那好一阵,腿脚有些不舒服,但她没说,怕孩子们,还有老娘担心。

这会子躺下,那种不适就好多了。

“巧红,我躺会,你嘎婆陪着我就行了,你去给小黑那吩咐下吧,不然他都不晓得东西该咋样安置。”

这趟从县城回来,除了买的东西,还有一些原本从家里带过去的东西。

以及在县城医馆居住期间,临时缺了啥,再去添置的东西。

杨华梅算过了,除了那只尿桶没带回来,其他有一样算一样,都给带回来的。

把马车车厢塞得满满当当的,都坐不下人。

所以这会子必须得让徐巧红过去帮忙安置,不然小黑面对那么多东西,肯定瞎卸载。

“好嘞,我先去给小黑搭把手,接着就去老宅那边生活做饭。”徐巧红说。

杨华梅道:“用不着去老宅那边,来来回回的麻烦,你就用新宅子的灶房烧,油盐酱醋和柴禾啥的,都是现成的!”

徐巧红有点为难:“也在这边烧啊?我怕到时候哥嫂回来晓得了,不高兴哦……”

杨华梅直接拉下脸来:“有啥不高兴的?他们配吗?他们凭啥?搞急了这新宅子我都能收回来,不给他们住了,给你们,我是一家之主,这个主儿我还是做得了的!”

徐巧红没料到杨华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当时怔在原地,都震惊到了。

谭氏也在旁边为杨华梅摇旗呐喊:“没错,梅儿你说的对,你就是老王家的一家之主,你说啥就是啥,这宅子都是你名下的财产!”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