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图片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 翁公在厨房把她腿分得更开

作者:早安图片网 时间:2022-11-14 16:24 阅读:(137)

益王有些烦躁,眼神阴郁,“现在是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明日进宫求见皇后,在皇后娘娘面前诉诉苦。”

    “皇后娘娘未必肯帮这个忙。”益王妃道。

    说到这里,两夫妻对视一眼,倒是可惜了,若是容王能在江家闹出点事儿来,他这里能抓到容王的把柄,皇后那边也就好办了。

    可惜,还没等容王做什么,容王妃就赶了过去。

    益王抬眼看着妻子,“你去找季罡的夫人。”

    益王妃点点头,“那明儿一早吧,早上行人少,避着些人。”

    “也好。”益王颔首。

    益王妃眉眼之间带着几分厉色,“润仪郡主那边传过来消息,说是许玉容很有可能落在了太子妃手中,我怀疑明慧师太的失踪跟她也有关系,王爷,您说这事儿怎么办才好?”

    许玉容就罢了,但是明慧师太却是十分要紧。

    “都是一群废物,找人这么久一点消息也没有,能把人藏得这么严实,整个京城也找不出几个。没想到苏辛夷这么个乡下长的村姑本事倒是不小,本王小看她了。”

    “我与太子妃交集不多,但是寥寥几次会面,据我所看太子妃不是个简单的人。言行举止并不像是乡下长大的,而且自从她嫁进东宫之后,也并没给人抓到任何的把柄,可见她是个十分谨慎的人。”益王妃还是有点可惜的,本来刚进京的时候,她还想着能不能与太子妃交好。

    可惜,苏辛夷这个人实在是不好接近,当初她想借着请人赴宴拉近关系,结果几个王妃除了吴王妃都借口推辞了。

    东宫那边她更是都没机会邀约,话还没递到太子妃跟前,东宫的总管就给挡了,理由也是合理合矩,太子妃要养胎。

    谁还没生过孩子,也不见得就那么娇贵。

    益王看了益王妃一眼,晏陵的事情太子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太子会把晏陵弄到京城来告御状。

    当年做的事情虽然仔细小心,但是他现在确实也不敢说滴水不漏。

    想到这里,他看着益王妃又道:“李家想要把李纪弄回来,这次也该李家表一表诚意了。”

    皇后那边使不上劲,这不是还有李家。

    益王妃明白丈夫的意思,思量着说道:“李太师可不是简单的人,能轻易松口?”

    “那就看他们像不像让李纪回来了。”益王道。

    益王妃闻言微微沉默一下,这才看着益王道:“王爷,真要把李纪弄回京城,您在外布置的眼线就要舍弃了,值得吗?”

    这一条线,当初可是筹谋很久才拿下来,如今却用在李纪身上,益王妃总觉得不太妥当。

    益王就道:“难道眼下你有更好的办法?李家那边李言的态度模棱两可,对这件事情并不热衷,只有李太师对这个长子十分执着,借着李太师才能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听闻李贵妃当年也是京城有名的才女,而且人人都说李贵妃进宫之后颇得圣宠,能与皇后平分秋色,如今咱们进京我瞧着却不是这么回事。皇后娘娘能在后位上安稳如山,李贵妃难以撼动,王爷,您真的与李家联手,不然再想想?”

    “难道你有更好的人选?”益王皱眉反问。

    益王妃与益王夫妻多年,听这语气就知道王爷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按着性子劝说道:“王爷自然是比我看得更明白,只是我到底是女人,后宅女子间的这些事情,却更了解几分。”

    益王闻言神色缓了缓,“听你的意思,你还真的有人选?”

    “王爷,您还记得许玉容之前嫁过的人家吗?”

    “束家?如今不是庶民吗?还能有什么用。”益王不以为然道,束家白瞎背后有个皇后,结果落到这一步,真是无能。

    “怎么会无用,我想着皇后娘娘未必就真的愿意看着娘家贬为庶民,当初咽下这口气,不过是不敢忤逆陛下之意,如今若是有机会让束家翻身,您说皇后这条线咱们算不算搭上了?”益王妃笑着说道。

    “你想怎么做?”益王这会儿来了兴趣。

    益王妃就道:“许玉容当初嫁给了束学博,但是束家卷进了苏翼受伤一案,束家被陛下迁怒,许玉容借此与束学博和离。如今许玉容落到太子妃手里6已然是一枚弃子,既是如此,倒不如借着此事让束家翻身。”

    益王瞬间就明白了,“你是想让许玉容认罪?”

    当初许玉容从束家脱身,是因为束学博也没真凭实据许玉容做了什么,束学博没有,但是他有。

    “无用之人,平白辜负王爷对她的栽培之恩,如今也是她该回报的时候了。”益王妃说起许玉容言语中带着几分厌恶。

    若不是进京之后,许玉容那边总是不太肯听她的吩咐,做事情喜欢自作主张,哪会有今日的局面?

    “是个好主意,只是许玉容怕是不肯认了。”益王说着就带着几分思量。

    “这个也简单。”益王妃笑,“当初我就觉得许玉容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这两年往来的书信我都留着,而且,当初许玉容从您这里拿走的银两账册上记载得清清楚楚,容不得她狡辩。”

    “许玉容如今落在太子妃手里,想要给她递信不容易。”

    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       翁公在厨房把她腿分得更开“不是还有晏琼思吗?”

    益王夫妻对视一眼,益王脸上露出几分笑容来,慢慢说道:“那就双管齐下,李家那边也不能放松。东宫那边咱们是不指望的,太子恨不能把益王府掀个底朝天。襄王虽然是李贵妃的儿子,但是并不受陛下喜爱,在陛下眼中唯一能与太子抗衡的只有容王。”

    “可惜现在容王与太子关系亲近,想要离间不容易。王爷说的有道理,扶持襄王可比容王难多了,如果容王跟东宫离心有了夺储之心最好不过。”

    “太子想要将我摁下去,我倒要看看谁技高一筹。”益王拍案而起,“就找咱们商量的办,我现在就进宫。”

    “王爷,陛下并未宣召,您现在进宫会不会不好?”>

显示全部

收起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精品推荐
猜你喜欢