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说说大全 > 经典说说 >

合不拢腿罐满浓精H男男漫画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我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3-03-17 17:33 阅读:(192)

上官轩和萧春秋还没走出玄炫家大门口,唐云的电话又到了。
“头儿,张黎的儿子也死了。”
上官轩半天没说话,良久才问:“怎样死的?”
电话那头的唐云道:“被王翠花杀的……王翠花她疯了。”
上官轩揉揉眉心,最近这三件案子真不是用“复杂”可以形容。最后,上官轩只是说了句:“我和春秋马上过来,你们先稳住王翠花,我担心她会对张黎——”
话都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高分贝的女人尖叫,那声音很熟悉,是张黎。
“靠!”上官轩难得飙了一句粗口,直接挂掉电话,和萧春秋飞车直奔张黎家。
全程听着上官轩讲电话的玄炫等人面面相觑,王翠花的案子出乎意料,以致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他们刚把重点转移到孩子身上,然而王翠花这件案子中,王翠花的女儿和张黎的儿子都死了,完全推翻了他们先前的猜测……难道是想扰乱他们的视线?
“你们有没有一种……唔,”白希思考着怎样说才是恰当,“一种乱套的感觉。”
玄妙可第一个举手表示不明白。
白希解释道:“梁月,纪明和王翠花,他们的案子都跟那个游乐场有关,姑且就把这三宗案子都归类为游乐场案,梁月的案子虽然古怪,但是并没有人死亡。”
玄妙可点头,“纪明那案子,纪明死了,姜红的六个养子死了五个,至于王翠花的案子,她女儿和张黎的儿子都死了,张黎的生死目前不知道……但这跟乱套有什么关系?”
“我说的乱套,我是想说……”白希想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玄妙可替他着急,不由得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月羽猜测道:“我想白希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有可能打乱了敌人的计划,以致他们的计划出错了,所以不得不改变计划?”
白希朝月羽竖拇指:“我就是这个意思。”
玄炫皱眉:“可是我们什么事都没做过。”
白希挠头:“我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灵机一触,月羽道:“会不会是跟我们想拆了游乐场有关?”
“不可能吧,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计划着——”话说了一半,白希戛然而止,软骨蛇般歪倒在沙发上的身子猛地坐直,吃惊地看月羽:“你的意思是我们被监视了?”
月羽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
“不是吧。”白希下意识就想在屋里找窃听器。
玄炫按住他,摇头:“别找了,你找不到的。”
白希不解,玄炫道:“他们会用更高明的手段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更高明的手段?白希想不到有什么更高明的手段,因为凭玄炫现在的本事,使用水镜窥视不太可能能瞒过他……唔,水镜,镜子?!
白希眼睛猛地睁大,震惊地看玄炫——天机镜?
玄炫道:“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白希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无声地询问玄炫——我们改怎么办?
玄炫没有回答,半晌,他对月羽道:“大哥他们过来的时候,顺便把是时候用的东西也带过来吧。”
月羽点头,拿手机给苗慕青发信息。
白希和玄妙可听得一头雾水,是时候用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想问清楚,可是一想到他们正被人监视着,为了不让别人听了去,只好揣着满腹狐疑不问。
白希郁闷:“那现在岂不是啥都不能干?”
玄炫摇头:“不,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干。”
“例如?”
“拆游乐场。”
白希来兴致了,“你想到万全之策了?”
玄炫很干脆地道:“没有。”
白希:“……”
玄炫道:“原本我想着不能打草惊蛇,但是眼前这情况,随便找个听着合理的借口糊弄人就行了……赶紧想想有什么好借口。”
于是,众人努力地想借口。
玄妙可道:“推倒扩建如何?”
玄炫否定:“不好,想个不需要我们花钱的。”
月羽忽然笑了一声。玄炫看他,扬眉:“有好主意?”
月羽笑着点头:“是有个好主意。”
白希好奇:“说来听听。”
月羽一脸的神秘:“傍晚你们就知道了。”
玄炫一点也不好奇月羽说的好主意是什么主意,他只是问:“游乐场什么时候能拆掉?”
“傍晚你们就知道了。”月羽还是那句。
“好。”玄炫说了个好字,就围观小凤凰训练花栗鼠它们去了。
白希和玄妙可好奇死了,抓耳挠腮地盼着傍晚快点到来。
上官轩和萧春秋才刚下车,就听到王翠花疯狂的笑声。
张黎家大门大开,距离门口不远处有一大滩血迹。
走进去,里面的情形让人不敢直视。
满脸血污的王翠花双手双脚都被锁了手铐,身上的围裙全是血,她正用一种吃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张黎母子的尸体,癫狂地尖声笑着。王翠花女儿的尸体就在她身侧,而那个流浪汉则被唐云用手铐锁在了院子角落的水管上。
佣人们全躲在屋里根本不敢出来。
看到上官轩,满头汗的唐云就跟见到救世主似的,“头儿!”
今早,唐云替了上官轩和萧春秋的班后,就在张黎家附近蹲点。
上官轩和萧春秋走了不久,王翠花就送自己女儿去幼儿园。不料才刚张家门口,就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流浪汉,拿着刀就往王翠花女儿的脖子上划——
唐云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王翠花女儿的脖子跟断了没什么分别,根本没救了。
等唐云制服想逃走的流浪汉,回头一看,原本门口的王翠花以及她女儿尸体都不见了,此时,张宅内却传来了女人的惨叫声……
大感不妙的唐云冲进去时,只看到王翠花握着血淋淋的菜刀看着张黎母子的尸体放声大笑。
所有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王翠花的举动完全不能想象,杀了她女儿的是那个流浪汉,可是她第一时间居然跑回屋里操起菜刀杀了张黎母子——
听唐云说完经过,上官轩和萧春秋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看着满地的鲜血,萧春秋忽然有种“这世界疯了”的感觉。他不由得对上官轩道:“你说究竟是不是这里的风水出了问题?”
上官轩没有接话,吩咐唐云通知其他人过来处理这案子。
……
把王翠花和流浪汉押上警车正要离开的时候,上官轩忽然注意有个小孩子偷偷地从门边探出头来。
见被发现,小孩子立马缩回去,跑回屋里。
上官轩若有所思,弯腰对副驾驶座的萧春秋道:“等我一会。”
说完,转身返回张宅,确认那个小孩子的身份去了。
问了佣人,才知道那个小孩子是张黎丈夫的姐姐的儿子。
上官轩问佣人:“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住在这里的?”
佣人回答道:“住了快一个月了,先生的姐姐想把儿子送到这边的幼儿园读书,正好放暑假,因此就送他过来熟悉附近的环境。”
……
傍晚六点。游乐场。
看着眼前的巨坑,白希目瞪口呆,他问月羽:“你是怎样做到的?”
玄炫仔细一想,明白了:“我都忘了你的另一个身份了。”
月羽的另一个身份?
白希恍然大悟,他都忘了月羽是蛊师,于是——这个巨坑是蛊造成的?
玄炫感兴趣地问月羽:“老鼠还是蚯蚓?”
月羽道:“这附近会挖土都全利用上了。”
白希挤进看热闹的人群——
不一会儿,玄炫和月羽就听见白希的惊呼声:“大神,你们快来看看!”
坑底,堆满木头做的小孩子人偶。密密麻麻。
上官轩和萧春秋还没走出玄炫家大门口,唐云的电话又到了。
“头儿,张黎的儿子也死了。”
上官轩半天没说话,良久才问:“怎样死的?”
电话那头的唐云道:“被王翠花杀的……王翠花她疯了。”
上官轩揉揉眉心,最近这三件案子真不是用“复杂”可以形容。最后,上官轩只是说了句:“我和春秋马上过来,你们先稳住王翠花,我担心她会对张黎——”
话都还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高分贝的女人尖叫,那声音很熟悉,是张黎。
“靠!”上官轩难得飙了一句粗口,直接挂掉电话,和萧春秋飞车直奔张黎家。
全程听着上官轩讲电话的玄炫等人面面相觑,王翠花的案子出乎意料,以致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他们刚把重点转移到孩子身上,然而王翠花这件案子中,王翠花的女儿和张黎的儿子都死了,完全推翻了他们先前的猜测……难道是想扰乱他们的视线?
“你们有没有一种……唔,”白希思考着怎样说才是恰当,“一种乱套的感觉。”
玄妙可第一个举手表示不明白。
白希解释道:“梁月,纪明和王翠花,他们的案子都跟那个游乐场有关,姑且就把这三宗案子都归类为游乐场案,梁月的案子虽然古怪,但是并没有人死亡。”
玄妙可点头,“纪明那案子,纪明死了,姜红的六个养子死了五个,至于王翠花的案子,她女儿和张黎的儿子都死了,张黎的生死目前不知道……但这跟乱套有什么关系?”
“我说的乱套,我是想说……”白希想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玄妙可替他着急,不由得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月羽猜测道:“我想白希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有可能打乱了敌人的计划,以致他们的计划出错了,所以不得不改变计划?”
白希朝月羽竖拇指:“我就是这个意思。”
玄炫皱眉:“可是我们什么事都没做过。”
白希挠头:“我只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灵机一触,月羽道:“会不会是跟我们想拆了游乐场有关?”
“不可能吧,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计划着——”话说了一半,白希戛然而止,软骨蛇般歪倒在沙发上的身子猛地坐直,吃惊地看月羽:“你的意思是我们被监视了?”
月羽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
“不是吧。”白希下意识就想在屋里找窃听器。
玄炫按住他,摇头:“别找了,你找不到的。”
白希不解,玄炫道:“他们会用更高明的手段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更高明的手段?白希想不到有什么更高明的手段,因为凭玄炫现在的本事,使用水镜窥视不太可能能瞒过他……唔,水镜,镜子?!
白希眼睛猛地睁大,震惊地看玄炫——天机镜?
玄炫道:“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白希忽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无声地询问玄炫——我们改怎么办?
玄炫没有回答,半晌,他对月羽道:“大哥他们过来的时候,顺便把是时候用的东西也带过来吧。”
月羽点头,拿手机给苗慕青发信息。
白希和玄妙可听得一头雾水,是时候用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
想问清楚,可是一想到他们正被人监视着,为了不让别人听了去,只好揣着满腹狐疑不问。
白希郁闷:“那现在岂不是啥都不能干?”
玄炫摇头:“不,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干。”
“例如?”
“拆游乐场。”
白希来兴致了,“你想到万全之策了?”
玄炫很干脆地道:“没有。”
白希:“……”
玄炫道:“原本我想着不能打草惊蛇,但是眼前这情况,随便找个听着合理的借口糊弄人就行了……赶紧想想有什么好借口。”
于是,众人努力地想借口。
玄妙可道:“推倒扩建如何?”
玄炫否定:“不好,想个不需要我们花钱的。”
月羽忽然笑了一声。玄炫看他,扬眉:“有好主意?”
月羽笑着点头:“是有个好主意。”
白希好奇:“说来听听。”
月羽一脸的神秘:“傍晚你们就知道了。”
玄炫一点也不好奇月羽说的好主意是什么主意,他只是问:“游乐场什么时候能拆掉?”
“傍晚你们就知道了。”月羽还是那句。
“好。”玄炫说了个好字,就围观小凤凰训练花栗鼠它们去了。
白希和玄妙可好奇死了,抓耳挠腮地盼着傍晚快点到来。
上官轩和萧春秋才刚下车,就听到王翠花疯狂的笑声。
张黎家大门大开,距离门口不远处有一大滩血迹。
走进去,里面的情形让人不敢直视。
满脸血污的王翠花双手双脚都被锁了手铐,身上的围裙全是血,她正用一种吃人的目光死死盯着张黎母子的尸体,癫狂地尖声笑着。王翠花女儿的尸体就在她身侧,而那个流浪汉则被唐云用手铐锁在了院子角落的水管上。
佣人们全躲在屋里根本不敢出来。
看到上官轩,满头汗的唐云就跟见到救世主似的,“头儿!”
今早,唐云替了上官轩和萧春秋的班后,就在张黎家附近蹲点。
上官轩和萧春秋走了不久,王翠花就送自己女儿去幼儿园。不料才刚张家门口,就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流浪汉,拿着刀就往王翠花女儿的脖子上划——
唐云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王翠花女儿的脖子跟断了没什么分别,根本没救了。
等唐云制服想逃走的流浪汉,回头一看,原本门口的王翠花以及她女儿尸体都不见了,此时,张宅内却传来了女人的惨叫声……
大感不妙的唐云冲进去时,只看到王翠花握着血淋淋的菜刀看着张黎母子的尸体放声大笑。
所有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甚至可以说是莫名其妙。王翠花的举动完全不能想象,杀了她女儿的是那个流浪汉,可是她第一时间居然跑回屋里操起菜刀杀了张黎母子——
听唐云说完经过,上官轩和萧春秋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看着满地的鲜血,萧春秋忽然有种“这世界疯了”的感觉。他不由得对上官轩道:“你说究竟是不是这里的风水出了问题?”
上官轩没有接话,吩咐唐云通知其他人过来处理这案子。
……
把王翠花和流浪汉押上警车正要离开的时候,上官轩忽然注意有个小孩子偷偷地从门边探出头来。
见被发现,小孩子立马缩回去,跑回屋里。
上官轩若有所思,弯腰对副驾驶座的萧春秋道:“等我一会。”
说完,转身返回张宅,确认那个小孩子的身份去了。
问了佣人,才知道那个小孩子是张黎丈夫的姐姐的儿子。
上官轩问佣人:“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住在这里的?”
佣人回答道:“住了快一个月了,先生的姐姐想把儿子送到这边的幼儿园读书,正好放暑假,因此就送他过来熟悉附近的环境。”
……
傍晚六点。游乐场。
看着眼前的巨坑,白希目瞪口呆,他问月羽:“你是怎样做到的?”
玄炫仔细一想,明白了:“我都忘了你的另一个身份了。”
月羽的另一个身份?
白希恍然大悟,他都忘了月羽是蛊师,于是——这个巨坑是蛊造成的?
玄炫感兴趣地问月羽:“老鼠还是蚯蚓?”
月羽道:“这附近会挖土都全利用上了。”
白希挤进看热闹的人群——
不一会儿,玄炫和月羽就听见白希的惊呼声:“大神,你们快来看看!”
坑底,堆满木头做的小孩子人偶。密密麻麻。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