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花城谢怜补肉车 三个老头躁我一个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1-02 18:50 阅读:(67)



    为了再次验证商夏对于七道六阶变异阵符的复合重组的猜想,商夏与楚嘉这一次在位面虚空当中找到了一颗直径达到了将近五里的陨铁石,并在经过全面的勘测之后,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将放大之后的七道变异阵符按照推演后的特定方位进行了大范围的雕琢和布置,而今终于在整体上已经算是大致完成,只待最后的验证。

“我觉得你还是太过小心了,之前你在六重天大圆满的时候,不是曾经就已经将七道变异阵符中的五道整合完成了吗?”

楚嘉在将这颗巨大的陨铁石上布置的变异阵符重新检查了一遍,在没有发现什么错漏之处后,带着几分吐槽的语气通商夏说道。

商夏则苦笑道:“不要觉得完整五道变异阵符的整合,就距离所有七道变异阵符可能重组而成的七阶武符很近了。我原本也是与你一般的想法,只是当我晋升七星境之后,这才发现之前的想法大错特错,两者之间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楚嘉嗔怪道:“这还用你说?类似这样的事情在阵法布置上同样屡见不鲜,我只是对你……有点儿信心罢了。”

商夏微笑着转头看向她,却被楚嘉扭转过头去避开了。

商夏微微一笑,轻叹道:“七阶的灵材不太好找,只能慎之又慎了。”

…………

灵丰历三十八年的某一秋夜。

仍旧处于晋升蜕变当中的灵丰界的夜空突然被一颗巨大的光源所照亮,哪怕是已经渐渐西斜的残月,此时在那团如同玉盘一般悬挂于虚空当中的光团之下自惭形秽。

而在这一刻,灵丰界当中几乎所有修为在五重天之上的武者同时若有所觉,不少人从房间、密室、秘境当中走出,很快便被头顶上空悬挂着的硕大的光团所吸引。

与此同时,这些高阶武者都能够察觉到,在那巨大光团的照耀之下,整个灵丰界的天地元气都渐渐开始变得活跃了起来,甚至一些本命元罡亲近于星辰光华之类的武者,都能够察觉到而今的夜空似乎变得更加适宜于武道修行了。

灵丰界的多位六阶真人,甚至已经顾不得体内伤势尚未完全恢复,一个接一个的身形出现在了天幕屏障之上,然后个个神情凝重的望向距离他们数万里之遥外的虚空。

“他要再造一颗明月吗?”

刘景升望着星空之中的光源,感知着身周正在上涨的星辰光华不由开口问道。

在天幕屏障之外,武者能够更加清晰的感知到虚空深处那颗散发着星辰光华的光源所带来的变化。

“我看他这是要再造一颗日星更加确切!”

李极道忍不住说了一句,然后稍加迟疑便又看向了幽州方向的盖青竹,问道:“盖真人,你可知晓商上尊在做什么?”

盖青竹神色淡薄的摇了摇头,道:“七阶上尊行事又哪里是我所能够揣摩的?不过前段时间商上尊邀请了楚大阵师,想来应当便是这两位的手笔了吧?”

“多说无益,谁敢跟我过去瞧上一瞧?”

北海玄圣派的飞虚子直接开口问道。

然而话音刚落便被黄景汉打断道:“先不要过去了,那团光源虽然越来越亮,可却也越来越小,应当是商上尊与楚阵师在进行着什么秘术手段的尝试,我等若是这般莽撞的前去查看似有不妥。”

飞虚子闻言一怔,立马便熄了前去查看的心思。

他忽然想起自商夏成功完成七重天的晋升之后,张玄圣便开始渐渐的将北海派的诸多事宜交代给飞虚子,而他自己则越发的深居简出,而且在此之前还一再嘱咐他接下来一定要谨慎行事,万事不可与通幽学院相对抗,与通幽学院相关的一切也不可探究太深。

眼见得飞虚子被黄景汉一番话说得偃旗息鼓,而其他人又对那颗光源越发的好奇,遂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盖青竹和孙海薇这两位通幽学院的自家真人。

不过不等二人做出回应,一道传讯符已然从虚空深处飞至盖青竹面前。

盖青竹接过传讯符,里面的内容立马被其感知,遂扬了扬手中的传讯符,笑道:“楚阵师传讯告知,她正在与上尊于虚空深处尝试一种新型阵法的布置,如今阵法已经算是初步布置成功,只是阵法的威力较大,目前仅有上尊可以掌控,所以诸位还是不要前去了,而且这个光源大约十数日之后便会自行熄灭。”

众人一听便明白楚嘉的传讯符应当是商夏的意思,于是便各自在天幕屏障之上寒暄两句之后便散去。

而在数万里之外的虚空当中,楚嘉在商夏的护持之下,观摩着那颗表面被七道变异阵符所布置而成符阵的那颗陨铁石,虽然在充沛的星辰精华的汇聚之下发出越发璀璨的光华,但原本直径达到十里左右的陨石也正在从表面一层层的向下崩解。

不过商夏与楚嘉对此事先也早有预料,他们在陨铁石的表面刻印符阵的过程当中,实则已经将空间之力深入阵法符纹当中,这使得陨铁石即便在无力承载阵法之力的情况下自行崩解,但符阵本身却一层层向着陨铁石内部渗透,从而使得阵法能够始终得以维持,这样便能坚持很长时间。

“还是你的办法好!”

在商夏的护持之下,这颗被七阶符阵所笼罩的陨铁石所迸发出来的威能被完全挡住,也让她能够近距离的观摩七阶符阵的具体变化,这对于她而言完全可以说是一场难得的机缘。

商夏闻言笑道:“我一开始也只是想着试一试,并没有完全的把握,现在看来运气还不错。”

楚嘉早就对于商夏这种动不动就说“运气不错”的虚伪说辞免疫,闻言皱了皱鼻子,道:“这颗陨铁石本身就颇有些价值,内里蕴含的灵材在经过阵法和星辰精华的重重洗练、提纯,最终剩下来的精华之物品阶必然极高,价值也是极大。”

“这一次尝试,不但验证了七阶武符的可行性,同时也证实了符阵的可行性,同时还能得到一件品阶和价值都极大的灵材,可谓是一举多得。”

商夏这时笑着补充道:“其实还有一点,那便是我们还可以尝试着将这座符阵留存在这件灵材当中,或许直接便可以得到一件上等异宝的胚子。”

楚嘉闻言顿时一愣,诧异道:“还能这样?那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不但可以用这种办法来萃取高阶灵材,还能直接锻冶上等兵器?倒是将器堂的活儿也抢了!”

“这怎么可能?”

商夏闻言哑然失笑,指了指楚嘉又指了指自己,道:“一位六阶符道大宗师,一位六阶阵道大宗师,难道都是白给的么,花费如此大的精力,耗费如此长的时间,消耗如此多的材料,就仅仅只是为了萃取一件上乘兵器的胚子?”

楚嘉被商夏的长篇大论说的直翻白眼,指着那颗仍旧在不断缩小的陨铁石道:“你还是想一想该用这颗陨铁石的精华制作一件什么样的兵器吧!”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