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女子初尝黑人巨嗷嗷叫 人妻性奴波多野结衣无码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2-11-07 16:28 阅读:(86)

  就在元夏、天夏双方即将进入最后胜负之逐时,余黯之所在,穆司议正一人深匿于此。

    他自避入此间之后,为了防止元夏找到他,对于外面一切都是不闻不问,气机完全收敛,所以他并不知道外面此刻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只是他有足够耐心等下去。他知道无论两家斗到了什么程度,天序若是生出剧烈的变化,或是受到足够的冲击之后,一定是会触动此间的。

    但平常没有修道人至余黯之地也是有原因的,他能感觉这里非常不同寻常,跳脱了天道和天序之外,这也意味着他自己也在往空无投去,便他是求全道人,长期在此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所能做得,也就守正己心,杜绝外感。

    浑浑噩噩之中,忽然之间,识海之中好似有惊雷闪电晃过一般,他猛然醒觉过来。

    随着诸般念头纷至沓来,他重新寻回自我,感受着余黯之的变化,也于同时意识到,这是这是元夏天序产生了某种剧烈变动,所以引动了余黯之地的震荡。

    因为余黯之地乃是天道与天序运转中间的缝隙,若是这两者任意一处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这一处所在。可眼下所感,应当这两个地方有出现了问题了。

    此地无从推算,可他清楚,若无意外,两家之争,当是快要见到的结果了。

    他深知两殿上下对天序早就颇有微词了,再加上内部种种由,到此一步也是必然的。

    元夏天序一旦崩塌,诸世又可重新演化,如此这当给所有渴盼上境之人一个机会。

    他思量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向了自己脚下,却是发现那里有一个影子,他不由凝视片刻,此影子看着是自己,但是他知道,这里无星无月,而他本身身为求全真之人,唯己我独存,也没有影子会映照出来。

    心下稍作辨别,他大约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这应当就是“异数”了。

    这是由于元夏自行塑造天序而因此衍生出来的异类之物。当初元夏无论杀却几次,都是再次生出,修道人沾染了此物,就会变成此物模样。

    因其与天序似乎有某种微妙的联系,若真是杀却,反还可能产生更多变数,故是将之拘束了起来,并排挤到了角落之中。

    只是随着元夏天序持续运转,诸人也是猜测,这些东西逐渐被排斥到了余黯之内。

    也是如此,在来到余黯之前,他就料到自己有可能会碰上此类东西,尤其是在此待得长久之后,遇到的可能更是大增。

    他没有转回头去,也没有去盯着自己的影子看下去,神情平缓的再是抬起目光,全当不曾见到。

    对付这类东西,最好就是蔽绝接触,不去与之有所牵扯。

    然而这时身后却有声音传来,听着飘渺无比,却又似从心底泛出,道:“既然阁下来到了这里,又何吝一见呢?”

    ….穆司议听到他开口,知是无法避过了,他没有再当做不曾接触,坦然回言道:“见若不见,都是一般。”

    那声音道:“我只想听听道友你对此战的看法。”

    穆司议能感觉到,自身下来的回答,有可能会对下来的局势产生一些影响,因为异数乃是天序及天道碰撞之产物,或许会反过来对这两者形成某种干涉。

    可若不答,也同样是有问题的。

    他略作沉吟,道:“我无法知晓外面的真正情况。只能凭我自身判断,亦只能说我自身之想法。”

    身后没有声息,似乎在等着他说下去。

    他也没有去管,而是继续言道:“以穆某所见,自元夏消杀万世以来,世上万物之变化,大部皆在元夏天序拘束之内,只余天夏尚在此外,此一变数正是道之变数最后之挣扎。

    穆某个人并不希望元夏得势,天机若定,此后也再无任何之变数,那也就是否我之大道,于天地而言,则是运转如齿合,不留丝毫缝隙,再无蜕变之余地。
女子初尝黑人巨嗷嗷叫	   人妻性奴波多野结衣无码
    元夏之所为,看似除尽变数,维护定安,然却只护先人之不变,却绝后人之变,此乃对万物万事之不仁,哪怕穆某不循眼下之根本,亦是厌恶此道。”

    这一番话可谓是直抒心思,说得十分坦然,所以说到了后面,他已然是忘了身后之异数,而等他再观之时,脚下已是没有了那个人影了。

    元上殿内,万道人看着上三世借助宝器继续引动诸人之法力,他虽然可以遮掩,长久这么下去,那迟早是会暴露的。

    故在这个时候,他果断运转了那位大能所授之法,逆转法力,从中摆脱了出来。

    那镇道之宝见他脱离,就要过来追摄,他面无表情的将黑镜祭起,直接将那延伸过来的宝气击退,彻底断绝牵连。...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